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秘密收留(近代现代)——蹦野嘀

时间:2019-08-27 11:11:02  作者:蹦野嘀

   《秘密收留》作者:蹦野嘀

 
  文案:师生年下,千里耳和乌鸦嘴以为走肾不慎走心,恰好找到容身之所的故事
  有人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不是大纲的大纲:
  攻因为从小听力异于常人,被迫接受了更多嘈杂声音
  觉得世界本质虚伪,没什么好人
  受因为从小到大言中过几次灾难性/事件,再不敢说不好的东西
  每天笑脸示人,是众人心中的太阳
  攻16岁时受被请去他家里当美术私教
  攻见不得他那副对谁都笑脸相迎的模样
  赐名舔狗,但他发现这个人好像是真的对谁都笑脸相迎
  兴趣上头的时候,受却出国了
  直到2年后攻上大学,二人重逢——
  两个古怪病人因为对方找到容身之所的故事
  排雷:丧逼又顽劣攻(顾聆)x白切黑伪阳光受(夏淮)
  都是病人但不是可怜人,毛病不少,各有一套
  师生,受是攻的专业课老师
  年下,年下,年下!
  尽量每天多少都更一点,看得开心~
 
 
第1章 
  进入大学的第一晚顾聆就觉得,参与集体生活果然是错误的。
  寝室一共四个人,上铺是哭包,凌晨抽着鼻子掉眼泪,仿佛出来念个大学是要强行断了他的奶。
  对铺两个没太搞清楚上下,一个非常有闲情逸致,对着不知道什么片子打了好几次飞机。一个不间断地打呼噜,在别人那里算什么程度不知道,在顾聆这里约等于枕边放鼓风机。
  加上对面寝室的集体开黑、卫生间接连不断地冲水和楼上楼下的脚步以及各种分辨不清的杂音,让他堵着耳塞半眯着眼睛,直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第二天早上实在起不来,顾聆支支吾吾让室友们帮忙告假,几个人面面相觑后,对铺的飞机哥一脸为难的冲顾聆说:“第一天第一节 专业课,就二十几个人,万一老师是个记仇的期末挂你科怎么办?”
  顾聆静止了几秒,用手掌摁了几下自己酸胀的双眼,拖着沉重的身子坐起来,说:“我迟点儿去,你们就说我不舒服,好吧?”
  室友们点头,拎着画箱出去了。
  顾聆看着空荡荡的门背后,一行字幕从脑子里划过:傻/逼不就是不想帮还不熟的同学骗老师么,接着后仰,拉被子,闭眼,一气呵成。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接连不断的震动传来,顾聆骂了句脏话,想要按下关机键的手指因为来电人的名字停住了。
  ——舔狗
  他高二之前的私人美术老师夏淮,已经出国两年,为什么这会儿打电话来?
  顾聆接起来还没说话,对方抢先开口,还是那熟悉的晒足180天的阳光健气音。
  “小聆?真的是你!”
  没睡够的顾聆嗓子又黏又哑,低低的应了声“嗯?”
  “......你感冒了?”
  “...没有,在睡觉。”
  “嗯?”那头一愣,声音变了调:“你又撒谎,没事的话快来上课,回头挂科别怪我。”
  都两年了,为什么要用又?
  顾聆脑子还在慢速待机模式,闻言抓了抓一头乱发,呼出长长的气音,问:“......你在说什么?”
  他听到那边似是笑了一声,带着点得意,一字一顿道:“我、是、你、专、业、课、老、师。”
  顾聆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把这句话消化了好几秒,一些属于16岁夏天的碎片飞快在眼前闪过,他有些烦,对着空气挥一挥手,丢下一句“噢,既然是熟人,那我多睡会儿”,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挂了。
 
