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恶名昭彰绒毛控(玄幻灵异)——泥蛋黄

时间:2019-08-22 16:04:45  作者:泥蛋黄

   《恶名昭彰绒毛控》 作者:泥蛋黄

  一个无药可救的绒毛控王子
  一群倒霉催的星际兽族难民
  哎呀,小猫!压倒,揉搓,手感真好~
  妈蛋,仗势欺人,强抢民男,不要脸!
 
 
第1章 不矜持
  “按照宇宙互助公约,你们自今日起,成为我云昭帝国的子民。我们将为你们提供生存空间,并尊重你们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等。但你们也当遵守我国法律制度,积极维护国家的整体利益……”
  星际历4390年,10月4日。
  这对邢越尚及其族群而言,大概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自这一天起,他们将彻底失去自己引以为傲的劳古星兽人身份,成为靠着云昭帝国收容才得以继续存活的星际难民。
  曾经统御万兽的各族族长们站在宫殿内,在云昭女皇的阶陛下,谦卑的低下头颅。
  而邢越尚和一干族长亲眷们,则是站在宫殿之外,直到星籍转纳仪式结束,才得以进入殿内,参加欢迎晚宴。
  宴席上方的天空中,载着乐队的小型飞舰,摇曳着银色的长尾,在空气留下一串串宛如烟雾的幻影,曼妙的乐声亦随着风轻轻摇曳,落入宾客们耳中。
  “到了云昭帝国我才算知道什么叫享受,你看看这宫殿,这食物……”
  “从低级文明直接跨入高等文明,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真好啊,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云昭帝国的人了。”
  “啧,我们就算都成了云昭帝国的人,也不过是低等公民而已。”
  “可是,就算在云昭做低等公民也比在劳古当族长过得好啊,起码没有地震没有火山没有洪水,还能有口吃的不至于饿死。”
  “唉,也是……”
  过于灵敏的听觉,将其他人的议论声全数收入耳中,邢越尚看着眼前的各色美食,毫无胃口。云昭再好也终究不是他的家,他的母星永远只有一个名字——劳古。即使,她已经把自己炸成了宇宙里一朵硕大的烟花……
  “亲王殿下驾到。”
  洪亮的唱和声响彻整个宴会殿堂,就连乐队都讨好的换上了欢快的恭迎曲。
  邢越尚好奇的看向殿门口,先进来的却是几个护卫,将人都隔开,空出条道。帝国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了,自觉的退开,恭敬的微微垂首,等着人来。
  邢越尚是听过这位亲王大名的,来之前有人给他们列了一张注意事项表。而排在云昭帝国不可招惹人物名录的首位的就是他。听说这位亲王大人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一直都被女皇陛下捧在手心里牢牢护着,得罪了他比得罪女皇本人还严重。
  说实话,邢越尚是有些嫉妒他的,他也曾有一个体弱多病的童年,兽态发育较之兄弟们缓慢许多。然而等待他的,却只有族长父亲无尽的嫌弃与漠视。要不是他之前因为拯救部族受了重伤,聚了点人望,大概这会儿他连晚宴的大门都踏不进来。
  不止邢越尚,整个宴会的兽人们都目光灼灼的看向门口,等着一睹这位整个帝国最不可招惹的人——秦云行。
  脚步声有些拖沓,然后一个不算高的身影缓缓溜达入殿中,精致的衣服包裹着纤弱的身体,看着还是个少年。平心而论,这位亲王长得还是相当俊美的,就是帅得有点……不太正经。那双眼,哪怕谁都不看,眼尾扫过便有了几分邀约的意味;那双唇,哪怕什么都不说,唇角一勾便添了一股索吻的暧昧。那样一个人,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立在那里就将这正儿八经的国宴变成了声色犬马的夜场。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太撩,想日。
  “你来啦。”女皇陛下果如传言中那样宠弟弟,一看到人来,当即迎上去将人扶住,唯恐他平地摔似的。
  顶着众人的目光,秦云行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淡漠样,看都不看宾客们一眼,只是对着自家姐姐点点头道:“嗯,不好意思耽搁了一会儿。”
  “我给你单独开了一桌,都是你喜欢的菜色,要是有想吃的我再让人给你做……”
  两人刚刚坐下,没想到亲王却是猛然起身,大步流星的向着宾客区走来。
  邢越尚觉得自己可能是错觉了,为啥他总觉得那位殿下是冲着自己来的……有点方。
  秦云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一只喵,一只眼睛呈琥珀色,毛茸茸黑亮亮,穿着可爱的小礼服,活生生的喵!
