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穿越重生)——比卡比

时间:2019-08-23 17:07:58  作者:比卡比

   书名: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作者:比卡比
  原名《穿成难产而死的哥儿》
  虞笙无意中看了一本名叫《侯府哥儿》的小说
  在书里,能生包子的哥儿乃世间稀有,不仅比常人貌美,生下的子女也各个出类拔萃,因此受到世人的追捧。
  平阳候府有两个哥儿,一个是貌美如花的万人迷主角,一个是作恶多端万人嫌的炮灰;
  同样是哥儿,主角嫁给了当朝太子,最后成了皇后;而炮灰则嫁了一个渣男,最后难产而死。
  一觉醒来,虞笙穿成了书里难产而死的炮灰。
  虞笙:惨拒。
  他通过手段让大家以为他是常人,本以为就不用嫁人生崽,可他忘了哥儿还有某个生理问题_(:з」∠)_
  被折磨疯了的他找了书中第一反派美人解决需求,后来……
  晏未岚以为自己的暖床小情人是不会生育的常人,结果有一天……
  虞笙:卧槽,我有了!不行这个孩子不能要,我会难产而死的!
  晏未岚一脸懵逼:……你有什么了?
  排雷:
  1.古代哥儿设定,哥儿和O类似,有热潮,再加上部分私设;架空架空架空!多CP预警
  2.理智看文,文中的背景不代表作者的认同,一切都是为了剧情。
  3.无逻辑沙雕文,受蠢萌且沙雕,攻反派人设腹黑偏执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笙,晏未岚 ┃ 配角:老虞家,老晏家,老李家 ┃ 其它:生子,穿书
  vip强推奖章:
  一朝穿越,虞笙从一个小漫画家成为了《侯府哥儿》中的炮灰配角,被人当成替身不说,最后还怀着渣男的孩子不幸惨死。手握剧情的他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隐藏自己是哥儿的事实,远离渣男,拯救命运悲惨的家人,抱紧主角大腿,阻止美人反派黑化。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谁知……剧情竟然被他玩坏了?本文区别于一般哥儿设定,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古代社会。作者文笔简洁明了,故事中有笑点也有泪点,除去两位主角甜甜的恋爱故事,配角也性格鲜明,各具特色,让人欲罢不能。主角虞笙乐观开朗,追男神也不忘追求自己的梦想,一点点地影响周围的人,最后爱情事业双丰收,成为团宠赢家~
 
 
第1章 
  《侯府哥儿》是某女频今年大爆的纯爱小说之一,其独创的哥儿设定一时间风靡全网。
  设定中,哥儿天生貌美,能生包子,每个月还会发情,而且似乎生下的后代出类拔萃的几率更高一些。但哥儿的数量极其稀少,一千个人中才出那么一个,可谓是真正的千里挑一。
  书中的主角,就是一位哥儿,走的是升级路线,从一开始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到阅尽沧桑的心机美人,从宅斗到宫斗,历经千辛万苦,嫁给了又冷又苏的大皇子殿下,成了大渊朝的一代贤后。
  《侯府哥儿》完结后,作者卖了漫画改编和影视改编版权。虞笙作为某漫画网的驻站画家,成了该书的主创人员,熬了几个通宵把书看完,再次醒来时,他就成了书中没活多久就惨死的炮灰——主角的哥哥,平阳侯府的嫡子,与他同名同姓的虞笙。
  虞笙和主角一样,都是哥儿,只是两人的命运截然不同。主角爱情事业双丰收,而虞笙则嫁给了一个渣男,最后难产而死。
  穿书他不介意,穿成炮灰他也不介意,可穿成身体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最后大着肚子悲惨死去的哥儿……
  苍天啊,他这是做了什么孽?除了当初连载的漫画坑了几部,虞笙从来没做过败坏人品的事,至于这样对他吗?!
  梨香推门而入,瞧见自家的二少爷正躺在床上打滚,一脸苦大仇深地做着喷血的动作,嘴里还念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二少爷?”
  虞笙瞬间坐了起来,淡定道:“怎么了?”
