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扒一扒那位端庄的顾公子(玄幻灵异)——八千楚翘

时间:2019-08-23 17:12:06  作者:八千楚翘

   书名:扒一扒那位端庄的顾公子

  作者:八千楚翘
  文案:
  顾公子是一只高冷纯情话很少的九尾狐,慕朗清是那种很不正经的类型。
  在慕朗清眼里,顾公子纯洁无瑕、白嫩怕羞、十分可爱。
  某日,明景山庄后花园。
  慕朗清将那位软绵绵的顾公子推到墙角,单手撑墙,勾唇一笑:“不知顾公子介不介意跟在下喝喝小酒、谈谈小恋爱?”
  后来,慕朗清不止一次被毛茸茸骚扰得很狼狈,不止一次后悔当初撩太狠……
  食用指南:
  1、1V1 主受 he
  2、高冷闷骚其实一点儿也不端庄的攻 vs 热情奔放偶尔软乎乎的受
  3、架空背景,轻松无虐,流水账日常,看文愉快么么哒~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藏好尾巴
  妖域近日有些躁动。
  听说明景山庄来了人类,方圆十里的妖怪都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想一睹人类的芳容。
  明景山庄门前尘土飞扬,喧闹异常。
  “别急!”白管家拖着大大的尾巴,擦了把汗,努力维持秩序,“排好队,一个个来!”
  门前阵仗,浩浩荡荡。排队的妖怪各有所长,或出身高贵,或才华横溢,或憨厚淳朴,或美艳动人。众妖纷纷送来了妖域最稀有的珠宝,熬夜做的小点心,鲜美的小鱼汤……
  白管家秉持着严谨务实的精神,一一审核。
  “你呢?”
  中年男子昂首挺胸,睥睨群雄:“我家世清白,祖宗三代都是纯种猫。”
  白管家:“过,下一个。”
  接下来是只深沉的仓鼠,此妖二话不说就开始作赋,三千五百字,唾沫横飞,口才极好。
  白管家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摆摆手:“过过,下一个。”
  一只湿淋淋的妖怪扛着一个□□袋,蹦蹦跳跳地上前:“这里面是我刚揪下来的触角,五颜六色,很香的。”
  话音刚落,众妖就怒了,群起而殴之:“竟然想吓我们公子的心上人!不要脸!”
  没错,明景山庄这个人类是他们公子的心上人。
  顾公子在众妖心中是很圣洁的存在。高贵冷艳,气度非凡!但由于缺少爱情的滋润,整个人冷冰冰的。因此全庄上下为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直到前天晚上,顾公子抱回来一个男人。
  这消息就像炸.弹扔到水里一样,轰炸出不小的水花。众妖奔走相告,很快的,“公子气喘吁吁地抱回来个衣不蔽体的男人”这个稍加渲染、略带桃色、让人浮想联翩的消息就妖尽皆知。
  公子终于开窍了。全庄盼这一天都不知道盼了多少年,如今心愿了结,欣慰之余忍不住挥洒热泪。
  众妖抱在一起,毛都哭湿了。
  ……
  房间里,慕朗清揉了揉额角,打量着陌生的房间,脑里一团糟。
  还没来得及细想,屋外就传来了脚步声。慕朗清忙闭眼,继续装睡。
  房间门口,白管家示意众妖安静下来,然后低声吩咐:“大家藏好尾巴!一批一批进去!一定要有秩序!记住,时间有限。小公子重病在身,不适合被过度观赏!”
  门被推开,七零八落的脚步声慢慢逼近,最后停了下来。
  慕朗清竖起耳朵,听到一个很软很软的声音说:“我可不可以摸他的脸?”
  ……什么情况!慕朗清浑身绷紧。
  白管家瞪了他一眼,拒绝之意显然易见。
  小妖怪咽了咽口水,尾巴很沮丧地冒了出来了。
  “好了,”白管家清清嗓子,开始赶妖怪,“时间到,下一批。”
  ……下一批什么?慕朗清听得毛骨悚然。
  下一批妖怪风风火火地进来,互相推搡,声音叽叽喳喳:“你挡住我了!”
