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弇山录(玄幻灵异)——耍花枪

时间:2019-08-23 17:14:25  作者:耍花枪

   《弇山录》作者:耍花枪

  简介
  《弇(yan)山录》中记载着长生的法术,顾苏奉师命出山找回遗失的书,没成想,传说中八字奇轻的隆盛集团新任总裁挑中了他做保镖。
  但是……为什么看起来最大的危险就是来自于这位老板?
  可怕的不是对真相一无所知,而是你所知道的是不完整的真相。
  它会比无知更令人难过,甚至会误导你,煽动你,引你走上歧途。
  蛇精病版文案:
  付宗明:“给我个机会,以前是我身不由己,这辈子我想当一个好人。”
  顾苏:“行,你去问阎王,看他同不同意你重新做人。”
  轮转王:“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顾苏:“……”不,我们并没有问这个问题!
  前世今生,1VS1
  弇山(音同“燕山”),日落之地。《穆天子传》卷三:“天子遂驱,升于弇山 ,乃纪名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
 
 
楔子 上
  御景别墅区是隆盛集团开发的富人住宅区,位于城东,如非意外,柳林影这样的平常人是一辈子都没机会进来的。
  一周前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柳林影在同乡好友的介绍下参与了一场招聘,经过了几场面试重重筛选,昨天终于接到雇主的通知确认正式录用。
  柳林影今年不过三十来岁,因为某些原因至今都未婚,也没读过什么书,从老家出来不久,一直都在同乡开办的家政公司做保姆。同乡好友比她早几年出来,现在已经做了领班,人脉关系都累积了不少,打听到这次是别墅区招人,便将两人的简历都交了上去。
  同一时期据说有上百的人报名,可谓是百里挑一,柳林影至今都觉得自己能被选中有些不可思议。
  “管他呢,那家老板谨慎得很,家里聘用的阿姨做了几十年的工,也没请过外人,听说这回是因为那家的阿姨意外摔断了胳膊,这才向外招聘的。”好友暧昧地笑着,对柳林影眨眨眼,“虽说只有一个月,听说男主人还是单身,你不把握一下机会?做不成阔太太,也能拿一笔钱啊。”
  柳林影有些尴尬地笑笑,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
  第一次来到别墅区,柳林影还是有些紧张,不知道条件那样苛刻的会是怎样一户人家。沿着整齐的围栏从铜铸标牌上数着门牌号,柳林影顺利找到了那幢别墅。
  那是一幢漂亮的白色三层别墅,有一面安装着落地窗,从外面看去,十分透亮,但因为特殊的结构,只能看见客厅那一小块区域。她又走了几步,走到正面,却发现从正面看去大部分窗子都闭合着,甚至有几处窗帘都严丝合缝覆盖起来,遮掩住里面的一切。
  外面阳光正好,柳林影却心里萌生了退意。
  柳林影从小就沉默寡言,也不轻易和别人接触,邻里乡亲都说她老实巴交又经常紧张兮兮的,有些神经质。但鲜有人知的是,她从小便有着超乎常人的灵感,总是能感受到常人所不能察觉的某些东西。这让她时刻谨慎紧绷,小心翼翼。或许正是这一特质,让负责挑选的人在众多候选者中选中了她。
  面前的这幢别墅给她带来的感觉,像是蛰伏的黑暗,和一双窥伺的眼。前几日的幸运在此刻烟消云散,变成了步步紧逼的压迫,柳林影不由得不安起来。
  别墅的门突然被开启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看过来,她胳膊上缠着绷带,被挂在脖子上,显然这位便是摔断了胳膊的那位阿姨。妇人笑了笑,面容和蔼地道:“既然到了怎么不进来,我还在想,怎么你第一天就迟到呢。”
  随着妇人的出现,方才的压迫感突然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脑中浮现合约中写的二十万,那不是一笔小数目,只要在短短的一个月结束后就能拿到……柳林影哦了一声,说道:“正准备敲门呢,没想到您先开了门。”
  她连忙上前,在妇人的引导下进了别墅,并顺手带上了门。
  门外,阳光正好。
  将行李放到提前准备好的房间之后,柳林影在琼姨的带领下,熟悉这幢她将工作一个月的房子。
  “你叫我琼姨就好,我也只是这里的保姆,只是工作的时间长了一点罢了。房子里住的加上你一个也只有四个人,一位是我们老板付先生,他会六点准时回家吃晚饭,中午一般不会回来,如果他有需要,会提前通知,人也很好相处,所以不用担心。”
  “你只需要记住一楼厨房、餐厅和厕所在哪里就好,其他的并不重要。”将一楼粗略看过一遍之后,琼姨伸出完好的左臂搭上扶手,带领柳林影上二楼,“重要的是二楼,房子里的另一位,顾先生。”
  楼梯正对着一条走廊,柳林影目测这条走廊宽约两米,两侧各有三间房,走廊尽头还有一间,整个二楼面积不小。
