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捡星星(近代现代)——不问三九

时间:2019-08-17 20:44:26  作者:不问三九

   《捡星星》作者:不问三九

  文案:
  秦放是C大国教院公认的校草,颜值没得说,就是太能惹事了,脾气一点就炸,还贼能打。
  刑炎是化学院高材生,性格内向孤僻,很少跟人交流。他和秦放第一次见面,两人不经意间狠狠撞了肩膀。四目相对,都不是好鸟。
  那时候秦放撩着眼皮看刑炎,他这么说:“我是秦放,国贸大二。你随时找我,放哥等你。”
  后来的某个寂静的夜晚,刑炎坐在天台上抽烟。秦放枕着他的腿,脸上挂着那么点含羞带臊的笑模样,指着夜幕说:“其实秦放是我自己改的,我本名叫……简星星。”
  从此多黑的夜我都不怕,因为我抬头就看到星星。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刑炎,秦放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秦放是C大国交院出尽风头的院草,颜值没得说,就是太能惹事了,脾气一点就炸,还贼能打。邢炎是化学院高材生,性格内向孤僻,很少跟人交流。两人第一次见面,四目相对,都不是好鸟。后来的某个寂静的夜晚,刑炎坐在天台上抽烟。秦放枕着他的腿,脸上挂着那么点含羞带臊的笑模样,指着夜幕说:“其实秦放是我自己改的,我本名叫……简星星。”
  本文以两位少年敌对的关系切入,通过剧情的展开,两人也从互相看不顺眼到彼此熟识,直到最后相爱。文笔平实细腻,人物丰满,主角少年感强。秦放强硬外表下的“傻黑甜”,邢炎冷淡相对下的“白切黑”,两位主角随着时间推进而逐渐产生火花。高速公路、边斗摩托、风和天空,这一切使文章基调清新又浪漫,画面感十足。
 