  梨香觉得今日的二少爷有些奇怪,但她一个婢女也不敢多问,只道:“晏府的‘定簋’马上就要开始了,夫人让二少爷睡醒了就赶紧过去。”
  晏府和定簋对虞笙这个看完全文的人来说并不陌生。晏府的主母和虞府的主母是同父同母的姐妹,因此两家多有来往。晏府里头的人多是无关紧要的配角,除了书中的第一反派,晏未岚。
  按照书中的描写,晏未岚是个常人男子,却有着大渊第一美人的名号。他靠着美色一路平步青云,最后做到了太傅的位置,毒死了碍事的皇帝,扶幼帝上位,挟天子以令诸侯。
  晏未岚把持朝政多年,手段阴毒残忍,是大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奸臣。这样的反派自然活不到最后,在封地韬光养晦的大皇子率兵一路杀回京城,攻破宫门,将穿着龙袍,戴着金冠的晏未岚就地擒杀。
  虞笙看小说时,非常喜欢这个晏未岚这个病娇偏执的反派。特别是看到他得势之后一个个地找当初欺辱过他的人复仇,顶着一张美艳绝伦的脸,下手一点都不手软,虞笙被苏得嗷嗷叫,画人设的时候也在他的身上最用心。
  至于定簋,这个世界里寻常男子和哥儿生下来的时候并无二异,根本无法分辨。哥儿的发情称为热潮,一般的哥儿,初次热潮都在十五六岁左右。在此之前,哥儿的身体慢慢成熟,身上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体内的血液也会发生改变。玉簋是一种嵌着和田玉的青铜器,只要将性成熟的哥儿的血滴在玉上,原本晶莹剔透的玉便会染上一层血色;如果是常人的血,则不会有任何反应。因此在大渊朝,只要是男孩子,在十四岁的时候,家里都会挑一个好日子,邀请一众亲戚,拿出玉簋来,判断这男孩究竟是普通人还是哥儿,这就是定簋。
  这日,晏府为晏家的两位公子定簋,虞府的主母带着小儿子虞笙前来观礼。原主有睡午觉的习惯,在客房睡了一觉,睡梦之中就被虞笙给穿了。
  虞笙回忆了下书中的情节,并不记得有晏府定簋的一幕,算算时间,这应该是在小说开头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和主角都还没有被定簋,也就是说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他这具身体是个哥儿!如果他以常人的身份活下去,是不是就可以逃脱嫁渣男后生子难产的命运了?
  梨香站在一旁,看着二少爷先是若有所思,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偷笑,最后又收敛笑容,强作一派正直状,“我这就去。”
  虞笙换好了衣服,在晏府下人的带领下来到前厅,此刻前厅里已坐满了人。晏府的主君和主母坐于上座,其他人都是晏家五服内的亲戚。
  虞笙的母亲,虞家的主母姜画梅正在喝茶,见到虞笙,招了招手,虞笙便朝她走了过去。
  “娘,定簋开始了吗?”虞笙问。
  “快了,饿了吗?”
  虞笙摸摸肚子,老实道:“有点。”
  姜画梅捻了一块点心送到虞笙嘴边,“笙儿,来。”
  书中描写的姜画梅性子风风火火,心眼也小,没少亏待虞府的庶子和姨娘,可宅斗起来脑子总是不够用,几次三番地被人当刀使,也算是一个小反派,为虞府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哥儿,还有一个女儿。后来,儿子和哥儿相继惨死,她一病不起,最后郁郁而终。
  姜画梅纵然有万般不好,对自己的孩子好得还是没话说。虞笙就着她的手,将点心一口吃掉,觉得味道不错,还没完全咽下去又想去拿第二块,姜画梅见状干脆把一盘子点心都给了儿子,心疼道:“慢点吃,还有很多。”末了还不忘念叨下人,“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少爷饿了也不知道给他送点吃的!”
  梨香忙道:“奴婢知错。”
  其实虞笙也不是很饿,就是嘴馋。虞笙想替下人说话,可那点心里不是放了什么黏牙的东西,他的牙齿被黏在一起,压根说不出话来,只能抱歉地对梨香苦笑。
  这时,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对主人拱了拱手,道:“老爷,夫人,时辰差不多了。”
  武国公点点头,“开始罢。”
  管事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定簋开始!上玉簋——”
  话落,几个家仆抬着一张方桌来到厅中,方桌上放着一个脸盆大小的青铜器,盘底的中间嵌着一块和田玉,在阳光下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在座之人停下了寒暄,目光都落在那鼎玉簋上。国公夫人姜知竹和她妹妹不同,看着极有正室的威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请两位少爷上来。”她道。
  国公府今年有两位少爷年满十四,六少爷晏元岚和七少爷晏未岚。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将来的大奸臣,虞笙隐隐地有些激动,也不知道晏未岚有没有他笔下的那令人腿软的美色。
  很快,一个仆妇带着两个少年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身穿白衣,身材娇小,温顺阴柔,正是国公府的六少爷晏元岚;而站在他身侧的,就是虞笙心心念念的大反派,晏未岚。
  十四岁的晏未岚不愧是日后的京城第一美人,虽然未完全长开,已是容色绝佳,面如冠玉,长睫似羽,比虞笙脑补的还要美得惊心动魄。
  虞笙有种想冲过去抱住晏未岚大腿的冲动——画人设的时候低估了您的美貌真是对不起啊!
  坐在一旁的妇人纷纷议论起来。“晏家的老七,确实好看,想来是个哥儿没跑了。”
  “这孩子打小就长得惹眼,大伙儿都说他是个哥儿,都捧着他呢!一个庶子养得比嫡子还好!”
