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朱雀小厨想养A神(玄幻灵异)——辣子鸡下酒

时间:2019-08-27 11:09:37  作者:辣子鸡下酒

   《朱雀小厨想养A神》作者:辣子鸡下酒

 
  文案:饲主从能做满汉全席的特级厨师,变成只会合成营养剂的军部少将,甘霖的心情有些复杂。
  后来,他决定自己动手,然后发现:
  1、论劈叉都不能同时踩到键盘两个键的小短爪,要如何拿刀切菜。[恕我直言,你看起来没有腿.jpg]
  2、挪比恩的食物有毒![我一盆火锅料下去,你可能会死.jpg]
  与此同时,挪比恩的网民,发现他们的A神和某只鸟举止亲昵,对方居然没有爆炸。
  众人都震惊了,等回过神来,只剩老母亲的欣慰感。
  A神粉:[我们崽崽不会单身了!快去扯证呀,麻麻凑钱给你办婚礼!]
  日常吸A神“北朱雀”受X日常盘毛球金翎玄雕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美食 星际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甘霖 ┃ 配角:王流 ┃ 其它:
 
 
第1章 凭空出现
  A302区的垃圾星,原本堆积成山的星际“废料”,现在只剩下了一小部分。那些漂浮在这附近的东西,已经是主宇宙空间里真正的残渣,半点可回收价值都不再剩。
  笼在黑色斗篷里的男人,手上提着已经碎掉大半、不怎么能看出轮廓的尸体,三两步消失在了这片“废墟区”的边缘。
  “卡里特已经死了,拿去确定身份信息。”就像机械一样,没有丁点儿情绪波动的声音,从兜帽底下传来。
  常年不见光的肌肤,随着扬起的动作,从斗篷底下滑出一段近乎病态的白色。
  “砰”,尸体砸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正在A416区清理战场的士兵,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愣,接着就是迅速判断位置,等到抬眼看见那人出现在空区的时候,一阵复杂的情绪在体内翻涌。
  作为一个二等的文明,挪比恩是强大的,但也是有着致命缺陷的。
  挪比恩被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普通人,一个是A类人。
  A类人拥有变化兽形的能力,却不能随意与其他生命体接触,他们高高在上,他们生来强大。
  在A类人的皮肤表面,缠绕着一种叫作“命”的能量,这让他们时刻能够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和自愈力,如果“命”衰弱,他们的身体也会衰弱。
  但也正是这种能量的存在,让他们只能与能量场相合的生命体靠近,要不然对方就会被他们的“命”伤害。
  这就像是一个等级圈子,原本能力、背景所代表的隐形差距,在他们之间,却是被具象化,可以算作不可抗力。你可以在身份在无限接近他们,却不能妄想肌肤相触带来的亲昵。
  等级越高的A类人,带给对方的伤害也越严重。当然,如果等级相差不大,只要在自身可承受范围内,是可以互相抵消的。
  也就是说,只要不怕互相伤害,他们可以尽管亲近。不过,很少有A类人会是黏糊的性格,大部分都维持在点头之交。
  A类人有先天与后天之分,前者一出生就享受着各种资源,被培养成最顶端的人才,而后者则是普通人因为受到某种刺激,导致基因解锁,“进化”成了A类人。所以两者隔着天堑,却也在某种意义上,无限接近。
  在某些情况下,A类人可以自主掌控自己的“命”场。比如父母双方或者相合者的命场笼罩下,便有选择停下“命”场运转的权力。
  不过很少有A类人会做这样的选择,毕竟,就算是不停下“命”场,他们也不会担心会伤害到与自己最亲近的人。前者是血缘相近,“命”场相似度高。后者是“命”场契合,待在一起,只会越来越好。
  至于其他的人,能允许待在一个屋檐下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还指望他们之间搂搂抱抱举高高吗?
  不管怎么说,大多数A类人尽管高傲,但在他们可允许范围内,还是有可以亲近的人。偏偏有个人,从一出生就像被全世界排斥在外,没有生命体愿意靠近他,因为靠近别人顶多会受伤,靠近他却会死。
  现在,那个人就出现A416区士兵的面前,他们崇拜他、倾慕他,却不想靠近他。
  王楚安将军和格娜少将的儿子,整个挪比恩唯一一个出生基因检测SS级,现在无限接近SSS的人。王流,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A神。
  按常理来说,这么一个潜力无穷、背景显赫的人,日子应该过的很顺遂才是,但对于王流来说,这就是个没有尽头的噩梦。他的强大将他彻底封闭在了自己世界,而且是永无解封的可能。
  从血脉上来看,王流已经没有了能够亲近的人。
  王流是在F01的废墟星上出生的,重伤的格娜少将在生下他,用仅有的力气设定好保姆机器人的程序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至于王流的父亲,则是在与废墟星相距三光年的卡特虫星战斗中,失去了踪迹。
  听经历过那场战斗的人说,那一天,巨大的火光,笼罩了大半个卡特虫星,空气中都是□□焦糊的气味儿。王楚安没有从大火里出来,也没有人找到他的尸体,但按照那种情况,应该是烧成了灰烬了吧。
  失去双亲的王流,被驾驶着小型运载舰的保姆机器人带回了首都星。
  在通过星域巡检的时候,查明缘由,上报给了皇室。他的父母皆是为了挪比恩而死,作为英雄的后代,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安置办法,是会让那些还奋斗在前线的士兵寒心的。
  再加上王流的潜力无穷,所以皇室决定收养他。
  一转眼三十年过去,明明才成年,但是王流的名字,却已经响彻了整个挪比恩。
