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寒远(近代现代)——池总渣/池袋最强/喵总渣

时间:2019-08-18 09:49:51  作者:池总渣/池袋最强/喵总渣

   《寒远》作者:池总渣

 
  文案:高亮提醒,攻受破镜重圆分开七年。
  高亮提醒,攻会有个孩子非亲生。
  雷者慎入。
    禁欲贫穷攻x洁癖小公主受。
  洛林远生来娇贵,脾气大,性格硬,空有一张好的脸。
  俞寒薛定谔的直,脾气好,性格软,每天只睡三小时。
  俞寒不想洛林远靠近他。
  洛林远偏要靠近他。
  这是一个洛小公主追着要跟人家做朋友的纯情校园文。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甜宠,小甜饼,破镜重圆,HE。
 
 
第一章 
  他有纹身,洛林远看得很清楚。一串黑的,像英文字母,隐在白色校服袖下。文的位置大概是肩胛骨,因为打球的时候,他的袖子要卷起来,露出点边缘。
  洛林远咬着吸管,坐在了台阶上看球。他怕晒,躲在阴影底下,懒洋洋地眯着眼,盯着球场中心的人。
  那人愉快地跟队友拍手,庆祝成功进球。
  洛林远吮了口吸管,一口甜甜的果肉进了嘴,他用牙细细地磨。
  洛林远撑着石台,脸往上抬,松了松脖颈。刚拿出手机,后颈就被人一拍再一揽,逼得他险些将刚喝进去的果汁给吐出来。
  他推开搭到他身上的手,不客气地对来人说:“你干嘛啊!”
  方肖受了他的冷脸也不以为意:“怎么坐到这看球啊,咱们班在隔壁球场。”
  洛林远也不搭理他,将吸管叼进嘴里,慢吞吞地咬,眼睛不离球场上的人。
  方肖顺着视线一看,嘿,这他妈不就是俞寒吗。
  他眯着眼盯了盯俞寒,又看洛林远:“他怎么着你了?”
  洛林远没搭理人,方肖也不在意。他跟洛林远自初中在一块,深知这人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在外人面前还好,熟人面前就是狗脾气,混身毛病。
  还是因为洛林远他妈生他的时候亏了身子,也就这一个儿子,洛家上下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但老话说得好,越金贵的孩子越难养。洛林远打娘胎来就大病小病不断,从小就常常住院,体质很差。
  因为洛林远童年经常在医院渡过,脾性就比较骄纵。
  又因为作为洛家这辈的长子,长大要继承家业的,小时候刚出医院还得在各种叔叔伯伯面前亮相,必须作出一幅乖巧懂事贵公子的样子。
  在这样的一个成长环境里,就养出了洛林远几乎有点双重人格的模样。
  方肖刚认识人的时候,也被他装出来的样子给迷惑了。
  初中那时,洛林远还没发育,那真的是雌雄莫变,嫩生生的,眼睛又黑又大,睫毛长得好似混血,还有着个洛小公主的外号。
  当然,女生背地里都是叫他洛小王子的。
  那时的方肖就是一个单纯的颜狗,舔颜舔得死去活来,就不知死活去跟洛林远做朋友了。
  刚开始洛小公主还乖巧可爱惹人怜,后来露出真面目,方肖也不是没想过合不来就不做朋友呗。
  但洛林远在一起校园群架的时候,非常讲义气地背着被人打得半瘸的方肖逃跑。
  那时候方肖就真的把人当兄弟了,狗脾气也给忍了。
  洛林远平时在外装出一副高岭之花,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很少见他对人这么上心,还在大热天出来盯着人打球。
  他打球,洛林远都没来看过呢,说嫌晒,他血糖低,头晕。
  方肖重新把手臂搭到了洛林远身上:“怎么了,俞寒跟你抢女人了?”
