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亲,这边不奔现(GL百合)——冷淡性格

时间:2019-08-14 11:09:44  作者:冷淡性格

   《亲,这边不奔现》作者:冷淡性格

  文案:
  不正经文案:
  网恋一时爽,奔现火葬场。许珏表示自己很后悔,非常后悔。
  本以为是一米五五的小萌妹,结果是一米七的御姐;语音里又甜又软,现实里清冷如霜。
  这些也就算了,关键是吧,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许珏当场翻脸:我绝不谈办公室恋爱,绝不和年上谈恋爱,更不可能和御姐谈恋爱!
  后来……
  看到有人给总监告白,许珏的脸黑成了锅底。
  她拨下易拉罐拉环,套上领导的手指,对情敌说:hi。
  情敌:?
  许珏指着身旁的人:别骚扰我老婆。
  情敌:……
  正经文案:
  凌笙认为,最好的奔现就是,见证她的每一步成长。并在这个过程里,学会完美契合。
  【亲亲,这边建议您奔现以实物为准呢】
  CP:表面淡定实则沙雕可骚小主管x温柔从容步步为营总监
  食用指南:
  1,日更,每天中午12点见,其他时间捉虫
  2,披着职场壳子的沙雕文
  3,he。甜文作者了解一下
  4,不玻璃心,欢迎评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职场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笙、许珏 ┃ 配角:时绯、黎觅、傅秋月、萧灵、ABCD ┃ 其它:职场
 
