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亲爱的,报仇还是恋爱(GL百合)——60度的白开水

时间:2019-08-15 10:14:52  作者:60度的白开水
  “再等一下吧。”这个时候,方问才缓缓回过头,还是那张面如冠玉的脸庞,蓬松的秀发,凌乱地搭在额头,承托着那大大的眼睛特别明亮,仿佛清澈的海洋一般。
  这次,方问似乎平静了很多。
  “可是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再晚一点......”林文熙有些小心翼翼地解释,毕竟自己后天就要去交付款项,自己不能再拖了。
  “你也知道,现在是六点半,晚餐时间,不是吗?”方问靠着椅子,放松地将双手放在靠椅上,莞尔一笑。
  这眼神,林文熙思路卡了一下,内心深处,竟然有泛起涟漪的声音,好熟悉,接着是心的刺痛,林文熙就在那一秒,竟然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影子,林文熙端一旁的白水仰头灌了进去,清醒过后的林文熙确定对面是方问之后,心中舒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自己还是忘不了那个人。
  “我点了他们的招牌,法国田螺,大份。”方问看着林文熙,温柔而又意味深长。
  大份?尴尬了,自己总不能跟她说,自己四点的时候因为无聊已经吃了四块牛排吧。
  只能硬着头皮了。
  菜端上来之后,林文熙为难地叉了一块,放进嘴里,两眼一直,本以为自己肚子饱得跟气球似的,会毫无胃口,可这田螺竟然出奇的好吃。
  “嗯。。。”林文熙条件反射地点着头,津津有味,抬头见不经意看见对面正在处理的田螺的方问嘴角有一丝满足的微笑。
  见林文熙盯着自己,方问又立刻收回了目光,林文熙嚼着田螺,这才细看,方问眼睛特别好看,海洋一般清澈,睫毛轻柔如扇,好熟悉,在哪儿见过似的。
  “方总,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林文熙咬了一大口田螺,盯着方问,一脸认真。
  方问似乎顿了一下,但又迅速恢复。
  “有吗?”方问优雅地吃了一口,淡淡从容,“那你是希望我们见过还是没见过?”
  “嗯.....当然是见过啦,像方总这么美貌,能干,帅气的女强人,我林文熙若是能早点遇见,接受到你的提点,那将是万分荣幸啊。”林文熙掐着自己的大腿,昧着良心,对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拍下了马屁。
  万恶的金钱!
  “是吗?”方问似乎有些失望,“我还真想从来没见过。”
  “我真见过?”轮到林文熙懵逼了。
  “没见过,这是我第一次与林导吃饭,林导多吃点吧,我记得你很能吃。”
  “记得??”
  “公司广告招标,收集了相关导演的资料,一篇报道里有提到过。”
  “是吗?”林文熙有些懊恼,近几年自己名气有所提升,业内的一些杂志开始陆续采访自己,都是为了业务,林文熙也从来没看过自己的报道,没想到吃得多这种东西也会被写进去。
  不知不觉林文熙竟然吃完了一盘,而方问才吃了几个,不知道方问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又擅自给自己加了一份。
  自己是真的吃不下了,感觉胃里的每个细胞都已经超载几倍了,可是,为了金钱,林文熙硬是比着方问的速度,又吃了一盘。
  与方问同时放下刀叉的时候,林文熙像求生一般,立刻弯腰拿电脑,生怕这女人又要....
  “再等等吧。”果然,方问又打断了林文熙的动作,示意服务员收拾餐盘后,上了些甜点,看着窗外,“他们说,这里是A城最好看夜景之一,你们导演不是看到好看的东西,都会着迷吗?”
  “哦。”林文熙放弃了,这女人根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
  “真羡慕你。”方问目光指向窗外最远的那座灯塔,似乎在回忆。
  “羡慕我?”林文熙努力地跟着方问的目光,莫名其妙。
  “没事,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来公司提案吧。”说完,方问收回目光,直接避开林文熙,一百八十度转身,起身准备离开,又准备留下一个看似帅气的背影。
  果然,这女人!!是真在玩儿自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后天付款,借两万又不是什么大事!老娘不玩儿了!
  “我说,小妹妹。”林文熙将电脑往地上一扔,咬着嘴唇,食指摸了摸额头,释放怒火。
  虽然这方问个子看着快一米八,身材也比自己大出一圈,可是现在,林文熙发火了。
  林文熙:“甲方可不是你这么玩儿的,自己长得好看了点,就以为全世界都愿意看你作妖是不是?”