 
第1章 
  “哥,你这周再不回来我就上你学校抓你了。”
  电话里简沐阳反反复复念叨着让他周末回家,秦放肩膀和侧脸夹着电话,闻言有些无奈地笑了,最后说:“行,知道了。”
  “那我等着你啊。”简沐阳有点不放心,又强调了一次,“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去你寝室找你,我真的想你了。”
  “好。”秦放又答应了一遍,听了这话难免有点心软,声音虽然听着还是那样,但其实也带了点温柔的哄:“别絮叨我了,周五晚上肯定回,好吧阳阳?”
  “好的。”简沐阳挂电话的时候还是有点不放心,说完话隔了好几秒才挂。
  秦放一直等到电话已经被挂断才拿下手机,华桐拄着球杆在旁边说了一句:“也就跟你弟说话能听见你这样。”
  “胡扯,”秦放把手机揣回兜里,伏下身去瞄准最后一颗球,“我不一直都这么随和?”
  黑8在桌沿磕了一下,弹进了洞。华桐先是“嗤”地笑了一声,然后问:“还打吗?”
  “不玩了,饿了。”秦放拎着球杆走了,把球杆放回柜里,回头问,“你下午有课吧?”
  “有两节,你跟我去吗?”华桐边走边问。
  “我有病?”秦放看着华桐一脸费解,他自己课都懒得上,哪来的闲心跟华桐去上课。
  华桐边走边笑着说:“我就随口一问。”
  秦放今年大二,华桐是他高中同学,他俩从挺小就在一块玩儿了,也勉勉强强算个发小。但华桐比秦放成绩好一些,秦放念的是C大国际交流学院,学校里的B段,跟其他学院比起来显得有点水。但再怎么水也是也是C大,哪怕是B段也高了一本线三十多分,也算过得去。
  现在春季开学不到俩月,秦放在这个月初开始追一个姑娘。姑娘叫宫琪,管院大三的,长得高高瘦瘦,皮肤很白,非常符合秦放的审美。
  跟华桐吃完饭秦放出了学校打算去买点东西,宫琪下周过生日,秦放得出去琢磨个礼物。倒也不费心,小姑娘的礼物不难准备。
  买完东西秦放给宫琪发了条消息,约着晚上一起吃个饭。
  宫琪回他:好啊。
  秦放于是问:那我去你宿舍楼下等你?
  宫琪:好的,你到了打给我就好。
  秦放反正下午没什么事,于是绕了一圈去买了几盒小蛋糕给宫琪,约姑娘带点东西显得尊重。还带了点店里手工做的巧克力,打算周末回去给他弟。
  秦放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人的时候,来来往往总有人往他身上扫两眼。高高帅帅衣品也不错,这样的男生放在哪儿都让人愿意多看几眼,看着舒服。
  宫琪走过来冲他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下来晚了点,让你等我。”
  “没什么,”秦放不怎么在意,“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你定。”宫琪走在秦放旁边,两个人离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互相挨不到胳膊,但也没有更远了。
  宫琪身上的香水味不浓,一股淡淡的香,闻着不难受。跟她这个人给别人的感觉一样,温和舒适。
  她也确实是个情商很高挺会聊天的女孩儿,不会冷场,但也不会显得太热切。这是秦放第三次跟她一起吃饭了,两人之间没有刻意暧昧,但毕竟也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天真了,男生女生以“我对你有意思”这个立场为开端的接触,那都是奔着恋爱去的。所以再怎么不刻意去暧昧,彼此之间多多少少也带着那么点心照不宣。
  宫琪抿了口果汁,然后看着秦放,笑着说:“其实我之前就知道你。”
  “嗯?”秦放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宫琪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有点弯,显得甜也亲近,她说:“去年校庆的时候你出节目了吧?”
  “是。”秦放点头。去年他们这届开学正好赶上学校百年校庆,办得很隆重,几个小时的晚会,秦放作为新生代表的其中一个,唱了个歌。
  “你长得多帅呢,歌写得也好听,学姐们都记得你。”宫琪开了个小玩笑。
  秦放又给她倒了杯果汁,也笑着说:“那就谢谢学姐们了。”
  “后来你跟人打架,我们也听说了。”宫琪说。
  “哎,停,”秦放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之后摆了下手说,“丢人事儿就别说了吧,我臊得慌。”
  宫琪笑着点头,没有继续说,又拿起果汁抿了一口。
  秦放去年开学可以说出尽了风头。先是做了新生代表在校庆上露了个脸,之后两个月不到,跟体院两个大四的男生打了一架。这事当时国交和体院的都知道,其他院也有听说的。秦放其实不是爱惹事的人,但也绝对不能让别人欺负到头上还不还手就是了。
  那事先是在体育馆闹起来的,那天秦放和室友去体育馆打网球,后来室友有事先走了,秦放收拾完东西才走。路过乒乓球馆,没当心踩了颗球。对面那俩男生嘴不太干净,秦放本来没想惹事,说了抱歉要走,但那俩人嘴越说越贱,最后非让秦放把踩扁的球再给捏圆了。
  球是捏不圆了,能捏圆秦放也不会捏,最后秦放把球捏吧捏吧塞对方嘴里了。
  当时体院俩老哥就没把秦放放在眼里,秦放跟他们比起来也确实看着太单薄了。但秦放从小到大打架次数太多了,拳也练过,武力值不低。那天俩体院的男生没让他吃着亏,但秦放也确实没占着便宜就是了,身上淤青也一大把。
  后来那俩男生还找过他,秦放跟华桐俩人又跟他们打了一场。这事怎么看都是大四老油条欺负新生,后来虽然那俩人伤得不轻,但学校还是给他们记了个过。
  秦放从来不吃亏,别人惹他他总要还回去的。
  吃完饭秦放先送宫琪回宿舍,他跟宫琪出去吃饭没开车,车扔宿舍楼下院里停着了。这会儿俩人在校园里慢慢走着,秦放手里还拎着小蛋糕,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即使秦放看着不是多么温柔的人,也让这个夜晚看起来有些宁静,也有些动人。
  宫琪侧过头去看他,秦放感觉到她的视线,于是跟她对视一眼,之后笑了笑。
  秦放高中三年校草不是白当的,这么笑起来的样子很勾人。宫琪也对他笑了下,之后两个人都没说话。他们走在一起是很般配的,路过的学生有的会看看他们。
  秦放追姑娘从来不放长线,行就行,不行拉倒,一般不会长时间地追。他跟宫琪约了三回,确实感觉不错,宫琪给他的感觉挺舒服的。
  于是到女生宿舍区之前,秦放叫了宫琪一声,宫琪向他看过来,秦放直接就问了出来:“我在追你,你应该知道吧?”
  宫琪可能没想到他能来这么一句,先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之后失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啊。”
  “那就行,”秦放冲她笑笑,“我有点直接。”
  “你这也太直了,换个腼腆的直接让你吓跑了。”宫琪和他说。
  “那你呢?”秦放问她。
  他的嗓音挺好听的,在这种安静的晚上和他聊天是挺享受的事。宫琪不紧不慢地跟他聊着:“我啊,我脸大着呢。”
  “那我就接着追了?”秦放轻轻挑着眉,又问了句。
  “直男问话没法接,”宫琪有点无奈地笑着说,“你快把天聊死了。”
  其实聊到这儿就已经够了,彼此都明白。到了宿舍楼下,秦放道了声晚安,宫琪拎着东西上了楼,秦放手揣着兜往自己宿舍区走。
  秦放追姑娘向来规矩,追成之前手都不会碰一下,过界的话也不会说。
  按现在来看估计马上就追成了,等下周宫琪生日的时候秦放再走点心,基本也就成了。秦放确实太久没恋爱了,也没怎么追过姑娘,这会儿还有点找不着状态。
  他们宿舍跟正常的男生宿舍区不在一起,国际交流院的宿舍都在校外,条件要比正常的好很多,有独立卫浴,也有空调。就是离得远,回去得穿过整个校园。
  这个时间的校园虽然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但已经很安静了,还显得有点旷。所以手机在兜里响的第一声秦放就听到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他室友陈柯。
  秦放接了起来:“买东西?”
  室友问他:“哪儿呢?”
  秦放说:“快到楼下了,买什么你说。”
  “不买东西,你回来看看你车。”室友说。
  秦放接着问他:“怎么了?”
  室友先是骂了一句,然后才说:“有人往你车上泼漆了。”
  “嗯?”秦放扬了扬眉毛,“什么漆?”
  室友估计挺生气的,又骂了一句后说:“不知道什么漆,臭他妈死了。”
 
