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近代现代)——红口白牙

时间:2019-08-14 11:06:55  作者:红口白牙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作者:红口白牙
 
  文案
  际修看着突然变成omega,并且由于抑制剂无效而两眼冒绿光地看着他的好兄弟,有点儿不知所措。
  李破星:哥们儿,你别躲呀。
  际修:……
  李破星:你过来一下,我真的难受。
  际修:……
  李破星:帮哥一次好不好?你的信息素很好闻,我就闻闻不动你,真的!
  际修:……真的?
  然后,际修就被他好兄弟给办了。
  【事后】
  李破星:际修你他妈的要是给别人说这件事,我们兄弟就没得做了!!
  际修:……哦。
 
  【三个月后】
  际修:哥,给,这是你要的酸梅。哥,你怎么又睡着了?哥,你是不是胖了点?哥………你是不是怀了。
  李破星:…啊?怀?怀什么怀?
  我兄弟怀了我孩子,怎么办?挺急的。
  
  李破星:小修!你看那个omega女孩,长的最漂亮的那个!!怎么办,她看我了!她看我了!紧张…你看我发型…
  际修:闭嘴!转头!不准看!
  我老婆喜欢当着我面勾搭人,急,在线等。
  
  【小剧场】
  李破星:“放屁!不标记只那啥就不会怀孕!!”
  路过的学霸一脸鄙夷:“第一节 生理课就说了,这是谣言。”
  李破星一脚朝着际修踹上去:“你他妈上课为什么不好好听讲?!!”
  际修握住某孕夫的脚踝,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哥,你忘了?那节课你非要带我去打架。”
  
