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反派戏精[重生]——卷卷猫

时间:2019-08-23 17:09:46  作者:卷卷猫

   《反派戏精[重生]》作者:卷卷猫

  食用指南:
  ①竹马竹马,重生破镜重圆小甜饼
  ②小可爱戏精受vs爱面子导致火葬场初恋男神攻
  *
  宋麒重生了,作为一名反派,回到修为归零的新手村状态,追杀他的人却都是终极副本里的VIP大佬,实在很难感谢上苍。
  没办法,只能凭借自己人畜无害我见犹怜的长相,伪装成一朵小白花,骗取上辈子初恋兼死对头龙傲天的信任。
  *
  长老怒指宋麒:这小子有阴谋!少主不要受他蛊惑!
  闻言,江少主狐疑地侧眸看向宋麒——
  宋麒翘着二郎腿:嘤。
  江少主反手一巴掌呼在长老后脑勺:看你给他吓的。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重生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麒,江辞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听说京里的大官告老还乡后,都喜欢来月炎岛南部养老,因为这里风光旖旎、气候宜人。
  宋麒入岛第五天,终于明白为何此地只吸引大官,而非小吏。
  因为官小了,攒下的积蓄少,压根不配呼吸这座岛上的空气。
  这地界的馒头卖二十文一只,素馅包子三十文一只,肉馅更是丧心病狂的五十文起步,搁京都,这价格够买半斤熏牛肉的。
  宋麒的全部家当只剩半贯钱,够买十只肉包子,可见他手里这半只肉包子对他有何等意义。
  所以没人能指责他此刻的行为是斤斤计较、小肚鸡肠。
  “没拿错,这就是梅菜扣肉包子。”店小二指着店门口摊位上的一排蒸笼,解释道:“咱们这素馅包子没有梅菜馅的,只有肉馅的包子里有梅菜扣肉包。”
  “那扣肉呢?”宋麒举起手里半只包子,杵店小二眼前,神色坚毅地控诉:“只要你找出这里面哪怕有一粒肉,不管肥瘦,我就承认你这是肉馅包子,若是找不着,就退我二十文钱。”
  店小二低头看一眼包子里的梅菜团,略一迟疑,立即昂首怒道:“好小子,你故意把咱包子里的大块扣肉吃光了,来店里找茬!”
  “大、块、扣、肉?”宋麒发出灵魂质问:“有多大?”
  店小二脸不红心不跳,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葡萄大小的圆圈:“至少这么大。”
  “是全店的包子加起来用了这么大一块扣肉吗?”
  “放屁!再胡闹我可不客气了!”
  宋麒没说话,依旧站在蒸笼前,脸上的表情像是在等着店小二不客气,十分不知死活。
  店小二开始卷袖子了,以表示恐吓。
  他用慢动作长达一炷香时间才卷完左边的袖子,眼前这不识趣的少年居然还没被吓跑,只能以更慢的速度开始卷右边的袖子。
  “快一点。”宋麒面无表情的催促。
  “干什么?”店小二有点懵,卷袖子的手停下了。
  “打我。”宋麒说。
  店小二嘴微微张开,满脸写着“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先打我左眼一拳,眼睛脆弱,最容易起淤青,那样我就能去报官了。”宋麒说。
  店小二嗤笑一声,得意道:“官老爷会搭理你这吃了半个包子找事的小叫花子?”
  “不会搭理我,但会搭理你们掌柜的,你们这家店看着生意不错,有闲钱摆平这种小官司,官老爷当然要当正经案子办,按照这地界的物价,你们掌柜的至少得出二十两银子打点官府,他下了公堂就会气急败坏地回到店里,把你这惹事精扫地出门,当然,你这个月的月钱也别想拿了,街坊邻里都知道你殴打客官害掌柜赔银……”
  店小二惊恐地咆哮:“我才不打你!”
  “出什么事儿了?”店里走出来个中年妇人。
  “老板娘!这小叫花子找茬!偏说咱家梅菜扣肉包子里没扣肉,要咱退他二十文!”
  老板娘一愣,歪头越过蒸笼去看闹事的客人。
  本以为会是个邋遢黝黑的小叫花,没想到却瞧见个粉面桃腮的俊秀少年,一身素色直裰灰扑扑的,想是外地来客。
  少年身上没有行囊,身板瘦削,双唇干得起皮,眼瞳却水光熠熠,是那种眼尾略略下沉的深邃眼型,睫毛也顺势耷拉着,挑眼看人时天生带着忧郁无助的神色,叫人说不出的怜惜心颤。
  店小二见她愣愣看着那小叫花子发呆,便轻声呼唤:“老板娘?”
