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地笼]锁帝笼(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_未必满座

时间:2019-08-19 14:06:53  作者:未必满座

   《(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地笼]锁帝笼》作者:未必满座

 
  文案:《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衍生
  甜宠,生子,HE,1V1
  攻受心里都只有彼此。
  “可当初又为什么要说神仙寿与天齐,没有七情六欲呢?”
  “太平盛世,我只想在你身边说爱你。”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昊天(攻),敖广(受) ┃ 配角:哪吒,敖丙 ┃ 其它:哪吒
 
 
第1章 相见欢
  月光投在平静的海面上,漆黑而广袤的东海泛着粼粼波光,龙族的小王子敖广坐在离海岸很近的一块礁石上,看看海面,又看看月亮。
  白天他是不敢出来的,只有在静谧又黑暗的夜晚,所有把他们龙族当妖怪的人都睡去后,这微凉的海风,才是属于他们的。
  从未离开过东海的小王子觉得岸上的一切都很新鲜。
  他喜欢把下半身化成龙尾,在水里和浅滩的游鱼嬉闹。
  他也喜欢在海面上借着月光看自己的倒影,他很喜欢自己这对青蓝色的龙角,觉得它们很漂亮。
  可是,那些人族一见到就会说龙角丑陋,说他们龙族都是害人的妖怪。
  他俯下|身去捧了一汪海水,轻轻泼在自己脸上,海风吹的他愈感凉爽。
  他的龙角上挂上了几颗晶莹的水珠,和水波反射出的月光相得益彰,比海底的老蚌精孕育了一辈子的珍珠都漂亮。
  只是,小王子此时还不知道,这一幕,已经通过天上的一汪清泉,被那紫微宫的太子昊天尽收眼底了。
  这方井口大小的天池虽其貌不扬,却有不小的本事,管你是山川平陆,汪洋大江,人间的每一寸土地都能通过这水面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天帝送他的生辰礼,虽作为神仙不便轻易下凡,可老天帝知道儿子早看腻了这紫微宫的一砖一瓦,便送了这个宝贝来给他开开眼界,叫他也见一见人间别样的远阔山河。
  可年轻的太子对这小天池并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无聊的时候偶尔来这里翻看几眼。
  直到,他这次没来由地失了眠,才偶然见到了这一夜静谧的东海。
  紫微宫里并没有所谓的昼夜交替,没有阴晴雨雪之分,没有温柔的海风,更没有可以倒映进水里的月亮和星星。
  神仙合该断七情绝六欲,可透过一汪清泉看到那海岸上的少年时,年轻的太子方才明白,原来所谓的无情|欲,并非真的没有,只是因为不曾见过拨得动他心弦的人。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太子不敢耽搁片刻,他的心思已经尽数飞到了东海,再也容不得任何的天规法令制约了。
  他下了凡,到了东海岸,果真见一龙尾人身、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年正坐在礁石上吹着海风,他往水边靠近了几步,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些。
  水浸湿了他的鞋子,一丝凉意自脚底油然升起,更让他确定了这委实不是在做梦。
  可礁石上的小王子却被惊动了,纵身一跃便入了水。
  太子一时也慌了神,他刚想也跟着跳进水里去找,便发现就在不远处的水面上,有两只若隐若现的青蓝色龙角。
  昊天:“……”
  他被这小青龙逗得直想笑,这里的水这么浅,怎么藏得住一条龙呢?
  可他还是怕惊扰了对方,便不再向前,只是驻足柔声问道:“你还在那里,对吗?”
  对方没有答话,太子也不恼,只是继续说:“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很好看,忍不住想来见见你,你不要害怕。”
  听了这话,水里的人果真就将信将疑地探出了半个头来,那双大海般深邃的蓝色眼眸中带着一丝犹疑。
  “真……真的吗?可是你不觉得……”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角,就像在挠头似的,“你不觉得它很丑吗?”
  “怎么会呢?我想要还没有呢,多可爱啊。”昊天丝毫不吝惜自己对对方的倾慕,语气还带着三分艳羡。
  从未与族外之人接触过的小青龙自然也是第一次这样和人交流,可对方非但没有把他当做妖怪,还夸他好看、可爱。
  于是,父王叫他的不要轻易与外人接触的警告瞬间就失了效,他带着几分欢喜游上了岸,将龙尾化去了。
  大抵觉得这样裸露着腿脚有些羞,便扯了扯自己方才在礁石上撩起的衣袍,遮住了那双白皙的漂亮腿脚。
  “小青龙,你……你为什么这么怕人?”昊天颇有风度,待对方整好了衣衫,才开口询问。
  小青龙大概还是有些紧张,捂着自己的一只犄角小声道:“因为我是龙族……人族都说,我们是妖怪,是害人的坏东西……”
  “凡人果真都是愚昧无知的白痴,”昊天不以为意的嗤道,“龙这么美,还温柔又可爱,为什么不喜欢?”
  小青龙被他说得脸红了三分,有些不自然地闪避着他的灼灼目光:“那你呢?你不是凡人吗?”
  “凡人哪有这样的运气能来见你?实不相瞒,在下乃是天帝之子,紫微宫太子昊天。”昊天冲他作了个揖,嘴上却是毫不客气的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小青龙点点头,还了一礼,调皮地笑道:“原来你是天上的太子,好巧,我是水里的太子,龙王的儿子,我叫敖广。”
  昊天呆呆地看着他,这条小青龙的一颦一笑都能勾得他心神不稳,说不定一会儿,连云都要驾不稳了。
  要是能不用回去,和他去海里看看,那多好。
  昊天正想得出神,敖广突然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枚蓝色的海螺,递给了他:“这个……这个送给你,以后如果你还想来找我,就吹这个海螺,我一定会上岸来找你的。”
  昊天接过海螺,不怀好意地笑笑:“只我来找你吗?那你呢?你不去找我?”
  敖广低下头:“我……我不能离开东海……”
  昊天忍俊不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知道了,我逗你的。”
  敖广浅浅一笑:“好,那我先回去了。”
  “啊?这就要走吗?”昊天有些慌乱,下意识地扯住了敖广的袖子。
  “天快亮了,我不能被别人发现,如果你还想来找我,那就还在晚上来吧。”敖广有些不好意思地抽回了自己的袖子,一溜烟地钻进了水里。
  昊天在原地立了一会,见到了海上蔚为壮观的日出,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海面,海水恍若被染成了一片流金,可惜此等美景终究未能入少年的眼。
  昊天只是呆呆地想:他怎么,这么可爱呢。
 
