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温先生的溺爱公式(近代现代)——不戴套的键盘

时间:2019-07-14 09:39:08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当温亦然来到秦风面前,秦风终于有几乎近距离打量他。温亦然和温亦尘长得一点都不像,甚至有传言说,温亦然与他的亲生父亲温绗长得也不像,如今这副眉目清秀的面容都是继承于他的母亲钟琳。
  秦风没有见过温绗和钟琳,无法判断温亦然到底长得像谁,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温亦尘和温亦然走在路上,恐怕没人会将他们当做兄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风觉得温亦然的眉宇与自己的父亲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相似,这种莫名的相似感让他着实不舒服,更加无法对温亦然产生好感。
  温亦尘自然地搂过温亦然的肩膀,将他推到秦风跟前,介绍道:“我弟弟,温亦然,比你大一岁。”
  虽然秦风不喜欢温亦然,但绝对不能表现出来,毕竟温亦然是温泽很宠爱的孩子。
  “你好。”秦风的问候,既不疏离,也不亲昵。
  温亦然的眼睛是少见的琥珀色,浅棕色的瞳孔微微一转,配上唇角恰到好处的笑容,有种美人如画的感觉。
  “你好,秦先生。”温亦然的称呼直接将自己和秦风拉开了距离。
  温亦尘笑道:“然然,你怎么叫得那么客气。”
  “秦先生是客人,我应该客气的。”温亦然和秦风打完招呼,就想离场了,“哥,我先回房休息了。”
  “去吧,我让保姆做点生姜汤给你送过去,你喝了再睡。”
  生日宴会结束时,已经是凌晨一点。童筱太累,先回房休息了,留下温泽和温亦尘陆陆续续把人送走。秦硕一家是最后走的,温泽见温亦尘难得和人聊得来,而且他也很喜欢秦风,总比温亦尘外面那些不正经的狐朋狗友强,便热情地招呼秦风有空过来玩。
  秦硕从见过温亦然后,心里就一直记挂那个孩子,他对那个孩子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他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刚才打过招呼后,就一直没见过亦然,他是提早回房休息了吗?”
  秦硕对温亦然莫名其妙的关心,不仅让李映雪的面色紧绷,连温亦尘也有些不舒服。若不是顾及秦硕是长辈,温亦尘可能当下就会甩一句‘关你什么事?’
  “他喝多了。”温亦尘言简意赅地回答,显然不想过分深入有关温亦然的话题。
  秦硕有点失望:“这样啊。”
  送走秦硕一家后,温亦尘便朝二楼卧室走去,经过温亦然的房门时,看到门口的地上摆着一碗冷却的生姜汤。温亦尘把楼下的保姆叫了上来,指着地上的生姜汤责问道:“我让你把汤送给然然喝了,你就这么放在房门口的地上就算解决了?”
  保姆战战兢兢地低着头回答:“我敲了好几次房门,小少爷不让我进去,说就把东西留在门口。”
  “他不喝,你不会想办法让他喝吗?”温亦尘碰上温亦然的事就容易吹毛求疵。
  保姆心想,您是祖宗啊,张张嘴就行了。温亦然是全家上下的宝贝,打不得骂不得,她哪儿敢随意闯他的房间,倒头来被骂的还不是她?
  温亦尘见保姆一副畏手畏脚的样子就心烦,挥挥手道:“下去重新煮新的,把这个冷掉的给我倒了。”
  “好的,我马上去做新的。”
  保姆片可不敢耽误地做了一碗新的生姜汤,温亦尘习惯了进温亦然的房间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温亦然没睡着,温亦尘一进来他就听见了。
  “然然,起来把生姜汤喝了。”温亦尘端着热气腾腾的生姜汤,准备一勺一勺喂给温亦然。
  温亦然把脑袋缩进被窝,拒绝道:“我已经没事了,就不喝了。“
  “乖,把汤喝了。”温亦尘无视温亦然的拒绝,固执己见地说道。
  温亦然拗不过温亦尘,象征性地喝了几口,就假装自己困了:“不喝了,我困了。”
  温亦尘替温亦然捏好被角,摸了摸他的头,道了声晚安。
  “哥。”
  就在温亦尘要踏出房间时,温亦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你是不是喜欢秦风?”
  过了许久,温亦尘关掉灯,黑暗中他盯着温亦然看了一会儿,缓缓道:“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打卡更新
 
