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媳妇儿总想埋了我(玄幻灵异)——天草纯一

时间:2019-08-27 11:10:15  作者:天草纯一

   《媳妇儿总想埋了我》作者:天草纯一

 
  文案:宋郁初一朝重生,成了修真界鼎鼎有名的宋家公子,被逼与夙辞成婚。
  娶个男人也就算了,结果竟然还是一具尸体?宋郁初:“我的十八米大铁锹呢?”
  当他拿着铁锹在后院挖坑埋尸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忽然响起。
  夙辞:“你埋一个试试!”
  然而宋郁初做梦都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只色鬼!
  宋郁初:“卧槽!我他妈被鬼日了!”
  夙辞:“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为我的肉身沐浴更衣。”
  宋郁初:“我更你妹啊!”
  后来三界流言四起。
  小鬼乙:“听说那个仙界扛把子夙辞被魔君迷惑了。”
  小道甲:“听闻仙界鼎鼎有名的璃尘仙尊落入了宋郁初那个大魔头之手。”
  小妖丙:“传言仙界之首被魔君下了不解之蛊,还关了起来。”
  夙辞将这些当做笑话说给宋郁初听,宋郁初扶着腰走出房门:“他们知道个屁!”
  1v1双洁 傲娇魔君受vs霸道仙尊攻
  1、前期受几乎无外挂,都是靠攻,后期金手指大粗长。
  2、构大多为作者脑洞,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郁初(受)、夙辞(攻) ┃ 配角:云殃、宋岂连、宋卿等 ┃ 其它:
 
 
第1章 我没死
  N市的监狱里,宋郁初到最后被押上刑场时,仍然挣扎嘶吼着。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明明把所有的都给你们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死?”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不会有人相信他,更不会有人为他辩驳。
  枪声齐鸣,包括宋郁初在内的几名囚犯应声倒地,猩红的血水跟雨水掺杂在一起,宋郁初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后,便再没有了知觉。
  执行的警察们像是做过千万次一般,熟练地收好了枪,其余的警务人员快速收拾好尸体,地上的血水也很快被清理干净,在这里出现的人都悄无声息的离去,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这个世界依旧车水马龙,所有的人都在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少年曾经出现过的街道上,为了生活努力工作过的便利店里,都不再有他的身影。
  黑暗中,宋郁初犹如恶梦惊醒一般,猛然睁开了双眼,恐惧席卷全身,眼前一片漆黑,他慌乱的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狭窄的空间内,像是被关在一个木质的箱子中。
  身前的木板十分结实,再加上里面空气有限,没多久,窒息感便使宋郁初的意识变得模糊。恍惚间,脑海内闪过一张张虚伪的面孔,心里满满的不甘心与恨意使得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一用力,便破开了面前的木板。
  新鲜的空气和刺眼的阳光扑面而来,宋郁初猛然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恐惧随着阳光渐渐消散,周围却骚动了起来。
  “啊!鬼……鬼啊!”
  “诈……诈尸啦!”
  “快!快通知宗主!”
  人群当中,有尖叫的,有丢了东西就跑的,也有镇定的。
  然而宋郁初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似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双肩微微的颤抖逐渐变得剧烈,最后竟捂住脸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哈……”
  宋郁初扶着棺材边爬了出来,可没走两步,就昏倒了。
