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玄幻灵异)——素长天

时间:2019-08-25 15:39:24  作者:素长天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作者:素长天
 
文案
秦峰死后接到了一份阴森森的聘书——特聘前台接待一名,要求:
1、五官端正,气场恐怖,最好照片可镇宅;
2、你将会有一名固定搭档,每日上岗前需牢记:我搭档世界第一好,我要每天都爱他,千万不能放他出去吓鬼;
3、待人接物真诚不做作,能动手绝对不吵吵,请务必在你搭档出手前砍光一切敌人,且你将代表我司形象,砍人动作务必优雅帅气。
 
秦峰(懵逼):你们这招的啥前台?
答:地府前台接待处,欢迎入职!
后来……
秦峰(鬼生圆满.jpg):我搭档世界第一好!他超温柔,连手撕闹事儿厉鬼的时候都那么温柔。我每天和他出任务都干劲十足,建设和谐阴间指日可待
同事&反派:不敢动不敢动!
 
CP:地府双凶,“我即人间正义”Vs“自走人形兵器”,大佬互撩,年下(死亡时间也算呢~)
 
【阅读指南】
【原名《地府前台接待处》因和谐需要,已修改】
1、全架空,绝无任何现实关联,刑侦破案过程很不可靠,大部分是模仿美剧特工和警察,和真实世界一丁点都不一样,千万不要被误导了!
2、地名全靠随机翻字典抽字,如有雷同,此乃天意哇。
3、感谢民间传说、典故、神话故事等提供智力支持,但经过严重篡改,千万不要当真或当成原始版本!
4、绝对不恐怖,吓人的话我原地吞鬼!除非你带入反派视角(抠鼻.jpg)
5、作者的血管里流淌着狗血和糖浆的混合物。
【围脖 @龙骑将-素长天】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峰;谢祁连 ┃ 配角:爱岗敬业的同事们;认真助攻的反派们;吃狗粮噎死的boss们 ┃ 其它:一点都不恐怖,吓人的话我原地吞ghost!!
 
 
作品简评
秦峰意外死亡后接到了一份来自地府的工作邀请,他答应了,本来只想查清自己离奇死亡的真相,但在这份工作中,他重新找到了过去的理想——哪怕身死,我也愿意为人间正义而战。于是,秦峰过上了出任黑无常、迎娶白无常,抓鬼打怪、维护秩序的完美死后生活……本文是一篇都市灵异文,但主角们的无常身份使得捉鬼情节轻松诙谐,恐怖不足却搞笑十足,作为配角的阴差同事们也性格各异,活灵活现,读来令人放松心情,捧腹大笑。
 
 
 