 
第一章 网恋
  星期一,又是一周的开始。
  “早,许主管。”
  “早安。”
  和隔壁部门的同事礼貌地打了招呼,许珏拎着三明治与咖啡罐,走进了电梯。
  正是上班高峰时间,电梯里挤满了人,她习惯性站在角落里,屏住呼吸,防止各类香水味的持续摧残。
  “哒哒。”
  电梯门刚要合上,一阵不急不缓的细高跟鞋声音传来,门边的一名男同事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按了打开的按钮。
  “谢谢。”
  如同泠泠溪水的清冷女声,闯入了许珏的耳朵。她不得不感慨,这声音真是好听,耳朵都要怀孕了。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一款。
  “不客气,凌总监。”
  男同事诚惶诚恐地说,眼里却是明显的欢喜之色。
  凌笙面色如常地颔首,走进电梯,按了关闭按钮,不再说话。
  其长期身居高位的无形气势,让男同事好几次想要搭话,想了又想,涨红了脸,最后还是把嘴边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啧,一如既往的高冷啊。
  许珏不甚在意地收回视线,用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击置顶的对话框,单手打了一行字过去。
  【言如玉:早安,亲爱的。】
  可能是因为上司buff威慑力十足,电梯里难得安静,以至于某人手机的一声提示音“皮卡皮卡丘”很是明显。
  许珏差点笑出声,不动声色地朝铃声那边望去,这谁啊,用这么可爱的铃声,来公司还忘了开振动,简直公开处刑。
  铃声是从门那边传来的,靠近门边的几个人都你看我,我看你,一副审视谁是凶手的模样。
  同事A看向手机挂坠都露了半截在衣袋外的同事B,眼神示意:好哇你个闷骚,用这么可爱的铃声,被我发现了吧。
  同事B把手机屏幕展示给A看,挤眉弄眼:不是我,看到没,没亮。
  同事A开始困惑。
  同事B歪着头打量A,眼中满是谴责之意:贼喊捉贼,玩的挺6啊?同事A连忙把手机解锁,指着上面那个振动标志证明自己是冤枉的。
  同事C用同样的方法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于是,这事儿奇怪了。
  门边只有A、B、C三个人,三个人都不是,那会是谁呢?总监肯定不可能,一瞧着就是与可爱卖萌绝缘的人,怎么可能,呢……
  许珏在公司呆的久,别的不会,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一看同事ABC的模样,就晓得他们三个应该都不是皮卡丘铃声的主人。
  那么,还真是总监?那个一脸性冷淡的总监?许珏有点暗搓搓的兴奋。
  不知道这个消息说出去,能换多少杯奶茶……按照公司八卦吐槽群的群员人数,就算只是总监和自己所在的部门,都几个月不愁了。
  电梯缓缓上升,很多人到了相应的楼层,就挨个出去了。拥挤的电梯到二十层已经稀稀拉拉,最后到二十五层,只剩许珏和总监了。
  许珏所在的宏江公司属于一家有名的大公司,主攻工程与建筑方面,不少城中心的重要建筑物都由宏江承包,这不只说明了公司的规模大、能力强,更无声验证了其后台有多硬。
  要知道政丨府的一些工程,可不是轻轻松松能接下的。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起一个人——黎觅。黎觅就是宏江现任的管事者,许珏还是很佩服这位年轻的女总裁的。
  原本宏江也不过是一家中偏上的公司,八年前由黎家长女黎觅接手之后,焕然一新。
  黎觅这个人雷厉风行,奖罚分明,又通晓人情世故,深谙什么时候应该韬光养晦,什么时候应该一击毙命。
  度过踩热地皮的时期之后,她先是换掉了不少光吸血不发挥作用的蛀虫,再是于关键处注入新鲜血液、发动变革,一点点地把整个公司从普通的轨道,推到了高铁轨道上。
  以许珏看来,公司只要仍然是黎觅管事,宏江迟早得从高铁变成飞机。
  而刚才提到的新鲜血液,就是以凌大总监凌笙作为代表的一批人。之所以说新鲜,是因为那一批提拔的骨干要么是黎觅认识的人,要么是从其他分公司里调来的。
  凌笙是前者,她似乎与黎觅关系不错,听说还是从行业里另外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挖来的,在黎觅改革的路上可以说是与黎觅狼狈为奸……呸,是携手共创了现在的美好局面。
  许珏是不会承认她怀疑凌笙和黎觅有一腿的。
  于是现在,许珏十分不理解,这位原本应该去二十六楼的上司大佬,为何要用手臂拦着她不让她出去,另外只手还按着电梯的开启按钮。
  许珏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原则,瞥了一眼凌笙白皙的腿与手,礼貌地问:“呃,凌总监,请问是有什么事?”
  最近她没迟到没早退,拿了全勤不说,组里的业绩也很好,她实在不知道哪里能让这位,在工作以外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的上级的上级,非要霸占电梯和她沟通。
  凌笙先是静静看着她,把她看的毛骨悚然之后,才缓缓说:“没事,就是今天忘记买咖啡了,想问问你这罐咖啡哪里买的。”
  许珏:“???”
  凌大总监怕是没睡醒。
  “那个,一楼有自动售卖机,公司门口右边也有711……”说着话,许珏忽然一个激灵,暗自一惊。
  这些寻常的事,来公司这么久了的凌笙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专门跟自己说,那肯定是有其他用意的啊!
  唉,怪不得时绯说她虽然混到主管,但实际上还是个没心机的傻白甜呢。
  许珏灵光一闪,马上接着刚才的话说:“总监,我想到我桌上好像还有一盒牛奶,这咖啡还没开过,要是您不介意的话,要不试试这个口味?超级好喝,真的!”
  凌笙挑眉,温声道:“没事,我就问问你哪儿买的,不必……”
  许珏知道,这就是成年人的虚伪了。
  就跟上次她去参加同学的婚礼,明明对方说要是给份子钱就是对不起当年她们纯粹的感情,但当她拿出红包的时候,对方一边说客气了客气了,一边还是收了。
  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份子钱给的多,她那天坐的是第一桌,尽管同学都记错了她的名字。
  许珏凝视凌笙,十分真诚地说:“凌总监,我本来很不想喝咖啡的,结果手滑买错了。现在有牛奶,我还想着要浪费咖啡了,正好您需要,那也算物尽其用啊。”
  凌笙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点点头:“这样,那谢谢你了。”
  “不客气。”
  许珏带着微笑把咖啡罐递过去,礼貌地点头告别,然后扬长而去。
  凌笙拿着许珏递给她的咖啡,感觉手上的咖啡罐不是冰冷的,而是和她的心一样滚烫,她目送许珏离开,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直到,凌笙的皮卡丘提示音再次响起……
  【言如玉:卧槽,宝宝,你根本无法想像刚才我遭遇了什么!】
  【言如玉:我那个性冷淡总监,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非要喝我的……牛奶!宝宝,我明明答应你要喝牛奶的,可是牛奶被她抢走了QAQ】
  许珏辟里啪啦地打完字,附上一个萌萌的颜表情,心里终于舒坦了一点。
  那边暂时没有回复。
  许珏还有些疑惑,她记得自家宝宝和自己上班的时间是差不多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像往常一样秒回。
  唔,不会又遇到缠人的同事了吧?
  正在吃醋,她可爱的小女朋友就回了。
  【竹生:……抢?】
  许珏忿忿,刚才那情境,四舍五入可不就是抢么?
  【言如玉:对啊,她无情地带走了我的牛奶!我最爱的牛奶!】
  那边开始正在输入,但半天看不到回复,许珏想竹生肯定很心疼她,于是美滋滋地等。
  没想到。
  【竹生:真的是牛奶?你不会又买咖啡,怕被我骂,就说是牛奶吧?】
  对话后面还附了个自带的微笑表情,十分嘲讽。
  这和想像中的么么哒举高高不一样啊!许珏一个激灵,求生欲冒了出来。
  【言如玉:怎么可能,我答应了你不喝咖啡,那就绝对不喝咖啡!哈哈哈不提那个了,还有个好笑的事。】
  【竹生:好吧,乖。什么事?】
  许珏特别喜欢竹生说乖,那个字很宠溺,让她觉得自己像被宠的小公举。
  【言如玉:说起来,我们总监的铃声太逗了,哈哈哈哈居然是皮卡丘哎,刚才在电梯里我差点笑死。】
  然而竹生没有get到她的笑点。
  【竹生:……我记得,你说你挺喜欢皮卡丘铃声的?】
  【言如玉:啊?还好吧。】
  【竹生:……周末你跟我说过的。】
  许珏想了一想。
  哦,是有这么回事。周六晚上约了微光,两个人一起在线看Pokemon,许珏喜欢皮卡丘,随口提了句太喜欢皮卡丘了,想把铃声设置成皮卡丘的叫声。
  【言如玉:啊,对,是挺喜欢的。】
  【言如玉:但是,我们总监看着很高冷、禁欲,用那种可爱的铃声,就特别违和啊。】
  【竹生:怎么就违和了,万一人家有一颗童心。】
  哎,她女朋友真善良啊。但是,违和是真违和,许珏越想越想笑。
  【言如玉:宝宝,你是不知道,总监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卖什么萌啊,这不是装嫩吗?】
  【竹生:……】
 
