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楼上的吕纬甫(近代现代)——大风不是木偶

时间:2019-07-18 10:14:50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楼上的吕纬甫》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文案
  是耽美文!网文圈背景,双cp:耽美作者攻x言情作者受;暴躁总裁x性别认知障碍者
  抄袭的和被抄袭的搞在一起了?英俊多金的霸道总裁搞骨科了?
  本文无原型!人物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欢迎理性讨论但不要对号入座不要骂街!
  日更,每天晚上更新。如有请假在微博。
  “所以我这一夜虽然饱胀得睡不稳,又做了一大串恶梦,也还是祝赞她一生幸福,愿世界为她变好。”
  ——鲁迅《在酒楼上》
  标签:近代现代 职场风云 甜宠 热血 情投意合
 
 
第一章 
  2017年3月,上海。
  上周一场阴雨绵绵的倒春寒放倒了会议室里的一大半人,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擤鼻涕声中,徐以寒长吁一口气,接着又翻了个白眼。
  总助张姐侧身轻声问:“徐总,您看要不咱先休息会儿,让大家去吃个午饭?”
  “没事,”徐以寒把手里的碳素笔扔在桌上,“让他说完吧。”
  会议室前方,一个年近四十的秃顶男人正对着PPT喋喋不休,徐以寒知道他说的都是屁话,可还是得让他说完——这人好像是邱阿姨的什么亲戚。表哥?堂弟?忘记了。
  邱阿姨是老徐的现任妻子,老徐是徐以寒的爹。
  坐在一旁的版权部部长又在擤鼻涕,徐以寒忍不住皱眉,心想这女的擤鼻涕也太使劲儿了吧?不怕鼻涕从卫生纸里喷出来?这么一想,似乎空气中密密麻麻挤满了细菌和病毒。
  徐以寒看向自己的手腕,十一点五十二分,他决定再忍八分钟,如果十二点整秃顶男还没讲完,他就打断他。
  十二点五十三,总助也擤鼻涕了。
  十二点五十四,不知道是谁放了个响屁。
  十二点五十五,市场部副部长低头玩手机。
  十二点五十六,徐以寒打了个哈欠。
  十二点五十七,全体鼓掌——终于讲完了?!
  徐以寒精神一震,立刻跟着众人鼓起掌来,力度大到掌心都微微发麻。总算!总算完事儿了!下午可以直接安排工作了!入职近一周,徐以寒听了不知多少场工作汇报,现在总算,总算都他妈完事儿了。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秃顶男脸色红润,面带得色,“我也是咱们公司的老员工了呀,我陪着公司一路走来,看着它不断壮大、不断发展……我真是自豪!现在咱们公司又有了新的领导,咱们徐总,海归高材生!我相信在徐总的领导下,咱们公司一定能再创辉煌!”
  众人纷纷看向徐以寒,再次鼓起掌来。徐以寒只好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同时崩溃地想,有完没完了,别逼逼了,快散了吧。
  “最后,我想用一张照片作为结束,这是今年过年我在莫干山拍到的!我希望咱们公司就像这只雄鸡一样,展翅高飞!”
  徐以寒甚至没反应过来秃顶男说了什么,只见屏幕一闪,眼前霍然出现一只黑色大公鸡!
  这公鸡身形健硕,羽毛黑亮,鸡冠鲜红,正展翅腾空,鸡目圆睁,鸡喙大张!
  不知是谁“哇”了一声,版权部部长刚要抬手鼓掌,却见徐总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操啊!!!”徐以寒不受控制地抓起水杯,抬手就砸向屏幕!
  “啊!!!”
  “快断电!”
  “老邱你快出去!”
  “徐总您怎么了?您没事吧徐总?您别生气啊徐总,老邱这人干活是差了点儿但他也算为公司尽心尽力了!”
  “是啊徐总,老邱刚来公司的时候还扎了个马尾呢!您看他现在!”
  “徐总……”
  “……闭嘴!”徐以寒双手发抖,颈上青筋暴起,他用力低喝道,“散会!都出去!”
  二十分钟后,徐以寒办公室。
  “哎呀,徐总,您看这事儿……完全是误会,”张姐拍拍徐以寒的肩膀,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大家也不知道您有恐……哎恐什么来着——这个病嘛。”
  徐以寒冷冷地说:“恐鸟症,Ornithophobi。”
  “哦哦,恐鸟症,不瞒您说,我活了四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行了,我没事,你去给我叫杯咖啡,什么都不加。”
  “您不吃饭呀?中午不吃饭可不行,胃受不了!现在是没事,岁数大了毛病就出来啦!”