  老板娘这才回过神,连忙理了理发髻,转头掀开蒸笼,用油纸包了两只纯肉包子,递给少年:“赔你两只肉包,够不够?”
  “老板娘!”店小二眼睛都睁圆了,急忙阻止道:“他只要咱赔二十文钱!俩肉包可要一百文呢!”
  老板娘没理他,执意要那少年收下两只包子。
  宋麒没接,默然观察老板娘神色,见她并没有耍花招的意思,旋即抬手接过包子,老神在在道:“这才是为商之道。”
  店小二咬牙切齿:“你这臭小子,得了便宜还……”
  老板娘爽朗一笑:“孩子,你是外地来寻亲的吧?”
  宋麒含糊应了一声,揣起包子转身就走,以免老板娘后悔。
  满脑子都是“肉肉肉肉肉”,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享用,瞧见前方有条巷子,就快步拐了进去。
  “咚”一声闷响,宋麒被拐角猛冲出来的身影撞翻出去!
  包子从怀里飞出,向后仰面摔倒的宋麒猛然间爆发出惊人的腰力,半空中扭转身体,一只脚尖猛然向后一顶,双手朝着包子扑过去——
  “噗通!”脸朝下落地,双手成乞讨状前伸,而两只热腾腾的肉包子却落在他指尖三寸外的空地上。
  脏了。
  如果宋麒是重生前那个宋麒,此刻已经风云变色、电闪雷鸣了。
  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宋麒是十五岁的宋麒,只能一声不吭地爬起来,掸一掸身上的灰尘,用余光偷看撞倒自己的罪魁祸首,衡量对方战斗力,以估测自己是否能为包子报仇。
  “哎哟!哎哟我的腿……”罪魁祸首此刻还瘫倒在地,捂着膝盖哀嚎,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皮肤黝黑,衣着朴素,但没有补丁,是赔得起俩包子的打扮。
  宋麒正欲开口索赔,一旁突然窜出个中年汉子,蹲下察看那少年伤势:“摔伤了吗?”
  “嗯……”少年一脸痛苦地哼哼。
  宋麒心想现在倒下装受伤,是否还来得及。
  “没事,大伯别担心,只是扭了脚,我好像听见什么东西掉地上了……”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袖兜。
  “是我的包子被你撞掉了,两只,刚出笼地肉包子。”宋麒抢答。
  少年仿佛没听见他说话,摸完袖兜后,脸色忽然一白,低头在周围摸索起来,似乎丢了什么天大的宝贝。
  “怎么了?别着急。”一旁的中年男人关切地安慰。
  少年神色几乎要落泪,却还憋着一口气在寻找什么,忽然间,他的视线定格在身旁几步外——几块翠绿碎石反射着阳光。
  他双唇哆嗦,缓缓爬过去,抖着手一块块捡起那些碎石,忽然仰头发出绝望地吼叫:“娘!孩儿对不起你!”
  中年男人慌忙起身冲过去,一看少年手中碎石,登时脸色惨白:“咱家这块祖传宝玉……摔碎了……老天爷啊!”
  宋麒觉得包子可能讨不回来了。
  “都是你这直娘贼!”中年男人陡然转头瞪视宋麒:“你这不长眼的小畜牲,赶着投胎呢!撞了人倒也罢了,咱家祖传的宝贝……老子跟你拼命!”说着起身欲扑。
  “大伯!”少年一把拦住中年男人,哽咽道:“这小兄弟也不是故意撞我的,你别杀他好吗?”
  “不行!”中年男人杀气腾腾:“我今天就要宰了这家伙,然后去报官自首!”
  宋麒发现这两人哭了半天,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倒是脸很红,看来挺费劲,便开口劝道:“大叔,小哥,你们别着急,我刚走的急,这拐弯口,也没想到你们突然冲出来……”
  “这么说还是咱们撞了你?!”中年男人虎目圆睁。
  “不是……不是。”宋麒小声解释:“对不起,这都怪我,害得你们摔碎了家传宝贝,这可怎么办呢?要我拿命偿吗?”
  少年叹息道:“大伯,你看,这小兄弟也不是故意的,何必为了无心之失闹得你死我活?”
  中年男人急道:“那你说怎么办?这块宝玉可是你娘留下的遗物,价值连城!”
  少年低头默然不语,似乎在想解决方法。
  宋麒一动不动乖乖站着,以免那中年汉子忽然暴起动粗。
  “二十两吧。”少年淡然却清晰地开口,抬头看向宋麒道:“我娘留给我地这块玉石,是上等翡翠,给当铺至少能换数百两银子,看你年纪小,这点补偿当是慰藉我娘。”
  宋麒神色愧疚地小声询问:“二十两?”
