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蒋先生在线撩夫(近代现代)——绯七七

时间:2019-08-23 17:13:42  作者:绯七七

   《蒋先生在线撩夫》作者:绯七七

  文案:
  清晨,阳光很暖。
  蒋正霖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樊逸清的额头轻印一吻,却不曾想怀中的人温柔的弯起唇角。
  蒋正霖:“早安,睡美人。”
  樊逸清:“你果然是凶手。”
  见蒋正霖愣住,樊逸清窝进他的怀里,侧耳倾听他的心跳声。
  久久后,蒋正霖听到他说:“你就是我的芳心纵火犯。”
  一场冤案,十几年的牵绊。
  还好,真相大白时一切未晚。
  “早安,我的蒋先生!”
  忠犬富二代痴情傲娇攻VS薄情罪二代腹黑受(1v1HE)
  真香预警!直掰弯后这该死的甜美的男人!
  ps:
  1.正文时代架空,所以某些地名请勿考据。
  2.双主角皆无罪。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樊逸清、蒋正霖 ┃ 配角:程桦、厉甄东、柯北 ┃ 其它:其他配角随缘吧嘤嘤嘤
 
 
第1章 
  樊逸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坐在刑事法庭的嫌疑人席位上。
  公诉人和辩护人正在展开一场唇枪舌剑的角逐,而他自己正安安静静坐在被告席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紫红围栏将他的身体限制在一平方左右大小的空间里,他低头呆楞的望着自己放置在膝盖上的双手,手腕上那副银色手铐深深刺疼了他的眼,幼年那段难熬悲惧的时光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像是给他心头突刺了一根针。
  深刺入心腔中,来回左右的旋转刺插,不会致命,却致命折磨。
  慌忙抬头,樊逸清不期看到了自己呆滞颓废的脸,这张脸也曾引无数少女竞折腰,现如今这张脸却在被告人三个大字的铜牌中显得极度扭曲,满眼血丝,眼袋肥肿乌青,嘴裂干涸,剃了毛寸,数日不曾修剪胡须,身上还穿着橘红色囚服,在数种色彩的冲击下,怪异极了。
  这张脸却也慢慢的与记忆中不愿回忆的那张脸重合。
  他的杀人犯父亲,那个在他刚刚六岁就被执行死刑的男人。
  樊逸清打算用一生去忘记,却多少次午夜梦回后扎根于记忆中的场景显现出来。
  六岁时,她的母亲曾抱着他去见了这个男人的最后一面。
  别的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铁窗里男人那张临死不惧的笑脸,铁窗外母亲抱着自己颤抖的胳膊和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背后隐隐传来一阵压抑的啜泣,将陷入回忆的樊逸清惊醒,他连忙回头去寻找声源,果然发现了坐在旁听席中娇小柔弱的母亲,她揪着心口的衣服,身体一颤一颤的哭泣,旁边坐着的赵叔叔正拍着她的背,替她理气并且小声安慰着什么。
  樊逸清看着悲伤欲绝的母亲,突然转头紧紧盯着审判台上的法官,眼神中满是痛苦与绝望,像极了被猛兽扼住喉管的困兽,做出最后的挣扎,嘶哑叫喊着:“我没有杀人!”
  他的声音出现的猝不及防,现场众人包括法官,公诉人,甚至是自己的辩护人都吃了一惊。观众席上开始窃窃私语,一位中年男人站起来破口大骂,是樊逸清的大学同学王强的父亲。
  “我去你妈的!你个该死的杀人犯!我儿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这辈子都不一定能醒,所有证据都证明是你干的,你还不承认,我要杀了你这个贱种!杀人犯留下的种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樊母痛苦又苍白的为儿子发声:“不是的,清清他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去害人,不会的。”
  无力又绝望!
  法官赶紧维持法庭秩序,法警也命令王强的父亲坐好,但依旧能听到模模糊糊的叫骂声,直到法官再一次明令禁止喧哗,才恢复了庄严肃穆的法庭环境。
  四周都是压抑的黑红色,像是有人压在胸腔上,令人窒息!
  樊逸清低着头,不住的喃喃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有害人...我什么都没有做...”
  樊逸清确信自己是清白的,因为有个杀人犯父亲,自己从小唯恐触及法律底线,忽略周围耻笑的同学,忍受孤独努力学习,全额奖学金考取首都商大,答应了母亲会努力完成学业,带母亲离开老家,彻底摆脱那个杀人犯留下的阴影,会让前十九年吃尽苦头的母亲过上好日子。
  他不至于为了一个毫无干系的人毁了自己和母亲。