  短短一日之内,宋郁初诈尸一事,就在江林城传的沸沸扬扬。
  昏睡了一天一夜的宋郁初缓缓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右侧是一道有兰花图样的屏风,头顶方向的竹窗被撑了起来,隐约能听到屋外草丛里蛐蛐的声音,像极了宋郁初原来用的手机铃声。
  烛影摇晃,宋郁初抬起手,想揉一揉有些疼的额头,手指刚触及皮肤,就传来了火辣辣的刺痛感。
  “嘶……”
  他皱了皱眉,随后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笑了起来。
  宋郁初艰难起身,寻视了一下四周,口中的干涩让他想要找点水喝,刚要下床,却一个不小心滚落在地。
  只听见吱呀的开门声,屋外有人走了进来,隔着屏风看不清样貌。那人绕过屏风走了过来,轻声唤道:“郁初。”
  宋郁初抬头便对上了一清秀的少年,少年穿着一身黛蓝色衣衫,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左耳戴着红绳流苏的耳饰。
  他将宋郁初从地上扶起,宋郁初站直了身子,收回了手,不想与眼前的人有过多的接触。一转眼便看到了一旁的镜子,只见镜中的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张脸跟自己原来并没有什么出入,陌生的是,长发白衣,左耳戴着与那少年一模一样的红绳流苏耳饰。
  少年见他面露憔悴之色,额头上的伤也不曾处理,便道:“你看看你,身子不适也不躺着好好休息,这额头上的伤也不包扎一下……”
  宋郁初不语,屋外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宋卿,走了!”
  “来了。”宋卿朝外应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递给了宋郁初:“这个是治外伤的药,我还有事,明日再来看你。”
  宋卿说完,指了指额头便转身出去了,随后听到的是门外上锁的声音,和几句对话。
  “喂,我说这宋郁初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来看他?”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得多宽慰宽慰他不是?”
  宋郁初看了看手中的瓶子,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想不到这种异世重生的事,也能给他碰上,看来是老天爷良心不安给了点补偿?不过这身体原来的主人,似乎也不太受人待见。
  他在心里一边打趣着,一边将药擦在了额头的伤口上,又躺回了床上。准备先休息休息,等养精蓄锐以后,再做打算。
  可谁知,第二天一早,宋郁初刚睡醒,一群丫鬟婆子便匆匆进了屋,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拉着强行打扮了一番。
  丫鬟婆子们匆匆退去,宋郁初坐在妆奁前紧皱眉头,看着自己红带束发,身穿喜服的样子,似乎为了显得他气色好看一些,还给他抹了点粉。
  作者有话要说:  起初的宋郁初:这些花花绿绿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后来的宋郁初,一边照着镜子,一边皱眉对某人道:你把我的花钿画歪了。
  小甜饼预收现耽《听说你又被绿了》
  就在楚洛被第七个男朋友以极其离谱的理由渣了以后,就再也不相信特么的爱情了。
  励志要做个渣男,以此来报复社会,却碰到了那个让他初恋夭折在摇篮里的罪魁祸首。
  裴译:“听说你又被绿了?”
  楚洛:“关你屁事儿。”
  裴译:“甩了他,跟了我。”
  楚洛:“你做梦。”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让他爱情一路夭折的罪魁祸首,竟然也是他!
  楚洛一气之下,决定要渣了这个卑鄙小人!
  去约会,约会对象接了个电话后:“不好意思,我夜观星象,家里可能着火了,告辞!”
  去联谊,所有人都默契匹配成了一对,只剩下他与总裁大人默默对视。
  去相亲,穿着睡袍跟室内拖鞋的裴总往他旁边一坐,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亲爱的,你刚才走的太急,我给你送来了。”
  多年好友默默抽着烟,无比惆怅:“他以前就这么贱吗?”
  只在楚洛面前面前骚话连篇臭不要脸攻vs面对裴译怀疑人生又爱又恨受
  略带沙雕的小甜饼!
 
