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双龙】超极限狩猎(阴阳师手游同人)——十连抽荒

时间:2019-08-24 18:07:50  作者:十连抽荒

   《(阴阳师手游同人)【双龙】超极限狩猎》作者:十连抽荒

 
  文案:非典型哨向,部分剧情参考自《犯罪心理》S09E03
  雇佣兵×失感向导
  很扯,设定这是普通人口远多于哨兵与向导的世界
 
 
第一章 (一)
  便利店的午后并不忙碌,毋宁说相对于它所处的繁华地段而显得有些门可罗雀。店主惠比寿乐得清闲,靠在里间的躺椅上喂鱼,把应付潜在顾客的活计丢给了一目连。不大的店面里只剩下了微微鸣震的冷气声,还有午间新闻播报员那一成不变的单调声线。
  “……圣佩德罗的武装戒严已持续一周,情势或将继续恶化……”
  “……白塔力排众议提交了支持手术切断结合的草案,以便丧偶哨兵与向导摆脱阴影重拾人生。部分学者撰文批驳此举……”
  一目连给自己弄了杯拿铁,坐在高脚凳上顺手拿了份今天的晨报翻阅起来。他从不喝特定的品牌与口味,即便今天的这种咖啡味道好极了、让他感到放松又愉快,他也不打算做出让步。
  他用余光扫见玻璃门外出现了一个人影——步伐迤逦,低垂着脑袋,一身工装满是油污,是跳跳家的大哥。不知为何在汽车维修店工作的他总是一副过劳的模样,今天也错过了饭点。
  门开了,与这位悲惨修理工一同进入的还有热浪与夏时的虫鸣。
  “老样子吗?”一目连熟稔地挑了份塔可,拉开微波炉询问道。他疲惫地点了点头,结完账,倚在柜台边看着新闻。惠比寿闻声走出了屋子,笑眯眯地同他打了个招呼,自然而然攀谈起来,还是那些关于“婚姻大事”的话题。就算再不善言辞的客人都能与这位和善的老头子聊上两句。
  一目连微笑着看了他们一眼,找来遥控正准备把电视的音量调低。这时画面上的男人接过了从一旁递上来的稿子,匆匆地念着,平稳枯燥的声音难得带上了几分激情:
  “下面插播一则新闻。二十分钟前,在霍斯金斯市的维萨拉广场发生了一起恶性枪击案,现场的五名伤者均被确认死亡,警方已对周边建筑展开封锁式搜查,目前尚未传来任何关于枪手的消息。据悉死者中有一人身份为议员,究竟本案应定性为恐怖袭击还是政治谋杀,我们将持续关注后续的调查进展。”
  “真惨啊……如果是要暗杀议员的话,为什么还要杀其他人呢?杀手是对着人群扫射了吗?”
  修理工把午饭送到了嘴边,却忘记要吃,惊讶地对着玉米饼评论起来。惠比寿依旧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或许这就是年长者的端庄。
  “那样的话,总会有人看到杀手,而且伤亡应该还要更多嘛。拿冲锋枪扫射可不是谋杀的明智之举啊。”
  “老爷子,您这话可吓到我了。”
  “是点杀。”
  一目连素来不喜欢话语絮烦,这次倒是罕见地参与了讨论。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没有其他伤者,所有五人毙命。这是一位相当高明的狙击手。应该是哨兵吧。”
  跳跳哥哥终于记起来手上还拿着午饭,却把它塞回了包装袋里,凑上身来追问道:“那他为什么要杀其他人?真的是恐怖袭击吗?”
  由于对方的突然靠近一目连闪了下身子,迟疑着谨慎地说道:“不排除那种可能,但还有一种情况……”
  话还没说完,修理工转身就跑出了便利店。配合着吱呀作响的玻璃门轴,店主平静地替他做了解释。
  “体谅他一下,长兄嘛,总有要操心的弟弟妹妹。说起来,你也要注意安全。”
  “您也是。”
  一目连本以为这是惯常的客套,下意识地应了声,却没想到老人微张的眼里写满了真诚。
 