 
第1章 阴差提魂
  【入坑提示:都市灵异文,抓鬼逗乐是重点,因此文内微量的破案内容完全不真实,大部分技术手法和所谓的专业名词甚至是从美剧里学的——比如我用了美剧里的平民顾问,污点证人和搭档制度,所以请不要用任何现实标准来衡量这篇狗粮文啦,全部设定都是为了中二(划掉)和帅~没有任何真实背景,请千万不要被误导哦,谢谢!】
  初夏时节的凌晨,出省的高速上一片寂静,但下一秒青蛙野鸟咕嘎乱叫地飞起一片,平静被骤然打破——
  “前方车辆,请你马上停车、不要伤害人质!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谈判!”
  一辆车胎瘪了俩的油罐车歪歪斜斜地蛇行过来,五辆警车咆哮着追在后头,但由于怕贸然开枪引发爆炸伤及人质,只能徒劳喊话。
  指挥中心在远程连线里说:“老A,车上一共八名人质,务必尽最大可能解救!”
  第一辆车里,坐副驾驶位的秦峰闻言愣了一下:“信息准确?那油罐车驾驶室最多挤三人,绑匪就占满了,再有八个人质……”他顿了顿,怒道,“他们给塞油罐里了?”
  指挥中心愣了三秒,补充:“对不起,秦哥,我忘了你退役了,一会儿你让齐闻冲,千万别自己上!!!”
  秦峰不置可否。
  “油罐应该是他们专门改装过,而且顶端人孔盖没关,看它行驶速度,有油也没装到一半,人在里头一时死不了。”开车的齐闻说。
  ——但那也意味着,油罐车安全运输规定被这帮匪徒违反得一个不剩,稍有不慎就会起火爆炸。
  说完,齐闻拿起喊话器,又照着标准用词喊了一遍谈判,可惜字字杀气腾腾,藏都藏不住——反正在场人都知道这伙穷凶极恶的暴匪绝无可能投降,他们从一开始劫持人质就没提过任何要求,此类绑架罕见,但往往更为棘手,恐怕歹徒的目的本身就是杀死人质,制造大规模舆情以煽动反社会恐怖情绪。
  于是指挥中心命令:“全体注意,一有机会立刻击毙!不惜代价保护人质!”
  齐闻忍不住:“日了狗,这伙‘毒蛇’里是不是有退役特种兵?这么个破车都能连闯三道卡!”
  “保持频道清洁。”秦峰训斥了他一句。
  齐闻用嘴唇无声地说:狗日的劫匪!
  追击又进行了一会儿,高速路不设路灯,黑漆漆一片,野外是大片田野夹杂荒地,信号开始变得极差,指挥中心的信息都因此断断续续。
  终于,大车越跑越不走直线,看着跟醉驾似的,没两秒钟,踉跄一下翻倒在了路旁,车胎还摩擦了两个火星,让后面的警察们心惊肉跳。
  “妈的,可算给它跑没油了!”齐闻一打方向盘直接漂移了出去,画了个大圈停到那油罐车侧面。
  他今天格外恼火——秦峰是他以前的队长,去年年末一次任务里为了保护人质,被歹徒用钢筋伤了腰椎,今年年初因伤退役,偶尔回来做个指导顾问,走之前亲自举荐了齐闻。今天下午一伙暴匪大摇大摆在市中心商场劫了一车人质,那商业区领导碰巧请了秦峰去做安全指导,直接给秦峰看了全场,让齐闻羞愧得简直想跳楼。
  车还没停稳,全队已经咆哮着冲了下去。
  油罐车驾驶室里爬出三名暴匪,其中一人手里有把改装得都快看不出原型的步qiang,不管不顾地扫射过来,手持盾牌的特警立刻冲上前去。
  “别乱开枪,小心油罐!”
  “稳住,稳住!人质还在车里!”
  “立刻让120出车——”
  警方人数压倒性优势,持枪的歹徒打空弹夹,见势不妙,张牙舞爪冲着油罐去了,刑警们凭经验就猜到他想纵火,立刻一拥而上试图堵截,而另外两个转身就跑。
  “他们要——”齐闻刚吼了个开头,就看见他们的前队长秦峰已经化作一道黑影冲出去了。
  “一队跟我追,其他人解救人质!”秦峰下意识地下了命令,齐闻紧随其后,手里的微型冲锋qiang直接推到连发档位,对着前方逃窜的两个犯罪嫌疑人射击示警。
  然而那两个黑影狂风一样冲了出去,速度快得惊人,跑的时候居然还有余力Z字行进试图躲避子弹,跟着追上来的齐闻又忍不住吼了一句:“操,有这能耐为啥不去跑奥运会为国争光!”
  这回秦峰没力气批评他,因为秦峰自己也很震惊。那两个逃窜的匪徒体力着实可怕,他们这一队人里全是精英,不乏体能超强爆发力一流的那种,结果都没跑赢。
  年轻队员爆发力强,持久力不太能看,五分钟后气喘吁吁掉队。
  “老A,那俩孙子…八、八成,嗑了点什么药……”队伍里最年轻的队员小常吭哧吭哧,“你小心……”
  好半天后小常忽然给了自己一巴掌,吼道:“齐队,你他妈追啊,你让老A追什么!老A腰有伤!”
  齐闻暴跳如雷,发足狂奔。
  漆黑的凌晨,无人的旷野,体能反常的歹徒,都够上一期今日说法或者走近科学了,而秦峰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保持稳定呼吸,依旧穷追不舍。
  齐闻两个弹夹打空,左边的歹徒终于闷声不响地倒下去了,剩下那个见状更加疯狂地Z字跑起来,秦峰在耳机里说:“一人中弹倒地,去两个人检查一下!”
  不论敌人多么古怪,任务必须完成。
  他属于爆发速度不行,但耐力惊人的那种,而且有一股子执拗,曾经追着抢劫犯狂奔十公里,跑到最后那劫匪跪地投降,胆汁都吐了。
  不论歹徒是真的体能惊人,还是嗑了什么兴奋类的药,秦峰都有耗到底的打算,身后的队员们渐渐掉队,又因为太黑,不敢随意放枪,最后只剩秦峰还在追。
  “老A……不安全,要不别追了——”大概信号不好,耳机里齐闻的声音夹杂着咝咝啦啦的电流,扭曲得像手机里快死机的Siri。
