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幸存者生存指南(玄幻灵异)——时岁邪

时间:2019-08-25 15:36:55  作者:时岁邪

   幸存者生存指南

  作者:时岁邪
  文案:
  当神的最后一件礼物落入地球,潘多拉的盒子随之开启。
  2019年4月4日14时,地球上所有的通讯工具收到同一条信息:
  “只有足够幸运的人才能成为幸存者,你足够幸运吗?”
  2019年4月4日当晚,全球人类陷入昏迷。
  2019年4月5日5时,霍一舟醒来,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骰子。
  ……
  在4月5日醒来的人被称作【幸存者】,他们的唯一目标是活下去。
  【幸存者生存指南】
  01、每位玩家初始拥有1颗骰子;
  02、骰子数量每日18时进行清算,骰子数量为0的玩家及骰子总数低于100的城市将被清除;
  03、不要惹宁鸮,不要惹宁鸮,不要惹宁鸮。
  特别注意:非典型性末世,情节设置更类似全息网游。不是无限流,不是无限流,不是无限流。
  【阅读贴士】
  1、宁鸮是攻,霍一舟是受;
  2、主角团开了超强金手指,慎入;
  3、不知道它是不是甜文,但作者没吃过苦不会写虐;
  4、喜欢请收藏,不喜欢请直接点叉,接受合理意见,不看完就瞎评全都反弹。
  内容标签: 异能 末世 升级流 大冒险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一舟,宁鸮 ┃ 配角:郭路 ┃ 其它:
 
