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近代现代)——八耳九空

时间:2019-08-26 10:00:18  作者:八耳九空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作者:八耳九空

  文案:
  陆亦温生得肩宽腰窄高大帅气,用一中圈子里大家流传的话说,叫攻气十足。
  可惜他弟弟少不知事,一掌下去得罪了本市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作为家中的顶梁柱,陆亦温只好亲自前去赔罪道歉,没想到对方是他同班同学薛城的弟弟。
  薛城给他两个选择,一是捉陆亦温的弟弟过来道歉,二是被揍一顿练练手,同态复仇。
  陆亦温选择了后者。
  薛城从阴暗处出来,脸带讥笑,一拳正要下去时,陆亦温的眼泪快他一步。
  哭、哭了?
  陆亦温快速擦干眼泪,严肃抱拳低咳,说:“抱歉,天生的毛病,你继续。”
  薛城:“......”
  犯规吗这不是!
  这怎么打!老子不打眼泪汪汪的男孩子!就算这个男孩子超级高超级man!
  后来薛城发现,他薛大少追人的时候,先要打败一群抱团自称姐妹的家伙。
  因为他准男友太A了,让人发愁。
  超A但帅的学霸受VS自力更生小首富沙雕攻
  作者发出腐朽的呐喊声:千万不要站错攻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亦温、薛城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
 
 
第一章 
  薛城刚从新华书店走出来,他的爸爸有事找他。
  是简短的短信通知,寥寥几句:“昨天打你弟弟那家人,今天要过来道歉,我不在家,你过去。”
  薛城回:“好。”
  “知道怎么处理吗?”
  “知道。”
  薛城下台阶,径直朝门口那辆显眼的车辆走去,站定后有人下来给他开门,弯腰做邀请状,说:“大少爷请。”
  薛城点头,弯身进去,他刚俯下身的那一刻,听到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惊艳声:“好帅好高好A啊”“腿好长。”“气质超好。”以及“这车巨他妈贵。”
  没有人注意到他手中拿着什么书。
  ——《霸道国民总裁和他的天价小逃妻》、《小母猪的产后护理》、《母鸡高产指南》、《如何成为一个成熟男人》、《普通人装作很成熟的方法》、《十条不暴露自己的说话技巧》
  这些书里面,薛城最喜欢《小母猪的产后护理》这一本,觉得它的实用性最大,讲的道理浅显易懂,实操性强,不过现在他也用不到这些了,实在可惜,好想练练手。
  但是,薛城打开手机,心想,下午一点半,还得费心先应付那家人再说,好烦。
  他随后打开《普通人装作很成熟的方法》这本书。
  翻到第一页,开始认真做笔记。
  薛城仔细地写:“普通人,如果要装作很成熟,他的行事作风必须大气,简言之,就叫装逼,但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叫装逼于无形之中,举例来说......”
  学到了。
  陆亦温起身前往薛家。
  他一脸阴郁,低头踢着路,出门前草草抓了把头发,随意捞了一件黑外衫,披上后就走。
  他的家在小巷深处,这是一片留守区域,沿路白墙黑瓦,九月份的时节,桂花攀出屋外缀满枝头。时至下午家家房门紧闭,雕花屋檐上挂着三两只褪色红灯笼,再是黄铜小铃铛,偶尔有风吹过,跟着铃铃作响。
  陆亦温心情不好,他踩着不稳的青石板慢慢往前走,路过白浪家时,白浪这小子显然刚起床,套着白背心在家门口锻炼,手机放着音频,做一二三的伸展运动,睡眼朦胧。
  “呦,温哥。”他打着哈,打趣,“去哪儿啊穿这么好看,钓到富婆了?”
  “去你的富婆。”陆亦温一记眼刀扫过去,还想再开口时,突然警觉地往身后望。
  距离他不远处的小巷拐角,探出一个刺啦啦的小脑袋,是刚读初一的陆亦南,他弟弟。
  “陆亦南你给我滚过来!”陆亦温追上去,那脑袋也跟着缩了回去,拔脚就跑。
  白浪有点不太明白,挠着他刚剃了个光头的脑袋:“你们两兄弟一大下午闹啥啊?”
  过了一会陆亦温面无表情地抓着一个闹腾的小屁孩过来,陆亦南斗不过他哥,只会嘴上逞功夫:“我告诉你,最后说一遍,你把我放开,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闯的祸,我自己会解决的!你不准去!”
  陆亦温一膝盖顶在他的屁股上,把他弟弟往前头踢:“白浪你帮我抓着他。”
  白浪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先动了,他捉住翻滚的陆亦南,一脸迷糊:“怎么了这是,小南闯啥祸了?”