  鬼知道他在这云昭帝国的十八年里都经历了些什么,他打穿越来后,居然一只动物都没见过。吃的肉都是来自虫族,连头猪仔都没得摸。没有毛球可摸的日子对绒毛控而言,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只小家伙还和地球上自家那只长得超级像!
  秦云行果断决定,不管这只猫是谁的,他今天,撸定了!
  直到亲王在邢越尚面前站定,死死的瞅着他的时候,邢越尚不得不很方地确认了这位亲王正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种时候……也只能微笑了。邢越尚端正立好,冲着亲王恭敬地颔首问安:“您好,殿下。”
  然后……他就看见亲王殿下对着自己单膝跪下了,跪!下!了!
  邢越尚整个人都惊呆了,什么情况!!!
  整个宴会,瞬间从人声鼎沸变得落针可闻。空气突然安静……
  “您……”邢越尚隔着亲王的肩看到女皇陛下那黑沉沉的脸色,不妙的预感从尾椎骨一路蹿升到后脊梁。
  不同于女皇的神色渐冷,打进大厅起就神色淡漠的的亲王却是忽然露出了一抹极为温柔的笑容,那双风流的丹凤眼里满载着欢喜和宠溺,看得邢越尚一阵脸热。
  “宝贝儿,过来。”
  软软的嗓音满是诱哄的味道,简直让人酥到骨头缝里,邢越尚不自在的别开视线,明明……明明才是头一回见,这人怎么这么不矜持。
  然后,一只更不庄重的手就抚上了邢越尚的头顶,然后沿着脸廓一路向下,揉过耳朵,拂过颈项,甚至越来越向下……
  喵的,你住手!你个不要脸的这是往哪儿摸呢!就算这会儿是兽态也改变不了这是在骚扰的事实!
  眼看着那只不规矩的手就要从衣领处钻进来,邢越尚虽然还懵逼着,却是立马将那得寸进尺的魔爪一巴掌拍开了。
  他好歹还记得这位亲王有多不能惹,反击的力道也极为控制,连个红印都没给人拍出来。但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自卫动作,却也是不被允许的。当即就有一群亲王护卫拔枪指向了他。
  “你们干嘛!”眼见着自家侍卫掏了枪,秦云行当即炸毛:“把枪收起来,别吓坏了小家伙。”
  护卫们为难的看向女皇陛下,直到女皇脸色难看地微微颔首,才将武器收回,满脸戒备地盯紧了邢越尚,唯恐他再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
  族长大人似乎终于找回了神志,忙不迭的上前鞠躬示好。
  “亲王殿下,感谢您的宽宏大量。邢越尚,还不赶紧给殿下道歉!”
  这猫名字挺别致啊。秦云行看着训斥自家猫的族长,有点好奇这猫要怎么道歉,会双爪合十作揖什么的吗好期待!
  然后秦云行就满怀期待的看到这只猫冲着自己喵喵叫了起来。
  “喵呜,喵喵嗷”
  好萌,想养!
  邢越尚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柔情蜜意呼唤着自己的秦行云,却是理也不理他的道歉,只看向父亲,问道:“他是你家的”
  “是的。”族长点头,很是忐忑,有点摸不准这位的路数。
  “我很喜欢他,可以把他送给我吗”秦行云的口气很诚恳,但配上他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便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意味:“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
  邢越尚听着这话,肺都气炸了。恨不能一巴掌打到眼前这人的脸上,这垃圾亲王拿他当什么,一个可以买来送去的玩物吗!
  众皆哗然,谁都没想到这场欢迎宴竟会出现亲王见色起意,公然索要族长之子的荒唐戏码。
  别说劳古星人了,就算是云昭帝国的人也不禁生出了一种活久见的荒谬感,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
  “咱们亲王是不是审美异常啊,看看兽人那未开化的样子,我连话都不想和他们说,殿下竟然还能看上眼。”
  “年轻人嘛,难免想尝个鲜。类人形的外星人毕竟不好找。”
  “但这口味未免也太重了……反正换我我是吃不下的。想想他们兽态时那一身的毛,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秦云行却浑然不觉自己在别人眼里变成了一副什么德性,没办法,因为某种原因,全场只有他是个听不懂兽语的笨蛋。根本没意识到眼前这只根本不是猫,而是某位外星人的豹形兽态。
  “小行,你这是……”就连女皇陛下也不免生出了几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弟在干啥的茫然来。
  “我想要他,可以吗”秦云行眨巴着眼,满是渴求的瞅着他姐。
  “咳咳……当然。”
  面对着弟弟如此直白要求她助纣为虐的请求,女皇陛下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开了口:“邢族长,我弟弟自小体弱多病,没什么朋友。难得他和你家幼崽投缘,不如让他进宫给我弟弟做个玩伴”
 
