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邻居今天掉马了吗(GL百合)——宁烛

时间:2019-08-23 17:15:14  作者:宁烛

   《邻居今天掉马了吗》作者:宁烛

  文案:时妍的邻居是个漂亮的“哑巴”小姐姐,身娇体软易推倒。
  宣竺:快上,攻啊!
  时妍:劳资可是直的!
  再后来...
  时妍痴汉脸:笕笕真可爱 jpg.
  自从时妍听到过封离的声音之后,做梦都想日日夜夜都伴随“他”的声音入睡,后来这个梦想实现了:).
  是一个没心没肺小傻子莫名其妙收货一只小可爱的故事(^v^)
  辣鸡写手受Xcv大神攻
  实用指南:内有一对bg副cp,戏份不会太多,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不接受恶意人参,因为我blx.
  有小天使吃言情的话可以看看我其他的坑,喵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网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妍、沈笕 ┃ 配角:n多 ┃ 其它:
 
 
第一章 
  闽城地处西南,气候炎热,今年尤甚。
  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地面,时妍穿着印着哆啦A梦的睡衣蓬头垢面的从小区露出头。
  出来之前她特意查了气温,红色高温预警,温度直达40度,这个温度里是个鸭子也该熟了。
  只不过刚出来几分钟,时妍立刻热汗淋漓,汗水迷了眼。
  都说这样的天里能把人约出来,肯定是有着很深的交情,时妍蹙眉,查看自己“交情”所在的位置。
  终于,视线扫向对面时,时妍有些窒息,似乎是生怕别人认不出,街道阴凉处一个身穿荧光绿的矮个男人绿的耀眼,心里吐槽几句,她抬脚走了过去。
  这人的衣服后面写着四个大字,绿茶快递。
  的确是有够绿,时妍默默评价。
  签收完之后时妍目光扫向对面,立刻朝着家里的方向狂奔。
  在时妍路过离小区不远的那颗梧桐树时,头上一沉,似乎落了什么东西。
  时妍立刻敏感的抬起头,树上一只乌鸦鸣叫着迅速飞开,她气的头疼,猜到了头上是什么个东西。
  时运不济,太特么倒霉了吧!
  “臭乌鸦,再给老娘看见就炖了你。”放完狠话时妍迅速的回了家,快递随手一扔,她立刻进了浴室,偏过头发丝上沾着一小坨白色与黑色混合的物体,把衣服都脱了之后,她打开热水器,准备洗个澡。
  时妍暗暗吐槽,都是宣竺这个死鬼的锅。
  寄个什么鬼东西这么神神叨叨的,放着国内那么多知名快递不用,非得找了个听起来就很不正规的公司。
  绿茶快递,科科。
  怎么不叫红茶?
  最可气的是它是不派送到家,必须亲自下去拿。
  洗着洗着时妍突然察觉到不对劲,花洒水势渐小,她狐疑的盯着,突然萌生一个不好的预感。
  “不会要停水了吧。”时妍不可思议的拍了拍出水口,扳了扳开关。
  水珠从花洒的缝隙落入地上,“啪嗒”的响。
  时妍气的脑壳疼。
  这运气她能去买个彩票吗?
  财神爷能给她安排一下吗?
  迅速的出了浴室,她裹上浴袍,拿着手机跟宣竺吐槽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瘟神附体了?”
  还没等到宣竺回复,她就匆匆的走到了对面。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时妍特意把头发扒拉开露出一张清秀但黑眼圈深沉的脸。
  酝酿出笑意,时妍屈指轻轻的在门上敲了几下。
  门发出细微的响动,打开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打断了时妍想好的措辞。
  大脑陷入混沌,她呆呆的看着邻居。
  似乎是因为常年不着阳光,她的皮肤是一种病态的白,很瘦,五官很精致,一双鹿眼清澈见底,时妍沉默,视线落在邻居的脖颈。
  平的,没有喉结。
  虽然她的短发的确容易混淆视听,但真实的是个漂亮的小姐姐。
  时妍展唇一笑:“你好,我就住你隔壁,想问一下你家是不是也停水了?”
  邻居神态显得极其不自然,甚至时妍还捕捉到一抹局促。
  半晌,她摇摇头。
  时妍立刻舍弃那点脸皮,笑的狗腿:“小姐姐,借你家浴室一用。”
  邻居慌乱的点头。
  时妍迅速的去洗了个澡,洗完之后她心情舒畅,笑意加深:“谢谢小姐姐。”
  邻居漆黑的视线锁定着她,莫名的时妍面红耳赤,逃也似的去了浴室。
  你害羞个毛线,时妍吐槽。再好看人家也是个女生,噫呜呜噫。
  洗完澡后时妍给邻居道谢,邻居手在后颈摸了一下,没吱声。
  时妍这才察觉到不对,狐疑的眨了眨眼睛,发现了一丝端倪。
  貌似从她进门到现在这位邻居一句话都没说过。
  难道是个哑巴?
  时妍不可置信,或者说是无法接受,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居然是个哑巴?
  所以该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吗?
  上帝在给予你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带走一些东西,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