  陆亦温解释:“他在学校把人打了,找我解决。”
  “这么凶?”白浪一手抓着小屁孩的细手腕,还能空出手来拍了拍陆亦南白嫩的脸,“看不出来啊小南南。”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大块头!”陆亦南不太服气,“而且是他先一直欺负我,他欺负我好久了,我昨天实在受不了,才打他的,再说,他也打我了,没本事还告家长,他不是人!”
  陆亦温凶过去:“你闭嘴。”
  他再拜托白浪:“你帮我看着他,别让他乱跑,我很快就回来。”
  陆亦南急得跺脚:“你不准去!陆亦温你不准过去!”
  身后是白浪的玩笑声:“小南南这是心疼你哥哥了?放心温哥很厉害的,没人欺负得了他,他不欺负别人就好了。”
  “他们家也很厉害,昨天有好多人过来。”陆亦南慢慢哭出来,“我不想他被别人欺负。”
  陆亦温暗想了一句小崽子还算有点良心,走到公交站口,打开老师给他的地址。
  ——青山01号。
  他打开手机顺手查了这个地址名,出来的单元均价令人咋舌,寸金寸土的地段,背靠山面朝海,十来万一平米,上亿起售,但现在更多有价无市,是无数土豪挤破脑袋都想进去的富人区。
  是有钱人,陆亦温盯着纸条字迹陷入沉思,但很快释然一笑。
  他招手,上了过来的211公交,直通那片富人区。
  “操,是人吗?”
  饶是陆亦温做了不少的心理准备,到达目的地之后,迎面而来的成片别墅区、以及由此产生的巨大贫富差距,都给了他不少的降维打击。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进去,门口站了不少保镖,跟他一样的同款表情,有些生得还没他高,陆亦温今年刚上高二,但发育好,个子早早越过了一八零的那条线,是班上......
  不对,班上现在似乎还有个比他更高的。
  陆亦温为了平息等待中焦急的心情,忍不住分神去想别的事,班里有个比他高那么一点的,叫薛城,是这学期新转来的学生,坐在最后面,和陆亦温是隔壁隔壁隔壁的邻居,遥遥相望。
  薛城他长得很有男模气场,陆亦温去回想,这是班级里同学的原话,意思就是说,他身高腿长,平日里不喜言笑,多数时候趴在位置上睡觉或是玩手机,浑身慵懒又厌世,跟人说话问问题的时候,都是一副我很严肃我不笑在座各位你们都是垃圾这样的表情。
  简言之,说得不好听点,就叫装逼。
  就是长得怪好看的,这又是班级里大家的原话,陆亦温听过不少遍,有些都说到他耳朵边了,说什么腿长、颜正、A气十足。
  应该是个硬脾气的,陆亦温心想,有点看不顺眼,原因无他,眼缘。
  薛家似乎有意晾着他,陆亦温过了一会低头看表,等了大概有一个半小时,对方管家才姗姗来迟,说抱歉有事耽搁了,接下来带着他继续往里走。
  这个中年男人如同一只笑面虎,笑得双眼眯成两道长缝,眼纹丛生,看着是副好说话的模样,但一路走来说出的话里藏了刀,怪难听,听得陆亦温皱紧了眉。
  最后管家推开一扇鎏金门,带陆亦温进去后,弯腰毕恭毕敬地冲着里面汇报:“大少爷,那家人过来了,您怎么说?”
  “你先出去吧。”这屋用大金屏风隔成两片,说话的男人藏在屏风后,不见模样,不过声音低沉,初初一听像是铁球撞了地面,又闷又重,陆亦温心想,大概是薛野的爸爸,很有威严感。
  就是怪耳熟,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管家出去后,里面的薛城也随之没有了声音,过了好几分钟,他才踢了踢脚边的凳角,发出一点刺耳的响动,以此做为开场白,然后开口:“嗯?”
  尾音上翘,十分嚣张,欠打。
  又是他妈的下马威,陆亦温烦躁,长痛不如短痛,准备速战速决,于是快速开口道歉:“我是陆亦南的哥哥,非常抱歉薛爸爸,都是陆亦南他不懂事,伤着了您儿子,医疗费我们都会负责的,您还有什么请求,请尽管提。”
  屏风后后又没了响动,等得陆亦温的火都起来了。
  过了好半晌,薛城抱拳低咳,声音微沉:“有两个条件,你二选一,一是把你弟弟叫来当面解决,二,或者你自己被我揍一顿,我替我家小野出口气,小野他啊,回来就气倒了,现在还没起来,你说这让我这当大人的,心里面这么想?”