  ☆、【第十章】
 
  这一晚,温亦然辗转难眠。
  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浮现晚宴上温亦尘与秦风谈笑风生的样子。那不是他认识的温亦尘,他了解的温亦尘应该是冷漠的,对任何事情都保留着一份让人难以琢磨的态度,那份张扬的唯我独尊才是温亦尘的个性标签。可今晚的温亦尘在秦风面前,收起了居高临下的傲慢,展现的是风度翩翩的内敛。
  这世界真奇怪,你爱的人,偏偏不爱你。
  陆航说得没错,他是时候该离开温家了。与其活在永无止境的期待里,不如和温亦尘分开一段时间,或许能放下这段不切实际的感情。温亦尘对他来说,就像床前的明月光,他只能静静观赏,一旦想要踏破这条界限,得到的只能是一场空。
  温亦尘开始上班以后,无法像往常一样去接温亦然上下班,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不能再过如同无业游民般的生活。别看温亦尘二十五岁前过得是吊儿郎当的生活,大学课程也没正经上几次,但他却以全A的成绩毕业。
  这样的结果,无疑给那些彻夜苦读的学生一记响亮的巴掌。铁铮铮的现实告诉你,这世上很多事情,不是光靠努力就有用的。
  “我想搬出去住。”
  三个月的实习一晃而过,按照温亦然和温亦尘的约定,实习期结束后,他就必须转到温氏医院就职。虽说温亦尘工作以后,他时常早出晚归,极少有机会和温亦然促膝长谈,但他对温亦然的关心从未减少。昨晚在餐桌上,温亦尘特地提起温亦然转院的事,说他已经吩咐医院的人在安排了。
  “你想搬出去?”陆航惊诧的抬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之前不是和我说,暂时没这个打算吗?”
  温亦然淡淡说道:“现在有了。”
  陆航来了兴趣,贼兮兮地凑上前,一脸八卦地问道:“和你哥吵架了?”
  “没有。”温亦然瞥了一眼陆航,问道,“我就不能只是单纯的改变主意?”
  “啧。”陆航咂咂嘴,双手交叉抱住后脑勺,翘着二郎腿靠上椅背,“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我看男人也不赖嘛。”
  温亦然计划过了,当初父母去世时,留了一套市中心的公寓给他,所以就算搬出去,他也不至于无处可去。只是那套市中心公寓的钥匙一直由温泽保管,如果他想要搬出去,就必须征得他的同意。
  回家的路上,温亦然一直反复思考,该如何跟温泽提搬出去住的事。一进家门,他就看到鞋柜上摆放着温亦尘的鞋子,今天居然那么早回来吗?往常温亦然都会将自己的鞋子放在温亦尘的旁边,可今日那个位置却被一双陌生的男鞋霸占。
  这双男鞋不是温泽的,难道家里来客人了?
  “阿姨,我回来了。”温亦然脱下鞋,只能退而求其次将鞋放到第二层。
  童筱听到温亦然回来了,放下手中准备了一半的茶点,从厨房跑出来:“然然回来了啊,怎么今天也那么早?”
  “今天是实习最后一天,张医生就提前让我们回家了。”温亦然指了指门口鞋柜上的男鞋,问道,“家里有客人吗?”
  “对,你见过的,就是秦风。亦尘生日那天,他也来了。”
  温亦然低着头,沉默片刻,声音再度扬起:“我记得的。”
  这时厨房传来叮的一声,烤炉里的蛋糕好了。
  童筱不能再和温亦然多言,急匆匆道:“我的蛋糕差不多好了,你可以上去找他们,秦风在亦尘的卧室。”
  心猛地一抽,温亦然一张脸完全没了血色,只觉冰凉无比。向来讨厌和人亲近的温亦尘,居然让秦风进了他的卧室,这样的举动打碎了温亦然最后的期待。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温亦尘心里是特别的,就算温亦尘有那么多情人,从来没有哪一个可以登堂入室。
  现在看来,这全部是他自作多情,他与温亦尘那些逢场作戏的情人一样,没有那么特别。
  温亦然指尖冰凉彻骨,从脚底漫上的寒气席卷全身,他迈出艰难的步伐走上二楼卧室。温亦尘的房门半掩,屋内传出阵阵欢笑的声音,这样的欢笑声仿佛一把无形的利刃,划破了温亦然的心。
  这么多年来,温亦然压抑着自己对温亦尘的爱意,那种刻骨铭心,酸得连骨头都发疼的感情,几乎不容许他失去温亦尘。可是,事到如今他又有什么办法挽留温亦尘?学温亦尘那些情人,脱光了爬到他的床上,求他艹自己吗?
  “你等我一下,我看看然然回来了没?”温亦尘虽然和秦风聊得很开心,但心里依旧记挂着温亦然。
  温亦然听到温亦尘房里传来动静,他如惊弓之鸟躲进卧室,将门牢牢反锁。
  “你去吧。”秦风勾了勾唇,温润白皙的面容上浮现浅浅的酒窝,少年感十足。
  温亦尘走出卧室,一抬眼便注意到温亦然紧闭的房门,他记得先前温亦然的房门是开着的,难道他已经回来了?温亦尘和往常一样,想要开门直接进去,但这次房门却被反锁了。
  “然然,你回来了?”温亦尘使劲转了转门把手,心中一阵不悦,“怎么把门锁了?”
  温亦然眼里噙满泪水,背靠着门,脱力般坐到地上。他不想和温亦尘说话,不想听到温亦尘的声音,对秦风的嫉妒已经快将他吞噬了。为什么秦风可以正大光明地坐在温亦尘的卧室里和他喜欢的人谈笑风生,他却要像个见不得光的蝼蚁一般小心翼翼掩藏自己的暗恋?
  难道这些年,温亦尘对他几近刻薄的束缚里,就没有一丝丝多余的感情吗?
  “然然,你把门打开,到底怎么回事?”温亦尘急了,连口气都变冲,温亦然极少这样惹他生气。
  温亦然深吸一口气,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微颤的嗓音怎么听都不对劲:“我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儿。”
  “哪儿不舒服?你先把门打开,让我看看。”温亦尘的耐心被温亦然磨得所剩无几,“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踹门了!”
  秦风听到门外的骚动,忍不住走出来一探究竟。只见温亦尘俊眉紧蹙,一手狠狠转动门把,粗暴地踢了几下温亦然的房门,温文儒雅的面庞上浮现一丝狰狞。
  “然然,你再不开门,我可真生气了。”
  温亦然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牙齿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一股血气直冲脑门,他声嘶力竭大声喊道:“你别管我!”
  别管他?!什么叫别管他?
  温亦尘这下彻底动怒了,他不知道温亦然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然然!”温亦尘被温亦然气得呼吸都紊乱了,恨不得直接把门砸碎了冲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打卡更新,最近卡文,所以更得比较慢。
 