 
第2章 
  陈柯平时不怎么骂人,这连着骂了好几句,是真生气了。
  秦放跟他比起来就淡定多了,刚开始有点惊讶以至于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后来竟然还笑了,对着电话里的室友说:“行,我知道了。”
  电话挂了之后秦放步速都没变,到楼下超市的时候还去给室友带了饮料。
  怪不得陈柯电话里说“臭他妈死了”,确实臭,秦放还没进宿舍区,在外面的小超市就已经闻着臭油漆那股刺鼻的味儿了。进了院他开了手电往车那边晃了一下,本来没想多看,这会儿他忍着气味凑近了看了几眼,之后挑了下眉。
  “怎么回事啊放哥?”有院里认识的男生在楼上阳台往下看,喊着问秦放。
  秦放收了手机抬头看了眼,挺多人都趴这儿看着,秦放扬声说:“不好意思啊兄弟们,挺熏的。”
  “嗨,这有什么!”有人在楼上说,“需要帮忙你就说一声!”
  “谢了兄弟!”秦放冲楼上晃了下胳膊,之后开了车门进了车里,把车开出去了。放楼下太熏人了,秦放把车开出挺远找了个没人地儿放了,再回来的时候刚才放车的地方已经被几个床单盖住了,边角处被砖头压着,估计是他室友弄的,这么一弄味道确实小多了,不至于整个宿舍区都散着股臭油漆味儿。
  秦放一开宿舍的门,陈柯正好刚洗澡出来,另外一个室友坐桌前背单词。秦放把饮料扔给他们,问:“你俩压的床单啊?”
  “啊,”陈柯问他,“车怎么弄?”
  “没事儿,”秦放脱了外套搭椅子上,拿了毛巾要去洗澡,“我就不说谢了,自己家人。”
  “谢屁,”另外一个室友叫沈登科,接了他的话,“回头给我买俩新床单。”
  “好说,”秦放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给我们登科儿买十条八条的。”
  陈柯“嗤”地笑了一声:“让你登科儿拿着上吊用?”
  “你管我干什么用。”沈登科回头说。
  “我怕你学疯了要上吊。”陈柯说。
  秦放没再听他们贫,一身味儿他有点受不了,去卫生间冲澡了。
  水从头顶浇下来,秦放甩了甩头,然后抹了把脸。折腾一晚下来其实有点累了,心里烦躁。车他倒是不心疼,本来也不是什么豪车,前年十八生日他爸送的,几十万的suv都开了快两年了,平时就是出学校或者回家的时候代步用,也算不上张扬,楼下停的车比他好的有好几辆。
  之前用手机的亮光看了两眼不算看得太清,开出去在路灯底下倒是看明白了。
  ——好颜色,翠绿的漆。
  一桶绿漆一点没糟践,全泼车上了。这颜色多少有点敏感,要是就为了给他找点不痛快一桶白漆就够用了,再想醒目点来桶红的,费劲挑桶绿色确实有些刻意。
  这桶漆打哪儿来秦放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他这段时间一直很消停,跟人没起过矛盾,天天老实上课,没课的时候跟华桐他们瞎玩儿,跟个五好青年似的,或者说他本来也是个五好青年。
  俩室友气得不行了,这晚秦放的睡前活动就是听俩室友骂人。但是他自己倒没生气,顶多是有点莫名其妙,现在连谁泼的为什么泼都不知道,没气可生,现在就生气显得他有点傻逼。
  第二天上午秦放逃了两节课,叫了华桐和平时玩儿得不错的几个朋友,过来刷地。
  绿漆不能就这么在地上铺着,太难看了,院里平整的水泥地来这么一坨绿,跟块癍似的,他自己不弄也是搞卫生的大爷们弄,就别给人添麻烦了。秦放穿着黑T恤和运动裤,摞了四个水盆和一堆清洁球抹布什么的,蹲那儿刷得挺认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