  但,谁也不曾知晓,这个瞧着就让人想到漂泊无依、孤苦、随意的“流”字,本来是象征着另外一个意思。
  格娜少将早已与丈夫商量好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会叫王流晏——河清海晏,就和她对故乡寄托的希望那般,她也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一生顺遂。
  只可惜,裹着蛋的襁褓里,只写了“王流”,那最后一个字,终究没有出现在姓名牌上。
  相比起那些成年之后,才从学校毕业开始选择自己未来方向的人,王流在十六岁的时候,学完了自己想学的东西,便申请上了战场,从此战功赫赫,未尝有一次败绩。
  但就是这样强大的一个人,在他的崇拜者眼里,有时还是会闪过一丝可怜的念头。随着王流长大,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他不可靠近的范围好像也越来越大了,曾经只是不能触碰,现在是一米内,都可能被他的“命”场灼伤。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只能独自在没有任何生命体的星球上,与那些冷冰冰的机器人相伴吧。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王流的“命”场是变异的,连寻找相合者的可能都没有了。
  想到A神的从过去到未来,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看见他的士兵心里,莫名有种酸楚的感觉。明明这个人,是那么的“温柔”。
  或许是王流上战场的时候太小,以致于后来他的名声传开的时候,亲妈粉太多,各个贴吧、论坛上,谈起这个人总是带着厚厚的粉丝滤镜,总有种他是小可怜的感觉。哪怕他变得再强大,都觉得他还是个心里飘着雨的小孩,想要保护他。
  王流面无表情,说话少,看起来不合群。
  【崽啊,你在网络上和我们聊聊也行啊,别什么都憋在心里。】
  【呜呜呜,A神今天又帅了,棒棒的,为你骄傲!】
  【唉,都是太强的锅,高处寂寞啊!我宁愿他是个普通人,也好过这样不能和人亲近的样子。看看他渴望的眼神,妈妈心都要痛了。】
  王流出手狠戾,似乎没有少年应有的天真,天生的“冷血”。
  【哇,那个在论坛上发战斗技巧的人,打架姿势好帅,就是对方糊了一屏幕血色马赛克,有些挡我舔颜了。】
  【1L:太凶残了,这人会不会心理扭曲啊,怎么下手这么狠。怪不得没什么人愿意靠近他,看看,其他A类人都离他远远的,肯定是个变态怪胎。
  2L:楼上哪儿来的圣母婊,找喷是不是,没有A神在前线守护,你有命在后面哔哔吗?更何况,是A神想要这么高冷吗?他也不想啊。可没有人能靠近他,这能怎么办?如果靠近他不会爆/炸的话,我就算受伤也想抱抱他啊!
  3L:只露出一双眼睛也能认出A神来,是真爱粉没错了。不过一楼这种黑子,也就敢隔着网络吐口水了,有本事发个地址过来,看我不把你打的叫麻麻。
  4L:A神就是小天使,不接受反驳。他每年给孤儿院捐献的钱,都够把你砸死了。我一想到A神去送礼物的时候,都是站的远远的。瞧他看那些小孩子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他肯定也很想摸摸那些小可爱的脑袋,但是现实不允许他这么做,呜呜~A神小时候都是自己读的书,根本就没有可以一起玩儿的小朋友。
  5L:楼上别说了,我想起那种场景就想掉眼泪。他也是个孩子呀,才刚刚成年,怎么就没人能够抱抱他,亲亲他的额头呢?明明生命才开始,我怎么就有种他已经在老去的感觉。这算什么A神,他就是王流,一个才刚刚成年的孩子。】
  【没错,我和A神一起执行过任务,虽然不能离他太近,但要是有什么事需要请求他,他大多不会拒绝。如果可以,我还想和他握握手,兴许能沾点儿他的能耐呢?但我的实力太弱,还不能离他太近,可惜了。】
  【有A神在的时候,特别有安全感。但一想到他处于危险的时候,我们却不敢随意靠近他,特别的愧疚和苦恼,要是能和他并肩战斗就好了。】
  【┭┮﹏┭┮,你们越说我这心越发酸,流流,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啊,我们虽然帮不上你,但是我们都希望你好好活着,只要能远远看着你就好了。听说最近在流行折千纸鹤祈愿,我愿意给你折九千九百九十九只,求你平安。】
  也只有看着这些关切的话语时,没有太多表情的王流,才难得愿意扯扯嘴角,露出一个拿着量角比划、才能判断出弧度的笑容。一个人在孤寂中行走太久,哪怕是一丝感觉不到温暖的光亮,都让人格外向往。
  王流提交好返航申请,关掉通讯器,刚准备垂下手,就突然感觉前面的空间扭曲,像是有一个黑洞要出现了。他当即往旁边退让,却发现一团红色,凭空出现,像个小火球一样朝他扑过来。
  王流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那个东西,之前以为要出现的黑洞,却在他抓住不明物体后能量溢散,转瞬间就消失了。
  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地方,王流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被手上的东西,给吸引过去了。
  毛绒绒的、温暖的触感,从指尖蔓开。那小小的心跳,配着呼吸的起伏,细小的绒毛挠在掌心,让王流感觉自己手里,像是攥着自己的心脏一般。每一下,都有种呼吸发紧的感觉。
  王流整个人都僵住不动了,他像是傻了一样,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然后下意识地捏了两下。
  这是什么情况?
  他现在抓住的这个小东西,是个活的!
  都三秒钟过去了,还没有爆/炸!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明物体:发出被捏的抗议声,我又不是大黑,为什么会爆/炸!
 
