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鲸波(古代架空)——巫羽

时间:2019-08-16 13:41:14  作者:巫羽

   《鲸波》作者:巫羽

 
  文案:海港沦陷,千帆折尽。
  赵由晟死亡,成为旧友陈郁的“大型手办”。
  陈郁想复活赵由晟,但一直没有成功。
  六十年后,赵由晟忽然苏醒,沧海桑田,陈郁行将就木……
  赵由晟:陈郁,如你愿我醒了,可你就给我看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赵由晟最不能容忍的是自己被杀,也因自己的死,陈郁才度过孤独的一生。
  重来一世,必然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对于陈郁或许得以身……相许,自己身姿笔直,似乎有点难度。
  世家钢管直(?)攻X土豪暗恋受
  重生文,攻口是心非,很宠受,慢热,全文基调总体轻松。
  赵由晟(shèng),读音剩。
  温馨提示:从第五章开始重生~
  奇幻部分,所占比例很小
  鲸波:意为惊涛骇浪。
  把书名看成“凉皮”的小伙伴们,举起你们的手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由晟(攻),陈郁(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执念
  海船摇荡,在薄雾中行驶,月光斑斓,透过木窗向外望,光芒下的海域,似有无数的尘埃在浮动。
  蜷曲在木床上的男孩,眼睑颤动,他像似即将醒来,却又沉沉入睡,他在做梦。纲首(船长)室的烛火昏黄,陈端礼坐在书案前,一手支住额头,案上一张海图铺开,航线的针路与备注的字迹都已漫漶,在不足的照明下,越发显得神秘。海图记载的番国夷岛,在大部分世人看来本也是虚幻缥缈的地方。
  男孩在睡梦中发出不安的呢语,他似乎在做噩梦。陈端礼起身,上身没入昏暗之中,腰际的番金腰带闪闪发光,烛光映在纹饰繁复的袍身上,他模样看得不真切,但能辨认出是位身材高大的男子。
  陈端礼走到木床旁,他伸出戴着三枚金戒指的大手,去触摸男孩的额头,寒意的秋夜,男孩额上的发却是湿漉漉。
  “郁儿,别怕别怕,爹在这里……”陈端礼背对着光,轻拍孩子的肩,低声安抚。数日前,这孩子不慎落海,幸得无事,但因受惊吓,几乎夜夜发梦。
  睡梦中的陈郁,听到父亲的声音,睁开了眼睛,烛火下幽幽泛光的眸子,漂亮的如同明玑,如同陈纲首指上,那枚镶嵌着宝石的金戒。
  “爹,外面有人在唱歌。”小陈郁的声音柔和,他是个七岁的孩童。
  陈端礼知道并无歌声,而孩子还处于半梦半醒间,他温语:“没有歌声,那是孩儿梦中所梦。”
  陈郁把头偏了偏,望向木窗外的海域,月色溟濛,他像在搜寻着什么,随后,稚气的哼唱声传出,那是一个古老的调子,悠长而哀伤。
  “郁儿从哪里学来这支曲子?”
