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魔王向您发出组队申请(玄幻灵异)——云迷

时间:2019-08-22 16:02:06  作者:云迷

   《魔王向您发出组队申请》作者:云迷

 
  文案:作为赛洛多芬之难仅存的幸存者之一,蓝德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勇者。
  预言中说,勇者会手刃魔王,打倒魔族,拯救人类。
  魔王闻声而来,发现这不是勇者啊,这明明是偷心的贼!
  于是蓝德抱着必死的心态,等来的却是魔王的组队申请:
  【魔王】申请加入您的队伍,您选择:
  A同意 B欢迎
  【魔王】申请与您同居,您选择:
  A勉强从了 B欢喜接受
  于是,和最终boss组队打怪升级做任务谈恋爱吧!
  有了风骚队友,想必任务也会足够刺激。
  蓝德看着任务列表里的“清扫小镇垃圾场”和“帮助黛西女士除草”两个选项陷入沉思。
  莫非平平淡淡才是真?
  cp清纯不做作的非正统魔王攻x内心戏超多打直球假勇者受
  文案梗,并非系统文。架空世界观。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西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德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勇者
  蓝德做了一场梦。
  梦里海天一色,那模模糊糊又清晰透明的蓝色被渲染开来,梦幻又凄冷。其中的海水一定是冰冷的,海风一定是刺骨的。
  不知为何开着上帝视角的蓝德看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人一直在沿着海岸线奔跑,像是在追逐着什么。它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着“蓝德,蓝德!”看起来像火柴棍一样的小人舞动着四肢,滑稽到显得有些愚蠢和可笑。
  蓝德心里却很不好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他只觉得自己像被巨大的浪潮拍打又淹没,海水渗进了他的心脏一般,他感到酸涩和难过。
  他急切地想要回应这些呼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人越跑越远,就这样渐渐地跑出了他的视野,跑出了这片海蓝的世界。而他则跳脱出第三人称的感官视角,突然失重坠落,深陷海中,就那样沉入海底。
  ……
  “啊!你醒了?!”
  坐在病床边手里摆弄着医疗器皿的值班小护士突然望进了一对湛蓝的眼眸,不禁惊呼一声,放下手里的东西猛地站起身来,慌慌张张地向门外跑去。
  蓝德迟钝地感受着周围的环境:单间病房,到处是压抑的白色,吊灯与墙壁细节处的设计和装饰可以看出这间病房的高级。
  蓝德的脑子里一片茫然,稍微想运转便感觉一阵钝钝的疼。他尽量放空自己,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可眼前却出现一块块移动着的黑色阴影。
  这是怎么回事?这样严重的后遗症,自己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这种感觉很不对劲,但是蓝德说不出来,他像被人挖去了身体里的一部分一般,感到空虚和无助。
  没有思考多久,他听到了门外嘈杂又急切的脚步声,似乎有一大波人正向这里赶来。
  不一会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伴着一句铿锵有力的话,大约二十来人鱼贯而入,顿时将病房挤得满满当当。
  领头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中年男子,军装和他的人一样冷硬。
  他的身边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身后簇拥着无数白大褂的医生护士。
  说话者正是那领头的男人,他一头极短的棕红发,面向严肃,两道深壑般的法令纹坠在脸上,左脸眼下的位置一道狰狞的疤痕为他更添几分凶狠,让人不禁猜测他的身上有过怎样的故事。他如狼一样透着冷意的眼神仿佛能将人直接冰冻。
  这人的问句显然是冲着蓝德来的,可是蓝德并不能理解,也不知道自己该回应些什么。
  他的口中干涩非常,除了面对这个攻击性很强的男人不由自主生出的惧意以外,他只剩下“想喝一口水”这个卑微却又略不合时宜的念头。
  蓝德无措的沉默令男人丧失了耐性,他大步上前来到床边,一把揪住蓝德的衣襟将蓝德的上半身从病床上拽起,身后的医者群中传出几声惊呼,又或许有几句微弱的阻拦。
  不过蓝德已经听不清了,当他被提起来的那一刻,发出一阵拉风箱一般残朽的咳嗽声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
  布鲁克将军阴沉着脸站在病房的窗前。
  他眉头紧锁,粗壮有力的双手背在身后,一手扣住另一只手臂的腕部,一手握拳,青筋暴起。能从其握拳的力度感受到他此时风起云涌的内心世界。
