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穿越重生)——EveZ

时间:2019-08-23 17:12:52  作者:EveZ

   《穿到狗血文里是什么体验》作者:EveZ

  文案:
  常言道人死如灯灭,陆祁却在死后被迫围观了一出狗血大戏
  在那个故事里,人人都爱一个白莲花,有人为他抛弃了爱人,有人为他放弃了弟弟,有人为他背叛了朋友
  而沈晨安,就是那个被炮灰的爱人弟弟朋友
  陆祁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到了这个故事里面,成了一个一出生就夭折的婴儿
  原故事线背景板路人vs原故事线炮灰反派
  不算霸道的总裁vs表面乖巧实际张扬的小祖宗
  ——————
  一个谈恋爱为主的甜文,不会过多参与原故事线,主线就是甜甜甜
  日更,1v1 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祁,沈晨安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重生or穿越
  【据悉,本市知名企业家陆祁先生已于本日下午四时因癌症逝世,享年25岁......】
  【陆祁,本市知名企业家,一手建立了陆氏集团......】
  【青年企业家因胃癌而逝世】
  ......
  常言道生死无常,哪怕是陆祁这样的天之骄子,也无法逃离死神的魔爪。
  陆祁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他出身孤儿院,凭借自己对金融行业的敏感,年纪轻轻就攒下了大笔财产。只可惜还没等他在上一层楼,他就在体检的时候查出了胃癌。
  年纪轻轻就被宣告死亡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陆祁这种拥有大好前程的人身上。只可惜他身体底子太差了,前些年透支的太厉害,发现的也太晚了。
  他挣扎治疗了半年之后最终还是没能战胜病魔,死在了手术台上。
  人死了以后会什么什么样子?
  陆祁原本以为人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意识消散,身体长埋地下,只会留存在活人的记忆之中。
  只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子的。
  他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一个异空间之中一般,看得到听得到,只是无法动作。
  陆祁就这么被迫看了一出狗血大戏。
  故事发生在n市,纪然是一个家境普通的男生,在大学期间认识了薛家继承人薛君浩和沈家继承人沈远和他的弟弟沈晨安,还有一众富二代。
  薛君浩爱上了他,却因为家庭的压力被迫与他分离。最终纪然出国,薛君浩和沈晨安结婚。
  对,这是一个同性可以结婚的世界。同性结婚虽然不是主流,但也是合法的。
  纪然忘不了薛君浩,而薛君浩也没有忘记他。
  几年后纪然回国,两人意外相见,再次相见。经过一系列事件以后,两个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而他的旁观者陆祁已经快恶心死了。
  陆祁是以纪然的视角看的这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纪然毫无心机,而他遇到的大多数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成为他的爱慕者。
  哪怕他闯了祸,那也是无心之失,而与他计较的人,都是刻薄不容人的存在。
  至于薛君浩和纪然之间的真爱?
  他们两个人搞到一起的时候,薛君浩和沈晨安可还没有离婚呢!
  一个婚内出轨的渣男,一个不要脸的第三者之间见鬼的真爱,陆祁对这个故事下了一个判词。
  最终薛君浩和纪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的那些爱慕者也全数到场忍痛祝福。花瓣彩带飘扬的婚礼现场,下一瞬间却被火海吞噬。
  陆祁知道,沈晨安就是死在了一场大火之中。
  “沈晨安......”陆祁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一步步地看着沈晨安从原本开朗张扬的小少爷,被现实一步步逼迫到一无所有——丈夫另有所爱,父亲只把他当作联姻的棋子,朋友背叛了他,哥哥也站在了第三者那边。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要承担那所谓爱情的苦果。
  公平吗?
  哪怕是陆祁这种冷心冷清的人,都不由得觉得有些心疼。
  看着弥漫到眼前的火海,陆祁下意识的想要伸手触碰一下,却在下一瞬间被火海吞噬了。
  “婴儿心跳恢复了!”
  “这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快,快通知家属!”
  ......
  陆祁隐约听到这些声音,想要睁眼让他们别吵了,却觉得眼皮重的过分,只能昏昏沉沉的再度睡过去。
  等陆祁重新拥有个人意识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因为婴儿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眠,陆祁用了很长时间才整合好了前世今生的记忆。他也终于从旁人的三言两语之中推断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重生了,重生在一个一出生就停止了心跳,几乎要宣告死亡的婴儿身体里,他拥有了一对父母,得到了和前世同样的名字——陆祁。
  重来一世本就是无比幸运的事情,看着眼前慈爱的母亲和严厉又不失温情的父亲,陆祁彻底的融入了新的一世。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无论他属于哪个时空,他都还是他不是吗?