  虽然闭着眼睛,但慕朗清始终能感受到无数道炙热的视线盯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装睡。
  众妖屏住呼吸,互相搀扶着,幸福地快要晕厥了。
  人类不会长毛,哪里都光溜溜的,一定很好摸。所以,小妖怪们都含蓄或豪放地表达了一下想摸脸的愿望,但被无情地拒绝了。
  笑话!我们公子的人,岂是你想摸就能摸的?
  过了好长时间,耳边终于清净下来,慕朗清慢慢睁开眼。
  “公子醒了?”一个小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关切地问。
  慕朗清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装作很虚弱的样子:“这是哪儿?”
  “明景山庄,”小厮自豪地挺直腰板,言语间难掩骄傲,“就是传说中那个远离尘世、清新淡雅、散发着神秘色彩的明景山庄。”
  明景山庄?慕朗清在《万妖志》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他这次就是被那个烦人的老头忽悠着去明景山庄的,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到了这里。
  恍神的功夫,小厮殷勤地问道:“公子,您想喝露水还是雪水?”
  慕朗清:“……都可以。”
  小厮转身,去给人沏凌晨采集的露水。
  趁他转身的功夫,慕朗清摸出腰间的玉佩,从中间那个孔看过去。
  一只松鼠歪着蓬松的大尾巴,边沏茶边问:“公子饿吗?”
  “……不饿,”慕朗清镇定地放好玉佩,“谢谢。”
  “公子客气了,”小厮弯着眼睛道,“我们是清白人家,下个月就是黄道吉日,公子您放心好了。”
  “嗯?”慕朗清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警惕道,“什么黄道吉日?”
  “成亲的日子啊,”小妖怪看着他,目光无比慈爱,“我已经查好了,您和我家公子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生辰八字,甚至连姓名笔画都很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等等。”慕朗清有些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公子有何吩咐?”小厮眼里一亮,“是不是也觉得婚期应该提前?”
  慕朗清斟酌着开口:“我似乎不认识你家公子……”
  “闭嘴!”一直软绵绵的小妖怪明显怒了,激动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没等慕朗清说话,小妖怪就声情并茂地控诉:“我们公子对你一往情深,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么多年来从来没见过他碰过谁,更别说还做那么亲密的动作!”
  慕朗清张了张嘴:“……什么动作?”
  小妖怪被问住了,于是严肃地批评道:“不要在乎这些细节。”
  慕朗清:“……”
  小妖怪不容辩驳道:“总之你已经是公子的人了,这是公认的事实。”
  慕朗清心生无力,拄脸瞧着房梁。
  “不用怕,”小妖怪弯着眼睛说,“我们公子妖品很好,那么高,还很白,尾巴特别多。”
  根据他的描述,慕朗清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白壮壮、脸上一掐一个印、尾巴多、牙齿很大的妖怪。
  ……慕朗清嘴角抽了抽,被自己的构想吓到了。
  “呃、那个,”小妖怪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搓了搓爪子,小声道,“我可以偷偷摸一下你的脸吗?”
  慕朗清还没回答,只听到砰地一声,一大群人拖着尾巴兴奋地冲进来:“还有我们!”
  虽然早有准备,但看到破门直入的一大群尾巴时,慕朗清又开始了新一波的震惊,久久没缓过神。
  幸好白管家及时来维持秩序,吼了一嗓子:“都出去!”
  连尾巴都控制不好!丢不丢脸?
  白管家看到他们脆弱的夫人被吓得说不出话,于是沉着脸,一脚一个,将随便长尾巴的妖怪全踹了出去。
  ……慕朗清揉了揉脸,觉得一切都很玄幻。
  “公子没被吓到吧?”白管家拍了拍手,关好门,冲慕朗清油腻一笑。
  慕朗清镇定道:“还好。”
  白管家彬彬有礼:“我是明景山庄的总管,公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慕朗清想了想,问:“你家公子呢?”
