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溯世书(GL)——夏至白夜

时间:2019-08-26 09:59:35  作者:夏至白夜

 溯世书(GL)

作者:夏至白夜
 
文案
奈何桥上道奈何,
是非不渡忘川河。
三生石前无对错,
望乡台边会孟婆。
凡人身死,由鬼差押送以鬼引为凭,过鬼门关走黄泉路,于奈何桥前望乡台上回望阳间,由今世罪孽过三重奈何,再饮孟婆汤忘却一切,方可入轮回转世。
地府之大,上有酆都大帝五方鬼帝,但皆由阎王掌管理事,判官小鬼从旁协助。
但在忘川河畔有一小舍,其中住一人曰素文君,却是突然受命,以一笔溯世,可不听命于阎王,无人知其因缘。
——————————
此文为湘篁传的姐妹篇,同样以小故事贯穿,主角为湘篁传上邪那篇中的守墓人和素文君
应该,是主剧情……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靖,玉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数千年前,天下仅有一国,名麒国。
麒国开国之主身怀神兽麒麟之血,王族皆有混沌气所护,是真正的承天所赐。
玉素便是当时麒国君主轩的长女,轩上皇最宠爱的女儿。
当时,四部族对富饶的麒国虎视眈眈,不时在边境集结军队掠夺。南宫家世代忠于麒国之主,南宫将军膝下有一子煜与一女靖。南宫煜自幼得文武双全盛赞,是备受期待的下一任将军人选。
轩十二年,玉素八岁,南宫煜十一,南宫靖七岁。
三人在桃花纷飞的季节相遇。
彼时,南宫煜少年俊朗意气风发,南宫靖在兄长的光辉下,几乎没有多少存在感。
但是,玉素无意的一句话,却改变了南宫靖的心。
“我玉素,今日既说了你不比南宫煜差,那么,你必须证明我是对的。”
“我南宫靖,为了公主,努力超越兄长!”
轩二十年,四部族纠集大军,攻势异常猛烈。
南宫将军临危受命,带着麒国大军前往边疆平乱,南宫煜与南宫靖皆随行。
临行前,玉素与南宫煜会于桃花林,吟咏上邪以明志。
南宫煜承诺,得胜归来求娶玉素公主。
三个月后,大军节节败退,南宫将军身受重伤,举朝皆惊。轩上皇急招南宫煜回朝复命,细说战况。
“四部族准备多年,我军不敌,不可再战!”
“四部族求娶公主下嫁,承诺收兵止战。”
朝中主和声四起,轩上皇召玉素公主在旁随侍,只问南宫煜一句。
“这么说,你南宫家也主张议和?”
“……是。”这是南宫煜的回答。
三日后,送亲队伍离开皇城,玉素身着如火般的大红嫁衣,踏上婚车的那一刻,遥望送亲使南宫煜,只说了一句“愿与君绝”。
不曾想,队伍行不过半路,南宫靖率亲兵强抢公主。
“不能将公主送入虎穴!”
“我已然将父亲的陈条与我的军令状递呈上皇,今日你我一战,我输,你提着我的头颅向上皇交代,继续做你的送亲使。我赢,公主我带走,随后赶赴边疆击退蛮夷,不死不归!”
最终,南宫煜落败,南宫靖安顿好公主,随即赶回边疆。
一月后,南宫将军将兵符交于南宫靖。
又半月,麒国大军在午城打败四部族联军,趁胜追击。
“南宫靖眼里没有麒国,没有上皇,上皇不会允许如此妄为之人安居一旁。”
半年后,麒国胜,南宫靖战死。
轩二十二年,轩上皇追封已战死的南宫靖为靖国将军,封玉素为闻玉帝姬,以衣冠冢葬入皇陵。
脱身后,南宫靖寻到玉素,带着不愿回朝的玉素公主躲避搜寻,无意中来到一座海岛。
“南宫靖,你有何想做之事?”
“我想追随公主左右。”
然,玉素已无生意,在两年零七个月后无疾而终。
“待我死后,就将我葬在这海岛之上,无论你想做什么,去做就好。”
“是。”
千年后,麒国早已覆灭。因玉素在海岛上死去,其混沌气笼罩海岛,自此海岛上日月共存,无风无雨,恍如时间凝滞。
南宫靖依着她自己的想法,成为玉素的守墓人,千年不变。
直到某一日,海岛的寂静被外来者打破,连带南宫靖的心绪。
“人死了,不代表什么都没了。玉素死后魂魄离体,如不出意外,当是随鬼差入地府、走黄泉路过忘川,轮回转世。你所要追随的,或许已经轮回多世,在这世间任何一个可能的地方。”
***
在这世间,不是人死灯灭即了,有妖灵,有鬼魔,死亡并不是终结。
在这世间,有多少死魂留恋凡世,又有多少情感生死不能相隔。
酆都大帝,五方鬼帝,十殿阎王,判官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所谓的地府文书又是做的什么?地府里又会上演什么事端?
不管发生什么,素文君身后总有一人手执**,寸步不离。
“我,只愿追随素文君左右。”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坑,这篇文是已完结文湘篁传的姐妹篇,共用一个世界,时间线是在湘篁传完结之后。文中会有湘篁中的角色少量客串,没看过不影响本文。
开篇楔子也是简单交代一下两人“生前”背景,公主死后没有转世,而是一直待在地府,职位地府文书,具体的后续文中会逐渐说明。她从湘篁口中得知南宫靖竟然在海岛上守了一千年,就上来把人带走了。
这篇文就是以这两人为主线,串联各个小故事而成。
 