  既然能够有机会重来,那么他一定要好好孝顺自己的父母,珍惜自己的身体,过好这难得的一世。
  陆祁这辈子出生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都不为过,他的父亲陆昆峰从政,母亲赵曼是全职太太,还有一个叔叔陆昆海在n市经商。可以说他只要不挥霍,这一辈子是吃穿不愁了。
  直到十岁那年陆祁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不是重生,而是穿越了——穿到了他所看的那个狗血剧情之中。
  事情要从他们一家去n市过年说起。
  陆祁本就聪明,要不然也不可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打拼出自己的公司了。学生犯愁的作业,考试,在他看来实在是简单的过分,如果不是他想要在用空闲时间多学一些技能,早就申请跳级了。
  在完成了期末考试以后,陆祁得到了一个令他有些吃惊的消息——他们一家要去n市过年。陆昆海没有结婚,过年过节的只要有空都是来帝都和自己一家人过的,怎么今年变了?
  疑问归疑问,父母和叔叔那边都同意了,陆祁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他到了n市才知道,今年陆昆海因为公司合并扩张更名等一系列事情腾不出空来帝都,才让他们过来的。
  “叔叔的集团更名成什么了?”陆祁也就是随口一问,他现在还太小了,哪怕以后想要经商,那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最多就是拿零花钱和压岁钱在股市里试试手。
  “海逸集团,小祁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叔叔明天带你去看看?”
  陆祁吓了一跳,问道:“海逸集团?!是大海的海,逸乐的逸吗?”
  “是这两个字,海这个字太大了,就搭配了逸乐的这个逸,怎么了吗?”
  陆祁收敛了神色,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有点惊讶,小叔叔这么年轻就已经有这么大的集团。”
  陆昆海笑了笑,说:“这算什么,小祁你好好学习,以后肯定比你爸爸和我都厉害。我可是听说了,你现在在学校里次次都是第一,我们上学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厉害。”
  陆祁笑着应了几句,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惊慌。无他,海逸这个名字,曾经在那个狗血故事里面出现过。
  晚上,陆祁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搜了一下薛沈两家集团名字,看着电脑上的资料,他久久的说不出话了。
  n市这个名字太常见了,哪怕知道自家叔叔在n市,陆祁也没把自己所在的时空和那个狗血剧情联系起来。
  虽然薛家和沈家都经商,但那个故事是围绕纪然的爱情故事展开的,就连薛家的一些事情都只是一笔带过,更不要说没有参与到剧情之中的海逸了。
  陆祁看故事的时候恶心的不行,根本没费脑子记忆,如果不是他记忆力好,根本想不起来薛君浩提起过一次海逸拒绝了他们集团的合作,他才不得不和沈家联姻的。
  现在薛沈两家相关资料都对上了,公司名字,总裁名字,全对上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陆祁把电脑扔到一边,自己埋进枕头里,只感到无比的心烦。
  平心而论,陆祁是真的不想和那几个人有接触。他的家在帝都,他小叔叔和那些人基本没牵扯,这一切管他什么事呢?
  大不了剧情发生的那段时间,他不来n市就是了,纪然的魅力还能影响到帝都?
  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他可以完全不掺和进去那些事情里,说不准以后只会在茶余饭后说上几句薛沈两家的恩怨;但他现在知道了,他能看着那一切发生吗?