  他为了破解魔族的阴谋,探究小镇覆灭背后的真相,不顾那名幸存者的生命危险去读取他的记忆,却只读出一副紧邻赛洛多芬小镇东侧的波洛海的画面,再无其它,对解密毫无帮助。
  幸存者失去了记忆,这比没有幸存者生还更令他难以接受,将破案的希望压在一条线索上却发现线索断裂,比一开始就没有线索更加糟糕。
  这个名叫蓝德的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的波洛海以外什么也不记得。
  另外两名发现时还有生命迹象,从小镇被带回来进行抢救的人,一个深度昏迷,另一个已经抢救失败死亡。
  布鲁克以及国王本人甚至整个国家的国民都很重视这场灾难,不仅因为它本身规模的巨大和影响的恐怖,不仅因为它发生于一夜之间,造成上万人死亡的结果,还因为那个在失落大陆流传了近三百年的预言:
  三百年后,魔族会掀起足以令整个失落大陆沦陷的腥风血雨,人族无能抵抗,死伤惨重,将迎来人类世界的末日。
  作为预言中“三百年后”这一时间点的人们,已经是人心惶惶,草木皆兵。这一场一夜屠城事件更是会将普罗大众的心里防线狠狠击溃。
  此事若不能处理好,只怕魔族不用发动举措,人族就要自乱阵脚,自取灭亡。
  人们对这则预言深信不疑,这名预言的人甚至被大家视为神的使者,因为他此前做出的预言都一一应验,所以尽管他身份模糊,甚至没有姓名,也不曾在帝国朝廷工作过,仍被尊称为大祭司。
  他说过不到百年,人类中将出现一部分“潜力人”,他们会进化成为更加强大的生命体,身体素质更加优越,同时觉醒一些特殊能力或者魔法天赋,成为对抗魔族与建设人族的中坚力量。
  果然两百多年前,这样一批人出现了,各个城镇开始有“潜力人”降生,他们年满12岁会被送往专门的学校和军队进行培养,分化为力量型的骑士和法术型的法师,是帝国的中流砥柱,极大的促进了人族的发展。
  再比如他还曾预言到,魔王将被他的小儿子亲手杀害,届时将是魔族最为动乱之际。而不久后,这则预言也应验了:魔族少主弑父逼宫,各大派系趁乱内斗。
  而刚刚上位的小魔王螳螂捕蝉,不幸被黄雀在后,遭暗算元气大伤,就此失踪。魔族群龙无首,诸派系植党营私,内乱不断的同时不忘多次骚扰人族。
  但百年前传说中已经因为伤势过重死亡的小魔王突然现身,重掌生杀大权,魔族再度变天。
  人类之所以对大陆另一端的魔族世界的变化发展如此知悉,是因为这一场巨大的变动波及到了人族。
  某天,深蓝幽谷内巡逻的骑士团发现谷中突然出现了大量魔族的尸体,或者说是残骸,如一夜拔地而起的小山一般堆在幽谷深处,一派身首分离,血流遍野的景象。
  如平地一声惊雷,引得人族以为这是宣战的挑衅而心弦紧绷。
  虽然当人们读取过几十个较为完整的头部的记忆晶体后,得知这不过是小魔王回来清扫余孽,顺带把“垃圾”扔到人族领域恶心并恐吓众人的举动,却依然不敢放松下来。
  全面警戒了近十年,发现似乎真的没有后续操作了,这件事才被放了下来。
  之后人魔两族一直维持着诡异的和平,魔族在小魔王回归后一直沉寂,而人族则是因为恐于预言的时间逼近的脚步,不敢轻易行动。
  大祭司的预言从未失误过,若他真的明确地指出了人类注定灭亡的这个结局,那人族或许也不必再挣扎。
  人族之所以还保持着发展的生命力,是因为传言中预言还有下半句话:魔族会掀起足以令整个失落大陆沦陷的腥风血雨,人族无能抵抗,死伤惨重,将迎来人类世界的末日。
  但是与此同时,能够拯救世界的勇者也会降生,万事万物存有一线生机。
  现在,赛洛多芬小镇在魔族布下的空间结界中失去与主城的联络,一夜覆灭,直到第二天结界撤除,前去营救的军队才堪堪行动,救回的幸存者也身受重伤。
  灾难似乎就此开始,但是预言中的勇者仍没有踪迹。
  布鲁克从胸腔吐出一口郁结之气,他不明白如果魔族灭亡一个城镇真的如此简单,人族的一切抵御真的如此无能无用,人族何以发展到现在能与天生就较为强大的魔族抗衡的地步?
  早在潜力人还未进化出来之际就已经被灭亡了才对。
  所以说,这件事背后有蹊跷。
  即便是潜力人大多汇聚于主城,小镇全是毫无战斗力的普通人这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可怖的战斗力和杀伤力,也解释不了已经平静多年的魔族突如其来的攻击性和恶意。
  眼神光流转之间,布鲁克已然做了一个决定。
  他知道,不管勇者的传闻是真是假,不管勇者有没有出现,现在,人族的命运转轮已经开始了转动,传闻就必须是真,勇者也必须出现。
  至于这个勇者是谁……
  布鲁克依然看着窗外,帝国疗养院的外面人来人往,能看出这些哪怕是病人也好、医生也好的人,都还充满的生命力。
  一切井然有序,仿佛和从前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一样,宁静的祥和普照在这片土地上。
  不该被破坏。
  这份祥和不该被破坏。
  布鲁克紧锁的眉头不曾放开,眼神的焦距却从窗外的景色转移到窗子上反光照映出来的、在病床上昏迷着的蓝德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修了两遍,又改回第一个版本了……开篇意识流劝退quq但是真的是轻松向的。
  求收藏!