 
第2章 第一章
时值初夏,天边挂着层层白云,有微风轻拂,正是最舒服的时候。
一座遍布野草的矮坡上,稀疏长着的几棵树也是枝叶繁茂,在风拂中发出刷刷的声响。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惊飞了草丛中的蚱蜢,枝丫间亦有群鸟飞掠。
闯入这一片宁静的,是一个穿着嫩黄色衣裙的小女孩,约莫只有五六岁大小,笑容灿烂。
只见她跑到山坡顶,回头看去,睁大了眼睛惊叹:“哇——”
一阵风吹过,小女孩发间簪着的粉嫩小花竟是被吹落。
这可是今天新摘的花儿,她连忙捂住剩下的两朵,焦急转头便追着那被吹落的花又是几步奔跑。
不过两三步,这风竟是突然停了,原本被吹上高空的话飘落,正正好落在小女孩的手中,引得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小心翼翼地将花重新簪上,小女孩抬头发现眼前是一棵很大的树,树后面似乎露出一小片什么,不禁好奇地打算上前。
“小丫头,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小女孩吓了一跳,退后一步循声抬头,发现眼前的大树上,竟有一人坐在枝丫上,正低头看着她。
那人一身月白色衣裙,长发随意散落,看上去格外纤细。她的脸很白,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但她此刻的笑容却安抚住了小女孩。
“我偷偷溜出来的。”小女孩好奇地眨着眼,抬着头回答。
“家里人会担心哦。”树上的女子微笑着说。
小女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祖母和黄鹂姐姐就在那边。”她指的是矮坡东边,小溪对面那庄子。
树上女子顺着小女孩指的方向看过去,愣了一瞬,再转头仔细看了两眼小女孩,突然恍悟地摇了摇头。
这一番动作,倒是让小女孩疑惑了。
她微微歪着头询问:“姐姐,你认识我家的庄子吗?”
树上女子闭上了眼:“是啊,我认识吗?”
小女孩更疑惑了:“姐姐,你自己不知道吗?”
女孩儿清脆的声音落入耳中,树上的女子终于还是睁开了眼,认真地看着小女孩的双眼:“是啊,姐姐不记得了。”
小女孩皱起了鼻子苦恼地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那姐姐你叫什么呢?我可以帮你问问祖母呢!”
“可是,姐姐也不记得姓甚名谁了呢。”树上女子缓缓地说,见小女孩果然又露出了苦恼的神情,微笑重新回到她的脸上,“小丫头,你几岁了?”
“下个月就五岁啦!”孩子的思维总是简单的,这个问题她会回答,立刻笑着大声说。
没等她们再说什么,有呼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小女孩转过头,连忙大声地喊:“我在这儿!”
说完,她又抬头看向树上女子:“是祖母来找我了!”
“那你快回去吧,带你祖母回庄子,这天可快要下雨了。”树上女子的视线这才从呼唤声传来的方向收回,重新落在小女孩身上。
“真的吗?”小女孩惊讶地问,这两天一直都是好天气,所以她才能磨得祖母带她出来玩呢。
“真的。”树上的女子神情笃定,“所以,别让祖母淋着雨了。”
“嗯!那我先走了。”小女孩显然是与祖母亲昵极了,连忙挥挥手,转身就跑。
树上女子的视线跟着小女孩,一路目送着她蹦蹦跳跳地朝着那边跑去,跑到来寻她的老人跟前:“祖母,我们快回去吧,要下雨了呢!”
老人家头发花白,但看上去精神不错,神情宁和,应当是个有福的老太太。她了两眼孙女,确认她无恙,伸手牵起她的手:“好,我们回去。”
树上女子远远看着,直到瞧不见了,这才低下头,看向大树的另一边。
那是一座孤坟,已经长满了野草。
树不远处本有一座草屋的残骸,如今也被彻底掩盖。
“三十五年了吗。”她长长叹了口气,右手一翻,掌心是一枚似玉非玉的牌。
一阵风吹过,树上人影不见了踪迹。
***
世有天、地、人三界。
凡人身死,由鬼差押送以鬼引为凭入地府,过鬼门关走黄泉路,于奈何桥前望乡台上回望阳间,由今世罪孽过三重奈何,再饮孟婆汤忘却一切,方可入轮回转世。
