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死生契阔(GL百合)——希望在明日

时间:2019-08-26 09:58:47  作者:希望在明日

   死生契阔

  作者:希望在明日
 
文案
天命为何?昆吾琉钰自以为抗争数十载,蓦然回首,却发现,自己不过一直在命定的劫数中,兜兜转转,重遇穆秋浔,她方知,放下才是自在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昆吾琉钰,穆秋浔 ┃ 配角:风轻尘等 ┃ 其它: 
 
 
 
  第一章
 
  柳絮飘飞,莺歌艳舞,扬城不愧是东陆最繁华的城池,一派奢靡景象,真应了书中所云——不知亡国恨,不解家国仇。
  “如此美景,沾了血腥真是可惜了”,一白衣少年缓步行于青石街道上,看着街边林立的商铺,听着远处画舫传来的管弦之乐,心里不禁暗叹。
  玉身长立,白衣胜雪,五官精致得仿若画中走出的一样,少年眉宇间除了三分英气外,还有些许女儿家的柔媚,尤其那双微眯的桃花眼,似笑非笑,更是风情万千。
  扬城这个地方,从来不缺浊世佳公子,儒雅文弱的文人骚客,雍容贵气的达官富贾,每日从大江南北云聚于此,只为寻花访柳,不问世间事事。
  眼前的少年,儒雅而不文弱,贵气而不落俗,风流倜傥,气质天成,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眼神一直流连在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风流人物身上。
  云渺阁——扬城最富盛名的酒肆楚馆,白衣少年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年长的女子拉客,“公子进来坐坐吧,我们这有全扬城最美的歌姬艺妓”。
  “是吗?那我今天倒要好好瞧瞧,这扬城究竟有何魅力,能令人家国天下都不顾了”,少年嘴角轻笑,略带嘲讽的口吻。
  跟随小二进了大堂,临窗而坐,“小二,上你们最好的酒”。
  “爷您放心,美酒佳人,这可是我们云渺阁的招牌,包您满意”,小二满口自夸。
  “如果你的酒入不了本公子的口,你可就没机会再说话了”
  明明是玩笑的语气,小二却感到背后一阵凉意,隐隐的好像看到了,这人眼里深藏的杀意。
  “好了,你下去吧,我的酒尽快”,少年摆手挥退呆愣着的小二。
  小二如临大赦,赶紧倒了茶,急走回后堂,心想:这慑人的气势,遍观整个扬城,也找不出其二。
  少年端起茶盅,轻尝浅酌,眼神向大堂正中扫去,一群舞姬正在演绎舞曲佳作《霓裳羽衣舞》,乐声靡靡,舞姿曼妙,四周一群所谓的“佳公子”正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嘴角噙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欣赏,又似不屑,原来所谓的佳人也就如此而已,少年摇摇头,继续把玩手中的茶杯。
  “爷,您的酒来了”,半盏茶不到的功夫,酒送了上来,不等小二倒酒,少年直接拿过酒壶,仰头一饮。
  “好酒,赏你的”,美酒入喉,心绪也随之清朗。
  “谢谢爷”,小二欢喜的接过打赏,还不忘由衷的说,“爷,就您这通身的气派,小的平生还是第一次见,爷真乃人中龙凤”。
  “哈哈……”,少年发出爽朗的笑声,惹得众人纷纷侧目,无视他人或警戒、或嫉妒、或钦羡的目光,少年收回笑意,“小二,你的客人可不止我一个”,眼神睨向众人,语带调侃。
  小二一看惹得其他客人不满,赶忙说,“来我们云渺阁的客人,都是世间俊杰,爷,您继续,小的告退了”,说完,赶忙在众人忿忿的目光中消失。
  “哈哈……”,少年这回笑得更张扬放肆了,昵向众人的眼神中,多了一种凛人的气势。
  众人虽心有不甘,但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在如此风月场合,为了嫉妒一个少年而闹事,传出去怎么都会成为一个笑谈,最紧要的是,少年眼中的气势,真真令人生怯,只得抑住自己的不甘,忿忿作罢。
