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穿越重生)——一杯酒凉

时间:2019-08-21 12:47:35  作者:一杯酒凉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作者:一杯酒凉

 
  文案:作为一个安分守己的现代人,安明晦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被迫以病娇反派的身份穿越的话该怎么办
  每一次都要扮演正义善良的主角最亲密的人,然后在最后背叛捅刀,这种事情让他非常苦恼
  但后来他就换了一个苦恼的方向:为什么主角总是主动要我捅他?他是看了我的剧本吗?
  温柔可亲的老好人先生不想这样做,所以总是会被哪里不太对劲的主角追得到处跑
  主角总会兴奋又娇羞地追在他身后,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
  “不要跑啊,你不是要杀我的吗,我会很配合的,我们可是亲密到能够交付性命的关系呀!”
  安明晦快要哭了:“你冷静一点,把刀放下,我真的不想杀你!”
  #别躲呀,都三分十一秒没见面了我好难过的,快出来对我使坏嘛,我期待得腿都发软了#
  #为什么主角的黑化值比我一个反派还高,这东西有地方充值吗我想办个套餐#
  注意:①病娇受,治愈系温柔攻,不喜勿入
  ②快穿主攻,结局1V1
  ③我拿你们当朋友你们却都想睡我系列
  作者同名微博@一杯酒凉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明晦┃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要被抓到了
  人们将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意外之喜称为奇迹,但与之相对的坏事却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飞来横祸、灾难、无妄之灾……这些词汇似乎都不能够准确地形容安明晦此刻的处境。
  现在还是凌晨一点十八分,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他应该还在自己的床上熟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站在窄小的公寓内,呆呆地盯着陈旧泛黄、墙皮都有些脱落的墙壁看个没完。
  事实上在他的视角里自己面前并不只有枯燥的墙壁,还有一小块悬浮于空中的数码屏,上面浮现出的文字依然是他熟悉的方块字,但当所有字拼合在一起形成一行行句子后,他又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懂了。
  任务进程:01
  执行者:安明晦
  当前世界身份:三流模特、反派
  任务目标:未知
  任务流程:待读取
  备注:本世界人物身份死亡后,执行者自动进入下一任务世界。若执行者被判定为刻意避免接触主角并逃避任务,将进行灵魂销毁。若主角死亡,则任务世界崩溃。本世界所提供流程仅供执行者参考。执行者不得向任务世界的人物透露不属于本世界的信息。
  十分钟之前安明晦还是一个普通而敬业的人民教师,十分钟之后就成了主角成长路上的一颗绊脚石,而且感觉上好像还不是最大的那一颗,而是添堵功能大于磨砺功能,注定要被一脚踢进水沟里的那种。
  面板上所标明的信息太过于简洁,如果不是安明晦在睁开眼之后头脑中就自动多出了属于原主的记忆,那不要说是进行任务了,就连主角是谁都辨认不出来。
  这位怎么看都像是个不入流角色的小反派跟他同名,不止是这样,甚至于除了性格以及人生经历之外,在外貌和身材等方面都和他本人一模一样,同步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以旁观者的视角翻看过原主的记忆之后,安明晦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呆滞了——自己看起来好像不仅是个坏人,还是个有点变态的坏人。
  这个世界的主角叫周敛容,是现下人气正高的年轻影帝——如果他没猜错人的话——而原主实际上是这位影帝的狂热粉丝,为了接近偶像而走上了模特的道路,可惜时运不济始终没有红起来的机会,周敛容又是个极为低调的人,所以根本没有接近他的机会。
  久而久之,原主也许是因爱生恨,也许是被过于狂热的爱慕冲昏了头脑,就生起了别样的心思:他要毁了周敛容,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影帝一夕之间从高处跌落,成为跟自己一样卑贱低微的人,两人之间就不会再有像现在这样如同天堑般的沟壑了。
  安明晦认为原主的精神状况显然已经不太正常了,甚至在他接手之前用自己三个月来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渠道买到了周敛容的住址,并且打算通过跟踪的方式来见自己的偶像。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落入这样的处境中?如果不去完成任务会死,可是就算任务完成了之后又会怎么样呢?况且连任务目标都是未知,怎么才算是完成任务?