 
第1章 一切之始
  “数学诞生的过程也是人类文明进化的过程,它起源于人类早期的生产活动,最初是由人类的直接观察和生活经验所得,随着生产生活的慢慢进步,人类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记数,于是数学史上最了不起的抽象化概念就诞生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讲台正中央滔滔不绝,他的脸上带着睿智的微笑,手一扬,屏幕上的课件便跳到了下一张图:“西方发展出了几何学,中国则发展出了算筹,也就是早期的数字。”图片被分割成两部分,左半边出现了几张简单的几何图形,右半边则是一些摆成堆的小木棍。
  台下响起了笑声,似乎是在为两边文化的差异而感到有趣。
  老人也跟着微笑:“确实很有趣是不是?更有趣的是,尽管在地域上中西方距离相去甚远,文化发展的环境截然不同,研究的根基也迥异,但看似走上不同轨迹的中西方数学却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不少巧妙的相似火花碰撞,人类在对智慧探索的进程中,伟大的灵魂总是会相聚的。”
  台上的图片往后一划,出现了一颗再常见不过的骰子,台下的学生们又再一次大笑起来。
  老人没有生气,仍然平静地微笑着,等台下的笑声渐渐弱下来,才伸出两只手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示意众人安静:“这个大家都见过,是一颗普普通通的骰子,但这就是中西合璧的老祖宗产物。古埃及法老寝陵的四面羊骨和秦皇陵的十八面骰都还没有点数,后来在文化交融的过程中,渐渐产生了我们如今常见的带有点数的六面骰,它甚至被赋予更多含义。”
  台下,郭路已经被绕晕了,他转过头去看到邻座的霍一舟正在奋笔疾书,差点没惊掉下巴:“不是吧,霍一舟同学,您连这种虚头巴脑的废话都要记?”
  “啊?”霍一舟听到郭路在叫自己,放下笔,迷茫地转过头来,“我没在记教授的演讲。”
  “那你在做什么?”郭路本来就坐不住了,听到霍一舟的话,好奇心起,忍不住把头凑近一些看他笔记上的内容,这一看,他没控制住,低呼出声:“卧槽!”
  笔记本的上半部分密密麻麻列着好几个算式,下半部分则被拿来当草稿纸打得乱七八糟——霍一舟居然在做数学题。
  在周围一片安静的情况下,郭路的声音就显得特别大了,周围许多人齐刷刷地扭过头来看向坐在最后排的这两个男生,许多人眼神中还带着极大的不赞成,似乎是在表达对他们破坏会场秩序的不满。
  “Sorry…我不是故意的。”郭路吐了吐舌头,双手抱拳做了个道歉的手势,见众人又都回过头去了,这才压低声音和霍一舟说道:“霍大神,您这是在做什么题呢?”
  霍一舟低声说道:“讲座入场券上的那个问题。”说着便把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郭路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发现全场举着手的只有霍一舟一个人,他更慌了。
  老人的视线在台下逡巡了一圈之后,不觉有些失望。当他终于看到最后排孤零零举起的那只手之后,眼神瞬间又是一亮,语气温和地开口:“最后一排穿牛仔外套的男同学,你来说说你的答案吧。”
  老人的话音刚落,郭路就听到了周围不约而同地传来了窃窃私语声,他更不明白了,但他怕影响霍一舟,只好随便扯了个隔壁的同学悄悄问:“同学,现在是什么环节?抽奖吗?”
  “比抽奖还幸运呢,”同样没举手的同学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有些嫉妒地看了一眼站起身来的霍一舟,“许教授抽人回答印在入场券上的那道题呢!和大牛直接对话的机会啊……要是我也发现入场券上还有一道题目就好了。”
  郭路瞪着手上的入场券,左翻右翻都没有找到类似题目的文字,感觉自己像个外星人。
  不,全场应该只有霍一舟是外星人,要不然怎么只有他才发现入场券上有题目呢?郭路有些酸酸地想道。
  霍一舟没有看笔记本,眼神恭敬地看着老人,嘴里报出了一个数字:“答案是5/324。”
  “正确,”老人愉快地打了个响指,眼神中难得流露出一丝顽皮,“这位小同学,你能说说你的解题思路吗?”
  霍一舟道:“一共六个骰子,一个骰子6个面,六个骰子的所有变化有6的6次方种可能,同时抛出123456存在1×2×3×4×5×6种排序,接下来就是简单的概率约数问题了。”
  郭路这才发现入场券设计是由六颗骰子的图形组成的,骰子上的数字巧妙地融进了入场券主体信息里,最后的问号更是这次演讲的主题,根本没有人会发现入场券上居然还藏着一道简单的概率问题。
  “思路很清晰,算得还挺快的,”老人笑弯了眼角,“小伙子是数学系的?”
  霍一舟摇摇头:“我是学天体物理的。”
  “原来是天文学系的小朋友,”许教授笑起来,“伽利略曾说过‘数学是上帝用来书写宇宙的文字’,想要窥探宇宙奥秘的人,势必要掌握的一门学科就是数学。”
  接下去的讲座,郭路更没心思认真听了——这场讲座是霍一舟硬拉他来听的,作为一个学渣,他连6的6次方都算不清楚,听玄乎其玄的数学发展史简直是强人所难。但他看到旁边的霍一舟眼神始终亮晶晶的,到嘴边的抱怨又只好悄悄吞了回去。
  结束后,向来不怎么热衷交际的霍一舟一反常态,穿过拥挤的人群硬生生地挤到了舞台边,他仰起头来看向还在整理资料的许教授,问他道:“许教授,您认为未来是可计算的吗?”
  年迈的教授没有嘲笑年轻人的异想天开,他放下手头的资料,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慢慢组织好语言,答道:“我们身处的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计算的精度在时刻发生着变化,你永远无法把一切变量都控制得精准无比。”
  “你是学天体物理的,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教授道,“就好比如果有一颗金骰子将要坠落到地球上,通过测算我们可以得出它的预定坠落地点,但是在它真正坠落到地上的哪怕前一毫秒,谁都无法确定它是否真的会在那个地方落下。而人类需要做的,是通过计算,将这颗金骰子坠落后所带给地球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教授说话的音量不高,却字字力重千斤地打在青年人的心头。霍一舟在原地消化了好一会儿,眼神中不自觉放出了光芒,他诚恳地对教授点了点头道谢道:“谢谢教授,我明白了。”
  “小伙子挺不错,”教授也很开心,递了一张名片给霍一舟,“有机会来研究所看看。”
  霍一舟从善如流地接过了名片,再次恭敬地向许教授道谢。
  站在许教授身后的助理早就等不及了,见两人结束了对话,快步走上来,低声附在教授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霍一舟见教授的脸色微变,匆匆往后台走去。
  “哦对了,”走到一半的教授忽然停下脚步,又回过头来看仍然站在原地的霍一舟,他冲霍一舟眨了眨眼,“一定记得来啊,研究所里真的有金骰子。”
  霍一舟被这位老科学家逗笑了,认真地点头答应:“好的教授,我一定很快就来。”
  看着被工作人员簇拥着的许教授消失在门后面,霍一舟低下头看捏在手里的名片,还有一种不甚真实的感觉。
  名片上印着许教授的名字“许呈国”,旁边一行小字是“白哨研究所”。
  郭路看得眼睛都发直了:“哥们,你这回牛逼大发啦!许大佬邀请你去参观白哨研究所!”他掏出手机“咔嚓”对着霍一舟捏着名片的手拍了一张:“不行,这事儿我一定要发朋友圈炫耀一下……我郭路的兄弟被学术大佬邀请参观研究所,这事儿我可以吹到我大学毕业!”
  霍一舟头疼地伸手捂住了郭路的手机屏幕,阻止他发朋友圈:“郭路同学,隔壁南城小学每年秋游都组织去白哨研究所旁边的小树林野餐,你赶这一次春季报名下半年还有机会。”
  “这不一样,”郭路据理力争,“这场讲座台下观众少说也有三四百个,但只有你一个人被许教授抽中回答了问题还递了名片,这就等同于中了特等奖啊!超级幸运的!”
  “行了,别站在这里聊天了,先去吃饭吧,吃完还得去趟药店。” 霍一舟岔开话题道。
  郭路一听霍一舟要去药店,立刻收回手机也不闹了,关切地问兄弟道:“你这感冒还没好呢?都三天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不用,普通小感冒而已,”霍一舟拆了包纸巾,随手拿一张纸巾揉了揉鼻子,“喝点药就好了,给医院省点公共资源吧。”
  郭路点了点头,跟上好友的步伐:“那行,赶紧去吃饭,吃完我也去药店买点板蓝根回去。”
  “你没生病喝什么药?”霍一舟不解地看着郭路。
  郭路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板蓝根治百病啊,我也预防一下。”
 