  “叫杯咖啡,”徐以寒的后脑勺一抖一抖地疼,“现在,快。”
  张姐一步三叹气地走了,徐以寒仰头倒在办公椅里,疲倦地闭上眼。
  恐鸟症,指对鸟类不正常的、不合理的恐惧。尤其体现在对鸟的喙,爪,头,以及去毛后的皮肤等部位。这种心理疾病极难纠正,很多时候会伴随病人一生。
  徐以寒倒不怎么怕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偶尔还会撒些面包屑在窗台上喂麻雀。
  徐以寒只怕鸡。
  一切褪尽绒毛长出羽毛的鸡,无论公鸡母鸡,黑鸡白鸡,活鸡死鸡,他都怕。
  并且不是一般的怕,是只要脑海中浮现出鸡的画面就会手心冒汗,不自觉蜷起脚趾的,这种怕。
  好在只要不主动去生禽市场,城市里几乎见不到鸡。
  但千算万算,徐以寒没想到,他会在述职会议上看到鸡的图片。
  他妈的!
  堂堂空降总裁,徐氏企业大少爷,英俊多金名校海归,竟然,怕鸡?
  这事儿传出去,他徐以寒威严何在?
  想到这徐以寒的后脑勺更疼了,疼得简直像要裂开。咖啡,怎么咖啡还没到?不是楼下就有咖啡厅吗?!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丁丁零零的铃声仿佛在催命,徐以寒暴躁地瞟一眼屏幕,整个人更加暴躁了。
  “喂?!你要是参赛就直说,不是参赛的事我挂了!”
  “你怎么这么暴躁。”电话那头是一个略微低沉、从容不迫的男声。
  “少废话,这么快就传到你这了?”
  “嗯,今天中午你爸和邱阿姨来我家吃饭,饭桌上邱阿姨那亲戚就打来电话了。”
  徐以寒破口大骂:“我他妈服了,没断奶么这是,除了告状不会别的?!再说我给他解释了,我那是恐鸟症,恐鸟症是种病!我当时控制不住我自己!”
  “这话说出去谁信。”
  “我真的有病啊,”徐以寒欲哭无泪,“一会儿老徐又要给我打电话了……行,你这电话没白打,我起码有点心理准备。”
  “不客气,祝你早日康复。”
  “等等你先别挂——赵辛!”
  “嗯?”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不参赛?”
  “我和你说得很清楚了,”赵辛淡淡道,“我不想和那些人比赛。”
  “我今天早晨才从编辑那儿听到的消息,”徐以寒顿了顿,低声说,“罐头带鱼要参赛。”
  赵辛:“……”
  “怎么样?你再考虑考虑?”
  赵辛沉默几秒,嗤道:“你们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罐头带鱼是我们蔚蓝的当家写手你知不知道?”徐以寒又有点暴躁了,“我跟你说,你再看不起人家,人家写个几百字的小段子就有上万的转发,不服不行!”
  “……哦。”
  “啧!不是有人说他抄袭你吗!你不好奇他是个什么人?啊?”
  “不好奇。”
  “……你就不好奇,你就死鸭子嘴硬!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徐以寒挂掉电话,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赵辛怎么就这么固执?!蔚蓝和豪盛两家公司吵了将近一个月的架,才总算策划出这场比赛,从宣传到组织再到后续运营,全都按照业内最高标准来做。对于网文作者来说,只要参加了这场比赛,无论结果如何,一定都能获得一波绝好的宣传。
  听说言情那边已经有几个作者为了争夺参赛资格而互爆黑料,他赵辛可好,别人求着他参赛,他看不上!
  徐以寒用力坐回椅子里,拨了总助的电话:“张姐,咖啡呢?!”
  “我也催着呢!我给您订的是养生咖啡,可以清热去火的!徐总您别急,我刚给快递员打了电话,说是到五角场啦!”
  徐以寒:“……”
  他人在徐家汇,咖啡,刚到五角场。
  “张姐,你去楼下给我买杯黑咖啡——不,你去便利店给我买袋雀巢速溶就行,张姐,就现在,麻烦你快去。”
  张姐尴尬地笑了笑:“哎!那好吧……”
  徐以寒仰天长叹,他真不知道这倒霉催的网文公司是怎么坚持到今天的:一线编辑人均27.21岁,管理层人均42.33岁,更别提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关系户。徐以寒一直记得他第一天来上班时的情景,编辑部的编辑们在讨论一部耽美小说的大纲,编辑部部长——邱阿姨她亲哥——将近五十岁的男人,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中间,臊得耳红面赤。
  早知道老徐让他接手的是这么个烂摊子,他宁愿继续在英国读博,水硬头秃也认了。
  张姐敲门:“徐总,咖啡来啦。”
  “嗯,进来。”
  徐以寒看见自己从英国带回的古董骨瓷杯里,盛着热气腾腾的雀巢速溶。
  行吧。
  “徐总,那您看,那杯养生咖啡……”
  徐以寒烦躁道:“你喝吧。”
  张姐连连摇头:“这怎么行,两百多一杯呢!”