  白管家深深地看着这个被思念折磨的人,忍不住老泪纵横。
  ……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慕朗清右眼跳了跳。
  “好了,”慕朗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轻咳一声,“我想休息一会儿。”
  “嗯,我会替您向我们公子传达思念。”白管家贴心道。
  慕朗清:“……”
  耳边总算清净下来了。慕朗清跳下床,活动了一下胳膊。不知是不是错觉,身体好像比以前好多了。
  这个房间虽然不大,但宽敞干净。夕阳红色的余晖从窗口洒进来,在桌子上留下一块光斑。
  慕朗清趴在桌上,从窗口望去,能看到一片红色的天。
  夜深人静,凉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清雅静谧。地上树影斑驳,虫声隐约可闻。
  慕朗清从门缝里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轻轻推开门。
  屋前的大榕树朦朦胧胧睁开眼,好奇地看着这个鬼鬼祟祟的人类。
  周围很安静,慕朗清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树丛后头一大群小动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黑溜溜的眼睛跟着他转来转去。
  ……慕朗清不知为何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远处,一只定力很弱的小妖怪低声打了个喷嚏。
  慕朗清警惕地扭头。
  一阵风吹过,地上的落叶打着旋儿,飞起落下,互相追逐。
  与此同时,树丛里,那只打喷嚏的小妖怪被众妖捂着嘴,险些被捂死。
  再次回过头时,慕朗清怔住了。月光下,眼前之人面色如霜,目似寒潭般深不见底,五官完美得无可挑剔。
  慕朗清心脏骤停,怔怔地盯着人的脸。
  “抬脚。”直到清冷的声音响起。
  ……白痴,你踩到我尾巴了。
 
 
第二章 妖品太差
  慕朗清回过神来,后退了一步。
  那人看了他一眼,平静道:“深夜乱跑,从月钱里扣二十两。”
  慕朗清一头雾水:“……月钱?”
  眼前这人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张纸,轻轻展开:“你的卖身契,有手印。”
  慕朗清凑过去,试图借着月光打量那上头的字。
  顾长弦:“三十年。”
  慕朗清:“……”
  顾长弦收回那张卖身契,叙述的语气特别平静:“现在是三十五年。”
  慕朗清:“……”
  “所以回房,”顾长弦随手捉住一片叶子,开口道,“跟着。”
  那片树叶停在半空,平平稳稳地往前飘,不时停下来等等人。
  “哎……”慕朗清看着前方带路的树叶,终于忍不住道,“这位叶子。”
  “嗯。”树叶听到这话,飘得愈发潇洒。
  慕朗清斟酌着开口:“我和你们公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树叶想了想,道:“公子彻夜照顾你,算吗?”
  慕朗清:“这不挺温馨的?”
  树叶炫技般拐了个完美的弯:“那是因为你强行拽着公子的袖子,不让他走。”
  慕朗清:“……”
  “而且,”树叶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你还吐了公子一身血。”
  慕朗清:“……”
  树叶:“公子有洁癖。”
  ……所以他就能让神志不清的我签卖身契吗!!!
  树叶优雅地拐回来,特别老练地说:“但公子却不计前嫌救了你,所以说公子肯定是喜欢你的。”
  “……”就因为这吗?你们这群肤浅的妖怪。
  “好了,”树叶指了指前方,“前面就是你房间。”
  慕朗清:“多谢。”
  树叶又指了指另一边,暧昧不清道:“公子房间就在隔壁。”
  慕朗清偷偷地瞥了一眼,本来亮着光的房间一下子就黑了。
  慕朗清:“……”
  烛影晃动,慕朗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
  自己是被老头忽悠着去明景山庄的。之所以说忽悠,是因为那老头总是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但自己每次都相信了。
  因为不得不信。
  慕朗清对自己过去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住在那间房子里,也不知道院里那棵梧桐多大年纪,更不知道那位疯疯癫癫、故弄玄虚的老头是从哪冒出来的。
  老头以自己师父自居,成天懒洋洋地躺在大石头上,怀里抱着他的宝贝破酒壶。
  除了喝酒,最热衷的事就是逼自己背诵《万妖志》。
  《万妖志》里面详细记载了妖界和人界的各种事,五花八门,包罗万象。
  后来,慕朗清知道了自己那本神圣的《万妖志》是老头自己瞎几把乱写的,果断拿书去垫桌脚。
  前几天,老头喝醉了酒,非要逼自己听他讲述他悲惨的童年、不近人情的师父、丧心病狂的师兄、不堪回首的往事……
  讲完后有感而发,吼了半晚上的曲,声音还挺高亢激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