 
第二章 (二)
  荒压下了点一份托卡伊贵腐酒的欲望——他接到任务后总是严苛地遵守滴酒不沾的戒律,即便此刻突如其来地想要给味蕾找点刺激,最终也只是在露天的木桌上扣了扣食指,要了杯赛尔查水。
  资料终于传到了邮箱里。他点开来扫了一眼这单薄到可怜的一页文件,换用另一只预付费手机向他的雇主打去电话。
  “这点情报不够。”
  荒在行动时向来干脆直白,在成为雇佣哨兵的几年中他遇到不少身份显赫的贵人,却也不曾换过低微的口气。对方以权限不足为幌子意图敷衍过去,荒冷冷嗤笑一声,不多久后,第二份资料便已投递到了他手中。
  ——前半部分大约算的上是一个向导所能拥有的最佳履历了。从籍籍无名被白塔发掘到成为中校,短短几年可谓平步青云,而同时他的成绩又不容人质疑,端端正正写明了优秀,也因此才会加入“那项行动”,人生自此一役急转直下,身负重伤,向导失格,混迹于普通人中。
  这次传来的除了目标对象的证件照,竟然还附上了两张生活合照,贴心地将他标注了出来。不用想,他已经改换了外部特征。
  ——眼前这个樱色头发、戴着眼罩的家伙被好友揽住肩膀,表情流露出些许困惑,无所适从地摆了个剪刀手。怎么看都不像是受过总统接见的“联邦最强向导”、一目连。
  赛尔查矿泉水上的有些迟了,荒不打算催促。事实上,他此刻忽然不再觉得口渴,收起提包留下钞票,转身迈开长腿就不回头地走了,留下服务生见怪不怪地收下他给的过多的小费。
  转过一两个街区后,荒丢弃了那只预付费手机。像他这般游离体制外的哨兵应当完全藏匿踪迹,他深谙此道,是其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第三章 (三)
  “所以能排除国内恐怖主义了吗?”阎魔将受害人的照片依照被狙击的顺序贴上白板,不回头地发问道。
  电脑屏幕上戴着单片眼镜的银发青年耸了耸肩:“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近十年国内并没有类似手法成功的先例,这不是在向连环杀手致敬,凶手也没选择更具有纪念意义的地点——七年前的大法官刺杀案现场开车过去用不了几分钟。”
  鬼使白端来了咖啡,放在最近的判官的工作台上。“我同意。如果是恐怖主义,那射手除了瞄准平民,还有一个目标就是第一波响应人员,警察、医生之类。”
  “估算出最短应急时间,然后下一场袭击的时间就要来的更短,他们要做的就是欣赏恐慌和沮丧,”鬼使黑接着弟弟的话茬继续说了下去,“我们总不可能放着案子不去调查。”
  “那他枪杀平民就只剩下一个理由了。”阎魔核对着照片人物所对应的身份:船运公司的懂事、议员、议员助理、餐厅招待以及一位掮客。
  “确定受害人之间没有联系吗?排除议员和他的助理。”
  “除了他们都在同一时刻出现在了维萨拉广场。”远程连线的书翁回答道。
  判官突然推门而入,大步流星地走到白板前贴上去了一张纸,解释说:“狙击手没有留下弹壳,从弹道测试得出来的结果不多,子弹是从点338口径的L115A3狙击枪里射出的,一共五发,全部命中。”
  鬼使黑扬了扬眉毛。“专业的啊。”
  书翁敲了敲键盘,插嘴道:“这把枪可不容易搞到,它仅供联合王国的哨兵使用。虽然不排除枪械走私,但是这次绝对棘手了。”
  “希望他的最终目标就在这五个人中吧。”鬼使白露出了忧心忡忡的表情。
  “恐怕不会。这就是我说的第二种理由了。他真正瞄准的目标其实只有另外四人中的一个,狙击议员是为了吸引公众和舆论的注意。”
  阎魔后退两步,审视着白板上的五张面孔。
  “他要分散警力,以便再次下手。”
 