  陆祁从床上躺了半天,最后爬起来去冲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管这么多呢,现在距离那个剧情开始还早着呢。
  大不了,大不了到时候给沈晨安提示一下,让他离那群神经病远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第2章 沈晨安
  赵曼看着服务员把饮品端上来,说:“小祁,你不要乱跑,妈妈一会就回来。”
  陆祁乖巧的点头应了,赵曼又给司机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陆祁不是第一次和母亲出来逛街了,陆祁年纪小体力差,逛不了多久就会觉得累。
  最开始的时候赵曼见他累了就回去了,后来陆祁见母亲逛的不尽兴,就提出来他可以和司机在饮品店等着,免得两人每次出来都逛不了多久。
  赵曼开始的时候不放心,后来见陆祁确实是乖巧不乱跑,而且也有司机跟着才放心离开。
  陆祁捧着一杯热饮,颇有几分无聊的看着窗外。
  陆祁对于逛街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这次主动提出来陪母亲购物,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的人很多。陆家虽然没有什么亲戚,但是陆昆海商场上的朋友还有陆昆峰官场上的朋友都不少,来拜访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
  陆祁年纪还小,哪怕他在商业上有些天赋,他们也不会让他这么早就接触这些事情。
  只要他在场,话题就都是问成绩问排名,然后就是对他的夸奖。
  陆祁的灵魂毕竟是成年人,虽然因为身边人都把他当孩子宠的缘故带了孩子气,但是实在不好意思听人夸奖自己考了小学第一名这件事情。
  太羞耻了。
  一次两次还好,每见一个长辈就夸一次,他实在是顶不住,这才跟着母亲一起出来逛街。
  陆祁有几分无聊的放空自己,忽然注意到店外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哭。
  逢年过节的商场人很多,n市繁华归繁华,但小孩走丢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份繁华而减少,甚至会因为大量人员来往而增多。
  不管怎么说,一个小孩,孤身一人在商场哭,实在是太危险了。
  陆祁出去走到那个男孩面前,把纸巾递给他,问:“你是走丢了吗?”
  冷不丁地有人过来,小男孩下意识地退了几步,见是个没比自己大太多的哥哥才敢抬头说:“哥哥不见了,我找不到哥哥了。”
  陆祁半蹲下来问:“你是和你哥哥一起来商场的?”
  或许是因为身高差距的缩小,男孩没那么害怕了,说:“还有司机叔叔。”
  陆祁听他说是和司机一起来了,稍微放心了一些,这个男孩的哥哥应该不是被拐走了。
  “你知道哥哥去哪了吗?”
  “哥哥让我跟在他后面,我跟着跟着就找不到他了。”说到刚才被人群冲散的事情,小男孩又是止不住的哭,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是我太没用了,哥哥说过我也要好好跟着他的。”
  陆祁被他哭得心烦意乱,动手给他擦了擦眼泪说:“你别哭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这样吧,你和我在这边的店里等你哥哥,我让人去服务台广播找人。”
  看着陆祁伸出的手和近在咫尺的甜品店,男孩有些心动,但还是没动作。
  “又怎么了?”陆祁不是太有耐心的人,他只觉得自己这辈子耐心都快被这个男孩透支光了。
  “哥哥说不让我乱跑,不让我跟不认识的人走。”
  陆祁想直接进去不管这件事情,看那个男孩哭红的眼睛又狠不下心来。犹豫了一下说:“你看这样,我去叫甜品店的店员来,给他们说刚才的事情,让他们看着我绝对不把你带到其他地方去,行吗?”
  “好,谢谢大哥哥。”
  男孩最终还是把手递给陆祁,让他牵着自己进了店。
  进店以后,陆祁径直走到收银台说:“姐姐,这个小孩走丢了,我把他带进来坐一会。他不放心,你们看着点我绝对不会把他带到其他地方去。”
  收银员刚才也注意到门口有个小孩在哭了,不用陆祁说,他们店也不会让这个男孩随意被人带走的,很痛快的应了下来。
  男孩跟着陆祁走到座位上,见他把跟着的司机派去服务台找人,才彻底放下心来。他见自己误会了陆祁,红着脸说:“大哥哥对不起,我不该乱想的,你别生气。”
  陆祁刚才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倒没觉得这孩子做错什么了。
  看身旁哭得有点可怜的小男孩,陆祁摸了摸他的头发说:“没事,你不和陌生人走是对的。你哥哥可能晚点才会找过来,要吃点什么吗?”
  男孩见陆祁没生气,松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不用了,谢谢大哥哥。”
  “咕...”
  他话音刚落,陆祁就听见他肚子的叫声了。
  男孩反应过来,脸都红透了。
  “服务员,来一下,我要点单。”陆祁见他低头不说话,说:“我现在不能带你去其他地方吃饭,先在这边吃点东西可以吗?”
  “我不用...”男孩下意识想要拒绝陆祁的好意,却被陆祁忽略了。
  这家甜品店规模不小,除了蛋糕甜品以外还有一些小吃,陆祁对甜点不了解,也不知道这个小孩爱吃什么,干脆说:“上几个小孩能吃的甜点,再要一杯热牛奶。”
  服务员很快端来了几个小蛋糕还有陆祁点的牛奶。
  陆祁把盘子推到男孩面前,看了一眼司机发来的消息,上面说已经找到男孩的哥哥了,司机正要去找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