  就在众人回神之际,悠扬的琴声缓缓泻出,琴音空灵,如缓缓萦回的溪流,又如梦境中朦胧的轻纱,众人的不忿,全在这琴音中消弭,就连少年的笑声也被这琴音盖去。
  少年满怀好奇的望向弹琴之人,一席红衣似血,刺眼的鲜红,衬出佳人凝脂般的肌肤,白皙透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东陆女子,大都气质可人,温柔娴静,可抚琴的女子,气质却凛冽傲然,像极了一株迎风傲立的寒梅。
  “真正的佳人在这吧”,少年仰头喝酒,心却系在了那一抹耀眼的鲜红上,口中喃喃念道。
  一壶酒见底,琴音也适时而止,霎时掌声鸣动。
  “早闻秋浔姑娘不仅美貌冠绝天下,琴技更是一绝,今日得以一见,实乃毕生之幸”,一儒雅俊秀的瘦弱少年,眼带桃花的看向佳人,声音难掩兴奋的说道。
  “真是穷酸文人,回家作你的诗去,擦亮你的狗眼,看看你配得上秋浔吗,再摸摸你口袋里的银子,买得起秋浔一夜吗?”,一贵气十足的少年不屑的回。
  “你,你,……别欺人太甚”,俊秀少年气得不知所言。
  “曹公子何出此言?众所周知,云渺阁众姐妹卖艺不卖身,曹公子此话,莫不是把云渺阁,比于一般的烟花之地,把秋浔及众姐妹比于烟花女子,如若曹公子是想要那样的享乐,看来是走错地方了”,红衣女子眼神似怒非怒,语气虽轻,却是冰冷傲人的气势。
  “秋浔姑娘误会了,曹某怎会拿烟花女子与你相比,敢问这世间,有谁比得上秋浔姑娘你”,被红衣女子一席话说红了脸,贵气少年急忙解释。
  “曹公子谬赞了”,秋浔冷冷地开口,实在厌烦听到这些出于欲望的赞美。
  “各位公子远道而来,云渺阁蓬荜生辉,今日正好是我们花魁,秋浔姑娘的出演之日,各位公子谁出的价高,便可让秋浔为他独奏一曲”,看气氛有些僵,老板娘急忙出来圆场。
  “我出一千两”,“我出两千两”,“我出五千两”……一时出价声此起彼伏,正可谓是,“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我出五万两”,只见座中一华服男子缓缓起身,嘴角带着志在必得的笑,沉稳的出价。
  众人惊诧而不甘的看着男子,如此高的价,无人敢再开口,瞬时满堂静然。
  “十万两”,只听角落处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满堂“啊”声,众人惊愕的看向声音主人,白衣胜雪的少年,再一次成为了焦点。
  白衣少年抬头向红衣女子看去,嘴角挂着玩味的笑,红衣女子也正向这看来,四目相对,一切了然。
  “承蒙公子抬爱,恐秋浔承受不起”,就是听到这人的笑声才出场,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保持着看戏的姿态,为何会突然参与其中,难道是看出了什么?秋浔暗想。
  “我看姑娘不是承受不起,而是不想承受吧,既然姑娘已心有所属,为何还演这样一场戏,糊弄在座的各位?”,少年故作一幅,为众人抱不平的样子。
  “公子此话怎讲,秋浔实在不知”,切不能让这人搅了整个计划,秋浔心下暗惊,眼神中不觉多了丝慌张。
  “不知,哈哈,既然姑娘不知,那恕在下冒昧了,在下虽不是君子,但成人之美,还是懂的,姑娘自己随心意挑人吧”,本想拆穿,可看到她眼中的慌乱,却有些不忍了,少年洒脱一笑,落座继续喝酒。
  “看来林公子的五万两,已无人再加,那今晚秋浔姑娘就为林公子独奏”,老板娘立即接口道。
  “秋浔姑娘请”,那位林公子一脸的意气风发,眼神还略带挑衅的看了白衣少年一眼。
  少年视若罔顾,只眼神定定的看着秋浔。
  秋浔疑惑而略带感激的看了白衣少年一眼,转身随林公子上楼,向雅间走去。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白衣少年心里闷闷的,一下失了喝酒的心情。
 