 
第2章 飞鸟和小舟
  南海九天岛,苍穹基地外。
  “宁大校,路上注意安全,”头发花白的老博士将青年送至门外,微笑着对他道,“东西转交给老许之后,你可以申请转去普通部门了。”老博士的眼神中带上了些许怅然,他叹了口气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这次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青年人有着轮廓分明的五官,听到老博士的话,他眼神中的冷漠微微化开,泄露出一丝丝温情。他向老博士行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张博士,珍重。”
  几人道了别,目送着青年关上车门。越野车飞快地驶离了苍穹基地。
  老博士不舍地站在原地又看了一会儿,这才回过头去,慢腾腾地朝里走:“如果和老许手头那个一样,那真的是要引起轰动了啊……”
  与此同时,基地一间实验室里,一个敞开的盒子静静地放在台子中央,在盒子的每一边内壁都有一个凹进去的小槽,看着是说不出的怪异。盒子被几根导线连接着通向台子旁边的仪器,年轻的研究员正小心翼翼地操纵按钮取下其中一根导线。
  研究员默念着按钮的方位和调整阈值大小,还差最后一步时,坐在她身边调试镜头的另一个研究员忽然站起身来,直直地冲到台子前,不顾那台子上还连接着数根导管,伸手一把捞起正中央的盒子,粗暴地把所有导管都撸了下来。
  “常飞,你疯了?!”目睹了这一切的研究员愕然地看着同事的举措,站起身来想要把盒子从他手里抢过来。
  被称作常飞的男人把盒子紧紧地攥在手里,手指看似毫无章法地在盒子每一边的凹槽上摁弄几下,盒子里蹿出一道白光笔直地投射在墙面上,墙上登时显示出一串数字——0:05:59
  一眨眼间,那个59就跳转到了58,慢慢地还在往后倒退。那竟然是一串倒计时。
  常飞呵呵笑着看着那串倒计时,手舞足蹈地放下盒子尖叫:“我是幸运儿!我是幸运儿!”
  另一个研究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她慌不择路地在房间里跑了好几圈才找到门所在的位置,颤抖地用手摁下了门把手边的红色按钮,整个走廊登时警铃声大作。
  匆匆赶来的其他几个研究员进门一看,也被墙上那大大的倒计时给惊呆了,一时间忘了言语,整个实验室里只有突然发疯的常飞还在乐呵呵地拍着手:“我是幸运儿!”
  就在时间终于走到0:00:00的同时,盒子突然发出了“滴滴”的响声。接着,原本因为导管故障而显示成雪花片状的仪器屏幕上突然浮现出两行汉字。几个在场的研究员齐齐抬头看向屏幕,其中一个人不由自主地读出了屏幕上的内容。
  ——只有足够幸运的人才能成为幸存者。
  ——你足够幸运吗?
  同一时间,在南城大学城外的药店里,正排队等着结账的霍一舟感到手机一阵震动,接着他低头一看,发现一条号码不明的信息。他随手点开来一看,屏幕上出现了两行文字。
  “只有足够幸运的人才能成为幸存者,你足够幸运吗?”霍一舟猛地回头看向排在自己身后的郭路,只见好友也正举着他的手机,声情并茂地朗诵着屏幕上的消息。
  原来郭路也收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短信。
  郭路读完了短信,抬头发现霍一舟正看自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短信内容挺无聊啊,有点像那种诱导你去买超级大□□的广告垃圾短信。”霍一舟没回答,只是默默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郭路,示意他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郭路接过手机一看,恍然道:“哦——明白了,这是用伪基站群发的吧?”他说着悄悄地转过头去看周围的人,果然也看到了其他几个同时正低着头读短信的同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