  方肖看看目光炯炯盯着俞寒的洛林远,心里非常不给面子地想,这画面简直就跟一狐狸犬盯着藏獒,气势汹汹得分分钟咧嘴上去咬,人藏獒鸟都不肯鸟他。
  方肖顺着视线看向球场的俞寒,如果说洛林远是贵公子,那俞寒就是一落难王子。
  单亲,母亲早逝,被外婆带大。年前外婆还被车撞了,现在仍躺医院里呢。
  俞寒特意跟老师请了假,晚上要去医院陪护,就在这种情况下,成绩仍稳定在年纪前十。
  长得又帅,成绩好,身世可怜,简直就是小说一般的人设,引得不少女生心里怜惜着他,明里暗里帮助他,还发起众筹。
  俞寒也是来者不拒,女生给他送饭吃,他就吃,女生发起众筹给他捐钱,他就拿,还一一去礼貌道谢,说以后一定会还。
  这还不还虽说不一定,但见人不抗拒,女生们也就心满意足。
  私底下倒有人说俞寒长得一副清高相,膝盖却比谁都软,说跪就跪了,好歹有点尊严吧。
  女生们一听到这话就炸,直言怼回去,说你家没人生病的时候,有种别用社保别求捐款啊,没办法了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善意,非得倔着个脖子耗死自己才叫守住尊严啊。
  总之两人都是学校里挺出名的人,但方肖怎么着都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搭上边。
  方肖捏了捏洛林远的脖子:“你说这俞寒不是说家庭困难吗,怎么还有精力来打球啊。”
  洛林远啪地把方肖的手打下去了:“可能是球赛赢了有钱。”
  方肖嘶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盯着洛林远。
  洛小公主能对旁的人起兴趣已经够稀奇的了,还特意去打听人的事,太阳是从西边起来了吗?
  洛林远闷闷地垂下眼皮,真的太晒了,他受不了。
  他起身三两步跳到底下,又因为起得太猛,头晕目眩,他真恨自己这幅身子。
  洛林远最后看了眼球场上的人,不经意间他们对上了视线。
  俞寒与他四目相对,还愣了愣,下意识露出一个温和有礼的微笑来。
  他刚好掀起球衣擦拭脸上的汗,双颊泛着健康的潮红。一旁看他打球的女生早就掏出手机来拍了,拍那八块腹肌和漂亮的人鱼线。
  可洛林远却对着人嫌恶地皱眉,他心想,真脏。
  真热,真累,真烦,他到底为什么大中午地要来这破地方看球,呆在教室喝冷饮不好吗。
  本来在家中就不能喝冰的东西,来到学校吴伯就管不到他了。
  洛林远淡淡地收回视线,冲方肖矜贵地点点下巴:“走了。”
  他踩着雪白的球鞋,慢吞吞往教室的方向走。他将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咚得一声。
  他不是忽然对俞寒起了兴趣,而是他不小心看见了俞寒在跟人亲嘴。
  地点是学校的天台,和他亲的对象是男的。
  洛林远那时正躲在背阴后学抽烟,他忍着呼吸道泛上来的痒意,憋得脸都红了,一错不错地盯着不远处两个交叠的人影。
  青涩,校服,拥抱,亲吻,只是同样的性别,就构成了不一般的画面。
  都是男的,活的同性恋。
  他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香烟,洛林远把烟掐灭在了墙上,留了个漆黑的印子,结束了这场愚蠢的青春期叛逆。
  他忍不住地盯着俞寒亲吻别人的唇,慢慢的,被磨红了。就像他喜欢的那款红丝绒蛋糕一样,看起来又甜又诱人。
  洛林远不敢想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的嘴感兴趣,他觉得太可怕了,浑身上下寒毛都竖起来了。
 