  “懂?”以一波三折的语气音收尾。
  陆亦温忍气吞声:“我选第二个,懂,我不动,你随意。”
  他皮实,抗揍。
  不过薛野这,确定不是周末赖床不想起来?
  “我喜欢你的性格。”
  话音刚落,随之而起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徐徐慢慢踩着地,由远及近朝他走来,空气都似乎因为这种突如其来的响动而开始停滞不前,房内死气沉沉、气氛压抑,陆亦温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声如同鼓点,在绝对安静的角落急如骤雨。
  冰山终于露出一角,陆亦南抬头看去。
  站在背光处的男人身形高大,他有一张生得极为凌厉的脸庞,面部棱角恰到好处,好比是用上好的墨笔一笔勾勒而成,他的五官同样十分精致,陆亦温从没和薛城对过视线,但他知道班上的同学都这样描述他。
  ——一双眼如星子、睫毛如鸦羽,他站在那里,如同一幅水墨丹清画。
  “薛、薛城?”
  薛城立即有点茫然,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站直了正声,此时还不忘维持自己的霸道人设,继续装逼,气质异常沉稳:“你认识我?”
  他表面不动如山,但其实心里燥烦,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大动干戈地处理一件小事。
  这种两小孩打架的事,家常便饭司空见惯,按照他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都用不着闹到请家长的地步。但他的爸爸却说,一定要严肃处理,这叫立下威信,让他也多学着点。
  搁他们村子里,这种话有什么屁用,小孩和小孩间的争端,打一架就能见输赢,薛城那时候,就靠着一双拳头打遍全村无敌手,也没见别人家长拿着拖把追在他后面使劲跑。
  现在诸如此类的麻烦事情还有不少,比如他爸不允许他跟人打架,专门找了老师辅导他各种礼仪知识,在家就要守规矩,平日里还要装出一副暗黑深沉的成熟表情,说话也得要霸气十足,以此来告诉别人,我已经不一样了,昨天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薛城叹气,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当初他就不会因为捉迷藏好玩就躲进袋子里睡着了,然后被人当垃圾拎出去。
  这件事情他也是后来听亲爸亲妈说起过,被扔出去后,他又辗转各地被人卖到了小山沟当儿子,傻乎乎地做了人家十多年的便宜儿子。
  再后面,养父养母去世,薛城放纵自己辍学种地,准备好好攒钱养个媳妇,耳濡目染之下奔向小康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甚至一度成为他们小别山的小首富,被市里拍了照片,成为本市新山村建设报第一期的封面人物,然后被他亲妈的慧眼认了出来。
  “老公,笑死我了,快看快看,年轻版的你上报纸了,这个人长得和你好像,就是笑起来傻了点,没有你睿智。”
  “小、小城?”亲爹惊呼,“是小城吗!”
  “这么有经商天赋的,肯定是我们小城!”
  当中标题赫然入眼:专访小别山小首富:我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的梦想是诗和远方。
  薛城:“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真的要被气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校园文。
  小首富:“在线看我把温哥揍哭。”
  下一本《在狗血文里卖萌求生[穿书]》求个预收呀。
  【主角最后就这样沦落成为了假兄弟的发泄对象——全文完】
  林书喜看了本辣眼海棠np文,主角是朵被豪门抱错的菟丝花,胆小怕事又有海棠标配附身,身娇体软好推倒,还会生孩子。
  假大哥讨厌他,坏二弟羞辱他,最后还被灭绝人性的假大哥当做玩物豢养了起来生孩子,生不出孩子下场凄惨。
  林书喜跟风吐槽了几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了那朵菟丝花,还穿到了鼓起勇气勾引他假大哥的第一夜。
  假大哥成全了他。
  屁股就很疼,人很累,嗓子很哑。
  大哥事后跟他说:“林书喜,你是什么身份,应该自己记住。”
  就好苦啊。
  后来林书喜发现原来更糟糕的在后面,假大哥要独占他,坏二弟要和他私奔,谁都不服谁。
  修罗场里的林书喜瑟瑟发抖。
  等等,肚子怎么回事???
  “就是生了颗良性瘤子啦没有关系的,你们都不用担心。”
  “行吧。”
  宴傅心后来才知道自己特么原来是一个傻子,呵呵。
  林书喜×宴傅心
  攻是大哥呀
 
 
第二章 
  陆亦温听到薛城问自己,抓了抓头发,面无表情:“我们是同学。”
  薛城点头:“哦。”
  然后陆亦温听他说:“不太认识。”
  行吧,不认识就不认识,陆亦温好好跟他说:“这事我们赔钱,实在对不住,但没必要再打人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