  “爹,是鱼人,他们都在唱……”
  梦里,同样薄雾弥漫,许多鲛人在礁石上唱着哀歌,她们身旁,无数的小船正沿着海浪浮荡,绵延数里。每一艘船上,都高悬一盏灯,映出船上人的样貌,大多是些穿戴甲胄的男子,他们苍白的脸静穆而庄重,手执兵器,无喜无悲,无怒无怨。伴随着空灵的歌声,小船无声无息行进,朝着相同方向,越过一处海崖。
  陈端礼搭在儿子背上的手骤然一顿,他知道这曲子是鲛人的哀歌,他抬起脸,眼睛幽深如渊,他沉语:“是不是又去听水手们讲鬼怪故事,都是些骗小孩儿的话,海里没有鱼人。”
  听着父亲的话,陈郁点点头,很是乖巧,他像似想起了什么,张开紧握的手,掌心是一只铜制的小兽——他母亲唯一留给他的物品,他抬头看向父亲,微微地笑了。
  “睡吧。”陈端礼摸摸孩子柔软的发,为他拉好被子。
  海船摇晃,纲首室的床衔接船壁,能减少颠簸,对睡在草席上,在风浪中被摇得翻来覆去的水手而言,那是何等平稳、安逸的休眠之所。
  小陈郁阖上眼睛,为了不再继续先前诡异的梦,他揣着小铜兽,用心去想他的母亲:她乌黑的发上戴着金叶花冠,身穿锦绮长袍,周身总是弥漫香气,她是如此温柔,会拍着他的背,轻轻哼唱番人的歌谣。
  伴随优美的夜曲,海风拂过岸边的高脚屋,无忧花纷落,月光似银。
  **
  月光似银,老年陈郁在楠木大床上醒来,他梦见自己幼年随同父亲归国的事。恍惚之际,他以为在海船上,然而身下平稳,见得月下的屋檐和树影,才意识到在陆地上。这里是他在南溪故里的家,他年少生活过数载,老迈落叶归根的地方。
  每每从梦中醒来,往往忘记身处何地,忘记自己年岁几何,是个孩童,是个少年,抑或是个耄耋之人。人到老年,追忆这漫长一生,难免有飘忽不真实之感。
  此时的陈郁,病骨嶙峋,白发似雪,他年已七十八岁。
  窗外的树影被风摇撼,惊恐地抖颤,它是后院仅存的一棵树。三日前,风暴过境,折毁树木无数。
  “咳咳……”陈郁蜷身,手拳在唇边,发出沉重的咳嗽声。
  侍女听闻声响,从房间角落里骨碌爬起,黑幽幽,如魑魅般。须臾,火光亮起,一盏烛,移动到床边,侍女前来服侍,她递上盂盆。服侍陈郁的奴仆众多,这一阵咳嗽,使得屋内外灯火亮起,人声和脚步声交叠。
  陈郁鼻腔和口中均是腥锈味,他知晓是咳血了,昏昏沉沉之际,听到侄孙陈景盛在唤他,但他的意识如散沙般涣散,他再次坠入梦境:
  还是一个雾蒙蒙的梦,七岁的陈郁在广州番馆里醒来,他感觉到周身潮湿,睁开眼,正对上窗外的一座灯塔,水雾集聚,灯塔的光晕成一团。他往身边探看,身侧伏睡一位照看他的女婢,细鼾声舒缓。
  倏然,窗外嘈杂声四起,灯火耀眼。
  小陈郁爬下床,只穿单薄的中衣,打着赤脚,他步下番馆厚实的木质楼梯,发现一楼饮酒的酒徒都已不见,就连歌姬及伙计也消失无踪。
  门帘被卷高,隐约见到港口停泊的一艘巨船,黝黑庞大,如同搁浅在海边的巨兽。它和任何陈郁见过的海船都长得不一样,它的桅杆上倒悬着黑帆,就像水手们讲述的来自冥间的鬼船。
  陈郁迈出帘门,海风迎面扑来,吹得他连连倒退,只得艰难行进。他在缓缓接近巨船,无意识地一个回头,他才发觉迷雾侵漫下,店铺紧闭,四周仿若死城。
  在番馆内明明听到外头热闹无比,怎会这般死寂,令人悚然。
  潮湿腥气的海港,三两稀零的水手、脚力,他们的身影隐入雾中,那么虚幻,仿佛不是活人。小陈郁的脚踩在冰冷的石砌地面上,感到寒意,他齐肩的发在风中飘动,脖上佩戴的小铜兽被风扬动,恰似有了生命想摆脱束缚,如同一片枯叶,欲乘风而去。
  陈郁伸出小手,低头抓住了它,紧揣它。
  一低头,发丝凌乱飞舞,遮蔽视野,一抬头,狂风抚面,竟是月光清明,雾气尽散。
  巨船的全貌顷刻呈现在眼前,它巍峨如山,通体暗黑如铁,高大的木梯垂放,从上头走下数人,罩进船体的阴影里,幢幢绰绰。
  一位雍容华贵的年轻男子,徐徐步下船,他踽踽而行,经过陈郁身旁,突然伫足,他低头看向这个稚气的孩子,两人一高一矮,一低一仰,四目相视。他近在咫尺,可见他一丝不乱的发尽收在乌冠中,紫袍革带,腰悬鱼袋,他袍袖广大,被风鼓动。
  月光下的他,崖岸卓绝,昂藏七尺,却神色阴郁,眼神尤其冷冰,令人生畏。
  由晟,你是恨我的吧?