 
第二章 烫伤
  回了一个省略号后,竹生好几分钟都没反应了。许珏知道她忙,所以也不以为意,只嘱咐她有空再回。
  看下腕表,离小组开会还有几分钟,许珏开始整理相关资料。
  每周一上午其实要事不多,更多是扫上周的尾,还有就是处理周末的一些数据表。
  身为职位不上不下的主管,上午给小组开会,也是为了分配数据表的任务。
  一般来说,只要不接工程,暂时还算闲。
  上午很快过去,午休前,许珏的好友时绯打了个电话过来。
  时绯和她大学就认识了,当初时绯选的设计专业,许珏选的建筑专业,两人不是室友,本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去。
  结果有一次两个专业一起上公开课,她和同学聊天,无意中谈到专业,同学说设计专业不错,想转专业,她委婉地劝同学说,设计要秃头的。
  旁边一个在玩消消乐的女生忽然就说:“那你们建筑的还搬砖呢。”
  说这话的人,就是时绯。
  明明天天嫌弃自家专业,但一旦别人嫌弃,就不行了。她们俩互怼了整整一节课,旁边的同学拦都拦不住,索性让她们怼,再后来,两人莫名就成了好朋友。
  大学毕业之后,时绯去了设计院,现在已经是院里的香饽饽。
  这位香饽饽前些天被送去米国交流学习,现在刚上飞机,距离起飞还有一段时间,终于想起了许珏这位正在搬砖的好友。
  “喂,我绯啥事找我?”
  下午还有工作,大多数人都选择小憩一会儿,所以现在茶水间基本没人,许珏不想打扰他人,就跑到茶水间接热水泡咖啡,顺带接个电话。
  那头的时绯:“我要回C市了,下班后来接我呗?”
  许珏很爽快:“行,既然你这么想我,那请我吃个饭吧。”
  两人好好说话是很难的,时绯立马回敬:“你想我还差不多。”
  许珏翻了个白眼,“想你做什么,我在想我的女朋友。”
  “……噫,你对你这网恋挺认真的啊?”
  许珏笑的很甜蜜:“那是。虽然是网恋,但我们是同城,迟早会面基的,之后顺理成章就在一起了啊。”
  时绯坐起身,有些忧心忡忡:“珏儿啊,别怪姐姐没提醒你,网恋一时爽,面基火葬场。你怎么知道,网线对面不是一条狗啊?”
  许珏把速溶咖啡包撕开,漫不经心地回:“你家狗会发语音?”
  时绯扶额。
  “不是,你这个傻孩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变声器这种东西吗?而且,你看过她照片吗,万一很丑呢?”
  许珏把咖啡粉抖进杯里,很愤怒:“她不会骗我的。至于照片这个,她说过要给我,被我拒绝了。”
  “哈?为什么要拒绝?”
  “我绯啊,柏拉图式爱情知道伐?我恋上的是她的灵魂,而非她的壳子,就算长的再不好看,我也喜欢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