 
第2章 海底二人转
  昊天回到紫微宫,本就失眠的他经过这一遭,更是被敖广撩拨得睡意全无,脑海中一幕幕都是敖广坐在礁石上吹海风,看星星的样子。
  可他又觉得人家委实是没做什么,这样往人家头上泼脏水似乎也不大合适,只得自己一个人辗转反侧,恨不得这人间的时间过得再快些,让他随时都能再去见敖广。
  昊天想着想着,灵机一动,悄悄地钻进了他老爹的藏宝阁,翻了一颗避水珠出来。
  昊天躺回床上,一边把玩着弹丸大小的避水珠,一边想着再去找敖广的时候给他带些什么好东西。
  只恨他是个从出生就困居于紫微宫一方庭院的天宫太子,虽说面上风光无限,可见识还未必能有凡间的一介俗子丰富。
  人间日日都有的潮起潮落,日月更替,他还是方才刚刚见到的。想来那居于深海的龙太子,见过的奇景更是不知要有多不胜其数吧。
  这么一想,昊天难免有些失落。
  恰逢此时,侍奉他的仙娥进来了,在他的桌上搁下了一盘新鲜的葡萄。
  昊天盯着那盘葡萄,灵机一动地问道:“对了,我问你,这些东西,人间有没有?尤其是水里,水里有没有?”
  仙娥忍俊不禁道:“太子殿下,您可真会说笑,这都是咱们天宫的果园里长出来的,人间种的那些寻常瓜菜如何能比。况且这葡萄是长在土里的东西,水里怎么会有呢?”
  昊天眯起眼睛浅浅一笑,朝她挥挥手:“知道了,你下去吧。”
  仙娥一脸茫然,边走边想,这太子爷今天怕不是吃错了药,怎么乐成这个样子?
  昊天美滋滋地把葡萄往怀里一收,揣上他的宝贝避水珠又溜下凡去了。
  昊天再次来到东海岸边时,正赶上退潮。
  他看着海水一寸一寸地缩回海里,露出被冲的平坦光滑的沙滩,竟也情不自禁地驻足欣赏起了海边夜幕初临的美景。
  海风将他的白袍吹得猎猎翻飞,他掏出蓝色的海螺吹了一声,海螺的声音低沉悠扬,很是好听,和敖广的声线很像,撩人得很。
  敖广果然守信,昊天刚收起海螺,就见海面上一阵水花翻腾。
  一条青龙破水而出,在空中绕了几圈后落到了他昨天待过的那块礁石上。
  今夜他没有再化出龙尾,而是穿好了鞋子,海蓝色的长袍整洁华美,衣袂随海风飘摇,昊天看着这画中仙一般的小青龙,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站到了他对面。
  “你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了?”敖广冲他笑笑,露出两颗小小的獠牙,看起来却毫无攻击性,反倒有些可爱。
  “你不欢迎我吗?”昊天故作失望,但这点儿失望也是转瞬即逝,“我只是很想见你,所以就来了。”
  三分绯色悄然爬上了敖广的脸颊,他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有些升温的脸。
  他从小居于深海,龙宫的长辈们人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深海看似平静,实则有数不清的凶猛妖兽。
  老龙王对子女要求极为严格,他除了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修炼,平日里并无其他玩伴,只能在空闲的时间里偷偷游到浅水区来逗逗鱼虾。
  昊天是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他怎么会不欢迎呢?
  一串紫色的珠子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却不像是珍珠,闻起来还有些香甜,昊天问他:“想吃吗?你肯定没见过这个吧?”
  敖广点了点头,抓了一颗丢进了嘴里,却觉得这东西似乎并不如闻起来那样甜美,不但不甜,还有些涩。