 
 
第2章 魔王
  “最新消息!我听我小侄子说大祭司预言中的那个勇者要被送进帝国军校啦,在他们隔壁班,说是上面给安排好了,他们那些学生都提前接受思想教育呢,什么尊敬勇者啊保护勇者啊之类的,你说说,这官僚主义实在是太重啦!”
  “啊?你是说赛洛多芬那个?唉,我一直在想,勇者受了伤,还怎么拯救人类呀……”
  “不知道的呀,但是我早就想到了,能从屠城中活下来的人肯定不简单!”
  “肯定是和魔族经历了殊死搏斗吧!”
  ……
  蓝德抿了抿嘴,把头上的兜帽压得更低了,尽管他知道众人顶多只闻他名不见他人,依然有一种暴露于公众视线会成为焦点的窘迫。
  距离苏醒已过去了3个月,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竟然是传说中的勇者,能够打败魔王、对抗魔族、拯救人类的勇者。
  历经赛洛多芬之难,蓝德受了重伤。
  尽管身为勇者强大的生命力让他很快恢复了健康,只是据说他在战争中以一人之力奋勇对抗魔族上万大军,魔族诡计多端,出手毒辣,蓝德虽然留住了生命,但是不幸天赋受损,短期内都无法使用自己觉醒的潜能,身体素质与普通人无异。
  听起来很糟糕。
  但是蓝德认为更糟糕的是失去了记忆,这让他时常体会到一种魔幻现实的荒诞感。
  就好像从前的十七年他从未活过,别说什么英勇对抗魔族的记忆了,就连17岁这个年龄都是帝国户籍系统提供给他的信息,他现在就是一张白纸,这种感觉仿佛在过别人的人生,还时常担心自己是不是把这个别人的人生破坏了。
  他如今成为了大名人,头顶救世主光环的“勇者”,随便走在街上都能听到关于他的传闻。可是他内心却没有实感,甚至想着勇者又如何呢,勇者也是要亲自买菜的。
  即使有帝国的权威布鲁克将军的亲自肯定,他仍缺少作为“勇者”的实感。
  潜意识里他就认为所谓的预言和所谓的天选之人拯救世界都很荒诞,当这些词语与他自身联系起来时那就更加离奇了。他打从心底里不那么认同。
  蓝德提着一兜番茄和土豆,默默向军方为他安排的住所走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其实不同于常人,他作为勇者上街买菜时,身后还跟着四个暗中保护的高级骑士。
  他购物的蔬菜店里的另一名顾客是骑士,他回家路上经过的在喷泉处休息的情侣是骑士,甚至那个在路口扔石子玩的“小孩儿”也是骑士。他的一举一动好像宽松自容,但又时刻处于监视中。
  手无缚鸡之力的“勇者”,不可以出事,或者说,出事也要被第一时间察觉。
  这样才好控制。
  同一时间,帝国朝廷。
  布鲁克站在典雅又气派的大殿中央,两根支撑殿顶的象牙白玉柱上挂着轻柔纱幔随风舞动。他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大理石板,态度如面对勇者蓝德时一样恭敬,但是又多了许多真诚和敬畏。
  他的前方是一座奢华而精美的白金色王座,整个座身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颇具艺术气息。
  王座上面坐着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
  那人金发泛白,眸色翠绿,面容慈祥,眼神柔和又不失威严。
  脸上的皱纹透露出此人已饱经风霜。
  他并非端坐在上面,而是一手撑着扶手,斜斜地倚靠在上面。
  他正是帝国的国王,整个人族的统治者——艾布纳。
  “布鲁克,你知道的,这样做有风险。”
  “国王陛下,是这样没错,可是风险未必是不好的……”
  “不,我的意思是,你做的很好。”
  国王左手抚摸着扶手的柱体,手指摩挲着上面雕花装饰的凹凸纹理,继续说道:“做得很好。不管是捧出来一个假勇者,还是放出他的名声,包括派大波人马监视他,通通合我心意。”
  国王说着说着开始合上眼睛,他的手撑起脑袋,看起来就像在假寐。“继续做下去,布鲁克,没有我的吩咐你依然处理的很优秀。
  我要睡了,交给你,我很放心。希望下次醒来事情已经结束了。”国王露出一个微笑,他的身体却突然开始变化得如小颗粒一般,分解消散,最终只留下一个空空的王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