  -
  回到家之后时妍才发现手机已经炸了,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宣竺打了60个电话,平均30秒一个,她接听之后问道:“蠢猪,你最近干什么坏事了,连累我跟你一起倒霉。”
  “别诽谤了成吗?我这周上了金榜收益翻了几倍好吗?”宣竺不屑,从鼻子哼出一个单音,“倒是你中邪了吧,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
  说起这个时妍就有些无语,这还不都是她母上大人刘云南的锅。非说找了个什么大仙给她算了一卦,口口声称她以前住的那个地方煞气重,风水不好。
  恨铁不成钢的母上对此深信不疑,特意花了四五千找大仙给寻了个风水宝地,威逼利诱死活让她搬过来,反而来了之后时妍觉得自己像个行走的人肉衰机器。
  宣竺啧了一声:“你看刘阿姨对你多好,你还这么颓废。”
  时妍看她把话题扯到了她,立刻翻了个白眼。宣竺这人唠叨人能把你耳朵磨出茧子,连说个三四小时也不带停顿的。
  “蠢猪,你给我寄了什么?”时妍说到这个,徒手撕开快递包装,里面的东西被泡沫纸包裹,撕开胶带一个红色的按摩|棒映入眼帘。
  时妍耳根都红透了,如烫手山芋一样把手中的东西甩了出去,这时耳边响起宣竺贱兮兮的声音:“那可是好东西,嘿嘿嘿,你可要好好享用。”最后两个字她特意加了重音。
  时妍咬牙切齿,这都是认识了些什么人。
  “你有毒吧”。
  宣竺浑然不在意:“是啊,你就是我的解药。”
  时妍把东西收好之后扔到了床下,被母上看到她怕是皮都要被扒掉。
  -
  时妍打开QQ,她是个写手,三流作者,温饱有余,但也仅限于此。
  想来,借着更新的名号她已经断更了一周,文下评论哭声一片,都在催促她更新。
  时妍是个老作者,粉丝也都了解她的尿性,那能怎么办,只能宠着,自己选的文,哭着也要追下去。
  毫无愧疚之心的关掉手机,无视编辑的讨伐,打开冰箱开始准备做饭。
  拜刘云南女士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厨艺所赐,时妍打小学会了做饭,并且厨艺还不错。
  电脑上播出一段悠扬的曲子,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时妍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跳起来。
  封离大大的声音也太迷人了吧,噫呜呜噫。
  封离是网配圈的翘楚,自出道伊始到现在也不过两年就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神级别,坐拥庞大后宫团。
  在这个受音横行的时代,声线0.8且仙的很少见,这是他的优势,属于老天赏饭吃的那一类。
  时妍饭菜做好之后,顺便把垃圾提了出去。
  走到楼下,看到邻居站在阴影处,手指往下淌血,她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渣眼皮子一跳,丢了垃圾立刻走过去。
  “没事吧”。时妍拉过她的手,邻居紧紧盯着她,神情不自在,末了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好歹也是帮过自己的,时妍有些心疼,谁还没个倒霉时候。
  时妍把邻居带回了家,她翻箱倒柜最后从个角落摸出一个医药箱,简单的处理伤口还是会的,洗净之后,涂上药,最后贴了个创口贴。
  邻居拿出手机,打出两个字。
  【谢谢】
  时妍有些羞耻:“小事而已”。
  “咕咕~”
  一阵奇怪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时妍偷笑,看着自己的小邻居脸色渐渐染上绯色,恶趣味的问道:“小姐姐要留下吃饭吗”?
  邻居很害羞,打算拒绝。
  时妍早就有准备,刻意把声音放的缓慢:“小姐姐,真的不要考虑一下吗?我做饭很好吃的哟”。
  邻居内心估计是崩溃的,于是大庭广众之下,她的肚子又响了一声。
  时妍不逗她了,看着她拘谨的模样叹了口气,许是因为不能说话也受了不少的苦,就不免多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感:“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就一起吃吧”。
  一顿饭过后,邻居主动要求去洗碗。时妍拗不过就靠在门沿上看她。
  都说专注的人最好看,生的好的人真是做什么都是赏心悦目的。
  洗完之后邻居匆忙的告别之后就回了家,时妍这才打开电脑,开始今天的工作。
  思路枯竭,时妍捶桌子,她不会这么快就要江郎才尽了吧。
  【纸鱼:交出你今天的更新,饶你不死!!!!】
  时妍揉了揉太阳穴,准备无视,就当她什么都没看到吧。
  【纸鱼:公司那边来消息,说知道封离大大的联系方式。】
  时妍大喜,迅速敲键盘回复。
  【开开:在哪!!!】
  【纸鱼:交出你今天的更新。】
  时妍愤慨的爆手速,时速三千。更新完之后如同一条咸鱼一般敲打键盘。
  【开开:封离大大联系方式!】
  【纸鱼:您呼叫的用户已下线.jpg】
  时妍义愤填膺,这个人居然利用她的感情,她还是人吗!
  呵,女人。
 
