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近代现代)——十权

时间:2019-08-26 09:47:19  作者:十权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作者:十权

 
  文案:吃瓜群众皆知,人气偶像谢卓言和影帝贺漓八字不合,见面就掐,最近更是为了一位流量小花争的不可开交。
  贺漓:染发化妆戴耳钉,娘炮。
  谢卓言:走机场没有保镖,过气。
  机缘巧合,两人接下了同一部戏后:
  谢卓言:妈的我不是男主吗!为什么会被他小黑屋?!【摔剧本
  贺漓(鼻血):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觉得他还是想勾引我。
  问,以下哪种情况更糟心?
  1.和死对头演情侣。
  2.和前男友演情侣。
  答案:
  3.和死对头兼前男友演情侣,而且他还是影帝。
  剧组狭窄的杂物间里。
  影帝把小偶像推到墙角,眼神十分危险。
  贺影帝:你刚才其实是真情流露,想和我再续前缘对不对?
  谢卓言:你做梦!
  贺影帝:那晚你喝多了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八之气爆表醋坛子攻x外表风流内心纯情小美人受
  【排雷】
  ⊙1v1,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回忆片段可能有一点虐。攻受都很爱对方,只有彼此,分开之后都没找过别人
  【攻不渣!有反转!开麦前请先耐心看完】
  ◆微博@十权大魔王,关注有惊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卓言(受),贺漓(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晚高峰时段,一条名为“《逐鹿》 电影发布会”的话题以破竹之势登上了热搜榜第一位。
  这部影片由晋江热门耽美IP改编,号称投资十个亿的大制作,是本年度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经过长达三年的剧本开发和筹备,《逐鹿》将于今年初夏正式开机。
  作为业界泰斗,导演岳震华不仅请来了他的好友徐柯成担任制片人,还邀请了影帝贺漓等众多知名影星助阵。
  据悉,《逐鹿》电影版将保留原著感情线,采用双男主。主演其一早已经定下了贺漓,另一位则因为导演不满意,迟迟没有拍定。
  作为主演之一的贺漓,堪称影视界传奇人物。五岁童星出道,24岁在事业巅峰急流勇退出国进修,26岁毕业归国,拿下了影帝的桂冠,随后一帆风顺星途坦荡,坐拥顶层资源,人气口碑双赢,手握不少顶奢高奢代言。
  作为主演之一,贺漓对这部戏也很重视,几乎为此推掉了大半年内的所有工作。
  由于《逐鹿》影片未播先热,大家都想舔一口饼,另一位主演还没敲定,已经因为选角问题上过不知道多少轮热搜了。
  对于这次选角,网友们各执己见,沸沸扬扬争论了好几个月,眼见开机时间将近,岳导忽然宣布了一个引起轰动的消息——
  另一位男主演已经敲定,将会在《逐鹿》电影发布会上揭晓!
  导演刻意卖关子造势,让大家都好奇得不得了,急得抓心挠肝,但是任凭狗仔们如何想方设法,也挖不出半分更多的消息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今晚电影发布会召开,谜底即将揭晓。
  晚上五点五十分,直播间已经汇聚了百万观众。
  直播设备还在调试,镜头摇晃的很厉害,现场的工作人员操着各种口音的方言,跑来跑去安排道具,引来宾就坐。
  观众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贺漓的粉丝,大家正蹲在直播间里其乐融融的扯皮闲聊,彩虹屁吹男神,玩得不亦乐乎。忽然,有人提出了一点异议。
  直播镜头对着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可以看见人群中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少年,气质格外的惹眼。
  【快看!那个是谁??】
  【夏启未吗?】
  【身形很像,但是看侧脸感觉好像不是……那是谢卓言吧?】
  【谢卓言?他怎么在这里?】
  【这是……他转过来了转过来了!我去,真的是谢卓言!】
  【不会吧,他也要参演?】
  【今天要公开的另一位主演该不会是……】
  【怎么可能是谢卓言,《逐鹿》这种级别的制作哪里轮得到他?再说了影视界的扫把星演一部扑一部,谁还敢找他演】
  【不可能不可能,要是他参演,贺总肯定第一个不答应】
  【呵,担心什么,他最多跑个龙套,也不知道是求爷爷告奶奶多少次才拿了个小角色】
  【少放屁了,你家跑龙套的还能参加发布会啊??】
  此时,谢卓言为什么会出现在发布会现场,无论粉黑都感到无比诧异。
  她们口中的谢卓言,正是当下最火爆的顶级流量偶像。作为流量小生,粉丝多黑粉也多,粉黑势均力敌到处撕逼。更重要的是,谢卓言还是贺漓的对家,一度高居贺漓粉丝厌恶程度排行榜NO.1。
  据说,两位正主私下里就互相看不顺眼,聊不到三句话就开始动手。
  现在贺漓迟迟没有现身,反倒是谢卓言先出现了。难不成,这两个人真的要合作?