 
第2章 
  夏淮没有放过顾聆的意思,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顾聆直接切了静音,却睡不着了。
  这人当年不是信誓旦旦跑去美国跟对象结婚呢吗?回来是几个意思?
  想到这儿,顾聆又把手机拿出来,居然还是来电画面。这次他没有犹豫接起来,看好戏似的问:
  “你为什么跑回来?分了?”
  那头一顿,顾聆隔着电话清晰地听到铅笔在素描纸上来回描摹的沙沙声。夏淮说“是啊”,语气没什么变化,但紧接着又催他来上课。
  顾聆勉为其难的答应,翻身下床冲了个澡,打着哈欠出门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连画箱都没拿,但太阳很毒,他被晒得睁不开眼。新校区两边的树都是苗子,连片阴凉地都难找。顾聆慢吞吞地向前磨蹭,想到待会儿要见的老师是夏淮,决定就这么光着去上课。
  基础绘画教室在教学楼六层,三面都是大大的落地玻璃,整个空间敞亮又通透。木制画架三三两两立在画室各处,正前方从四方矮桌到地下铺着块白布,没有裁边,上面全是脚印。桌前停着辆二八加杠自行车,车框里的果子快要溢出来。
  夏淮就坐在车边两米不到的位置,支着架子和学生们一起画画。
  顾聆站在门口,觉得夏淮比这一滩大白布还要白,生病了似的。不止身体有病,作画的角度挑得这么刁钻,脑子八成也不好使,应该是分手闹的。
  顾聆欠欠的一撇嘴,喊了声“报告”,夏淮回头,没笑,直接说:“迟了两节课,待会儿扫教室。”
  “老师,大学生罚值日可不好使。”
  顾聆拖着步子走进来,在墙角搬了画架放在飞机哥边上,说:“纸笔借我用用,没带。”
  “大学生也不会上专业课不带画具。”夏淮在前面顶着张眉清目秀的脸,说这话没什么威慑力。
  飞机哥挂着耳机没动,顾聆直接自己动手,挑了四颗清一色黑色的图钉把素描纸在画板上定好,开始削铅笔,一边削一边淡淡地说:“大学生不会,我会。”
  然后他听见飞机哥说了声:“傻/逼,真几把烦。”
  这是没人能听到的分贝,但偏偏顾聆可以。削铅笔的手停了下来,顾聆站起来,身子微倾,用他不怎么好看的字在飞机哥的素描纸右上角写下一行:
  ——你晚上打飞机不睡觉的时候,我也觉得挺烦的
  飞机哥从震惊变铁青的脸把顾聆逗笑了,在他低着头肩膀不住颤抖的时候,飞机哥扔下笔,猛地推开画板,愤然离开。
  夏淮微微起身看向顾聆,他正好整以暇的对着那辆破自行车开始调整角度,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无关。夏淮没过来,低头给顾聆发了条信息。
  顾聆一看,自己跟夏淮的上一条聊天记录是两年前,那时候夏淮应该是快要上飞机,跟他道别之后,他说:
  ——一路顺风,别联系了,不想让人知道我被个同性恋教了这么久。
  而这一条,是夏淮真的在时隔两年后才给他发来的:
  ——你刚刚干了什么?
  顾聆挑着眉,隔着几排画架看一眼夏淮,把刚刚写在飞机哥画纸上的文字拍下来,发了过去。
  他听见夏淮“噗”了一声,给他回了个“顽劣”,却笑弯了眼。
 
 
第3章 
  一上午的专业课结束,自行车停在前面不动,因为他们需要整整画一个月。
  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教室,顾聆没有动,他对饭点儿去食堂吃饭这件事不是很热衷,热是其一,其二是,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多吵。
  画室里只剩下两个人,夏淮收起画具,站起来发现顾聆还没走,默默绕到了他的背后,对着素描纸上像是被纵向压扁的自行车发出感叹。
  “抽象派画家小顾,是不是我走以后就没人教你,怎么形抓的还是这么差呢?”
  顾聆把耳机摘下来,笔尖往车筐的地方点了点,似笑非笑着说:“不能这么看,我的果子画得还是很有灵魂的。”
  夏淮伸手在顾聆的画纸上横竖比划了一下,顾聆注意到他从小指到手腕整齐地蹭了一排铅灰,和干净白/皙的皮肤形成一道分明的交界线,就像他的画纸上只有个框架的自行车和已经涂城黑炭的果子。
  夏淮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盯着纸张自顾自的说:“虽然知道你不太在意,但是为了最终效果考虑还是从整体出发比较好,只盯着一个地方,容易崩盘。”
  他翘起一边嘴角又挑着眉,这种在别人脸上像是挑衅的表情恰好被小小的梨涡中和,是有点儿俏皮却人畜无害的模样。
  顾聆突然想起什么,懒懒散散的笑了笑,说:“之前出去的女生走了好远,还在讨论你好看。”
  夏淮毫不意外:“我进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就夸过了。”
  “噢。”顾聆说:“不过他们也夸我来着,还有人说我看起来很凶不好惹。”他眯起一只眼把铅笔举到前方度量车子的长度,拖着长音:“这些人——真的很无聊。”
  “你也不要太苛刻了,人家哪知道你能听到。”夏淮只是笑:“生活本质无聊,八卦就成了人类的天性,只是你太独立特行了。”
  夏淮拍一下顾聆的脊背,说:“这张画要画很久,太快完成会你之后会比现在更无聊,起来,请我吃饭去。”
  顾聆眉毛扭成一个八字:“哪有老师让学生请吃饭的?我想出去租房都没钱。”
  “嗯?”夏淮理所当然道:“看看你两年前给我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不道歉吗?”
  顾聆迅速摇了摇头,紧接着便听见夏淮肚子传来饥饿的呼救,手上的动作停了片刻,他把笔搁在画架的边沿,拍拍手说:
  “...走吧,先说好不去食堂。”
  顾聆站起来,夏淮突然瞪大了眼睛:“...靠,刚刚都没发现,你怎么比我高了快一个头了。”
  “不好意思,没经过你同意偷偷长了这么多。”顾聆走在夏淮前面,把自己的得意很好地藏了起来。走到门口他又打量起这辆自行车,问:“我说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们二流工科大学设计学院的学生,大多都是为了混个大学念临时学的美术,人头像都还没拎清楚还要啥自行车,你打算期末挂掉一串吗?”
  “总要从不会到会嘛。”夏淮说完,一双眼睛弯成小月牙:“我画这个也不太好,要练习的。”
  顾聆闻言走到车旁的角落,想看看这个古怪的角度能被他勾勒出什么模样,只一眼,就愣住了。
  淡淡发黄的素描纸上哪有什么自行车,只有几个学生速写散落在纸张各处,占地面积最大的那个男生高高瘦瘦,T恤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还没坐相,两条腿一直一弯组成字母p,头顶还有两撮头发叛逆的支棱着,作画者把它们当作天线,在上面圈了一个浅浅的对话气泡,写着:
  ——收到母星召唤,打完这个哈欠就回家!
  “不务正业啊,老师。”顾聆转头看着始作俑者,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夏淮无辜的摊手,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人生哲理:“生活本质无聊。”
  顾聆没说话,在离开画室前最后看了一眼纸上那个骨头散架似的自己,突然问夏淮:“老师你一个人住吗?”
  “嗯。怎么?”
  少年的眼尾飞起来,笑得像是在耍赖:“那你要不要当一回母星,收留我一下?”
 