  悬浮的面板在他阅读完毕之后就自行消失了,没有再多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使得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扔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自生自灭。
  深深地叹了口气,安明晦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精神一点,也不再继续站在客厅里发呆,转身进了原主的卧室。
  说是客厅和卧室,实际上这个不过几十平的出租屋小得可怜,加上卫生间在内一共也只有这三个房间,而且都十分狭窄,卧室里在放了床、衣柜和电脑桌之后已经只剩下走路的空间。
  刚一走进卧室,安明晦就被满墙花哨的海报和照片晃得眼晕,视野几乎是被同一张脸给填满了。
  那些图片里的人全都是周敛容,身为一个从不曾热衷于追星的人,安明晦一时间感到适应不良,有点怀念自己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卧室了。
  他看了看被贴在床头的一张海报,那是周敛容几年前饰演主角的古装戏的宣传海报,海报上青衣黑发的剑客冷冷地看着镜头,如手中利剑一般坚毅刚强的神情使得观者第一眼就能意识到这位剑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安明晦不由得感慨:不愧是主角,长得可真是好看。
  虽然对于当下流行的小鲜肉风格没有太多了解,但他还是能看得出周敛容的长相完全不是那种美少年类型,而是十分正统的俊美——他对于这方面的形容词一向非常贫乏——那张脸上每一个细节都极为端正,简直像是依照黄金分割比例仔细刻画出来的,嘴角总是微微抿着,看起来既严肃又冷淡,整个人的气质让观者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民国时期的军阀。
  将心比心,安明晦觉得如果自己是个女人,大概也会非常迷恋这样的一张脸。何况周敛容不但长相好看,而且生活作风也是娱乐圈中首屈一指的清流,自律到了极点,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人严谨到有些刻板了。
  在原本生活的世界中,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像周敛容这样为人处世滴水不漏的人,极为规律健康的作息时间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身为一个演员,竟然能为了坚守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而拒绝所有涉及感情戏的剧本,并且一直态度明确地反对影视作品中涉及过多不必要的擦边球镜头,认为这是对演员的不尊重。
  这种作风使得周敛容一直被粉丝戏称为娱乐圈第一老干部。
  如果换种方式来到这个世界,安明晦觉得自己会很欣赏这样的人,但是现在他却要给这样正直的一个人带去很多麻烦事。
  还没开始考虑行动就觉得良心已经在隐隐作痛,虽然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毁掉周敛容,而只能是通过这番挫折让对方更上一层楼,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主角和反派谁才是亲生的。
  他真的不适合当个坏人。
  站到有些陈旧的落地镜面前,安明晦展开手臂,仔细打量着镜子中映射出的那个人:相貌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仅在于因休息不足而显得神色萎靡。
  或许也并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上的疲惫,毕竟人的心态与性格总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到面相。
  再一次深深地叹气,安明晦抬手拍拍自己的脸颊,转身关上灯,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明天还有已经安排好的广告拍摄工作,实在是容不得他再这样消耗自己的睡眠时间。
  话是这么说,但躺在陌生的床上,安明晦依然感到七上八下,一是为了一切都很不明朗的未来,二是为了明天的拍摄——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模特的专业训练。
  ***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安明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知道从自己陷入睡眠的那一刻起,头脑中就开始有东西源源不断地被输入进来。
  那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或者该说是理论上的未来。
  就像他所猜测的那样,周敛容确实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而他自己……作为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费尽心机地跟踪偷拍,最后挑选自认为合适的时机将角度微妙的照片与早就编造好的文案发布到网络上,倒是真的令周敛容的名声遭到了莫大损害,原本风光无两的影帝一夜之间就成了骗炮、潜规则新人甚至吸毒的伪君子。
  他仅仅这样看着都替当事人感到愤懑不平。
  令他欣慰又无奈的是,这次风波并没能持续太久,虽然一开始造成的轰动持续了一段时间,也确实令几个剧组向周敛容提出了解约的要求,但很快粉丝就开始自发地无条件支持偶像,誉歌娱乐公司也迅速地将事情查明,找到了原主造谣跟踪的证据,并向法院正式提出了诉讼。