  “能不捧么,晏家几代都没出哥儿,现在京城的世家大族里,哥儿不过几人,晏家若是出了哥儿,少说也是个王妃呀!”
  虞笙:你们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啊喂!
  晏未岚从小相貌就出众,晏家人以为他是哥儿,千娇百宠的养到十四岁,结果发现他不过是个常人男子,而比他逊色不少的六少爷却是个哥儿。自此,原本被众星捧月的晏未岚一下子跌入泥潭,亲娘早逝,嫡母父亲对他不闻不问,一直嫉妒他的兄长频频找茬,下人也不把他当个主子,这也是晏未岚日后黑化的原因之一。
  虞笙努力把黏住的牙齿分开,插嘴道:“晏老七是不是太高了?足足比晏老六高半个头呢。”
  哥儿的身材一般都会比正常男子娇小些,晏未岚的确是高了些。几位妇人朝虞笙看来,打量他一番,恭维道:“侯夫人,这可是府上的二公子?瞧这小脸蛋白嫩的,肯定也是个哥儿!”
  虞笙内心吐槽,你才是哥儿,你全家都是哥儿。
  “就是就是,老身就没见过比虞二公子更俊俏的孩子。画梅啊,你府上什么时候定簋?”
  这年头哥儿稀少,生儿子固然好,能生下一个哥儿,将来能嫁入高门,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姜画梅闻言心花怒放,搂着虞笙道:“要等明年呢,到时候还请姨母到虞府观礼。”
  “一定去,一定去!”
  众人谈话间,厅内已准备就绪。那仆妇问:“老爷,夫人,先定谁的?”
  武国公也觉得晏未岚是哥儿的可能性比较大,道:“先定老七的。”
  仆妇应了一声,走到晏未岚跟前,“七少爷,请罢。”
  晏未岚抿了抿唇,看上去有些紧张,瞅了一眼父亲和嫡母,缓缓地伸出了手。仆妇抓住他的手,用针在他的指头上快准狠地扎了下去。晏未岚微微皱了皱眉,鲜红的血珠从那小小的口子凝了出来,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玉簋上。
  周围一片寂静,众人屏气凝神,死死地盯着玉簋,连一向庄重的姜知竹也探出了身子,殷殷企盼着结果。
  晏未岚的血只在玉簋上逗留了片刻,接着便流了下去,盘底的和田玉,剔透如初。
  武国公皱眉冷哼了一声,姜知竹也往后坐了回去,在场之人无不叹息。
  “这晏老七长成这样居然是个常人,可惜了啊——”
  “晏府庶子庶女众多,他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贱庶,以后娶一个同为贱庶的女子,这辈子就这样了。”
  “我这几年来晏府拜年,还特意给他准备了厚礼。唉,晦气啊。”
  晏未岚站在人群中间,白皙的脸微微发红,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指,讪讪道:“父亲,母亲……”
  晏奉骁不耐烦地摆摆手,仆妇赶忙上前把晏未岚拉到一边,“七少爷,你自个儿回院子里头,别乱跑,快去。六少爷,您请。”
  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玉簋上,晏未岚独自默默地站在角落里,手足无措的模样很是可怜。
 
 
第2章 
  现在的晏未岚,可怜,无助,又弱小;以后的晏未岚,强大,阴狠,又偏执,说到底都是这些人给作的。
  除了虞笙,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晏六公子晏元岚身上。晏元岚的血滴在玉簋上,和田玉将鲜红的血液缓缓吸收,成了一块血玉。
  短暂的寂静后,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红的,是红的!”
  “快看,晏家老六是个哥儿!”
  武国公哈哈大笑,姜知竹也微微一笑。一个女子忽然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刚刚被定为哥儿的晏元岚,脸上是近乎癫狂的喜色,“我儿子是哥儿,哥儿……好孩子,你真给为娘争气!”
  姜知竹面露不悦,“这么多人看着,也不知道注意点。来人,把老六和他娘带下去。”
  姜画梅搂着虞笙,羡慕道:“笙儿快瞧,你姨母家出了个哥儿,这个晏老六,以后肯定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虞笙:“……”娘你想多了,晏老六最后的下场可比我好不了多少。
  按照习俗,定簋结束后,若家中出了哥儿,主人将设宴款待宾客。国公府的宴席自然不会差,虞笙虽然被点心填饱了肚子,还是忍不住大快朵颐。
  姜画梅在一旁频频给自己儿子夹菜,“你这孩子今儿个是怎么了,饿成这样子。”
  刚好路过的姜知竹见状道:“多吃点好,有福气。”
  “姐姐,恭喜啊!”姜画梅拉着姜知竹的手,亲亲热热地说,“现在京中的世家中,出了哥儿的就那么几家,武国公府可是其中最尊贵的!依我看,姐夫以后是要当国舅了!”
  姜知竹蹙起眉,“不可妄言。画梅,你这口无遮拦的性子真要改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