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浇灭了他的火暴(穿越重生)——芥子醒

时间:2019-08-21 12:46:56  作者:芥子醒

 =================

《我浇灭了他的火暴》作者:芥子醒
 
文案:
『您的命运,将交由在三个人的手里——
 
第一个人,是开口说话的死人,会让您坐拥所有;第二个人,是长着胡须的女人,会让您失去一切;
 
 
第三个人,是处女所诞之子,会让您坐拥所有,但也会让您失去一切。』
CP:神仙颜值重生受(罗德)vs 敏感腹黑年下攻(尼禄)
 
注:1. 古罗马背景;HE
 
    
2. 重生的只有受一人,此文不是双重生
 
【欢迎来围脖唠嗑:装睡不醒的小草芥子】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西方罗曼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尼禄,罗德 ┃ 配角:门希,安东尼,阿格里皮娜,克劳狄乌斯,麦瑟琳娜,昆汀 ┃ 其它:
 
==================
 
第1章 重生
  罗马的军营,到处都是飞扬的尘土。
  一只只乌黑的木箱被绳捆在一起,干裂而破旧,远看象一大滩黑泥匍匐在地上。木板的缝隙间泄露一些脏兮兮的盐粒。
  士兵刚刚结束训练,手里提着柳条盾和木剑。他们多半赤膊,浑身汗津津的,象一条条粘腻的蛇。
  他们嬉笑着,从营地门口排起长队,依次扛走一只木箱,脸上多半是喜悦的表情。
  木箱里装的是食盐。在罗马,士兵的军饷有一部分由食盐来支付。
  罗德将领来的木箱拖进帐篷。汗水在他的下巴尖凝成一颗钻石般的汗珠,顺着他脖颈的轮廓流下去,沾湿了粗麻的黑衣领。
  帐篷里很昏暗,憋闷的空气好象不能流动的蜡油,死死封住他的口鼻。
  罗德利落地拔出剑,用剑尖挑开不远处的帐帘。
  刺眼的阳光象火焰一样扫进来,他的黑眼睛里顿时生长出两枚火星一般的光亮。
  他嗖地一声收回剑,直接用脚掀开了箱盖。
  箱里的食盐很粗硬,夹杂着一些黑褐色的石砾。盐粒呈现出怪异的蓝绿色,象沾染了某种未知的毒素。
  罗德神情微变,嘴角仍是顽固地紧绷。他抓起一点盐粒,凑近鼻尖闻了闻。
  这是属于海洋的腥咸味。
  他对这个气味相当熟悉,甚至熟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
  帘子被掀起,一个小个子士兵探头进来。他长着一头油腻的金发,一双小三角眼很市侩气,在油得打绺的额发间冒着精光。
  “这个月的军饷发了霉,看起来就象一粒粒中了毒的沙子!”他指了指箱子,调侃道。
  “这不是发霉,维吉尔。”罗德将盐粒捻一下,“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正规的官盐。”
  维吉尔挑了挑眉,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接着它。”
  他把金币抛了过去。
  金币在空气中打了几个滚,被罗德一把接住。
  “军饷出了严重的问题,这是我们每个人得到的补偿。”维吉尔说,眼里有一丝精明,“说白了……就是我们的封口费。这件事可绝不能对外说!”
  罗德想了想,猛地攥紧手里的盐粒。他的眼睛变得象鹰眼一样锐利,整个人都敏锐起来,处于一种蓄势待发的架势。
  他放低声音说:“军队拿私盐充军饷。”
  维吉尔从鼻孔里发出轻嗤,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哼!那些元老将军们瞧不起商贩,却成了商贩中最会投机倒把的一类!”
  他抱怨完毕,脸色象变戏法似的,又变回了那副市井小民的样子。
  他把金币硌在牙上,用劲咬了两下,“不过……这枚金币抵得上我半年的军饷,足够让我闭嘴了。”
  他佝偻着瘦小的身子,一脸得意地放下帐帘,象只灵活的猴子一样消失了。
  帐帘没有合紧,留下一道极细极易折的缝隙。
  罗德合上木箱,摊开手掌。
  从帘缝间溜进来一束阳光,打在金币上。
  金币表面雕刻着皇帝的半身像,熠熠闪亮,与阳光一齐刺痛了他的眼。
  一段难受的回忆涌现上来……
  幽暗的木屋里,罗德虚弱地蜷在床头。
  他面色惨白,全身流淌着冷汗,意识象一滩烂泥一样散乱。毒|药的作用使他腹中绞痛。他象快要溺死一样,呼吸剧烈而急促。
  他捂住心口,指间露出一枚与贫贱的身份完全不符的金戒指。
  “难受吗?罗德。”声音从门口传来,“念在你曾为我卖过命,我替你选择了最快的死法。”
  罗德艰难地睁开眼。
  花成一团的视野里,有一张白底红条纹的托加袍,象鬼影一样幽幽闪闪。这是元老的标志性穿着。
  “安……安东尼……”罗德死盯着他,干涸的嗓子一点点挤出他的名字,“你为什么要杀我……”
  元老走到床边,笑了两声,“因为你的悬赏金,快要赶上前一任皇帝了,罗德。你的命,值一船昂贵的丝绸。”
  罗德揪紧胸口的衣服,指间的金戒指熠熠闪光。
  “噢,让我瞧瞧,这是多么纯正的黄金。”安东尼故作惊叹道,“他死在你手里,你居然还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的遗物……”
  罗德呼吸沉顿,眼睛里闪过一丝悲切。
  元老缓缓转动他指间的金戒指,弯腰凑近说:“我只是雇佣你去杀他,可没让你擅自拿走他的东西……”
  罗德心里一颤,眼前象是被墨水淹没一般阵阵发黑。他大限将至了。
  元老把金戒指摘下来,套在自己的手上。
  戒指的金光象游珠一样浮动在黑暗里,罗德失去了意识……
  回忆在窒息感中结束。
  罗德嘴唇紧抿,痛苦象幽野鬼火那样在他眼底忽闪一下,即刻就化为乌有了。
  他握紧金币,沉默地走出帐篷。
  此时外面已空无一人。
  火把还没熄灭。火光曳动,在暗色中很象跳动的碎金。一切都是这样沉寂,沉寂得连火焰跃动都成了一种累赘。
  罗德取下火把,走到灭火用的水盆前,向里冷冷地扫一眼。
  水面上的他黑发黑瞳,长发垂落到肩胛,英挺的鼻梁牵动着双颊。他脸部的线条十分深刻,肌肉纤长,具有希腊时代的古典美,却隐含一丝危险的意味。无疑,他的外表极其英俊;而这种俊美,是以一种威慑力的形式表现的。
  时光倒退了十六年,他回到了二十岁,年轻而健康,却一无所有。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是古罗马的小众背景,偏弱攻强受,算是一篇半养成文吧。
 