  恨我为己私欲,让你不得入土为安。
  碧蓝之下的鲛邑,赵由晟不腐的尸身躺在贝榻上,他神色如生前般,年轻英俊。
  南溪老宅,楠木床上如同枯木残烛的老陈郁,陷在梦中,呢喃片语。琐窗外,月明星稀。
  梦境里,小陈郁摘下自己脖子戴的小铜兽,那是一只能避水的海兽,曾在他落海时救过他。他仰头望向赵由晟,递上铜兽,声音稚气而温柔:“阿剩(由晟小名)给,它会保护你,你带着它去天涯海角吧。”
  这些梦,是陈郁这一生境遇与痴念的糅合,是深深遗憾的体现。
  我将老去,而心愿未了,而心生悔意。
  病床上的老陈郁在呓语,寝室里灯火通明,人影幢幢。慌乱的侍女,被连夜唤来的大夫,还有围簇在榻旁,紧张的孙侄及两位同族的老者,他们嘁嘁喳喳交谈的声音,让陈郁从迷离中清醒。
  陈郁抬眼,烛影晃动,他认出身边的两位老者,他知晓怕是得交代后事了。他黯淡的目光环视周身,落在孙侄身上,对他嘱咐:“景盛,再派人去……去三江通报赵子真,让他过来,我有事托付他。”
  侄孙陈景盛守在床前,怅语:“风暴刚过,音信中断,前番派去的人还没归来。叔祖安心,我明早会再遣人前去。”
  狂风暴雨,浪高数丈,海船纷纷避港,人们不敢出海。这三日,没有外来的船抵达海港。
  “务必让子真前来,此事……最是要紧。”
  交代这件事后,陈郁病重厌倦,没有谈及它事。
  自这一夜起,陈郁昏昏沉沉,即便有醒来时,也只是问赵子真来了吗。陈景盛又派出两位忠仆,亲送海船,叮嘱尽快赶往三江。他猜测这事确是要紧,可能关系叔祖海外财宝的下落。
  陈郁舶海贸易二十余载,是位巨富,他没有家室,年老才归国,隐居故里。传闻他的大部分财宝寄存在海外,只是陈景盛并不知,猜测的海外财宝,其实不全是宝物,也包括一个不死不活的人。
  既是不死不活,难说他还是不是个人了。
  自风暴过后,天气阴郁多日,忽然一日清早,太阳亮堂堂升起,将人照得暖和和。晴好的这一天,陈景盛伺候在陈郁病榻,老仆进来禀报一位叫慕远夷的年轻士子来访,自称是老员外陈郁的故交。
  “慕远鱼?”老仆乡音浓烈,夷与鱼读不清,陈景盛睨向昏睡中的叔祖,琢磨这个奇怪的名字,淡语:“让他到堂中等候,我这就过去。”
  陈景盛起身,漫不经心步出院子,打算去见访客。叔祖的友人不少,他回归故乡后,时时有人前来拜访,有国人,也有番人,半番(混血儿)。
  他心想:这个慕远鱼不知是何许人也?
