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请君入瓮(近代现代)——湮冥星

时间:2019-08-24 18:09:22  作者:湮冥星

 《请君入瓮》作者:湮冥星

文案:
许颢是整个学校都知道的超级学霸,长得好看,家世也很好,这种人唯一亘古不变的特质就是高冷,难相处。任律封是一个早年丧父母的孤儿,靠着父母留下的遗产逍遥自在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人物,脾气时好时坏。 学校一次志愿活动,两人不情不愿的参加了下乡活动,为了搞好关系,防止遇害,高冷学霸放下身段去送东西讨好封哥,结果被误会为追求者送的礼物。
什么?我学霸怎么成了你的暗恋对象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律封,许颢 ┃ 配角:向柯,傅毕丘,兰佟帜 ┃ 其它:
 
  ☆、冤家
 
  任律封闭着眼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昏沉的脑袋是在是没有办法离开枕头,昨天晚上真的是喝了太多酒,本想着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可以睡上一整天,但是隔壁那个天杀的又开始吹他那不甚难听的笛子了。
  任律封真的是很想冲进隔壁寝室去将他砍了,但是此刻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只是自己真的难受得要紧,对着在打游戏的兰佟帜说:“男同志,快去让隔壁那哥们儿别吹了,我的脑袋快要炸了。”
  “等会儿,我这局到关键了。”兰佟帜手里敲打键盘的声音没有停过。
  任律封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尽力屏蔽掉外界的声音。只是那笛子的声音就像是跟他作对一般,始终是在他的耳边萦绕。
  忍了几分钟,任律封对还在玩游戏的兰佟帜说:“你去不去?”
  “马上马上,这关键时刻我可不能掉链子。”打游戏的人太过专注,没有听出任律封愤怒的语气。
  “你丫再不去就别再惦记着老子的手办了啊。”
  本来还在键盘上飞速跳跃的手指瞬间停止,起身开门去了隔壁,大概一分钟后聒噪的笛子声停止了,又过了几秒钟兰佟帜冲进了宿舍,先是对床上的任律封说:“报告首长,完成任务。”然后在任律封没有来得及回复的时候就听到兰佟帜的话:“还好还好,还没死。”
  没有了那催命的笛声,任律封很快就睡着了,头却依旧是很不舒服,让他睡得很不安稳。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任律封才缓缓转醒,下床看见兰佟帜还在玩游戏,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说:“贤子和泥鳅还没回来?”
  “是啊,可能是外面的世界太好了,他们不舍得回到这邋遢的小窝了吧。”玩游戏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
  任律封坐在缓了一会儿,拿起自己桌上的手机,解开锁,看见里面有一个叫陌上花开的人在一点多的时候发的消息。
  【你们到宿舍了吗?】
  过了几分钟之后,又有一条。【你挺帅的,有女朋友了吗?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你觉得我怎么样?】
  任律封好笑的说:“现在的女孩儿都这么直接吗?”
  “怎么了?”
  “昨晚上认识几个长得还行的女孩,聊得还不错的,其中一个说要跟我试试。”嘴巴里说着话,手里回复着昨夜没有理会的信息。【没有女朋友。不过我不喜欢玩弄感情。】
  玩游戏的人对这个不以为然,说:“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自己不清楚吗?平时那些女生明里暗里向你抛媚眼你不是都看见了吗?自己长了一张妖孽的脸还要到处招摇。”
  “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家的基因太好了,硬要把我生的这么优秀。”