  琼姨带领她向前走,步履很慢,柳林影目光注视着前方,自然而然地看向尽头的房间。领路者的脚步戛然而止,停在了右手第二间房前,柳林影猛然顿住脚步,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竟然走神。
  “走廊那边的门是锁上的,除了付先生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你需要注意的是这一间。”
  琼姨打开门,房间有些昏暗,柳林影眼睛首先捕捉到的便是闪着灯光的仪器,随后是白色的塑料软管,她顺着那些管道才看清它们共同连接的物体,那是一个躺在床上的人。
  他在浅色薄被下一动不动,能彰显出他生命力的似乎只有仪器上跳跃的灯,存在感那么微弱。
  “氧气管,胃管,输液管,和两根排泄管,你都要仔细看清楚。”琼姨的声音很和缓,在这个房间里却显得飘忽,她一根一根将那些维持生命的管道指清楚,却没有任何情绪,这让柳林影有些毛骨悚然。
  或许,这位顾先生和琼姨并没有怎么相处过。柳林影这样想,但她仍然觉得怪异,人类总是会产生一些情绪的,更何况是看见这样一个仅靠输液和仪器存活的人。
  他看起来好像才二十出头,即使闭眼躺在那里依然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个清秀干净的男孩子。无论是怜悯、惋惜还是感叹,柳林影觉得人总会有这些想法的。
  又或许,是琼姨已经照看他很久了,所有的情绪已经归于平淡。柳林影只能这么想,才觉得好受一点。她之前也由公司安排做过看护,一起工作的一些阿姨是医院里见惯生死的,她们不也是这样谈论死亡的吗。
  将死之人也与死人别无二致。
  “我需要做什么呢?”柳林影这一次主动开了口。
  琼姨走到一台仪器前,伸出左手点了点:“有些繁杂,你在履历中写你做过看护,所以我们才选择了你,所以我相信这些对于你不是问题。你需要做的不少,每日上午需要定时给他擦拭身体,床单一周更换两次。他不能主动进食,但消化功能完好,仅凭输液维持还是差了一点,所以需要辅助进食。所有食物都要在这台机器中打成流质,用胃管输送到胃里。输液的药瓶需要一个小时换一瓶,排泄物收集器需要及时更换清洗,避免房间产生异味。每天下午三点,会有医生来给他注射特效药,你可以帮医生做一些事情,具体看医生的安排。”
  柳林影心中有些疑惑,但她心里清楚,不会有人愿意听见她说出这些疑问的,她需要谨言慎行。
  “喂完晚饭之后你一天的任务就结束了,你就不能再上二楼,也不允许擅自进入二楼的任何房间。我们的要求仅此而已,希望你能遵守规矩。好了,医生快到了,今天你可以先从这件事做起。还有什么疑问等下你可以问医生,现在我们下去吧。”琼姨说完,便向外走,柳林影沉默地跟在身后。
  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并不多言,也看起来十分安分,这让琼姨非常满意。
  医生到得很准时,不早不晚。他个子并不高,五官也不出色,却给人一种很温暖放松的感觉。柳林影见到他,便觉得他是一个温和的人。
  医生是特别聘请的家庭医生,工作时间不短了。他虽然是第一次见柳林影本人,但其实他也参与了人员筛选,并在挑选时有非常大的话语权,所有人的简历他都看过,因此知道她是谁。
  医生友好地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姓魏,是家庭医生,如果你有不舒服,其实也可以找我。虽然我貌不惊人,但医术还算那么回事,琼姨的骨折也是我治的,你看看,恢复得很不错!”他又看向琼姨,笑道,“大骨汤补形,听我的没错。”
  柳林影嘴角弯了弯,点点头。她心里觉得,魏医生是个温柔且有意思的人。
  魏医生不需要带路,反客为主让琼姨先坐下休息,只带着柳林影上了楼。
  他轻车熟路坐在了离床不远的椅子上,脚尖微微使力,椅子下的轮子滚动起来,一手拉着安装了滚轮的金属架一起移到了床边,灵活且熟练。然后,柳林影看见魏医生提起自己带来的手提箱,从中取出三个玻璃瓶。瓶子不大,约高七厘米,直径三厘米,三个大小完全一致,标签也一样,看来是同一种药物。
  “你应该会使用注射器吧?把三瓶药水分别用注射器备好。”魏医生吩咐了一句,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粗细的手电筒,扒开顾先生的眼皮做起了常规检查。
  柳林影动作有些不连贯,但好在没有出差错,她将金属架上的一次性注射器取出,把药水一一备好,排列好放在托盘中,随后默默等待魏医生结束观察。
  魏医生在这种时候并不多话,检查完后便从薄被下拉出一条苍白的胳膊,娴熟地将三支药水注**去。
  他将空药瓶装回手提箱中,便站起身表示结束了,一切完成得迅速又利落。
  “这样就好了吗?”柳林影疑问道。
  “嗯,就这样。”魏医生回答很肯定,但面上也带了些疑问,他不知道柳林影为什么要这么问。
  柳林影斟酌着说道:“我是说……病人不需要服用别的药,或者做一些呼唤尝试,还有肌肉按摩之类的吗?”这是她在疗养院学的,一些长时间瘫痪在床的病人会出现肌肉萎缩,需要旁人帮助做一些锻炼。
  魏医生惊讶地看着她,很快便微笑道:“不用的。”