  “……A……信号不%¥#你………&%#返回……”
  秦峰没有回应,这样的犯罪分子太危险了,他无法放任其逃之夭夭,路上齐闻跟他说,这可能是他们正在追查的大型跨省犯罪团伙骨干成员,同时也个个是手上血债累累的杀人犯,谁知道逃亡途中还会干出什么。
  黑夜笼罩了荒野,身后队员们的声音彻底被夜色吞没,秦峰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腰伤暂时还能忍,只是如果没伤,他还能跑得更快的。
  前方逃跑的人健步如飞,还在慢慢和他拉开距离,就在秦峰恼怒地以为将要追丢的时候,那人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像是他终于从奥运长跑冠军变回了普通人。
  来不及细想其中的反常,秦峰端起枪大吼:“蹲下!举起手!不然我要开枪了!”
  ——齐闻掉队追不上的时候把枪扔给他了,但是弹夹其实是空的,路上没来得及换。
  前面的人果然停下了,秦峰在三米外站定,警惕地看着他。
  月光被一片乌云遮盖,所以只能大致能看出对面是个中年人,还稍微有点发福,真不知道他刚刚是怎么跑得那么快的。
  中年人扶着膝盖,喘了两口,说:“我…不跑了……不跑了……”
  见他呼吸不稳,秦峰慢慢走上前,用枪口指着他:“蹲下,手举高,五指张开让我看到你手里没拿东西!”
  那中年人依言慢慢蹲下,胳膊一点点抬起来。
  秦峰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汗水流进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忽然,中年人表情变了,只见他抬头笑了一下:“小同志,弹夹空了吧?”
  秦峰骤然一惊,下一秒那个看起来气喘吁吁的中年人忽然暴起,一把瑞士折叠刀从他袖子里滑出来,他大吼着扑上来,爆发力强如山崩,整个人撞上秦峰。
  但秦峰没有半秒放松警戒,身体条件反射直接反手拿微冲格挡,两人你来我往就交上了手。
  这中年亡命徒显然不如年轻力壮、接受过系统培训的秦峰,但秦峰几招之后面色微微扭曲:动作幅度过大,腰钻心地痛了一下,中年人敏锐地察觉到了,发了狠地往上扑,于是秦峰咬牙,一枪托磕在他手腕上,中年人嘶吼了一声,腕骨被打断,刀也掉在了地上。
  然而忽然间,秦峰莫名感觉到一种危机感,他翻身就地一滚,什么东西擦着他的左肩划过,爆出一捧血花,不知是不是肾上腺素的原因,伤口并不太疼,但秦峰感觉到阵阵凉意。
  狙击手?
  可是不可能啊,这里四野开阔,狙击点在哪?一阵冰冷到麻木的感觉笼罩了半边身子——难道打过来的是麻醉针?秦峰还没反应过来,中年人用另一只手捡起了刀,直直从侧面插进了秦峰的身体。
  刀并不带血槽,所以秦峰条件反射地一把抓住对方持刀的手腕,使他不能把刀拔出,疼痛和危机感也刺激到了秦峰,他举起手里的枪,发狠地砸在了对方的后脑上。
  多次连续快速的击打后,中年歹徒闷声不响地倒了下去,秦峰也剧烈地喘息,呼吸间,他尝到了血的味道。
  他用枪支撑了一下身体,然后一股由下而上的剧痛令他站立不住,弯下腰一口血喷了出去。耳机本来就是跟着上车时临时带的,在刚才打架的时候掉了,天太黑,也看不清掉在了哪儿。他翻滚到中年人身体背后,试图躲避可能存在的狙击手,然后尝试从口袋里掏手机,但剧痛导致的四肢无力令这个简单的动作变得无比困难。
  ……暗处有埋伏……要告诉队员危险……
  ……会被前同事们吼的,退役了就应该老老实实坐在车里安静当顾问……
  几分钟后,秦峰的手指痉挛了几下,慢慢不动了。
  好像只过了很短的时间,秦峰重新睁开眼睛,他以一个极其标准的战术动作翻身跳了起来,和中年男人四目相对。
  漆黑的夜里,地面上两具尸体冰释前嫌地躺在一起,而他们本人、或者本鬼,正在对望。
  时间仿佛静止了那么一秒,秦峰看了一眼地面上“安详”的自己,又看了一眼对面和他大眼瞪小眼的中年男人,直接扑了上去。
  中年人可能想说句什么,秦峰眼皮跳了跳,直接一拳把他打倒在地。
  这时候天上一片乌云正好飘走,露出澄澈的月光,秦峰忽然看到:他和中年男人都没有影子。
  脚的轮廓也有点虚,但秦峰试着动了一下,还是有脚的。
  只是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自己”,咔嚓……大概是世界观碎掉的声音。
  不过腰不疼了,简直神清气爽!
  “操!”中年鬼嗷了一声,秦峰被喊得回过神来,继续稳稳骑在他身上,左右开弓一顿暴打,打得中年鬼都变形了,秦峰扯着他的胳膊,脚踩他的后背,把他拉得老长,莫名让人想起打游戏时的史莱姆。
  “操啊啊啊!”中年鬼发出字面意义的鬼哭狼嚎,“你反应迟钝吗,看不出来吗!都他妈死了你还要和我打!”
  “死了你也是犯罪分子!”秦峰也有点发怒,声音也带了一丝戾气,“你杀了我我还不能打你了?”
  “救……救命!”中年鬼扯着嗓子嚎——这人怎么能凶成这样?
  “犯罪嫌疑……鬼,由于你暴力抗法,我有权对你采取一切手段!”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