  “作妖?”走到一半的方问回头了,不过不是惊讶,而是一副觉得有趣的表情。
  “我说!老娘不想陪你玩儿,你这广告,谁愿意做,谁做去。”林文熙提着电脑走到方问面前,垫着脚跟,仰着脖子,直视着她的眼睛,“从这一刻起,你,永远消失在我的眼睛里,你这种人,活着就是污染,目中无人,趾高气昂,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地球都要围着你转是吧?地球你家的?我告诉你,提案,我不提了,再见,再也不见,不,是永生永世不见,从没见过你这种甲方!真是,晦气透顶!”
  林文熙就这样,瞪着眼珠,大着嗓门,一口气说完,从头至尾,方问就这么看着她,没有反驳,没有生气,眼中竟然有一丝惊喜。
  变态!林文熙转身就走,狠狠地把门给摔伤!啪的一声关门,仿佛是在为林文熙鼓掌,一想到再也不用看到那张脸,林文熙浑身就舒畅。
  可是!自己的帅气没有坚持到五分钟。
  自己就在转角的走廊里跪下了。胃,好痛,仿佛有人从里面在砍自己的胃一样,浑身无力,想吐吐不出,两眼发黑,直冒冷汗,怎么了,不会是被下毒了吧。
  林文熙扶想扶着墙站起来,奈何双脚已经完全不听自己使唤,呼吸也变得困难,意识开始模糊,就在快要倒下的时候,模糊中,一个礼仪小姐向自己跑了过来,惊慌失措地拉着自己,惊恐地喊着什么,可是自己感觉不到她的力气,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美女,美女!”林文熙本能地,拉着自己最后一口气,喊着,“120,120,我好像要死了。”
  刚说完,林文熙眼前像关灯一样,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想我堂堂一世英名,不会就这样被四块牛排两盘田螺送了终吧?
 
 
第3章 醒来
  “小熙,小熙,如果我们一起当上了导演,我就带你去海边,拍最浪漫的电影好不好?我要把你的心拴在我心里,把你的人抱在怀里......”
  多美的声音啊,让人忍不住沦陷;多好看的人啊,齐脖子的短发,低迷稳重的双眸;那么好闻的味道,从陈旧的格子衫中散发出来。她伸出手,邀请着自己,可自己总是看不见她的脸,越努力,那人的样子就越模糊......
  “不要走!不要走!”林文熙身后仿佛万丈悬崖,救命稻草般狂抓那人的手,可那人却转头离开,嘶声竭力狂喊,把自己给喊醒了。
  一张胡子拉碴的男人,穿着夹克衫,啃着苹果,低着头放大镜里转出来似的恐怖大脸,让梦醒的林文熙,从一个噩梦遇见另一个噩梦,吓了一哆嗦。
  “安杰,你这样,迟早会把我吓死的。”
  “哟,还知道醒啊?我还以为你呆在阎王殿给黑白无常拍动作片呢?”安杰嘴叼着苹果,一边倒水,一边数落。
  “你怎么来了?”林文熙吃力得爬起来,有些无力,前两天打电话,安杰还在下雪的X城自由游荡。
  “提前回来了啊,一打电话,你竟然在医院,真是给了我一个特么大的接风洗尘啊。”
  “啊,我记得我在酒店,肚子很痛,不知道怎么就.....”
  “医生说。”安杰凑过来,幸灾乐祸道,“在你胃里发现了一大坨牛排,还有田螺,牛排和田螺本来就不可以一起吃,况且,四块,可以啊你,饿死鬼投胎吗?你真要活活把自己给胀死才光荣是不是?”
  “咳咳,不准说出去!不然我就把你大学接吻吓跑女生的事情给你抖出来!”。
  “行行行”安杰作了个打住的姿势,继而一脸鄙夷,“也难怪你嫁不出去,吃个饭,还能整个胃出血,幸好不是很严重,医生说你是连续几天熬夜,身体机能下降,又突然暴饮暴食,身体给你作垮了。”
  “拜托,我嫁不出去你还不是有一半的责任,一天全国各地到处走,从没给我带个公的回来,还得我自己相亲。”林文熙接过安杰的水,“你准备什么时候又出发?”
  “不出发了,我决定不出去了,拍点小妹妹也挺好的,不然下次回来,估计只能清明节去看你了。”
  “借口,明明是你自己老了不想跑了。”林文熙试着翻了一下身,将输液的手慢慢抬高,现在浑身还是没多大力气,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
  这一翻身,看到窗外的黑色的夜景,对啊,已经深夜了。
  “几点了?”林文熙问道。
  “九点半。”安杰回答。
  九点半,不对啊,自己离开酒店的时候就已经快十点了。
  “今天几号?”林文熙陡然精神。
  “四月十六啊。”
  “啊!”林文熙惊叫着坐起来。
  安杰被吓了一跳,赶紧去拉林文熙输液的手,“一惊一乍,小心点。”
  完了完了,自己答应老板娘今天五点之前给回复的,完了完了。
  林文熙慌张地找到手机,十个未接!老板娘的。
  林文熙赶紧拨通电话,心中默念,天灵地灵,一定不要被人买走啊。
  “喂,喂,老板娘吗,我,是我,林文熙。”
  “文熙小姐啊。”那头老板娘语气中有一丝可惜。
  “对啊,我已经准备好钱了,明天可以来签约的,因为我这边出了点事,没能及时给你打过来,那个房子.....”