  柳林影便不说话了,跟在魏医生身后走出房间,并带上了门。
  送走魏医生之后,柳林影给自己做了一些心理建设。无论从哪里看这都不正常,但她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将所有的疑惑都埋藏在心底这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而这恰恰是她最擅长的。
  晚餐的时候,刚到六点,柳林影将所有的菜摆上桌,付先生果然按时回来了。在她看来,付先生也才二十多不到三十的样子,十分年轻,并且英俊帅气。谈吐间所给人的感受都很舒适却也带着距离感,这与她平时接触的那些人都不同,一个小民在市井中感受不到的阶级感陡然而生。
  她此时想到好友说的那句话,竟觉得是如此的好笑。
  琼姨很自然地让她盛了三碗饭并摆放在餐桌上,她们是一起在餐桌上吃,以前的那些雇主也不会特地分桌,但这次还是显得特殊了一些。柳林影虽然是第一天有些拘束,但也不会拒绝这些安排,走出厨房时,她特地多拿了一个碗。
  在付先生动了筷之后,柳林影便从盘子边缘夹一些菜出来,放到空碗里。
  “你在做什么?”琼姨疑惑地皱起眉,付先生也循声看了过来。
  柳林影有些窘迫,连忙放下碗筷,说道:“琼姨说顾先生的食物不需要特别准备,和我们吃一样的,所以我留一些出来,等一下去……”
  付先生闻言,顿了顿,只是露出一个短促的微笑,说道:“不需要。我们先吃吧。”
  那样的语气……
  柳林影坐下来,一口一口扒着饭,脑子里一遍一遍重播那句“不需要”,她又回想起白天魏医生的那句“不用的”,他们的语气几乎一模一样。
  吃完饭后,付先生去了楼上,他比较私人的事情都由琼姨处理,餐厅内只留下了柳林影一个人。
  柳林影将剩下的饭菜装在一起,拿到二楼,琼姨正端着水杯进入右手边第三间房,那是付先生的房间。她没有多耽搁,进入顾先生的房间内,照顾他“进食”。
  操作机器将饭菜打碎在一起的时候,她忍不住觉得怪异。
  经过这短短的一下午,她对这里的感受又深刻了一些。床上躺的顾先生很年轻,她一开始仅仅是觉得惋惜,可另外的人的态度让她觉得心惊,并随之产生无法抑制的怜悯。
  这幢冷清的别墅,和躺在床上只剩下呼吸的人,彼此交错在脑中出现,直到柳林影收拾完,洗漱完毕躺到床上都没有停歇的意思。
  她紧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睡。她不该想这么多,那其实与她并没有关系。
  即将入睡的那一刻,柳林影听见了细微的声响,她猛然睁开眼,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这个一楼的房间没有窗户,但门外便对着大厅,有着一扇大大的落地窗,门缝底下似乎还能看见客厅里透进来的一线冷光。
  柳林影仔细辨认,声音时断时续,但她几乎能确定那是从二楼传来的。声音在不断移动,或许是琼姨,或许是付先生?
  柳林影随着声音判断着移动的方向,似乎是楼梯的方向。很快,那个声音证实了她的猜想,十分有节奏的声音,一下一下响着,越来越近。
  也许是封闭的环境给了她安全感,无可否认她是恐惧的,但比恐惧更大的是困惑,这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柳林影掀开毛毯,光着脚下了床,她来到门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出手缓缓向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但她仍然用手撑住地面,跪趴了下来。
  动作十分的缓慢,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在这个空间里最为清晰的是柳林影自己的呼吸声。她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却因为紧张而喉咙干涩。
  门外的声音不再接近,而是在徘徊。柳林影缓缓垂下头,低窄的门缝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宽,几乎是脸颊碰到地面了,她才看见了门外的一点地板。
  什么都没有。
  在柳林影看清楚那一点有限的区域的同时,那个声音也随之消失了。她伏在那,静静的,没有动作。
  突然间,一片黑影落在了门前,柳林影瞪大眼睛几乎要尖叫出声,但她不能动弹!即便她的全身颤抖得厉害,却像是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一般,只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僵硬得像石头。
  她瑟瑟发抖地看着黑影,在恐惧中确认了那并不是虚幻的阴影。
  黑色的实体的轮廓依稀能看出脚一样的形状,但那绝不是寻常人的尺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