  1v1 HE ABO
  攻,际修,姓际(ji),不是阮啊
  注:主角性格有缺陷,办事不成熟,请各位小可爱看文分清小说与现实,请勿模仿,遵守校纪校规,尊重老师,爱护同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破星,际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
  红口白牙/文
  【K7区基因检测13号等候厅】
  第三学院的三年级预备生们都在焦虑地等候着基因检验结果。
  “我好紧张啊,班长。”一个男生说,“你觉得我会是alpha吗?”
  班长陈临安推了推眼镜,翻了一页电子书,说:“资料显示,alpha一般头脑聪明,身材高大,样貌英俊,体质优秀,越符合这种特征的,越有可能是alpha。”
  男生听了,抻着脖子往最热闹的那一处看了看,有些艳羡地说:“照你这么说,那李破星一定是了……”
  陈临安抬头,在那个一堆人围着的角落,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左手拿大蒜右手拿奶茶的英俊少年。
  “——李破星又想干吗,吃大蒜蘸奶茶吗?!”
  “在遥远的古地球年代,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李破星拿出一个碟子放在等候厅的一个大圆桌上,周围围了一圈人。
  “只要把蒜瓣和珍珠奶茶倒在一起,再滴上自己的血,如果血滴靠近蒜瓣,那你就是alpha,如果靠近珍珠,那你就是omega,如果浮在奶茶里,就你是beta无疑了……”
  李破星看了看准备好的小碟子,拿出一把军刀,道:“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那么……谁先来试?”
  ……
  鸦雀无声。
  “我对你们很失望。连这点小伤都受不了,怎么做大事!”
  “哥……要不你先试呗?”小胖躲在大岩身后说。
  鱼小幅度点了点头。
  李破星:“……”
  他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其实旁边还有针,但是弃刀用针明显不符合他三院老大的身份。李破星眼睛一闭,心脏一颤,英勇赴了义。
  李破星疼地脖子一梗,但他什么也没说,目不转睛地盯着碟子里的血滴。
  四周一片安静。
  数十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血滴。
  只见血滴在奶茶里打了个旋儿,然后慢悠悠地向左飘了过去……晃荡着被蒜瓣挡住了去路。
  它附在蒜瓣上,不动了。
  ——alpha。
  李破星心里瞬间就踏实了,他这才扯了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血。
  四周一片欢呼。
  “我就说大哥一定是alpha!”
  “这不废话吗,大哥如果不是alpha,世界上还有谁配当alpha啊!”
  李破星心里早就高兴地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但他虚伪地咳了两声,道:“咳咳……比我优秀的人还很多,比如说大岩,身高快两米,两百多斤,绝对也是alpha!”
  大岩摆摆手:“不不不,我就是傻大个,星哥才具有alpha的显著特征——聪明!”
  “没错没错星哥不光脑子好,还长地好,一看就长了一张标准的alpha的俊脸!”鱼最会吹马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鱼你也长的不错……”
  ……
  等候厅顿时充满了一片互相吹捧的,欢快的气息。
  “二十三号,李破星同学,请到6号室接收检验结果。”
  终于叫到了李破星的号,李破星站起来,在一片“我家老大绝对是alpha”的目光中昂首阔步,自信满满地走进了检验结果通知室。
  李破星推开门,步履轻快地走了进来,看见女医生,他喜笑颜开的甜甜喊了声:“医生姐姐,你今天真好看!”
  女医生也心情很好地笑了笑:“谢谢李同学,你今天也很帅……漂亮!”
  李破星:嗯?漂亮?!老子难道不是帅裂苍穹吗?
  女医生微笑着把一张检验单递给李破星:“恭喜你,成为第三学院本学年第六个omega!”
  ——o、m、e、g、a。
  晴天霹雳。
  李破星的笑立刻僵在了脸上。
  “大姐!大姐!!!绝对错了!这不可能啊……我还用古地球的蒜瓣奶茶法验过了,我分明是alpha啊!”
  医生姐姐立刻变成了大姐,女医生不满地推了推眼镜,说:“封建迷信不可信。”
  “这怎么能是封建啊,你看我!一米八六,马拉松冠军,跳高跳远回回第一,打架一敌五不在话下,我不可能是omega啊!”
  女医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186啊,确实有点高,别的男性omega都是比你低十多厘米……你这样的不太好找alpha啊…”
  李破星脸色乌青,双手握成拳,指关节咯咯作响。
  女医生撇了他一眼,说:“还打架……你一个omega家家的,不要总这么粗鲁,小心嫁不出去……”
  “砰!”李破星一拳砸在桌子上。
  女医生抻着脖子看见了桌子上检验单染上斑斑血迹,偷工减料的木桌子竟然凹下去一块。
  女医生缩回脖子,低头在键盘上啪啪啪打了几下,说说:“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你马上就发育完成了,大量流血很有可能会让alpha强制发情的,到时候你要是被alpha那啥了也是合法的。”
  李破星把手下的检验单抓成一团,喘着粗气恶狠狠地说:“合法强奸屁!就算是老子发情了,来的alpha老子也是来一个宰一个,来两个宰一双!”
  女医生抬头看了眼李破星,心里默默吐槽道:
  呵!来一个宰一个?这时候说的倒是豪气万丈,以后要是真发情了,还真说不准是谁强迫谁呢……