  而现在他作为犯罪嫌疑人坐在被告席,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他觉得自己并不在法庭,而是在阎罗殿。
  下一秒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公诉人将注意力又放到了樊逸清身上,在征求法官的同意后,开始对樊逸清提起询问。
  “2019年2月23日晚上23点17分,你在哪里?在做什么?有谁可以作证?”
  樊逸清努力回想四个月前案发的那天晚上的经历,一团浆糊让他觉得头疼欲裂,他只得如实回答:“...那天返校,宿舍几个人晚上一起出去吃饭,我喝多了...他们把我送回宿舍,剩下的我不知道...”
  樊逸清酒量极浅,稍微喝一点酒就容易上头,他只记得自己和舍友们一起吃饭,喝了一瓶啤酒后就慢慢失去了意识,再醒过来就是到了第二天,自己和衣躺在宿舍的床上。
  然后就听说了那晚王强从宿舍楼三楼的公共厕所阳台上坠楼的消息,再然后就是坐在教室中安心上课的自己被冲进教室里的警察拷走。樊逸清经历了警察的审查,法院的一审,一审判了樊逸清故意伤害致人重伤,且认罪态度恶劣,判处有期徒刑13年。樊逸清听到宣判后,心神俱裂,当庭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公诉人不断问他问题,其实和一审时问的问题都差不多,樊逸清苦涩的回答着,大部分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不清楚,然后就是苍白无力的辩解自己无罪。
  公诉人又当庭放了宿舍楼的监控录像,在2月23日晚上23点10分,自己摇摇晃晃走进三楼的公共厕所,直到半个小时后自己才从厕所走出来,衣服明显比进去之前凌乱不堪,像是争执过,由于大家一般都在宿舍内部厕所方便,在此期间再没有人踏进或踏出公共厕所一步。
  公诉人又拿出了从王强身上提取的证据,樊逸清的指纹和王强指缝中樊逸清的衣物纤维。还有人证出庭,说自己听到了房间外一度传出争吵声。所有的不利证据都指向着樊逸清,已经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
  公诉人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目光如炬的盯着樊逸清,严肃问道:“据调查,你和王强的关系非常不好,王强曾经当众泄露你父亲是杀人犯的事实,你还为此与王强发生过肢体冲突,你是不是特别反感王强的行为?”
  伤疤被又一次揭开,樊逸清本来以为逃离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小县城,逃离了那个令人绝望的圈子,自己就可以塑然重生,却始料未及王强竟然从辅导员哪里不经意听到了自己的家事。
  王强一直嫉妒自己夺了他班长的位置记恨他,拿着他的污点强行放大泼洒,硬生生将污点变成了黑幕,压制着他,喘不动气。
  樊逸清茫然的看着公诉人,反问道:“是不是杀人犯的儿子就一定是杀人犯?”
  公诉人轻咳了一下,回避了樊逸清的问题,提醒道:“请不要提及与本案无关的话题,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樊逸清笑了,泪水顺着脸颊纹路流到嘴角,他舔了舔,心里想到:真TM的又咸又苦!
  他静静地回复公诉人:“我确实恨王强,他打碎了我多年悉心经营的保护壳。”他顿了顿,仿佛听到了观众席中母亲倒吸的一口冷气,和来自辩护律师的一口叹息。接着回道:“可我为什么要伤害他?恨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而我会用自我的强大去封住所有人的嘴。”
  “试问有谁会刚从地狱爬出来,再转身投入污浊的深渊?”
  接下来的庭审,樊逸清像是没有魂魄的玩偶,除了是,不是,很多时候都是沉默,无尽的沉默,就像梦里的黑暗,无边无际。
  直到法官宣判,得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结果时,随着法槌重击声,一切都尘埃落定,樊逸清的脸上才露出裂缝,他重重跌坐在椅子上,又猛的重新站起转身面向旁听席,速度快的连两位近身法警都没反应过来,他朝着母亲的方向大声呼喊。
  “妈!你相信我!我没杀人!我是清白的!”激动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席位,被法警狠狠压制住,拽着他往庭外的囚犯车上带。
  樊母也开始嚎啕大哭,推开赵叔往儿子的身边跑,哭喊着:“清清,妈妈信你,你不会害人,你是无辜的...”哭喊声慢慢淹没在其他嘈杂的声音中。
  樊逸清被法警压制着双手别在身后,佝偻着往外走,脚步有些混乱,像无力的吊线木偶,他不停的喃喃着:
  “不是我,我没罪...”
  樊逸清想不明白,为什么天底下最好的妈妈,却承受了天底下最难熬的痛苦,这不该是她的人生,也不该是自己的人生。
  19岁,13年,32岁...
  什么都没了,青春,前程,家庭,名誉,爱与希望...
  18层地狱,永不翻身!
 