 
第二章 
  洛林远回到了班里,他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生,女生正趴着玩手机,漂亮的长腿支在课桌底下。
  坐在洛林远位置前的班长拿着个小镜子,像是在整理头发,实际是在偷看镜子里坐在他后面的女生。
  洛林远慢吞吞地走了过去,语气平静喊了声:“夏芙。”
  夏芙一下从他位置上坐起,撅着嘴:“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
  方肖跟在他身后回来,看见夏芙就接了句嘴:“他跑隔壁看球赛去了。”
  洛林远眼神在夏芙涂了淡粉色口红的嘴上轻轻掠过,站到了班长旁边,将人手里的镜子抽开。
  班长浑身一震,洛林远单手撑在课桌上,语气平平,内容直白:“我不喜欢别人偷看我的女朋友,别再有下次了。”
  班长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点点头。
  洛林远失手一般,将镜子推到了地上,碎了。
  班长起身去找扫把将地上的镜子碎片全扫干净。
  夏芙看着一出,心里甜甜的,她起身,等洛林远坐下了,再坐人腿上,双手揽着洛林远的脖子。
  洛林远瞬间皱眉:“下去。”
  夏芙拧了拧身子,撒娇道:“不嘛,我没位置坐。”
  洛林远看向方肖,方肖立刻站起来:“来,夏姐,我位置给你。”
  夏芙瞪了方肖一眼:“有你什么事啊!”
  方肖:“……”得,成他多管闲事了。
  洛林远加重了语气:“我说下去。”
  夏芙腾地站起来,转身就往门口跑,一下就没了影。方肖见识了番女人的变脸功夫,简直叹为观止。
  他将脑袋探到洛林远面前,看人表情。洛小公主根本眼神都没分一个给他生气的女友,而是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不动了。
  方肖道:“你不追啊。”
  洛林远头也不抬:“不追。”
  方肖啧了声:“不怕人真跑了啊?”
  洛林远没答他,重新趴在了课桌上,漫无目的地玩着手机,点开一个又一个app再退出,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一会想到夏芙那涂了口红的嘴唇,一会又想到了俞寒的嘴。
  女人的唇柔软馨香,他吻过。俞寒呢?他为什么会吻一个男人?男人有什么好亲的,说不定还早早就长出了胡子,下巴蹭一起的时候得多疼。
  洛林远把手机屏幕盖到桌面上,想到刚才俞寒打球的时候,还掀起衣服来擦汗。有洁癖的洛林远简直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当然他知道大多数青春期的男生都是这么脏。
  但是这种脏出现在俞寒身上,洛林远就无法接受。虽然人家俞寒也不需要他接受,那个被俞寒亲的男生,说不定就喜欢这脏臭味。
  洛林远啧了一声,转头将脸埋进双臂之间,不愿再想了,他觉得蠢。
  放学铃声响起时,洛林远所在的微信群一下活跃起来,信息一条接一条的蹿出来。都是一起玩的,方肖捧着手机回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他就抬手用手肘拱了拱洛林远:“老李他们说今晚去酒吧,走不走,带上夏芙。”
  洛林远不是很有兴趣,方肖又说:“你得哄哄你女朋友啊,你怎么这样谈恋爱啊,跟个性冷淡似的,如花似玉的一女朋友,你碰都不碰!”
  这句话也不知道戳中了洛林远那根神经,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神如刀地刮了方肖一眼。
  但是方肖完全不惧他,还擅作主张回了群里:去,洛小公主要带他女朋友去。
  李宇杰:夏芙?十班的班花?
  许昌:叫夏嫂带点她们班上的妹子呗!
  方肖:得了!
  他刚抬头准备给洛林远说,就见刚刚还在位置上的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
  方肖:“…… ”
  夏芙拿出化妆镜,刚在脸上补了一下妆,她的同桌就笑嘻嘻地戳了她一下:“你男朋友来了。”
  夏芙心里一跳,偷眼看向门口,洛林远果然站在那里朝教室里望。
  洛林远身形修长,还有一身比女人还白的皮肤,五官精致,眼神冷淡。她知道洛林远在年级里有多受欢迎,也没想过他们俩真能能在一起,但既然在一起了,洛林远这样对她,她不能接受。
  现在洛林远找来了,她不是不高兴,但明面上还要作出点姿态。她抱起手,扭过身去,装作不看他。
  结果她看见她面前的同桌惊讶地咦了一声:“你男朋友怎么走到任屿那里了,他们俩认识吗?”
  夏芙立刻转身瞪大眼,而任屿也看着走到他面前的洛林远,有点惊讶。
  洛林远站在人的桌子前,抽起一本语文书,翻开封面看写在扉页端端正正的任屿二字,字如其人,都很清秀。
  洛林远将视线停在了人脸上有一阵子,直到任屿红着双颊,有些窘迫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洛林远放下书:“你是任屿?”
  任屿莫名点头:“我是。”
  洛林远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开了十班,没想到这一趟来还能看见天台吻戏的另一个演员。
  俞寒,任屿,这两个名字倒配,可以叫愚蠢组合。
  等等……他是为什么来十班来着?
  直到他胳膊被人拽住,洛林远回头,对上了委屈得眼皮都红了的夏芙,他才想起来他来十班的目的是哄女友。
  夏芙咬唇,气得浑身发颤正要发作,就见洛林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递到了她面前。
  她差点没绷住脸要笑出来,但还是装模作样道:“我不要你的糖!”
  洛林远把糖纸拆了,直接塞进夏芙嘴里。夏芙一下就笑了,被哄好了。
  他们俩堵在门口说话,没一会洛林远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有人在后面低声道:“让一让。”
  那声音刚过变声期,有点哑,但已经是男人的低沉,还带着喘。洛林远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具身体散发出来蓬勃的热度,他皱眉侧身,根本没有让一让的意思。
  他对上了一张笑脸,那人正是刚打完球的俞寒。
  俞寒抬手擦了一下滴到下巴的汗,有些不好意思道:“同学,我想进去。”
  洛林远思绪一下就散了,还是夏芙把自己男朋友拉开,还冲俞寒笑了笑。
  俞寒点了个头,走进班里。
  夏芙看向洛林远想说话,结果她看见的是她男友那万年冷淡的脸竟然红了,眉头还皱起来,看着还有点不高兴!
  而洛林远想的却是,真不愧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进个门都能说得这么色。
 
 
第三章 
  晚上一群高中生在校外的糖水店会合,方肖一看见洛林远的穿着就大呼小叫:“祖宗,你怎么还是穿得跟学生一样啊!”
  洛林远打扮简单,白短袖、牛仔裤,球鞋,脑袋上还压了顶球帽,将漂亮的眼睛掩进暗处。
  他看了眼方肖,方肖穿着浮夸,怕人觉得不成熟,故意找了件又紧又v的黑短袖,脖子上还挂了根粗项链,手指也叮叮当当戴了不少,看起来流里流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