  下午六点整,发布会正式开始。
  导演编剧制片人轮番上台致辞,宣布电影将于两个月后正式开机。
  而后在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贺漓终于从幕后走出来,作为主演上台致辞。
  贺漓今天的衣着很正式,黑西装内罩白色定制衬衫,领口微敞,用发胶把刘海撩了一下,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镜框,显得五官更加坚毅分明,气场十足,身高腿长,站在台上像是个混血男模。
  尽管只是发表再客套不过的致辞,台下掌声热烈经久不衰。
  【呜呜呜我爱斯文败类风!贺总今天A爆!】
  【我可以从三千万粉丝中脱颖而出进入您的鱼塘吗?】
  【操,太帅了,我被帅到说脏话。】
  【啧啧,看这身材,看这肌肉,活一定很好】
  【哥哥,玩不玩成年人的游戏?】
  【快闭嘴,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
  【我是gay粉,给我看硬了,你们看别的去吧,贺总留给我】
  ……
  贺影帝今年27岁,风华正茂的年纪,足够沉稳又不失活力,站在台上身姿挺拔,风度翩翩。
  致辞完毕,贺漓对着台下深深鞠了一躬,随后后退半步,将话筒背在身后。
  全场观众屏息凝视,望着台上。
  如果不出所料,接下来就轮到另一位主演上台了。
  大部分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呼声最高的夏启未身上,但是夏启未坐在第二排的人群中间,似乎没有起身的意思。
  就在这时,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忽然有人站了起来。
  竟然是谢卓言。整个会场一片哗然。
  谢卓言把背熟的发言稿收进口袋,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上台,从贺漓手中接过话筒的时候,全场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谢卓言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高定西装,精心打理过的金棕色半长发随意地扎了一下,西服的腰线收得很妥帖,脸庞小巧精致,带着礼节性的笑,谈吐举止都挑不出任何差错。
  贺漓站在他身侧一步的位置,深邃的眼眸透射淡漠,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谢卓言面带笑意,温良无害,两人穿得一黑一白,对比鲜明得似乎是两个极端。
  现场的观众们安静下来,专注地听谢卓言致辞,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而在另一边,网络上掀起了腥风血雨,两位主演的粉丝已经大战了八百回合。
  【艹,让他演章怀太子?我死了算了!】
  【爱去不去,没人拦你】
  【谢卓言这样没演技的花瓶,娱乐圈一抓一大把,凭什么让他演我的白月光?他能演得好我直播吃马桶盖!吃一个公厕的!】
  【这阵容本来这么好,岳导究竟有什么想不开的?】
  【还不如夏启未演呢,好歹他也当了这么多年演员,怎么说踢就踢了??】
  【呵,除了潜规则,想不出其他理由】
  【不至于吧,岳老头子可是出了名的难搞,难不成他还有这种癖好?】
  【说不准,他们那个圈子里的都有点男女通吃】
  【不知道扫把星和票房锦鲤一起主演,到底谁的功力更深厚,这个片子究竟会爆出天际,还是糊穿地心?】
  【散了吧,散了吧,2020年度最佳烂片预定】
  【贺影帝一年也就接这么一部戏,毁了】
  【呜呜呜,河蟹夫夫发糖了,河蟹女孩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
  【都9012了怎么还有cp狗,快滚哪!没看哥哥一点都不想理他吗!】
  谢卓言将和贺漓共同出演《逐鹿》,网上顿时炸开了锅,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岳导挑中谢卓言,实属不可思议。谢卓言竟然将和贺漓一同出演,那就更难得一见了。
  大家议论得津津有味,都等着看好戏,官博一晚上多出了三百万条转发,整整两百万都是在冷嘲热讽等着看笑话。
  自电影行业兴起以来,国内诞生了数十位影帝,各有各的精彩。而贺漓之所以传奇,不只是因为他年轻。
  作为《逐鹿》这部影片最大的投资方鼎风集团的大公子,贺漓就是传说中不红就要继承家业的典型代表。自出道以来,他凭借着积累的人脉和过硬的基本功,演艺事业蒸蒸日上。学成归来后,开始接触家族产业,同时出演了徐柯成导演的新作,并一举夺得了影帝的桂冠。
  贺漓在京城名气不小,颇有一番手腕,在圈里混得很开,倚仗着显赫家世背景,从不怕得罪人,也没人敢得罪他。
  除了谢卓言。