 
第二章 
  时妍气的脑壳疼,不过上了自己作者后台看到自己正在增加的小钱钱时内心终于平衡了一些,以后再相信纸鱼的话她就是傻逼。
  没忍住自己的戏瘾发作,她跟宣竺大吐苦水,曝光纸鱼的恶行。
  【宣美人】:你就知足吧,我要是你编辑,早就抛弃你了
  【开开】:......
  噫呜呜噫,都是坏人。一定是嫉妒她的美貌。
  时妍正在跟宣竺扯犊子,手机瞬间把她的思绪震了过来,她看到熟悉的备注后生无可恋,清了清嗓子,深呼吸重复了两次才摁了接听,并且很有觉悟的把手机拿开自己三个拳头远。
  “你干嘛呢,那么慢接电话。”刘云南女士表示她的怀疑,时妍庆幸的掏掏耳朵,笑的一脸狗腿:”妈,我这不刚更新完吗?正躺着呢“。
  刘云南闻言冷哼一声:”你看吧,都说了让你搬家,听大师的没错吧,你看你都勤快了“。
  时妍望天,她以前到底在他妈心中是个啥形象啊,没好意思说是看着封离大大的功劳,她附和:”是的,大师说得对,我搬来之后处处顺利到我自己都不敢信,真的太灵了“。
  ”行了,别贫嘴,我明天要去你家住两天,你收拾收拾,否则我就打断你狗腿“。刘云南女士语调平常,时妍第108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都快当场哭出声来了。
  她已经猜到了她妈来的目的,美其名曰为了她的人生大事,但是时妍自大学毕业入了网文坑之后就彻底绝了和外界的联系,心如止水,岂是一个区区男人可以打破的。
  ”妈,我真的不着急,我还小呢,可以慢慢来”。时妍试图劝说刘云南女士,每天7点起床,其余时间都要浪费在相亲上实在太可怕了,绝对会折寿。
  “别废话,等着迎接我吧,不然腿给你打折。”刘云南女士异常冷酷的挂了电话。
  时妍抓抓头,头发像个鸟窝一样乱糟糟的,她竖了个中指来表示自己的气愤,末了认命的洗了澡,衣服全部丢进了洗衣机。
  家里摆设有些凌乱,当然在她眼里这叫生活气息,更何况她家只是乱,而不是脏。这两者区别还是挺大的。
  时妍费劲巴拉的把自己家打扫一遍,而后像个死鱼一样瘫在床上,半天没起来。
  时妍吃了饭早早的睡下,等待着刘云南女士的制裁。
  次日,五点半她就被铃声吵醒,她半眯着眼睛,迷糊的问道:“谁啊”。
  “我到车站了,快来接我”。刘云南女士立刻报了地址,“给你半小时,不到后果自负”。
  时妍拍拍脑袋,爬起来迅速洗漱,打了个车直奔车站,路上她一直不停打哈欠,车上还放着夜店风的音乐,她觉得自己的脑壳更疼了,忍无可忍的说道:“师傅,能把音乐关了吗”?
  司机关了音乐之后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们年轻人都喜欢这个”。
  时妍对于自己被排出年轻人这个行列显得不痛不痒,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应对刘女士的刁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起的缘故,她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到下车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刘女士站在站口,体型偏胖但神色很冷,时妍扯出个笑:“妈,走吧,我们先回家”。
  “好“。
  回到家后,时妍忐忑的等待刘女士的判决,刘女士哼了一声,她松口气,知道自己是过关了。
  “走吧,去超市买点东西”。刘女士说道。
  时妍欲哭无泪,她现在只想睡觉,其他什么都是浮云,可母上大人的命令又违背不得。
  出门之后,对面站着一个身影,身上穿着宽大的休闲服,皮肤很白,露出好看的锁骨。
  见到两人之后,邻居像只受惊了的猫跳回了家,迅速的甩上了门。
  时妍摸摸鼻子,没有吱声。
  刘女士皱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禁闭的门:“这人怎么古古怪怪的,你要注意一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