  “也太便宜他了!你就是太心软!”中年男人一脸吃了大亏地神色,气得直拍腿。
  宋麒惭愧道:“这是你娘的遗物,不提本身品质,那也是无价之宝,小生愿出一百两,聊表愧意。”
  此言一出,中年男人眼睛都直了,少年也半张着口。
  合伙碰瓷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傻子,居然还主动加价!
  “还请二位不要推却!”宋麒颔首一揖。
  那少年先回过神,清了清嗓子,压下激动,沉声道:“你是个有心的孩子,既如此,这份心意我便领了。”
  宋麒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探入怀中一摸,急道:“哎呀,今日出门没带银票,二位能否在此地等候片刻,我回去取银子来。”
  中年男人眯眼警惕道:“我们陪你一起去取。”
  宋麒一挺腰:“二位莫非怕我不守信用?”
  中年男人不悦道:“萍水相逢,谁知道你什么身份品行?”
  宋麒蹙眉急道:“不识得我身份,就去月炎山上打听打听。”
  中年男人吃了一惊,颤声问:“您……您是江家人?”
  宋麒冷哼一声:“你二人随我一同回庄取银子便是。”
  中年男人懵了,腿肚子直打哆嗦。
  看宋麒这身打扮,不像是仙门中人,但在月炎岛,谁敢顶着江氏名头招摇撞骗?
  万一是真的江家人,他俩讹诈的事情被其长辈察觉,后果不堪设想。
  中年男人当即道:“银子咱们还是不要了……”
  “大伯!”据说崴了脚的少年突然兔子一样蹦起来:“怎么能辜负少侠一片心意呢!要不您在这儿等我,我随他去取银两!”
  这趟碰瓷可是大生意,他本来开价二十两,估摸着宋麒能拿出几吊钱也是好的,哪成想这小傻子主动加价,一百两,赴汤蹈火也得取回来!
 
 
第2章 
  看来江家混得不怎样,连骗子都吓不跑,换作前世宋麒那威名,谁报出“北麒魔君”的名头,方圆五里的良民都能吓得尿裤子。
  甚至连老百姓教育孩子,都仰赖宋麒的威名,适用的教学场景譬如:“再不听话,北麒魔君就来把你叼走了!”
  宋麒一度很不满意这种描述——什么叫“叼走”?他又不是狗。
  老百姓的词汇量就是不让人省心。
  江氏世代统领的月炎派,乃是四大仙门之首。
  跟其他三大仙门不同,月炎派素来以好战闻名天下,从他们族训就能看出来——“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可见这一家子暴躁老哥不是在跟人干架,就是在琢磨如何跟人干架。
  或许就是这样恶劣的生长环境,才能培养出少主江辞风那样的变态。
  思及此,宋麒的脚步停在了山脚下,生怕多迈出一步,就冤家路窄。
  “怎么了?”碰瓷少年一脸焦急,迫不及待上山取一百两银子。
  “你要跟我一起上山吗?”宋麒余光往少年身后扫视,确定那中年汉子没敢跟来,才心下稍安。
  “一起啊,这山路蜿蜒,总不能让你往返劳顿。”碰瓷少年贴心道。
  宋麒点点头:“那就劳你辛苦一趟。”
  少年摆手:“不妨事!快走罢,天色不早了。”
  宋麒随他一起踏上山路,不多时便喃喃道:“若是路上能遇上师兄弟,我倒可以先借来银两还给你。”
  “噢?”碰瓷少年眼睛亮了,他不顾大伯阻拦,冒险跟随宋麒,若是能半途拿回银两,也免得冒险登门,便急问道:“你师兄傍晚会下山来吗?”
  “不会下山,但山中有巡守之人,兴许能……诶?”话未说完,宋麒眼睛一亮,指向少年身后,喜道:“还真遇上了!周师兄!周师兄!”
  碰瓷少年吃了一惊,连忙转身看去,想要行礼拜见,却没见到身后有人,正自纳闷,身后劲风一掠,腿弯被人猛地一顶!
  “哎哟!”少年张开双臂,想稳住身体,胳膊却被人顺势向后掰折,腿弯又被一顶,当即跪倒在地。
  “干什么!你干什么!”少年挣扎不脱,拼命侧头,就见宋麒那张无害的俊秀脸蛋从一旁歪看向自己,勾着嘴角朝他坏笑。
  少年心知中计,却挣脱不得,大伯也不在身边,急得咆哮:“你这恶贼!撞碎了我们家传宝玉,还打人!我大伯绝不会放过你!”
  宋麒也不答话,一手反扣住他双手,一手从他身后探入他怀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