  谢卓言无数次当众不给贺漓面子。连导演都不敢给他脸色看,谢卓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明星,居然敢肆意开罪贺公子,所有人都知道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幸灾乐祸之余,黑粉们开始下注谢卓言几天会被贺漓搞得哭着滚出剧组。
  谢卓言致辞后,和贺漓一前一后地下台,两人在第一排的席位比邻落座。落座之前,贺漓只居高临下瞥了他一眼。
  如粉丝所愿,哪怕谢卓言就坐在贺漓身边,贺漓依然神情冷漠,形同陌路,没有多分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相对无言,两人之间的气压已经骤降到极点,仿佛连空气都丝丝缕缕地凝结住了。
  摄像师也很懂得投大家所好,在两人面前各放了一台摄像机拍摄。
  谢卓言熟视无睹,靠在椅背上,很自然地从右手边捧起咖啡,轻轻掀开手里的咖啡杯盖,热腾腾的水雾从杯口氤氲沁出,他吹了吹,低头抿了一口。
  接下这部戏,谢卓言的压力也很大。
  国际知名大导演,还能和影帝合作,副导来联系谢卓言的时候,经纪人黄岑都快高兴坏了。
  但是众所周知,谢卓言和贺漓是公认的死对头。贺漓有着偶像派的脸和实力派的演技,童星出道家世显赫,国民度和路人好感度根本就不是谢卓言能比的。
  电影还没开机,谢卓言人参先收获了一大筐。
  谢卓言轻轻撇了撇嘴角,往椅背上靠了靠,不动声色地往旁边瞄。
  这个角度可以看见贺漓高挺的鼻梁,英气十足的侧脸,还有耳根的橄榄枝纹身。
  一晃三年过去,贺漓几乎和初见时没什么变化。
  谢卓言正盯着他侧脸的轮廓出神,眼睁睁看着贺漓拿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还没等咽下去,忽然一口喷在了面前的摄像头上!
  霎时间,周围所有人都懵了,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死寂,公关团队火急火燎地考虑如何救场。
  满室寂静中,谢卓言忽然绷不住表情低着头笑出声。
  完全没法想象直播画面会是何等惨状。
  贺漓听见他的笑声,神色不明地扭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神有点危险。他把咖啡重重地搁回小桌子上,随后整理了一下衣领,很快恢复镇定,像无事发生一样重新坐正。
  站在十几米外的助理陶旭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抖抖擞擞地摸出手机给谢卓言发消息。
  谢卓言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我的小祖宗!你搞什么啊?你把那鬼玩意儿给贺公子喝了???!”
  谢卓言嘴角翘起一个轻蔑的弧度,没回消息,按下锁屏键把手机揣回口袋。
  谢卓言目不斜视,贺漓也缄默不言,一直挨到了发布会最后,所有到场嘉宾一起拍了大合影。
  合影完毕,经纪人黄岑带谢卓言去休息室接受单独采访,一边走一边数落他。
  “你都二十一了,不要再耍什么小孩子脾气。我不管你和贺总什么仇什么怨,过去的都过去了,你千万别给我惹事生非,你惹不起的!”
  “哦。”谢卓言随口答应着,把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助理拿着。
  一进休息室,记者拿着话筒争先恐后地往谢卓言脸上怼。比起影片,他们显然对艺人的私人恩怨更有兴趣。
  采访时间,只要不算过分的问题,谢卓言都彬彬有礼地回答了。其间,一位女记者的录音笔被挤掉,他还顺手帮忙捡了起来。
  等到记者们不依不饶地开始提出“请问你和贺漓关系如何”之类的问题,经纪人担心谢卓言的回答会被曲解,终于上前把他隔开。
  “不好意思,今天的采访就先到这里了。”
  随后,经纪人伸手拦住还想围过来的记者,压低声音催促着谢卓言先行离开:
  “你先走,这边我来处理就行了。车停在后门,你直接去车上,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疯狂的记者坚持缠着他,谢卓言好不容易脱了身,已经过了十一点。
  他刚一走出休息室,转头就看见走廊另一边,贺漓正被无数记者和话筒簇拥着。
  谢卓言继续走自己的,看见助理还拎着包,于是对他说:
  “我要去一趟洗手间,你帮我把东西放到车里就好。”
  谢卓言独自弯弯绕绕,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洗手间。
  会场的洗手间清理得很整洁,地面的瓷砖像打了蜡一样泛着光,墙角点着淡雅的香薰。黑色的大理石台前,谢卓言拧开水龙头,洗了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型。
  刚拨弄了一下头发,他忽然听见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
  谢卓言一抬头,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手插在裤兜里走进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