  “已经卖了,我们约好的五点,电话一直打不通,刚好另外一个买主一直守着我,我当时答应的人家,如果你不买,我才卖给他,所以......”
  “我加钱,可以反悔吗?”
  “不是钱的事,那位买主,出的价钱是你的两倍,也是一个爱房子的人,只是我更觉得与你投缘,才想卖你,可是.....可能缘分未到吧。”老板娘也有一丝遗憾。
  “哦,没事,没事。谢谢啊。”
  挂了电话的林文熙失落到了低谷。
  “怎么了?你跟我说你要买房子.....难道。”
  “已经没了。”林文熙情绪酝酿,心中怒火不由得慢慢燃起,“这一切都是拜一个女人所赐,再让我遇见她,我一定手撕了她。”
  看到林文熙咬牙切齿的模样,安杰不由得往后扬了一下,“别别别,你这样怪吓人的。”
  “吓人!老子跟她势不两立,就要吓屎她,啊!!!”说着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出来,自己是造的什么孽啊。
  当天,医生就宣布出院了,千叮铃万嘱咐,不能再熬夜,吃清淡。
  林文熙如获新生,爽快地与安杰告别之后,就回家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林文熙拿着辞职信就冲到了文豪财的办公室。
  身体重获新生,生活当然也要。如今买房是不指望了,就好好实现自己嫁入豪门的梦想吧。
  “哎哟,小林啊,来来来,坐坐”文豪财笑得跟发现金矿似的,拉着自己坐到沙发,看亲人一样看着自己。
  “文哥,你别这样,我心慌,上次你这样的时候,是喊我导演一部有色广告,你这次不会.....”林文熙警惕地将信往桌上一放,“先收着,那MZ的项目,我不跟了。”
  “瞧你。”文豪财的反应完全突破了林文熙的想象,他把信件往自己怀里一推,得意地笑,“不跟啦,不跟啦,今天那边公司打电话来,方案通过啦,合同都签了!”
  “签了!”林文熙擦了擦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天啊,你昨天电话一直不通,那边经理让我将方案发过去,第一版,通过,今天我去签的合同。”文豪财给林文熙倒了上满满一杯茶,“那方总很认同你,直接把文化品牌项目全打包过来,50万的广告费,变100万的项目费了!不过他们广告延后,一个月后进行,你就直接带薪休假,听小北说你人不舒服,身体可不能垮了。”
  “谁让你签的啊?”林文熙瘫坐在沙发上,“阴谋,绝对是阴谋,我前脚刚跟那女人杠上,这后脚就签了,绝对是想折磨我,我想起来,我撂下的狠话,就是再不相见,她不是逼我天天面对那张扑克脸吗?这女的有病吧,我辞职,不干,你直接换个导演吧,这活儿我没法干。”
  “那怎么行,合同白纸黑字,点名道姓让你导演的,你这是毁约啊,要赔违约款的啊!”
  “配就是了啊!”林文熙破罐子破摔。
  “小林啊,三倍啊,这样,合同写的就是导演项目,你把广告导完,其他的不跟了,提成我照样给你,这样行了吧。”
  “啊。。。”林文熙快哭了,抱着沙发上的抱枕,一个劲的鬼哭狼嚎,“文总啊,你是没看到那女人的嘴脸啊,她十句话,九句话跟工作没有半毛钱关系,指鹿为马,指桑骂槐,变着法儿的指怼我啊,一下说我的年纪,一下又骗我陪吃饭,我林文熙见过多少见缝插针的甲方,我都不怕,我有办法啊,可这女人完全就是侵犯我隐私啊,我又不可能跟甲方打官司,说她侮辱我人格。”
  “我懂我懂。”文豪财似乎被林文熙的反应震慑住了,再加上平时的传闻,况且,文豪财与林文熙合作也有几年了,完全清楚林文熙的品性,思考了许久,“哎,那只有毁约了。”
  “啊?”这回轮到林文熙蒙了,这文豪财不像是这种轻易放弃金钱的人啊?
  “说实话,我们公司不是你,也没有今天,我文豪财虽然爱钱,可不能见你这般模样,赔就赔吧,就当你离职最后的补偿吧,大不了,公司低迷一两年,没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