  “得了吧你,你还真是不怕把自己撑死。”兰佟帜一局游戏玩完,转过身来看着任律封,“走吧,吃饭,不等那俩儿叛徒了。”
  两人到了食堂,随便要了一份套餐端着找了一个位置就坐下了,因为是周末,吃饭的人并不多,偌大的食堂也就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在吃饭。
  本来还在低着头吃饭的兰佟帜突然笑着看向来人打招呼,“你也来吃饭啊。”
  任律封不自觉的抬起头看来人,只见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戴着眼镜的男子礼貌的微笑,虽然看着很面熟,但是这种文质彬彬的气质让任律封很是不喜欢,就只是瞧了一眼后就低下头吃饭了。
  来人回应兰佟帜:“是的。”
  “你一个人啊,要不过来跟我们一起?”兰佟帜热情的邀请,不过任律封白了他一眼。
  男子看见了任律封那一瞬即逝的眼神,微笑的说:“不用了,我朋友在等我。”
  “好吧,那不耽误你吃饭了。”
  等到男子走了以后,任律封说:“这人谁啊?不经过我同意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吃饭了。”
  “不是吧哥,这个你也要计较。”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看着不顺眼。”
  兰佟帜嘴里含着大口的饭,简单的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说:“他叫许颢,就是今天早上吹笛子的那个,人家可是计算机专业的尖子生啊,听说之前大赛的时候获得了一等奖,你当时不是主持了这项比赛嘛,应该见过他。”
  光听到许颢就是吹笛子的那个人就来气了,又想到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什么许颢的时候,对他的仇恨就更大了。
  “难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得了吧,你看谁顺眼过啊。”兰佟帜并不怕拆他的台,虽说任律封这人在他们这群人中地位挺高的,不过私下的关系也不会在意这些言语细节。
  许颢最近应他妹妹的要求,在尽力的学吹笛子,说是她们学校有一个文艺比赛,如果拿到第一名的话可以有一个最新款的学习机的奖励,家里人虽然不差这点钱,不过许妈妈一直秉承传统教育,不喜欢这些现代化工具来辅助,她认为这只会让孩子不务正业。
  为了配合妹妹的古筝表演,他就只能乖乖的学习吹笛子,因为之前学过乐理,对这些东西自然是手到擒来,本想着趁着周末练习,结果却打扰了某些睡懒觉的同学,被人找上门了的感觉也是不好的。
  之后许颢就带着笛子跑到了学校后面人少的地方去了,虽然有点远但也不至于打扰别人。良好的教育告诉许颢打扰别人是不礼貌的,所以下午的时候遇到兰佟帜的时候一直是面带微笑,尽量表现自己的善意。他一向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一般是不会跟不熟的人攀谈的,熟人之间的话也很少。
  【小剧场】
  比赛的后场,任律封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看着台上口吐莲花的校长,忽然一封信出现在他眼前,信封上画着粉红色的爱心,任律封顺着信封看向来人,是一个长得很清秀干净的女孩。
  任律封清了清嗓子,说:“同学,首先谢谢你对我的抬爱,你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但是我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实在是对不起了。”
  女孩连忙尴尬的摇头说:“不不不,你误会了,这封信不是给你的。你是这场活动的主持,所以我猜你可能认识许颢,我想麻烦你帮我将它交给许颢。”
  任律封也尴尬了,说:“这样啊,对不起啊,我跟他也不熟,帮不上你忙了。”
  女孩摇头,说了没关系后就跑开了。
  任律封尴尬的看了下四周,在看到周围没有注意他的时候恨恨的瞪了一下脚。
 