 
第2章 是贪嘴的锅
  王流站在那儿,没有继续往前走,周围时刻关注着他的士兵,就感觉不对劲了。
  “A神怎么了?是不是受那不明物体冲击,撞出内伤了?”
  “那个红毛球什么时候出现的?看这颜色,好危险的样子,瞧瞧A神那一脸严肃的。”
  “尼卡少校过去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吧?”
  在众人略微有些惶恐的眼神中,尼卡朝“沉迷”于红色毛绒物体的王流走了过去,最后停在王流面前,仔细看着他手中的东西。“流,怎么了?”
  尼卡这一发声,王流立马脱离了“思索”的状态,下意识就把手上的东西揣进了兜里。
  一般未知生命体都会先送到研究院,就手上这个小东西,能与自己接触,目前看来没有任何损伤的份上,研究院那边也不会放过,也许会切片研究。
  不过,王流并不想这样的事发生。
  这时候的王流难得有些小孩子的任性,就像是得到一个新鲜的玩具,谁都不能碰。
  “兴许是哪个A类人身上掉的毛,没看出什么特别的。”王流丢出这句算是解释的话,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王流高冷的背影,尼卡也不敢追上去拦,只能挠挠头作罢,告诉自己,或许真的只是他们太敏感了。
  A神就是A神,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的情绪。
  刚才看到的A神震惊脸,大概是自己战斗后期幻觉,看错了。
  王流看到返航申请下来,拿出自己的专属星舟,设定好返回航线,倚靠在宽大的驾驶位,才慢慢拿出兜里的小东西。
  王流把手上的红毛球在指间转了好几圈,才分清楚这堆毛毛里的眼睛、嘴、小翅膀各自在什么地方。
  无他,这团的太圆了,毛又蓬松,根本分不清前后。
  虽然推测这可能是个鸟型A类人,但让王流犹豫的是,A类人的幼生期,就是成年时的缩小版,大多能看出几分凶狠来,根本就没有这么……可爱的。
  所有A类人的兽形,都是大型猛禽烈兽。这种古生小雀鸟,就算是食物谱上,也没有出现过。也许,这就是只体质特殊的小雀鸟,没有化成人形的可能。
  王流没有排除任何一种可能,但是想到最后一种,他还是有些难过。他挺想有人能跟他和平相处,陪他说说话的,而不是带着敬畏、恐惧,远远地观望着。
  回到家里,王流用家让保姆机器人检查了下小红毛的身体,确定对方只是睡着了,担忧稍缓,就这么看着那小身体的起伏,不知不觉跟着睡了过去。
  夜幕降临,金翎玄雕与那天空一般墨色的羽毛,铺展在银色的软被上。头上金色的羽冠,没精神地搭在一边。在这金属冷淡风的空旷大房间里,整只鸟的身影看起来十分孤寂。
  就在这时,金翎玄雕颈子边上的小棉窝里,一个红色的小毛团突然抖动了两下。
  甘霖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脑袋还有些犯迷糊,在枕头上滚了两圈才清醒过来。
  他打量着周围的陈设,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时候王大爷有这种金属感十足的房子了,一股未来科技风。还这么大一间,都赶上以前整个房子那么大?”
  甘霖一边嘀咕,一边扑棱着翅膀,想在自己的新领地巡视两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