 
第2章 逼婚
  宋郁初抬了抬手,看着身上的大袖,始终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把他弄得跟个扑棱蛾子似的。
  他起身绕过屏风走到了门口,意外的发现今天房门并没有上锁,推门出屋是一处院子,左侧有一条小路,路旁种满了翠竹,右边有一口井,一个绑了绳子的水桶孤零零的倒在一边。
  宋郁初走过去弯腰捡起水桶,他实在是受不了脸上的脂粉气,想弄点水洗洗,握住绳子的一头就将水桶扔进了井里。
  奈何这个身子骨实在是太虚弱了,竟然连桶水都提不上来,他翻身坐到了井口上,双脚蹬住井口两边,借力一点一点的抓住绳子往上提。
  眼看就要成功了,不知是谁在旁边大叫了起来,吓得他手一松,水桶又咚的一声回到了井底。
  宋郁初皱眉看向那人,只见一个身穿大红绣花的婆子,一边摆手一边朝着小路的另一边大喊道:“哎呀!不好了,公子,公子又要寻死了!”
  宋郁初不禁在心里嘀咕:毛病吧?
  很快一行人匆匆走了过来,为首的便是宋云宗宗主,宋御风。
  只见他身穿黛蓝色衣衫,虽年近四十却满身英气,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不是普通人。他看到宋郁初坐在井口上,立马冲其余几位弟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他给我拽下来。”
  几人见状相视一眼,正想上前,宋郁初就自个从上面下来了。他拍了拍手,伸了个懒腰,从小到大,他最会的,就是看人脸色,这些人哪像是担心他,估计巴不得他从这跳下去就永远别上来了。
  想到这,宋郁初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人见他笑得浑身发抖,心想这宋郁初是不是傻了,便问道:“你笑什么?”
  宋郁初微微抬眼,笑道:“啊……只是觉得有个人,还真是,可怜。”
  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可怜二字,说的是这个身体的主人,还是他自己。
  那人眼中略带厌恶之气的转过了头,仿佛多跟他说上一句话,自己就得被恶心死似的。
  宋御风看着宋郁初这样子,脸色微沉,语气温和了许多:“行了,今日是你大喜之日,莫要胡闹。”
  随后赶来的宋卿见状,上前道:“爹,郁初他身子不好……”
  话还没说完,宋御风便厉声打断了他:“你的事我还没给你算账呢!”
  一旁的喜婆见状,立马笑着劝解:“宋宗主,这大喜之日,不易动怒,别伤了和气。”说完又转过头对宋郁初道:“这吉时就快到了,莫要再耽搁了。”
  宋郁初不语,他现在连桶水都提不动,别说撂倒面前这些人了。光是面前这个宋宗主,就让宋郁初清楚的知道,动手只有吃亏的份,不如先假装顺从。
  到了喜堂,只见堂内张灯结彩,却没有宾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名弟子,且都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宋御风跟一个男子正坐在堂上,只见那人身穿白衣,头戴玉冠,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然而要与他拜堂的,却是一只带了大红花的公鸡。
  宋郁初不禁觉得可笑,玩呢?
  外头鞭炮噼里啪啦响了起来,喜婆扬声喊道:“一拜天地!”
  宋郁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忽然,小腿不知被谁踢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宋卿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郁初,你没事吧?”
  宋郁初没有回答,反而回头看向那个踢他的人。只见那人也戴着跟他一样的红绳流苏耳饰,正一脸得意的看着他,这一切都被宋御风尽收眼底。
  那人见宋郁初一直瞪着自己,面露嘲讽之色:“看来你的身体真是虚弱的很啊!连站都站不稳了。”
  宋御风瞪了他一眼,冷声道:“放肆!目无尊长,给我去祠堂静思己过。”
  那人不服气的看了宋郁初一眼,但还是转身出去了。
  宋御风缓和了一下神色,颇为抱歉的对身侧的年轻男子道:“宋某管教无方,让君庄主见笑了。”
  君偌笑了笑:“无妨。”
  宋御风对一旁的喜婆点头示意,喜婆便又扬声喊道:“一拜天地!”
  宋卿看着面无表情的宋郁初,轻声道:“郁初,你就……”
  后半截还没说出口,宋郁初就站稳了脚跟,轻轻挣脱了他,说了一声谢谢。
  只是那一声谢谢,让宋卿感觉到了异常的疏远,那种陌生的感觉就像是两个人从不认识似的。
  宋御风见宋卿愣愣的站在那,便轻声唤道:“卿儿。”
  宋卿这才缓过神来,退到了一旁。
  宋郁初缓缓跪下,对着堂外微微一拜。
  虽然不知道这群家伙到底想干嘛,不过无所谓,无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难不成还要他跟一只鸡传宗接代不成?
  一旁的公鸡挪了挪爪子,往地上啄了啄,显得呆头呆脑。
  三拜过后,其余弟子均已散去,喜婆也领了赏钱欢欢喜喜的回家了。宋御风约君偌去了南月亭喝酒。
  宋郁初回到了自己的房内,推开门就看到白天素净的陈设都被换成了大红,不禁让宋郁初觉得有些晃眼,他关上了门,看着左侧的红色屏风,觉得安静的出奇。
  看来这屋里除了他,没有别人了,然而当宋郁初走到屏风后时,却看到一个男人正躺在他的床上。
  作者有话要说:  某作者: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
  宋郁初:滚!
  某作者:好勒。
 
 
第3章 洞房惊魂
  只见床榻上的男人一身红衣,红带束发,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
  宋郁初看着床上的男人,在想到刚才拜堂的公鸡,忽然反应过来。
  还真是活久见,居然娶了个男人?
  宋郁初转身走了出来,管他的,反正跟自己没关系。
  外屋的桌上摆着红色烛台跟一些吃食,宋郁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突然想起自己从醒来后就没吃过东西,外面还有人守着,想找机会逃走也得需要体力才行。
  想到这里,宋郁初便坐下挽起袖子吃了起来。
  很快一桌子的糕点饭菜就下了肚,宋郁初扯过袖角擦了擦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多了。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 ,似乎也没有了白天那种头重脚轻晕乎乎的感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