  第二章
 
  月上枝头,云渺阁的雅间里,林公子整个趴在桌上,秋浔从他身上取下块令牌,转身交给从屏风里走出来的丫鬟,“赶快把它送到城门口,有人会接应你,把令牌交给他,快去快回”。
  “灵儿明白,小姐你自己要小心”
  秋浔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睡得死沉的人,“放心,他在天亮之前是醒不过来的,你赶快走吧,别让人发现”。
  “那灵儿走了”,叫灵儿的女子,说完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看着丫鬟消失在夜幕中,秋浔仰头看向夜空,月色朦胧,十年前的夜晚也是这般迷人,可是却充满了血腥与杀戮,秋浔满眼痛苦的摇摇头,想要把记忆全都压下。
  一阵悠扬悦耳的笛声从屋顶飘来,回忆就这样被遮盖。
  秋浔凝神细听,转眼就落于屋顶之上,眼前的背影,白衣翩然,身形洒脱飘逸。
  “原以为姑娘琴技一流,没想到轻功也绝佳,姑娘可是想与在下琴瑟和鸣”,白衣转头,满脸笑意的说。
  “白日多谢姑娘,还未请教高姓大名?”,秋浔从未见过此人,为了拿到令牌,今日的独奏早已定下林昭,叫价不过是为维护云渺阁名声的形式罢了,本以为布置已够细致,没想到却被眼前人看出了破绽。
  此人心机如此缜密,却来路不明,有必要探探她的底,秋浔暗忖。
  “谢?姑娘不怪在下搅乱了姑娘计划才好”,对秋浔看穿自己女扮男装毫不在意,白衣‘少年’只把腰间的酒壶掷向秋浔,“请姑娘喝酒,白日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在下琉钰”,说完抱拳笑得一脸惬意。
  秋浔接过酒壶,没有丝毫矫揉做作,仰头豪爽地把酒倒入口中,醇香浓烈,沁人心脾,“好酒”,秋浔忍不住脱口称赞。
  “美酒才能配佳人”,月色下,秋浔一袭红衣,在身后漆黑夜幕的衬托下,美得不可方物,琉钰不禁有些心襟荡漾,语带迷醉的接口。
  这样的话不知听了多少遍,但从眼前人的嘴里说出来,秋浔却觉得很是受用,嫣然一笑,“不知昆吾姑娘此次来扬城,所为何事,看姑娘的样子,也不像是来寻欢享乐”。
  秋浔话毕,白衣身影突然扑面而来,轻搂住她的细腰,耳边有声音传来,“叫我琉钰,我确实不是来寻欢,我是来寻佳人的”。
  温热的气息,暖暖的打在脖颈上,耳旁是温柔至极的呢喃,秋浔不由得一颤,从未有人敢如此无礼,下意识的出手反击,可那人仿佛未卜先知一般,突然就加重了臂上的力道,把她紧紧箍在身前。
  “这么急着探我的底,岂不是辜负了如此美妙的月色”,琉钰调笑的开口,不等秋浔反应,紧抱着怀中人,飞进了夜幕。
  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下,一俊美的白衣‘少年’搂着怀中的红衣佳人,趁月而飞,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成了陪衬,她们才是这世间的主角,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美景。
  此景虽美,怀抱中的佳人可无暇欣赏,一颗心就这样被搅得天翻地覆,竟然会依恋这个怀抱的温暖,秋浔有些气恼,好在很快就被放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小小的凉亭,石桌上有酒有琴。
  “带我来这做什么?”,秋浔生气而带有戒备的质问。
  “当然是做对得起,这月色的事”,琉钰一脸得意的笑,毫无半点被质问的自觉。
  “你……”,秋浔伸手就打,不过对方反应太快,手被紧紧抓住。
  “你不是想探我的底吗?和我合奏一曲,你想知道什么,我决不隐瞒”,琉钰说完放开手,转身专注的吹起了笛子。
  笛声空灵动人,秋浔看着她的背影,没来由的觉得寂寞凄清,心里的一角突然柔软,轻走向琴旁,悠扬的琴音缓缓泻出。
  笛声与琴音相互交叠,此消彼长,相引相吸,缠绵悠远。
  一曲终了,天已泛白,秋浔想起雅间的人,心下一惊,对着昆吾急急说道,“记住你允诺过的事,我会来找你应的”,说完挥袖跃出来凉亭。
  琉钰不舍的看着红衣倩影慢慢消失,方才回过神,转身威严的隔空问说,“查到什么了?”
  “禀副教主,属下查知,这云渺阁明着是楚馆酒肆,实则是云龙山庄的情报搜集点,风、花、雪、月四大杀手都隐藏在此,花魁雪秋浔就是四大杀手之一,其他三人暂未查出”,一身穿黑衣夜行装的男子,凭空出现,跪在地下汇报得诚惶诚恳。
  “四大杀手只查出一个,看来真是用错你了”,琉钰一脸阴戾,轻一抬手,转眼间,跪在地上的人就倒了下去。
  琉钰的心思向来无人能猜透,就如此刻一般,明明心里想的是,‘暂时不能让太多人知道雪秋浔的身份’,但却以办事不力的由头,取了手下性命。
  琉钰低头看了一眼衣襟,幸好没溅到血渍,转身拿过桌上的酒壶,边喝边慢步踱出凉亭。
 
  第三章
 
  秋浔急赶回云渺阁,刚走到雅间门口,一个身影拦住她,“秋浔,你去哪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语气中满是焦急与担心。
  “师兄,我没事,令牌”,见是师兄风轻尘,秋浔放松下来,说着向眼前人伸出手。
  风轻尘从怀里拿出令牌,交到秋浔手上说,“秋浔,玄月教副教主,昆吾琉钰已来到扬城,看来玄月教要对云龙山庄下手了”。
  “那不是更好吗?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结束了”,秋浔如释重负,幽幽的开口。
  听出秋浔语气中的疲惫和厌倦,风轻尘心疼的说,“秋浔,很快我们就不用再理江湖纷争”。
  “希望吧,林昭快醒了,师兄,我先进去”,秋浔说完,转身推开房门,进了房间。
  趴在桌上的人还和走之前一样,睡得死沉,秋浔把令牌塞回原处,走到琴旁坐下,脑中不停的回旋着凉亭共奏的旋律,不知不觉就弹奏起了那曲,虽只弹过一遍,却已记于心间的曲子。
  一曲未毕,桌上的人悠悠转醒,“林公子,既然你醒了,那秋浔的独奏也结束了,秋浔先回房了,还有什么事,就跟小厮说吧”,秋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