 
第2章 尼禄回城
  罗德再回到帐篷时,维吉尔已经站在里面,满脸堆笑,手里晃着一只小药瓶。
  “你的解药。”他说。
  他故作劳累地捋一把头发,硬挤出一个伤痕累累的神色,火光象两枚钱币一样映在他眼里,“我可是跑遍整个拉丁姆区,才买到了所有药草,累得象剧场里拉车的赛马……”
  罗德会意。他胳膊一扬,将刚刚领到的那枚金币扔过去,“劳务费,给你的。”他说。
  他的肩膀平直得象陡峭山崖,此时也扯动一下,传来皮肉撕扯的疼痛。罗德下意识捂住了那里,手指微微颤抖。
  他的指甲根部有隐约的黑色,象没有擦拭干净的烟灰。
  维吉尔象一只训练有素的军犬,准确无误地接住飞旋而来的金币。他吹了吹钱币,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笑得鼻子都皱缩起来。
  罗德用两指捏住衣领,一下子就脱掉了上衣。
  他的肩膀横亘一道刀伤,暗红的鲜血从绽开的皮肉里渗出,晕染了整个胸膛,粘乎乎的,象一滩吸附在皮肤上、饮饱了血的寄生物。
  维吉尔盯过去,叹了一口气,“那些蛮族杂碎……只有在搞歪门邪道时才不会蠢笨如猪!”
  罗德按了一下伤口,涌出浓稠的血液,那是不怎么健康的颜色,被他草草地揩掉一些。
  刀伤在重生时就已经存在了,是不久前在叙利亚打仗时留下的。
  ——叙利亚人将毒|药涂抹在刀刃和箭头上,罗马士兵因此遭受许多额外的伤害。
  罗德所中的毒叫“毒苇”。少量的毒苇会使人指甲发黑。
  “毒量并不大,完全可以医治。”罗德镇定地说。
  他潦草地清理了血迹,果断地端起烛台,用明亮的火焰炙烤伤口。
  伤口象被烙铁烫伤一样疼。剧痛使他呼吸急促一下,他的双唇象被魔鬼抚过一样瞬间失去血色,额头渗出细密如针的汗珠。
  他的眼前浮起一层剧痛带来的雾气,却被他硬生生压制下去了。
  维吉尔显现出一分恻动,叹息道:“你那张冷冰冰的面具,不必时时刻刻都戴在脸上……”
  罗德没有理会。他挖出药粉,涂抹在消毒后的伤口上。
  维吉尔自知无趣地嘘一声。他挑起眉,换上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你听说那个消息了嘛?”
  罗德瞥他一眼,嗖地一声拔出长剑,翻手甩掉上面的泥沙,用湿布擦拭脏污的剑刃。
  “什么消息?”他随口一问。
  他冰白的指头在剑刃上移动,象一闪而过的剑芒。
  “奥古斯都的后人要回罗马了,和他的母亲一起……”维吉尔说,“整个军团都在议论这件事。”
  罗德的手指猛然顿住,象琴弦绷断一样突然。
  “唉……”维吉尔轻叹,“他和他的母亲在希腊的荒岛上流放了十年!他的父亲在他两岁时就因为水肿死了。噢……他真是个不幸的孩子!”
  罗德垂下头,整张脸都淹没在阴影里,于是他说的话也蒙上一层阴影:“他真是不幸……”
  维吉尔挠了挠腮帮子,一脸八卦好事的神情,使他就象一个市井里的老妇那样庸俗。
  “据说……他的父亲还留下了遗言,说他今生只能成为一个怪物……”维吉尔摸着下巴说。
  罗德将剑锋旋转一圈,白亮的剑芒象虹光一样闪过他的面庞。
  “他什么时候回城?”他声音低沉地问。
  “两天后?三天后?谁知道呢……总之快了!”维吉尔耸耸肩,“他进城那天,玫瑰花瓣和欢呼声一定会把罗马城淹没的。”