  ☆、【第十一章】
 
  
  “我叫你别管我!”
  温亦然嘶吼的尾音染上了哭腔,温亦尘一次又一次锲而不舍呼唤他的名字,这样的温柔几乎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童筱闻声赶来,只见温亦尘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凶悍又粗暴地踢着温亦然的房门。她冲上前,抓住温亦尘的手臂,吼道:“亦尘,你发什么神经?有话不能好好说?”
  “妈,你别管这件事!”
  看呆了的秦风回过神,上前一同劝说温亦尘:“亦尘哥,你不要那么生气。”
  温亦尘的暴脾气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此时时刻任何人的劝说他都听不进去。他面色铁青,额角的青筋微微抽动,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你们给我滚开!”
  无法遏制的怒火将温亦尘逼到绝境,他无法忍受温亦然对自己的抗拒。温亦然应该听话乖巧,无论他说什么都该言听计从,不该像今天这样违背他的意愿。
  “温亦尘,你疯了吗?你会吓到然然的!”童筱连名带姓的怒吼都没能唤回温亦尘的理智。
  温亦尘甩开童筱的手,一下子没站稳的童筱踉跄这后退了几步,保姆见状赶紧上前搀扶。在修理花园的管家听说温亦尘和温亦然吵起来了,连童筱都拦不住,他赶紧放下手中的活上楼看看情况。
  人在愤怒的时候,总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不等管家上前阻止,温亦尘狠狠旋转把手,啪嗒一声,把手和门瞬间分了家,还掉了一地的木渣子。
  “这是……干什么啊?”管家上了年纪,才跑了几步,气喘个不停,说话都有点费劲。
  温亦然怔住了,他没想到温亦尘力气大到直接卸了门上的把手。等他回过神,想要躲进阳台时,被冲进来的温亦尘逮个正着。温亦尘二话不说搂住他的腰,腾空把他抱了起来。
  “亦尘,你把然然放下!”童筱见温亦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生怕他做出什么伤害温亦然的事。
  温亦尘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回过头大喊:“你们都他妈给我下去!”
  秦风懵了,他没想过温文儒雅的温亦尘有这样狰狞恐怖的一面。他对温亦然的疯狂占有欲,早已超过了兄弟该有的界限,难道童筱都没发现不对劲吗?一个哥哥关心弟弟,会如此失控吗?
  “你放开我……”温亦尘的双臂紧勒温亦然的细腰,勒得他快要透不过气,“放开我……你放开……”
  听到温亦然气若游丝的哀求,童筱几乎要哭出来,她吓得连连点头后退:“我们都下楼,你有话好好和然然说,别伤害他……”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温亦尘才放开了温亦然。摆脱束缚的那一刻,温亦然本能地想要逃跑,不过温亦尘没给他这样的机会,拽紧他的手腕,将他扔到了床上,随后自己倾身压了上去。
  “然然,你到底要干什么?!”温亦尘气得眼睛都红了,但又舍不得动温亦然一根手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