  ☆、要下乡?
 
  刚下了课,任律封刚关上上书,吕智贤就凑了过来。
  “诶,封哥,听说你被老鲁抓去当壮丁了?”吕智贤兴奋的问。
  “是吗是吗?做什么的?”坐在前排的兰佟帜也转过身来好奇的问。
  任律封叹了口气,说:“不就是去那个什么偏僻得不行的小野村当志愿者啊。你们都不去,老鲁不就盯上我了。我也不想去,他是苦口婆心的劝了我半天,说什么我平时挂科什么的啊,旷课什么的,说什么参加这次活动直接加两个学分,我听着烦了,就答应了。”
  “行啊,封哥,你这是万里挑一啊。”吕智贤笑着打趣。
  “万里挑一你怎么不去?就你们这些搅屎棍就知道看热闹。”
  “老鲁不是说这个就两个名额吗?还有谁啊?”□□隔着三排,大老远的嘶吼着说。
  任律封撇撇嘴说:“不知道,还没有说,听说也是我们学院的,哪个系的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这炎热的暑假是不能待在家里吹空调了,只能去接受太阳的爱抚了。”
  傅毕丘笑着打趣儿,“挺羡慕那个可以和你过二人世界的人的。”
  几人闹闹哄哄的出了教室。
  这边刚下了课许颢就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说是让他去办公室一趟,许颢挂了电话后看了一眼表,心里算计了一下时间,收拾了一下桌上的课本,把他装进了书包,向室友向柯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因为算计这时间的问题,出了教室后便带着小跑,结果因为跑得匆忙没有看见转弯处过来的人,两人直接就撞了一个满怀。
  两人都惊了一下,等到站定后看清脸后就愣住,两人似乎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任律封心里想:怎么回事?我没找你麻烦你还想着法儿往我这里凑啊?还真吧我当软柿子了啊。
  许颢心里想:“我跟这人没仇吧,看他眼神像是要把我杀了一样。”
  出于礼貌和赶时间的原因,许颢匆匆的说了一句抱歉之后就直接略过了那一行人跑了。
  任律封这憋着的气还没发作人就跑了,傅毕丘瞧着这人的脸色,小声的对旁边的一行人说:“看这脸色就知道许颢有麻烦了。”
  众人都知道惹上了任律封这个人是很麻烦的,这个人历来都是有仇就报,不报是绝对不会舒畅的,而手段也是真的是……
  “泥鳅,我跟你打赌,隔壁寝室接下来一个星期一定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兰佟帜斜着眼睛,感觉自己已经看破一切是的。
  “切,我才不跟你赌,这种赌注毫无意义。”
  待众人回过神来,任律封已经走远了。
  许颢用了十分钟赶到了办公室,心里抱怨学校太大了,去个办公室跑着都要十分钟。
  在门口的时候先是看了看时间,然后调整了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镇静的敲响了班主任办公室的门。
  然后礼貌的走了进去,顺着班主任的意思坐在了他的对面。
  “您说什么?让我去当志愿者?可我不差那两个学分啊。”许颢皱着眉说。
  班主任扶了扶鼻梁的眼镜框,说:“我知道你不差那两个学分,主要是那边的技术比较落后,他们缺乏关于计算机技术的指导,本来我们是想过随便排一个学生过去的,但是又想着既然是给人家做技术指导当然要找好的,这不才找上你的嘛。”
  班主任端起自己的保温杯,慢悠悠的打开,然后小心的呼了两口气吹了吹,小小的撅了几口水,又接着说:“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锻炼,以后找工作写进简历企业也是认的。如果说你有什么困难,可以现在说出来,我来帮你想办法。”
  许颢心里腹诽:我最大的困难就是不想去那穷乡僻壤的地方,你能帮我解决吗?
  但是嘴上还是说:“其实也没什么困难,就是我怕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会不习惯,毕竟人生地不熟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就是考虑到有这个问题,我们安排了一个适应性极强的同学陪你一起去,有他在你会适应得快一些。时间也不久,一个半月而已,很快的。”
  许颢心里想:一个半月还不长吗?
  脸上却镇静的说:“是谁?我可以提前熟悉一下,倒时候也不会那么尴尬。”
  班主任笑着说:“说出来你可能认识,这个人在我们学院还是挺有名的,任律封,你知道吧?”
  许颢想起那张愠怒的脸,点头,班主任笑了,“那就好,好了,你先回去吧。”
  出了办公室后,抬手看表,盘算着路程,然后打电话叫车,走向了校门口。
  许颢这是第一次去徐阅的学校,要不是她哭着求着,可能她读完了初中自己都不会进这个学校,在学校了辗转了很久才找到许阅描绘的红色的大礼堂,说实话,这大礼堂还真是名不副实,整个礼堂也就只能容三四百人吧。
  在后台的地方,见到了在在人群中吵吵闹闹的许阅,许颢叫了老半天许阅都没听见,要不是旁边同学提醒,许颢就走了。
  许阅见到许颢,先是打量了一番后嫌弃的说:“你就穿这个上台?”
  “不然呢?我就一个助演,主要是突出你,用不着穿那么正式。”许颢瞧着自家妹妹一身白色连衣裙。
  “你这样会给我丢脸的,还不如我自己去。”许阅皱眉。
  “那不正好,那我就先走了。”
  “许颢,你……”许阅忍住发怒的冲动,深呼吸一口,勉强挤出微笑,说:“幸好,我让妈妈带来了你的衣服。待会儿你就换那个上台吧。”
  许颢摇摇头,微微的笑着说:“知道了,拿来吧。”
  比赛完之后都是下午六点了,许家一家在外面饭,许颢跟父母说了暑假去做志愿者的事,家里人没有一个反对。许颢还在想如果父母反对自己还有借口说不去,这下真的没有借口了,想着要跟那个人一起相处一个多月就不由得皱眉,心里计划着:看来要提前把关系搞好了,要不然到了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将自己杀了抛尸也是有可能的。
  吃了饭,许颢就自己打车回学校了。
  许爸爸说:“你真舍得儿子去那么远的地方?”
  “那能怎么办,儿子长大了,总要自己面对了嘛。”然后许妈妈看向自己闺女,“学习机明天就交上来,为了奖励你今天得了第一名,允许你玩一天。”
  “不是吧妈,这学习机又不是什么坏东西,你怎么就……”
 
  ☆、小小恶作剧
 
  回到学校后,许颢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去了图书馆。这个时候回宿舍,只会看见一群大老爷们对着电脑屏幕骂着脏话,虽然说他已经差不多习惯了,不过一般情况是能避免就避免。
  到了图书馆的阅览室,挑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等待电脑开机。在等待的过程中还用手机给自家老妈发微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