  最终原主自然是身败名裂,以入狱为结局。
  安明晦说不清这些情节是如何进入自己的头脑中的,那既不是以记忆的形式也不是以电影的形式,而是仿佛那原本就是自己曾经看过的一本书,只要稍加思考就可以回想起大致的情节,甚至细致入微的细节。
  作者有话要说:  惯例首章声明:本文应约定日更56天
  本文的主角是真·温柔治愈系男子,不白切黑,不报复社会,坚定地做个小天使;本文受是真·黑到芯子里,不黑切白,不弃恶从善,坚定地做个黑恶势力
  没有逻辑,一切为了谈恋爱
  有各种一言难尽的情节,小清新慎入
 
 
第2章 要被抓到了(2)
  清晨,手机的闹钟响起。
  抬手划掉闹钟,安明晦打了个哈欠,一边用手背擦拭着眼角溢出的眼泪一边从床上坐起,眯着有些酸涩的眼睛走向洗手间,却在一头撞到墙上时才想起这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房间了。
  一边揉着撞得有些红肿的额头,安明晦一边好好睁开眼看着路走进厕所,从洗手台的抽屉里拿出备用的新牙刷和毛巾开始洗漱。
  花了十多分钟把自己打理妥当,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长得快要挡住眼睛的刘海,感到非常不习惯,于是在仔细数了一下自己手头现有的钱之后忍痛换上衣服,去楼下的理发店给自己换成了习惯的发型。
  原主的钱几乎全花在追星上了,积蓄少得可怜,如果搞砸了今天在华光的广告拍摄,那接下来的半个月或许都只能吃馒头了。而且这次的机会是经纪人费了很大力气争取来的,对于一直不红不火的原主来说华光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牌子了。
  虽然他以前身为教师的工资也并不算很高,但起码从来没有为了吃不上饭而苦恼过。
  而今天的拍摄风格又是安明晦有生以来从没有尝试过的——性感狂野风。
  他又一次看向镜子,望着镜面照出的那张温和有余而惊艳不足的面容,忍不住怀疑原主和合约方是不是都疯了,这张脸怎么看都不适合那种风格。
  在头脑中迅速地回忆着原主在模特方面的专业知识,安明晦几乎忍不住想要叹气的冲动,觉得这真是太难了。
  配合镜头位置、摆出适当的表情和动作、表现出代言方想要的效果……无论哪一个都足够让人头痛。而且非常不幸的是,在他所知道的未来中,原主这一次代言拍摄也的确失败了。
  等到经纪人打来电话时,安明晦才停止了徒劳的挣扎,心如死灰地下楼,进到了经纪人开来的车里。
  他还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有狂野的感觉,刚才对着镜子尝试的每一个表情动作看起来都不够合格。
  他坐在后座,小心地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经纪人——看起来大约四十出头,脾气并不算好,能力也只是一般,和他所在的这个小公司或许也算是相得益彰。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试探:“我觉得今天的代言风格不太容易驾驭。”
  经纪人语气不太好地回答:“我不管它好不好驾驭,这个代言你必须拿下来,你知道我们费了多大力气才争取来的机会?”
  安明晦:“我、我努力?”
  尴尬地应和着,安明晦低下头快速地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狂野性感类的男模图片,而搜索结果上呈现出的一系列肌肉猛男让他再一次陷入沉默。
  说起来,肌肉他也是有的,只不过也仅仅只是有而已。
  以前还是一名安分的数学老师时,他还觉得自己这样的身材在同事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最终到达拍摄地时,安明晦只能选择认命,尴尬地接过服装师递来的朋克风服装,尴尬地走向更衣间。
  距离更衣间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抱着几件衣服匆匆跑过的女工作人员,连忙弯腰扶住对方的同时也没忘了抓住那几件即将落到地上的浅色衣服:“不好意思,你没关系吧?”
  女人穿着简洁的衬衫和牛仔裤,头发随意地盘在脑后,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仅从外表看来像是个干练果断的人。
  “没事,抱歉刚才没……”女人在抬起头看见安明晦的脸时声音突然停住,转而像是被他的长相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一双眼睛像是激光射线一样在他身上来回扫视,最终定格在他手中打着铆钉跟流苏的黑色皮衣,“你是今天来拍摄的模特?”
  那眼神看得安明晦有点发毛,只能尴尬地笑笑:“是的,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去……?”
  没等他的话说完,女人就一把夺过他怀里的衣服,转而把自己原本拿在手里的衣服塞了过去:“你的代言改一下,随便挑一套去更衣间换上,出来给我看看效果。”
  说完不等安明晦反应,女人就转头对着摄影棚那边忙于准备工作的人们吼道:“今天是他妈哪个瞎子定的代言项目?自己来看看这合适吗?!回去之后自己滚去人事部辞职!摄影化妆打光的都听着,今天项目临时改一下,换成下个月推出的那套主题,三十分钟之内我要看到方案!”
  不仅安明晦发懵,其他的工作人员也一样被这突然的转变砸得晕头转向,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应道:“知道了,李姐!”
  依然不清楚这个李姐具体是什么身份,但他再迟钝也看得出对方说话还是相当有分量的,所以也不再多言自讨没趣,只轻声说了一句“那我去了”就进了更衣室。
  李姐刚才随手塞过来的衣服有两套,从款式和颜色上都可以看出来这应该是以休闲舒适为主要标签的,他对于这方面了解不多,只凭着直觉挑了以米色为主色调的那一套外衣穿到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