  “这个……好像不怎么好吃……?”敖广心想,许是他吃惯了龙宫里的鱼虾和海菜,不习惯天宫的口味吧。
  可是……昊天突然就在旁边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昊天一边笑一边直起身来,“这是葡萄,要剥皮吃的,还要吐籽,你这样囫囵个吞下去,能好吃才怪。”
  “唔……那不吐籽会怎么样?”敖广看着昊天,很真诚地问了这个问题。
  于是,昊天也一脸严肃地回答了他:“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以后,你肚子里会长出一棵葡萄树来。”
  “什么?!”敖广显然被吓了一跳,有些急切地问,“那怎么办,有办法解决吗?”
  “办法么……”昊天摸着下巴,故作沉思道,“有是有的,只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能告诉你。”
  敖广抠着自己的犄角,小声嘟囔着:“都说了和我做好朋友,怎么还要讲条件。”
  但他显然更害怕自己肚子里长葡萄树,于是痛定思痛,慷慨就义般点了点头:“你说吧,什么条件?”
  昊天拍了拍他的脑门:“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带我去海里玩一圈。其实我在天上很无聊的,什么好玩的都没见过。”
  “不行,”敖广摇了摇头,“海里太……太危险了,就算你有避水珠,也不是能轻轻松松在水里游走的。海底有很多凶猛的妖兽,我们还是……换个地方玩儿吧……”
  昊天当然不肯轻易放弃,他目光诚恳的看着敖广:“小青龙,你可是在海里长大的,什么妖怪没见过?我好好地跟着你,难道还能出问题吗?”
  激将法显然在对绝大多数人的时候都非常好用,现在看来么……对龙也一样。
  敖广牵着昊天的手,飞到了海平面上,两人一起沉入了海里。
  刚入水的时候,尚且能借着月光勉强视物,可随着下潜的深度增加,昊天的视线也逐渐昏暗起来。就在他发愁一会儿该怎么看东西时,他突然发现,身边的敖广竟然“发光”了。
  昊天这才发现,敖广又将下身化成了龙尾。原来他身上的龙鳞竟这么漂亮,那些鳞片上发出青蓝色的光,和周围深蓝色的海水相得益彰,简直惊为天人。
  敖广牵住了他的手:“跟紧我。”
  这只手骨节分明,苍劲有力。没什么温度,甚至还有些冰冷,在青蓝色的光芒下,白的有些发青。
  可被他牵住的那一刻,昊天竟觉得这只手是发烫的。
  海底可真美,昊天跟着敖广,一边畅快地遨游,一边欣赏着这海底的每一处奇景。
  飘摇的海带,壮观的珊瑚礁,颜色鲜亮艳丽的鱼群,还有无数特色各异的海底生物,都让他觉得震撼。
  敖广亦从未觉得遨游在深海是如此快乐的事情。
  大抵每个人都会因为习惯了自己的成长环境,进而觉得故乡即使再美、拥有再多的名胜,也都不过如此。
  可如若有一天,你能带着一个人回来同他一起看的时候,就恨不得把之前所有忽略掉的细节都一一指给他看,告诉他,这就是你的家。
  敖广一手牵着昊天,另一手也不肯闲着,给他一一指出游过的鱼叫什么名字,路过的珊瑚礁在那里待了多久。
  他说不倦,昊天也听不烦。
  突然,昊天觉得眼前猛然一黑,待他反应过来时,敖广已经龙尾横扫,拦腰将他卷了起来。
  “……”昊天猝不及防重心不稳,忍不住扑腾了几下,“这是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便见眼前有一巨大的鱼妖,正冲他们磨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