 
第4章 
  夏淮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冲顾聆说:“我年纪大了,不喜欢拖个孩子回家。”
  这次换顾聆走在后面,他看着夏淮圆圆的后脑勺发笑:“25岁就年纪大?你从背后看像我侄子。”
  “你还有侄子?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没有,我刚编的。”顾聆说:“真不考虑一下吗?我住在寝室睡不好,八成每天都会迟到。哎你听,那棵树旁边的小情侣在吵架,因为男生昨晚没戴套。”
  顾聆说这话时一点特别反应都没有,因为在他接近19岁的人生里,被迫听到的东西实在太多,这点小事不足为奇。
  “我听不到。”夏淮无奈的笑笑:“你是特殊情况,我也不是古板老师,只要你上课的时候听话点,出来的东西过得去,我就不挂你,好吧?”
  “不太好,我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老师。”顾聆说着把手机举到夏淮面前,屏幕上,他刚刚收到一条信息,来自周围,也就是飞机哥。
  ——傻/逼讲话注意点,不然让你住不下去。
  “你看,我已经开始被攻击了。”
  夏淮看着这条信息好几秒,对顾聆露出温和的笑:“下次我给你个软件,可以自动生成现在的时间,免费的。”
  顾聆低头一看,左上角显示着00:00 。
  “...靠。”他低头暗骂,不吭声了。
  快要到一点半,学校对面的粥店客人不多,服务员有了充分的时间来收拾碗筷,叮叮哐哐的声音在顾聆耳朵里交响。夏淮从一坐下来就在看手机,顾聆伸手在他面前敲了敲,说:“你下午去干嘛?”
  “......去看场展。”
  夏淮没有抬头,顾聆随口一问:“跟男朋友?”
  夏淮摇了摇头,终于把手机倒扣在一边,抬起头啼笑皆非的问:“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快就换对象的人吗?”
  “哦...”顾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没分多久?”
  夏淮嘴角的弧度渐渐收回来,稍稍缓了缓,又重新回到脸上,只是看着不那么自然。
  “看来这两年不但没人教你画画,也没人教你说话。”
  “是啊,我不是一直没人教吗?”顾聆手掌撑着下颌,歪着头冲夏淮笑:“所以你为人师表,真的不考虑接管一下吗?”
  “你少装可怜。”夏淮说:“我教你,你就听吗?咱俩第一天认识?”
  顾聆正要说话,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后面跟着一个词。
  “傻/逼。”
  他不动声色的巡视了一圈,目光在右后方靠窗的位置停下——要不怎么说冤家路窄,周围正跟寝室其他人一起埋汰他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