  李破星出门没走两步就看见了那一群兄弟在走廊探头探脑的,一看见他出来了,喜滋滋地迎了过来:“哥,怎么样?是alpha无疑吧!”
  李破星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不想对他的兄弟们撒谎。
  “哈哈哈一定是alpha!”
  “哥,让我看看alpha的体验单长啥样……”大岩说着就夺过李破星手中那张纸。
  “别……”李破星的心里忽的一阵恐慌。
  大岩打开纸的那一刻,李破星闭上眼睛,他绝望地想:
  完了。
  李破星完蛋了。
  K7区叱咤风云的星哥死掉了。
  所有人都会知道,三院那个成天拽的像个二百五的老大其实是个omega。
  他的仇人会轻蔑他,他的兄弟会离开他,他的女人会……
  哦,忘了,他没有女人。
  李破星无比悲伤地想。
  但是那些他打篮球时在一旁尖叫着“李破星好帅!李破星加油!”的女孩子们说不定从此以后只愿和他做姐妹了。
  他的人生从今天起将一片黑暗。
  “哥?你为啥把人桌子砸烂了?”大岩不解地问。
  李破星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见大岩递给自己的那张纸上写着:“第三学院三年级李破星破坏公物,砸坏木桌一张,请在本周五前缴清费用。”
  李破星瞬间松了口气。
  他这才想起来,这张罚款单是出来的时候女医生写给他的,至于检验单,被他愤怒地揉成一团塞在了口袋里。
  “……我不小心砸的。”
  鱼凑过来,期待地问他:“哥,你是alpha吧?”
  李破星看了下鱼的眼睛,又很快移开了。
  他把那张罚款单叠了叠放在口袋里,淡淡地说了声嗯。
  小胖开心地差点要蹦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那个alpha:“星哥,我刚刚打听到五区的老大是beta,你是alpha我们太有面儿了……”
  “诶,哥,你手上个人终端怎么变了……”
  “国家发给o……alpha的。”
  “哇,这看起来太帅了……”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天气依旧很热,窗外的蝉叽里呱啦地瞎叫唤着,空气都弥漫着令人极度不爽的气味。
  李破星拿起冰水一口灌下,抹了把嘴,说:“鱼,还有有没有什么人得罪你了,哥给你报仇。”
  鱼耷拉着眼,有气无力地说:“哥,没了,都打完了……”
  “四院的蓝毛,他不是抢了你女朋友吗,去干他!”
  “周一打过了,小胖眼镜都碎了。”
  “一院的王鹏,他把我们学校一年级的小孩堵了!”
  “周四打过了。”
  “五院……”
  “上周六打过了,星哥,我骨头都是软的,歇歇吧……哥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这么有精力啊……是不是知道自己是alpha太高兴了……”
  事实正好相反,李破星自从知道自己是omega之后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除了打架,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发泄自己的烦躁和抑郁。
  李破星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歇什么歇,没一点儿斗志!”
  小胖趴在一旁小声嘟囔道:“你是alpha,我们beta当然没你有精力……”
  李破星灵光一闪,忽然想起还有一位故人可以去会一会。
  但是那个小孩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际什么……去年他们有一次打了场及其漂亮的架,去学院南餐厅吃饭,好像还见过那小孩一次。
  小孩长得老高了,鱼指给他认的时候,他差点没认出来。
  李破星食指在手腕终端的联系人界面划地手都酸了才看到那个人名。
  ——际修。
  他按下手腕的通讯器:“际修?我是你星哥诶,还记得吧?”
  那头停顿了一下,才响起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
  “……嗯。”
  “那啥,黑疤这段时间找过你没?”
  “没有。”
  李破星:“没有啊,那我们去找他打一架吧,哥这次好好地再给你报个仇。”
  “不去。”
  “五点小北门啊,别忘了。”生怕那边的人再拒绝,李破星急忙摁了结束。
  鱼喊道:“星哥,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五点半是abo第二性别的生理知识课啊,全学年只有一次!”
  李破星背上半旧的书包,轻盈一跳,越过蓝白桌面,校服洁白的衣角也轻轻扬起。
  “点名帮我答一声!”
  
  K7区,三院南区实验楼顶层001实验室,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少年按下手腕的通讯器,缓缓垂下了眼皮。
  少年似乎常年不见阳光,皮肤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他的样貌十分好,他微微低着头,屋顶的灯光打在他身上,长长的睫毛染上了一层光圈,瓷白的脖颈几乎也泛了淡淡的柔光,整个人像是全息游戏里的系统捏出来的假人。
  际修看了眼表,差十五分钟五点。
  他仔细洗干净了手,脱了实验室的白大卦,拿起衣架上的薄外套穿上了。
  他惧寒,即使是夏季,也偶尔会觉得冷。
  际修拉开实验室的门,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是也没敢开口问他要去哪里。
  整个实验室只有器械碰撞的声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