  他吸了吸鼻子,发出遗憾的叹息:“……可惜我们的军营不在罗马。不然我去贩卖玫瑰花和干果,一定能大赚一笔!”
  罗德不发一语。
  他将还没擦干净的长剑归入剑鞘,扣出闷闷一记轻响。
  ……
  仲夏的落日象在流血,血色渗透在层层云间,宛如某种血红的活物游走其中。
  罗德接到奴隶的口信,走到帐篷外,看见了一个一身戎装的、极瘦的身影。
  在干燥旧黄的土地上,他就象一颗悲剧的、被晒干的枯草生长于此。
  罗德绷紧的唇角有一丝松动。
  “马尔斯。”他显露出隐隐的惊喜,“好久不见了。”
  马尔斯听到他的呼唤,微笑地转过身来,手里还提着纸袋。
  他不过年近四十,还十分年轻,却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重病使他骨瘦如柴,鬓角已生出华发,嘴唇和指尖有轻微的、病态的青紫。而只有他那双浅绿的眼睛依旧澄澈,永远都是他年轻时候的光彩。
  马尔斯在军团担任百夫长的职位,属于贵族中的骑士阶层。
  罗德没有母亲,从小在军营长大。在父亲抛弃他之后,马尔斯一直对他悉心照料,才使年幼的他得以存活。
  “我被调去了罗马。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
  马尔斯的声音被病痛累赘,显得缓慢而沙哑。他一开口,那种浓烈的病气就能从旁人的耳朵传到脑际,给人一种悲哀的、病痛的气质。
  “你不必过来,马尔斯。”罗德说,“相比起练兵和赶路,你更应该静养和休息。”
  马尔斯咳嗽两下,“医生说我的心脏还能再跳一年。那就让它有点用武之地,不要在病榻上苟延残喘……”
  他递过去一个沉沉的纸袋,“我为你带了只能在罗马买到的烤孔雀肉……”
  罗德接过食物,捧起他的手背礼貌地吻一下。
  “谢谢你,马尔斯。”他柔声说,“你总是对我无微不至。”
  他漆黑的眼睛有浅浅光亮,灵活地跌宕一圈。
  马尔斯注视着他的眼睛,被什么触动,有着灵魂脱离的怔神。他的绿眼睛迸发出细碎的悲恸,“你知道吗,泰勒斯也曾对我说过这句话。你和他长得太像,刚才的那一瞬间几乎让我回到过去……”
  罗德脸上的笑意淡化,淡漠地说:“不提他。”
  “噢别这样,罗德。”马尔斯面带悲伤,“他抚养你到两岁。我记得他偷偷拿盐去换鲟鱼干给你吃。在你生病时急得满头大汗,宁愿触犯军规也要闯出军营带你看医生……”
  罗德眼光幽沉,“然后为了进入近卫军,在我三岁时丢下了我。”
  马尔斯一时语塞,想说些什么,但还是硬生生吞回肚里,“你要坚信,他是有苦衷的。”
  “很抱歉,马尔斯。对你来说他是个好朋友,可对我来说他不是个好父亲。”罗德回绝道,“他刺死皇帝,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也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好近卫。”
  马尔斯捂住胸口咳嗽一会,抬眼瞥看他一眼。罗德顽固的身影就和天边的地平线一样硬而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