 
第2章 
  十年后,牟新监狱。
  “ 樊逸清 ,墨迹啥呀,快去扒了早饭,我好检查你出狱的随身物品,再带你去签释放文书,你这小子就能滚回家了!”负责管教樊逸清的狱警赵勤一上班就跑到樊逸清的监舍催促他。
  赵勤比樊逸清大了六岁,当年刚来到牟新监狱做狱警,接管的第一个犯人就是樊逸清,他心里总觉得这个沉默的刚刚成年不久的少年不像他想象中的犯人。
  赵勤知道他是因为故意致人重伤罪被判了13年,但又觉得樊逸清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干净,身上找不到一丝暴戾的味道,模样又俊,身形瘦弱的很,倒是凸显出一股书生忧郁的气质,与监狱的氛围格格不入。
  最奇特的就是他不像狱中犯重罪的那些人,数年的牢狱生活下来后,大部分犯人都变的迟缓麻木,即便再凶狠的杀人犯,时间一久眼中狠戾的凶光也变的呆板。
  樊逸清却不同,他的眼神从绝望呆滞,变的越来越有神,越来越精明,就像快要烧完的火堆被突然扔了一把柴火一样,迸发出了希望的火种。
  在狱所,樊逸清不爱与人交流,但却跟赵勤交谈无虞,甚至还会开玩笑。
  赵勤觉得,樊逸清以前肯定是个开朗的人。
  面对赵勤的催促,樊逸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说:“赵哥,早饭我就不吃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勤猛拍了一下后脑勺,接着又被臭骂了一通:“不吃个屁!你这臭小子屁都不懂,监狱的最后一顿饭一定要吃完,要吃干净,一粒米,一口菜汤,一片紫菜叶子蛋花子都要舔干净!吃干净了这顿,就寓意咱这辈子都与这牢饭无缘了!”
  樊逸清单手抱着后脑,一边揉一边咧着嘴跟赵勤开玩笑。
  “赵哥,你好歹也是个党员,在伟大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不做个坚定地唯物主义者,竟然推崇封建迷信思想,政治思想很不过关啊。”
  “行行行,就你小子思想过关,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有时候老子就想,你他妈的比我们狱警都老妈子。”赵勤把坐在床上的樊逸清拉起来,推着他往食堂的方向走。
  “俗话说有始有终,这最后一顿牢饭吃了,也算从仪式上了了你这十年牢狱生涯。”赵勤拍拍樊逸清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想早点离开,既然都给自己争取到了三年的减刑,还怕这吃饭的十几分钟吗?上个月就给你家里发了你要出狱的时间通知,你妈妈那么想你,这个时间应该在外面等着你了,你别墨迹,快去快回。”
  “谢谢你,赵哥。”
  早上七点四十,赵勤和另一位狱警仔细检查了樊逸清收拾好的行囊。除了一些简单的随身衣物,就是他在狱中考取的大专学.历证书,和一些计算机等级证书,再就是母亲寄来的书信照片,还有一本赵勤送他的《狐狸列那的故事》。
  赵勤送他这本书倒不是因为自己沙雕,也不是樊逸清童心未泯,纯属自家倒霉妹妹恶作剧,把他包里的《心灵毒鸡汤66则》抽走,换了一本儿童读物进去。
  那时樊逸清刚刚入狱,每天就像具行尸走肉,赵勤为了鼓励他就翻遍了自己家的书橱,寻思着找本励志的拿给他看看,兴许就想开了呢。
  翻到妹妹房间,发现了心灵毒鸡汤。在赵勤的直男思维里,下意识觉得心灵鸡汤是本好书,翻开正文第一页,精美的插图中赫然写着:人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阵子。
  赵勤看了这句话,乐乐呵呵把鸡汤平放入公文包,但是他却忽略了后半句。
  “苦完这阵子还有下阵子,生活待你遍体凌伤,再给你伤口撒盐。”
  赵勤回到狱所后就忙着给新来的犯人上课,托同事把书给樊逸清送去,后来遇见同事问起此事,同事直夸赞赵勤返璞归真,品味独特。
  但赵勤还是从同事眼中品读出真意。
  你就是个沙雕。
  再后来得知自己给樊逸清送了本儿童读物,臊得赶紧去要回这本书。意外的是樊逸清朝赵勤笑着道谢,表示自己特别喜欢,更别说还书了。
  赵勤拿起那本童话书,满脸黑线的看着樊逸清: “哎呦我艹,你是不是脑子有坑?你家里寄来这么多文学你不带走,你带这破玩意儿走像什么话。”
  樊逸清从赵勤手里夺过书,藏在身后,笑道:“送我就是我的了,再说这是你送我的唯一礼物,我要带着做个念想。”
  赵勤看着脱下囚服,一身运动衣的樊逸清,清清爽爽,笑着摇了摇头,帮他重新整理好行囊,又重重拍了两下,舒了一口气,大手一挥:“樊子,走,哥亲自送你出狱。”
  上午八点,樊逸清签了释放文书,赵勤陪着他往狱所大门走去,总共只有88米的距离。
  赵勤不忘玩笑说:“哈哈,当年建狱所这群人,是真他娘的人才,这88米寓意多好,走完了,就拜拜了。”
  樊逸清每走一步腿都在颤抖,既渴望快点走完这段距离,又害怕门后那个崭新而又陌生的世界。
  十年,他的整段青年时光就在高墙里面流失殆尽。
  十年,他的母亲也是她的母亲,樊母在樊逸清入狱后的第二年冬改嫁了赵叔,入狱后的第四年,赵叔来看他并且告诉他,樊母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赵雅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