  作者有话要说:慕远夷:你才鱼,你全家都鱼!(不对,我全家似乎还真是鱼)
 
 
第2章 慕远夷
  慕远夷是位清俊后生,他端坐在席上,悠然饮茶,案前果糕成盘,老仆好茶好食招待,他欣然享用。人世的许多东西,他还是喜爱的,所爱并非绮丽的帛缎、璀璨炫目的珠玑——不稀罕,喜欢的是精致的人间美食。
  年幼时的他,初上岸那会,也曾因为贪食人类的蜜饯、糖糕,而让自己的鱼肚受累。
  柔软甜美的乳酥,小口一咬一抿,贝齿细细咀嚼,他在品尝回味,他修长的身子微微倾向漆案,那神态仪貌,优雅别致。陈景盛入堂,落目便是这样一位风雅客,乌发挽星冠,一袭湖蓝鹤氅披身,侧颈上露出一截白色的交领。
  光是一眼,陈景盛心中便生出几分喜爱,续而心底浮升疑惑:往时来访者都年长,从不见叔祖有这样年轻的友人。
  怕不是来骗吃骗喝?心中又忖:他这般仪貌,断然不是个骗子。
  慕远夷轻轻拍去指尖沾染的乳酥粉霜,手指细长光滑,他缓缓抬头一睨,正见一位四肢粗壮的年轻男子在端详他。此人衣着平实但料子极好,猜想是这座大宅的少主人,可猛一看,又觉他粗拙,大抵是个乡民而已。
  也是慕远夷见多了仪貌出众的人,才会觉得陈景盛是个乡民,他明明身材高大,五官端正,长得也英气。
  陈景盛本直勾勾看人,被对方察觉,他倒不显尴尬,稳稳落座,从容问询:“不知公子贵姓,从哪里来?”
  见他举止自若,听他言谈简洁,慕远夷不冷不热回:“慕远夷,瀛南人氏,昔时先父与陈老员外往来稠密,我今日路过泉州,特来谒拜。”
  他自报家门如此直接,全然不似当今世人,前些日海上起风暴,他又是如何渡洋前来泉州港呢?
  慕远夷这般说辞,明显可疑,陈景盛一时走神,光想:此人声音清亮悦耳,似古寺钟铃,听之令人心往神驰。
  陈景盛仍在打量慕远夷,嘴角不觉微扬,弄得慕远夷有小小郁闷,于是不慎又吃了一块乳酥。
  “叔祖近来病势越发沉重,令人担忧。我这两日正在差遣家奴,通报叔祖的海内外故交,恰好慕公子前来。”陈景盛眼底一抹亲和之意。
  慕远夷轻轻点头,似乎毫不意外,淡语:“我知他命不久矣。”
  陈郁如风中残烛,即将寿终正寝,就是没出那一件事,慕远夷也会前来探看这位旧友,送他最后一程。
  一句云淡风轻的“我知他命不久矣”,让陈景盛瞪了下眼,然而慕远夷并没理会他的惊讶,徐徐道:“他大限将至,当在三日后。”
  陈景盛神色一顿,稍作思考,并未作询问。叔祖交友中,有不少奇异人士,这位年轻士子大概就是其中一位吧。
  两人一番简短交谈后,陈景盛领上慕远夷往后院前去。
  后院花草树木繁茂,越显得人少寂寥,叔祖孤僻喜静,独居于此。好好的院子,从不见孩童玩戏的身影,叔祖终此一生,未留子嗣。
  到他病重时,孤寂的后院才热闹起来,仆人往来听令,也时不时有亲戚前来刺探。陈景盛知晓陈郁厌烦这些亲戚,能挡下的纷扰,他尽数挡在院外,哪怕遭亲戚诮骂。
  两人来到病床前,陈郁仍未清醒,陈景盛本想唤醒他,慕远夷抬手制止,他打量衰老枯槁的陈郁,神色忧郁,那忧郁之中似又挟带几分惋惜。
  陈郁在床上渐渐转醒,他似有感应,他眼角的皱纹颤动,他睁开了眼睛,那眼睛不再像宝石般闪动光泽,它黯淡如熄灭火焰的黑煤。曾经他风华正茂,翩翩甚都,哪怕当年他哀恸憔悴,也不减昳丽。
  慕远夷未曾想过,他会见到陈郁这幅衰老而近乎丑陋的模样,皱皱巴巴的皮肉附着干瘦的骨头,像具皮囊一般。
  陈郁黯淡的眼睛,在见到慕远夷的刹那间曾亮起过,带着喜悦之情,布满细皱纹的嘴角上扬,他悠悠道:“远夷,你可是来了。”
  慕远夷颔首,眼底一抹深意,言语亲切:“叔茂,我来看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