地府本无日月,乃十殿阎王引地阴力做法,方得一轮“冥月”终日高悬。
黄泉路上,两名鬼差引着三只新鬼不紧不慢地走着。
周遭一片死寂,只有鬼差手中的锁魂链在行走间发出叮当声响,听着渗人。
三名新鬼对鬼差的吩咐都很顺从,两名鬼差自然悠闲了一些。
其中一名看上去仅二十余岁的新鬼看了看四周,忍不住与鬼差搭话:“差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只是这一开口,竟引得路旁一丛鬼火晃了晃,倒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所幸鬼差只是看了他一眼,没发火:“往前再走一阵便是奈何桥,尔等可得一次桥前望乡台回望阳间。喝一碗孟婆汤,之后自有断善恶判轮回的,你们无需知晓。”像他手头这三只寻常新鬼,那一碗孟婆汤下去便洗净了此世记忆,包括他此刻说的也忘得一干二净,自然不需要费口舌详说。
那新鬼连连点头,生怕自己的贸然提问惹恼了鬼差,但也在心底啧啧称奇。
突然的,眼角余光瞥见了右侧不远处竟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影,一惊之下忍不住后退两步,直接踩入黄泉路旁黑漆漆的不知名草丛中。
刹那间,狂风骤起,四周阴冷瞬间重了好几分,风中隐隐传出哭嚎声。
好在路上鬼差的反应很快,一个锁魂链迅速甩出,扣住那新鬼手脚便整个儿往回一拽,另一个上前一步以退鬼幡横扫,将数道黑影一幡击落,总算是将那新鬼安然无恙地扯回了黄泉路上。
“站稳了,这路两旁可不太平。”收回锁魂链的鬼差哼了一声,冷语道。
“是、是……多谢两位差爷!”那新鬼惊魂未定,吓得直打哆嗦。
手拿退鬼幡的鬼差看上去脾气好上一些,上下打量几眼确定这新鬼三魂七魄都还在,调侃了一句:“你在阳间也有二十好几了,怎么还这般咋咋呼呼。”
“这,我也不想的,你看我可不就是被吓了一跳不慎踩空,从楼上滚落死的么。”那新鬼听了,几乎要哭出声。
“……”两个鬼差面面相觑,一个笑出了声,另一个没好气地说,“上路吧。”
那新鬼自然是乖乖跟上。
只是,他偷偷瞧着突然出现的白影又看了两眼,还是忍不住问:“差爷,那也是鬼吧?她……不走黄泉路吗?”
话才刚说完,脑袋上就被重重敲了一下,敲得他头晕目眩耳如钟鸣的,不敢再说话。
确定这新鬼安分了,鬼差才淡淡回了一句:“她带着玉引,与尔等非同路人。”
引发了一串事故的人,便是先前那大树上坐着的女子。
她对不远处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只是手中攥着那枚玉引,重新回到地府,沿着脚下出现的路前行。
不过一会儿,到了忘川河畔。
玉引所出之路的尽头,是一处木屋,屋旁有一石亭,亭中有一人坐、一人立。
她顿了脚步,很快又重新迈出,走到石亭前,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玉引递出:“大人,三十五年已到。”
亭中坐着的人随手一挥,玉引腾空而起落入棋盒中,化作盒内的寻常棋子。
“三十五年噬身之罚已过,溯世之后,你即可前往奈何桥。”亭中人仍看着面前残局,语气淡漠。
“溯世?”女子沉默片刻,这才问道。
啪。
亭中人落下一字,视线终于落到女子身上:“溯世,自然是溯回此生。”
心中的猜测成了现实,女子露出一个苦笑,垂首:“是。”
只见亭中人伸手,手中凭空出现一笔,笔尖在空中一落,书卷页立现。
“朱璇玉,平洲泰阳人氏……”亭中人并未开口,但这声音直入女子神魂之中,引她坠入此生过往。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地府的设置,说法不少,道教佛教也有差别。这边白夜是根据剧情取需要的,有私自设定=-=
以及,为了让女主不至于在第一个小故事的最后才出现,白夜才最终定的这种叙事方式……
 
 
第3章 第二章
朱璇玉,平洲泰阳人式,生于显阳39702,卒于显阳39720。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