 
第四章 (四)*
  荒乘着电梯下行到停车场。
  他视力和嗅觉好极了,很容易就锁定到靠在一辆黑色悍马边上的一目连。而一目连好像心有灵犀似的也抬起头盯着他,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身子,将悍马当作掩体。
  在进入地下停车场时,他出于职业本能已经观察好了一个进口与出口、两个电梯间还有两侧的紧急逃生通道。如果那辆悍马属于一目连的话,荒不得不赞叹他选择的泊车位置正是能完全看清全部入口的地方。
  ——相当谨慎。恐怕在看见一个陌生人向他走去时,他已经掏出了一把手枪暗地里瞄准着自己了吧。
  虽然荒有自信能够躲过一个失感向导对他发起的任何攻击,然而用于自卫的武器肯定不可能安装消音器,如果一目连开枪的话,恐怕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听力完全打开的优秀哨兵可以从繁杂的日常噪音中分辨出相当范围里的枪声,追杀一目连的人或许也能察觉到某些情况。
  于是他无奈地举起手示意自己并不打算进攻,同时又觉得十分好笑。当年他在西线战场出生入死大大小小百余次战役,从未被俘,更不要提投降,如今居然要向一个“普通人”低头。
  ——还是见鬼的为了救他的命。
  荒极少会接这样的任务,以至于他举起手后对着一目连大眼瞪小眼,斟酌了半天才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是荒。你现在有生命危险。”
  那粉色的脑袋偏了偏,示意荒走到空车位的这边来,大概是为了避免阻碍他对电梯口的监视。等荒踏上空地、两人面对面站着时,一目连毫不避讳地把枪拿了出来,笔直地对准他的胸膛。是一把警用格洛克手枪。
  “警官证。”他说。
  “我不是警察。”
  “那报上你的哨兵编号,军阶,官职。”一目连停顿了下,那只单独的绿眼自上而下打量着荒,“你别告诉我你不是哨兵。”
  “我是哨兵。但是我不在编,我的编号已经注销了,像你的一样。现在我是雇佣兵。”
  “你的雇主是谁?”
  荒不知道自己剩余的耐心还够不够向他解释清楚,但他还是按捺住了上前打昏他扛进车里直接开去安全屋的冲动,沉声说道:“我的服务范围从个人到团体不定,当然,还可以是国家。和军火交易是一个道理,我以为你应该懂。”
  他着重强调了句尾。不出所料的,一目连冷下面孔提防地注视着自己,拧着细秀的眉,姿势更显得提防。
  “联邦要保护我?我不过是个退役的残疾向导,还失感了。”
  荒一眨不眨地瞪眼回去。“你和联邦之间的故事我现在没空听。不管怎样,你的名字在‘证人保护计划’中。当初负责安排你去处的那个女人今天中午被枪杀了,她经手的证人不多,你是最有价值的那一个。我受命跨越联系人直接找到了你,任务是将你护送到安全屋,然后等待转移。”
  一目连端枪的手没有打颤,荒却捕捉到了他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这是情绪松懈的信号。他舔了舔上唇,继续耐心地劝说道:
  “你从新闻上看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时,你恐怕立刻紧张起来、躲到这里了吧。她经手你的案子后不久便离职,做了议员助理,但是你的资料、包括真正掌握你确切住处的联系人的身份,能且仅能够用她的编号和密码查询到。一目连,你刚才不就在试图和你的联系人取得联络吗?”
  这位青年向导又飞快地扫了一眼左手握着的手机。大概是没有回复的。所以他抬起眼睛正视着荒,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荒忽然觉察到了——
  有人。他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五个哨兵,一个向导。向导和其中一个哨兵自八点钟方向的逃生通道而来,两个哨兵则是取道另一侧,剩下的分别在入口处和电梯井。
  一目连身上的向导素味道极淡,这应当是资料记载的“WM行动”导致的后果。他虽然已经失感,但是腺体仍然完好,依旧可以独立地散发出微弱的向导气息。在偌大的停车场中被哨兵包围,不啻新鲜羊排落入虎口,而他本人则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好在他足够聪明,荒发出指令后他马上心领神会缄口不言,警觉地环视周围。电梯指示灯停留在一层。
  最先现身的是在距离最远的车辆入口处的那个哨兵。他居高临下,位置极好,何况他的任务就是吸引火力方便两边的队友包抄到近处。
  那哨兵抽出了枪,荒几乎同时也从夹克里拔出了他的MK23,但是他们两都不及已经端着枪的一目连快。只在一瞬间他就冲着对方连开三枪——格洛克不需要解开外部保险,可以直接拔枪速射,而且弹匣容量也很大,非常适合应对这种情况。
  只有一点美中不足。一目连的三发子弹几乎都偏到了分隔进出口的立柱上,这枪法真是奇烂无比。荒只来得及在他闪避到立柱后侧之前对他的脚补上一枪。
  敏锐的嗅觉告诉他,那一枪精准地击穿了对方的脚踝。一目连面无表情地绷着脸,镇定得仿佛刚才是故意放了空枪似的。
  下一秒钟,那向导忽然向荒的精神图景发动了进攻,像是黑天里张裂开无数的眼睛,层云泼墨,雨如点漆,劲风吹起黄沙铺天盖地威压而来,每一粒沙中都包含着暗示。这名向导的胃口很大,他甚至没有试探攻击,直接意图将自己的精神暗示植入荒的脑海里,从而取代他的中枢神经控制一切肌肉动作。
  ——对于孤身一人落单的哨兵来说,这无疑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一目连已经失感,不再有办法为哨兵提供精神梳理和保护屏障,这时候和向导在意识层面的一对一好比是裸男对阵铁血战士。
  本该是这样的。
  只是万分不巧,他的对手偏偏是荒。荒轻而易举地切断了所有入侵而来的暗示,仿佛形成自我空间一般封锁住自己的精神图景。同时这次失败的进攻亦暴露了向导所在的位置,荒没有犹豫,第一枪打碎了那辆兰博基尼Aventador的车窗,第二枪打碎了藏在后头的向导的脑袋。
  一个哨兵突然狂化了。
  他哀吼一声,毫不在意地单手撑着可怜的兰博基尼越过了他向导的尸体。冒失的行动仿佛是一记号令,另侧逃生通道过来的两个也哨兵一齐冲了上来。一目连犹豫了半秒钟,对着这名因痛失向导而发狂的哨兵开了四枪——有一发击中了,却打在他的防弹衣上。子弹钻过防弹衣打在肉体上足以造成相当大的一片淤青,然而远远比不上失去伴侣带来的伤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