 
第2章 不要脸
  邢越尚一看父亲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家伙要干混事,不等他开口,就先拒绝道:“陛下,我才刚刚来到贵帝国,还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冒犯到亲王殿下就不好了。”
  “小行,你真的很想要他吗”女皇陛下也很不想将这个胆敢对自家弟弟动手的兽人放到宝贝弟弟身边:“以前是我没考虑不周,没想到你一个人难免会寂寞,但现在你既然有想法了,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陪你,我为你开个社交晚宴好不好你没必要非挑这么个来自原始星球的……”
  秦云行不等女皇说完就急切的打断道:“姐你说什么呢,那能一样吗!之前你不是说我成人礼要什么都可以吗,我就要这个。求你了姐。”
  邢越尚闭上眼,狠狠咬紧了牙关。满心屈辱,呵呵,他该感到荣幸吗,他一个来自原始星球的星际难民,被这样一位尊贵的殿下屈尊看上,不仅不嫌弃他恶心,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迫不及待的开口索要。
  看出了女皇的不赞成,唯恐错过这样一个机会的邢族长赶紧开口:“殿下能看上我家幼崽,是他的荣幸。我会叮嘱他乖乖听话,绝不会对殿下有任何不敬的。”
  “行吧。”对于弟弟向来没辙的帝王叹息一声:“关于你们走兽一族的安排,我会派人再跟你们重新商议一下的。”
  族长连连点头:“好好好,多谢陛下抬爱。”
  “卖子求荣,不要脸。”
  “也不知道殿下看上邢越尚什么了,不就脸好看点,还不是个兽态发育迟缓的废物。那小子还一脸的不情愿,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是有机会跟亲王这样温柔热情的美人在一起,我就是什么都不要也愿意啊。”
  “可人就是不愿意啊,走兽族就是这么对他们的英雄的,也是长见识了。”
  ……
  说话的是飞羽族和鳞甲族的人,小小的议论声格外刺耳,但邢族长和在场的族人们却是眉开眼笑,根本不放在心上,被说两句算什么,只有实惠是真的。
  邢越尚只觉得齿冷,恨不能立马转身离开,远远避开这个装满了脏污货色的垃圾场。可是他不能,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更不是为了那个冷血的父亲,而是为了自己的族人们。
  刑越尚固然没有要牺牲色。相去换取族人利益的觉悟,但他更背不起因一时冲动,就将仰人鼻息的族人们推入深渊的罪孽。他毫不怀疑,如果不顺这垃圾亲王的意,这人定会将全族都连带着记恨上,然后摆出一副仗势欺人的无耻嘴脸,将人践踏进地底。
  为今之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他还养着伤无法化形,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吧。
  秦云行很明显不准备就这么收手,他看向族长,问:“我……可以抱着他吃饭吗,他不会咬我吧”
  族长看着自家儿子那样子,有心想说当然可以,但到底没那么瞎,他儿子估计想咬死这位亲王的心都有了。他心里也很是郁闷,这亲王掳人进宫不说,还一点遮羞布不要,言语间各种践踏,这种人,要不是有女皇护着,早该被打死千百回了。
  “不行哦,小行。”反倒是女皇先开口拒绝了:“你既然要留着他,当然要先带下去教一下规矩才行,不然冒犯到你就不好了。”
  听到教规矩几个字,刑越尚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兽人里亦不乏欺雄霸雌的败类,他曾亲手收拾过一个这样的家伙,在那人的地牢里,他见识到了很多被调教好的奴隶,肉体被折磨得只剩本能,精神被摧残得唯余服从。
  曾经的那些性奴有自己为他们打开牢门,而现在,即将步他们后尘的自己,又有谁能拯救呢唯恐不能将自己卖个好价钱的父亲还是自顾不暇的族人
  越想,刑越尚的心越冷,大不了,就送个尸体给这位亲王玩儿吧。希望到时候他还能有这么好的兴致。
  就在刑越尚万念俱灰的时候,有人却为他开口了。
  “教规矩”秦云行忍不住想起了马戏团那些被逼着表演的小动物们,一个不乖就要挨饿挨打。赶紧摇头道:“不用了吧。我觉得他挺乖的。”
  女皇皱眉道:“万一他伤了你呢”
  “我穿着防护服呢,伤不到的。”
  秦云行巴巴地瞅着黑猫,心底软成一团:“把他强留在宫里已经很对不起他了,还是对他好点吧。小动物本就该活成他自己喜欢的样子,而不是我们喜欢的样子。”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邢越尚的眼神都变了,鄙夷变成了艳羡,漠视变为了探究,嫌弃变为了忌惮。而邢越尚对着秦云行,也不禁从厌恶痛恨中又生出一丝微妙的动容来。
  “先好好吃饭吧,我保证,就给他做最基本的控制措施而已。等你吃完饭,就能在后殿里看到他了。”女皇陛下有些不情愿的再一次对弟弟让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