  “……多少钱?”
  “二百二十五!这还是免了配送费……”
  徐以寒的太阳穴抽搐了一下。
  “咱们公司餐费报销是有限额的吧?两百多一杯,不会超出额度吗?”
  “小事小事,您刚来不了解情况……我们这些人有限额,您还能有限额吗?”
  徐以寒咬牙切齿地问:“之前徐以倩在这儿的时候,她一天报销多少钱?”徐以倩是徐以寒同父异母的妹妹,徐以寒回国之前,徐以倩担任这家公司的总裁。
  张姐咧了咧嘴,表情有些尴尬:“这……这我还真不太清楚,我也不是财务的……不过咱们也就报销餐费和交通费,能有多少钱呢?”
  徐以寒冷笑:“我以前可经常看她发朋友圈,隔三差五吃松露呢。”
  张姐:“……”
  “算了,我就随便问问,你去休息吧。”徐以寒转念一想,张姐确实就是个打杂的,她能管得了什么事?没必要难为她。
  “哎!那您也好好休息!”
  “对了,”徐以寒说,“等那个养生咖啡到了,你还是送过来吧。”他倒想看看两百多一杯的养生咖啡,是个什么收智商税的玩意儿。
  张姐殷勤道:“好的好的,没问题。”
 
 
第二章 
  下午两点,午休结束。
  徐以寒的养生咖啡还是没到。
  中午那通逼问可能把张姐吓着了,这次她没敢往徐以寒身边凑,而是和几个部长坐在一起。
  “那咱们就开始吧,”徐以寒中午睡得不错,这会儿精神恢复了,整个人就显得气势汹汹,“今天下午讨论的内容是我们马上要和豪盛一起举办的比赛,这个比赛呢我们前前后后策划了一个月,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你们做出的策划案我也看了,很不错,但是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我就直接说了。”
  徐以寒手指交叉,双臂半立在桌上,呈现出一个极富攻击性的姿势:“第一,关于赛制。策划案里我们这个比赛的时长是四个月,这个时间太长了,读者会疲倦的,我认为缩短到不超过两个月是最合适的时长。第二,每个作者的——”
  “徐总,”编辑部部长邱海皱起眉,“一共有六个作者参赛,接龙写,一周也才轮完一遍——”
  徐以寒微微一笑,打断邱海:“让我说完,在我允许你们发言之前,不要抢话。”
  邱海讪讪地点头,表情不怎么好看。
  “第二,每个作者的单次更新字数必须保证在一万字以上,我们算算这笔账,六个作者接龙写作,每周一无更新,也就是说每个作者一周只需要写一次,一万字的要求并不算高。”
  “第三,当比赛进行一个月之后,这六位作者要从线上讨论转移到线下讨论,但是要继续保持匿名的状态。我们把他们的讨论过程拍下来,做成一种类似真人秀的短片——真人秀你们看过吧?”
  “第四,读者的投票、打赏在作者最终评分里所占的比例要再提高一些,现在的40%太低了,最少提到55%。”
  “好了,目前需要改动的就是这些,大家有什么不理解的但说无妨,邱部长,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邱海僵硬地笑了笑:“……徐总,两个月只有八周,也就是说每个作者只能写八次更新,八万字。但现在的网文您是知道的,像这种剧情流小说,随随便便都是几十万起步,如果每个作者只写八万字,很可能这些作者还没写出自己擅长的内容,就没机会了。”
  徐以寒点点头:“你说的对,但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吗?大家注意了,在这个比赛里,六个作者最终是要排出一二三四五六名的,所以,怎么在八万字的篇幅里写出擅长的东西,应该是作者去考虑的事情。我们该想的,是当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宣传这个比赛,这个比赛的热度被炒起来了,但我们该怎么维持热度?首先,比赛时间不能太长,时间越长我们的热度就越可能被分流,我们的目标是爆红,不是成为经典;其次,要不断提供吸引读者的点,大家看够了文字的东西,那我们就给他们看视频,让他们看到自己喜欢的作者是怎么构思、怎么抓耳挠腮地写文——真人秀,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一个‘真’。最后,我们提高读者投票打赏的比例,这就能直接提高读者的参与热情,你们知道现在流行‘养成偶像’吗?读者花钱给作者打赏,作者排名提高,获得更高的人气和更好的资源,这也是一种养成,这样读者就有了参与感和责任感,才会产生更大的热情——我说的这些,大家听懂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