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女装代嫁入豪门[穿书]——七里红妆

时间:2019-08-27 11:11:58  作者:七里红妆

 =================

书名:我女装代嫁入豪门[穿书]
作者:七里红妆
文案:
靳涵不幸穿进一本书里成为了书中的“女配”,书中的人对他有美颜滤镜,无论他穿上女装多么辣眼睛,大家都觉得他犹如天仙下凡般美腻……
无奈的靳涵只能被迫当一个女装大佬。
 
忽然有一天,靳涵遇到了一个白富美。
白富美:给你5000万,替我嫁给豪泽集团的总裁。
靳涵:……有这么好的事?
 
靳涵于是收下了钱,高高兴兴地嫁了。
 
嫁入豪门才发现坑爹,总裁虽然是个美人,却是个病秧子,还等着他伺、候,不过靳涵想想那5000万……忍了!
等他苦苦把总裁伺、候好,总裁的家人开始讨论生娃大计,说靳涵屁股大好生养,劝他赶紧为总裁开枝散叶,三年抱俩。
 
靳涵:???还等什么,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吧!
早已看穿一切的总裁:呵,我是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戏精病弱美人攻X财迷直男女装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涵,泽轻言 ┃ 配角:新坑《你们磕的CP是真的》收藏下 ┃ 其它:
 
  ☆、chapter 1
 
  “其实我是个男的。”
  “哦。”
  “我真的是个男的。”
  “哦。”
  “不信你摸摸我的胸,是不是很平?”
  正在化妆的D姐放下眉笔,回过头扫了眼靳涵胸前的某块地方:“你的胸是有那么一点平,前两天小马推荐了我一款丰胸产品,说吃了之后能从A变G,要不我一会儿把链接发你试试?”
  靳涵看着她,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痛下了某种决心,一边撩起裙摆一边道:“要不然我给你看一看……”
  “D姐!”
  化妆室外面有个人打断了他们的对话:“306包厢的客人又闹事了,你快过来看看!”
  “来了!”
  D姐大着嗓门应了一声,回过头对靳涵说:“别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知道你最近生意不好,以前来这儿经常点你的那个王总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来了,其他来这儿的人又看不上你这种身材,不过放心,姐会罩着你的,看到有合适的老板,姐再推荐给你,啊,乖!赶紧坐下来化妆吧。”
  说完D姐站起来拍了拍靳涵的肩膀,转身出去了。
  外头,靳涵听见刚叫她的人问:“媛媛她怎么了?”
  D姐:“别管她,接不到生意,又疯了。”
  靳涵:“……”
  靳涵坐了下来,开始思考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靳涵,男,24岁,幼师专业,毕业后却没有干自己的本行,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工作室,负责打杂那种,性向因为母胎单身solo的原因成谜,没有任何异装癖。
  某一日晚上,一个和他互称哥们的大学女同学给他发了一篇言情小说,TXT的那种,说是太好看了,非要邀请他好文共赏。
  靳涵反正无聊,就随手打开来看了。
  靳涵这个人,有时候会在某方面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执着,比如说这篇小说他其实觉得一般,随处可见的那种言情小说,相当不符合他的直男气质,但他还是坚持了一宿看完了。
  可能因为是半夜看盗版小说,天降惩罚,靳涵第二天补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了。
  穿到了他熬夜看完的那本《坏坏白月光》小说里,而靳涵,现在是书里的一个女配,名字叫做刘媛媛。
  转眼已经到了接客的时间,“大黄金”的领班郝夏兰过来叫他:“媛媛,过来帮忙。”
  靳涵走出去。
  她一看到靳涵,疑惑地打量着他,盯着他看了好久。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有哪里不对?”靳涵心中一喜,连忙在她面前飞快转了一圈。
  郝夏兰在他期待的眼神里一脸嫌弃地道:“你怎么不化妆,也好歹涂个口红,哎算了,反正也没人点你,就这么着吧,但你嘴上的毛也太多了,下次记得用镊子拔一下。”
  靳涵:“……??”
  靳涵今天特意没刮胡子,下巴上蓄了一圈胡渣,“大黄金”的工作服是统一的职业装小短裙,靳涵被逼着穿的,他以为自己这样辣眼睛的打扮好歹能被人认出来是个男的。
  但是没用,他们都瞎了。
  靳涵一边深深地怀疑着他的人生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一边步履蹒跚地跟着郝夏兰往外走。
  “大黄金”是书中的一家夜总会,档次比较低端,一般只有那种脖子上挂大金链的土豪老板才会过来消费,书中的女配刘媛媛就在这里就职。
  刘媛媛的身世比较苦,八岁那年爸妈车祸没了,和她相依为命的弟弟又在她十三岁那年走丢了。
  后来她初中辍了学,出来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她弟弟,一次机缘巧合下她认识了D姐,D姐看她可怜,就把她介绍到“大黄金”里面工作。
  主要干的活就是在包厢里帮忙点个歌、开瓶红酒之类,不出台,也不接受特殊服务。
  有一次一个不长眼的男客人要占刘媛媛的便宜,把手伸进了她的衣领里,被D姐知道了以后,带着一帮人过来找那男客人的麻烦,两方吵起来差点把整个包厢都给掀了。
  幸好D姐是“大黄金”的老人,面子大,上面也就没说什么。
  “大黄金”虽然是夜总会的性质,多少和这一片的地方势力有点关系,那客人吃了亏,也不敢把他们怎么着,下次再也不来了。
  就因为这,刘媛媛对D姐非常的信赖和感激,就一直在“大黄金”里面做着,一直到她19岁那年生日,遇到一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女人。
  郝夏兰递给他的一个盘子,让他去送水果,路过一间“大黄金”小姐妹们的休息室,靳涵听见一帮女孩儿们在里面讨论。
  “你听说了吗?琪琪昨天又收到了两束玫瑰和三盒巧克力。”
  “真的吗?是谁送的?”
  “还能有谁,逃不过就那两个老板呗,不过那家伙也真是命好,才来咱们夜总会多长时间啊,就傍上大款了。”
  “你接的客人还不多吗?嫉妒她干嘛?”
  “我?我当然不嫉妒啦,我以后可是要嫁大大老板的。”
  休息室里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一个女孩儿说:“咱们‘大黄金’的那些老板还不够大吗?你还想嫁谁?”
  “那就不好说了,比如豪泽集团的泽总啦……”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女孩们都笑了,嘲讽她是异想天开,不一会儿就四散开了。
  这里是书里面的世界,时空构架其实很小,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广告。
  大街上,电视里和商场的海报上基本上都是和剧情相关的一些内容,最常见到的就是豪泽集团的广告,比如“豪泽房产”、“豪泽车业”、“豪泽药业”之类的,这个名字几乎把这整个世界的广告都给承包了,完全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帝国,富可敌国。
  而这位豪泽集团的现任当家,就是这本书的男二号,泽轻言。
  传闻这位总裁,样貌英俊无比,拥有一系列霸道总裁的特征,只是从小体弱多病,不常出来走动,因为常年被关在房间里,所以养成了一系列的怪癖,比如性格沉郁、喜怒无常、喜欢收集动物活体标本等等……
  不过这些也只是传言,谁也没真正见过,外人如“大黄金”那些女孩,看在钱的份上,对他依然向往。
  女主却不一样,她听信了这些传言,不肯嫁给泽轻言,后来私下里找到了刘媛媛,并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替自己代嫁到泽家,自己则跑去和她的白月光男主双宿双飞。
  至于刘媛媛,她嫁到泽家后没多久就卷了女主给她的钱跑路了。
  而女主的白月光,也就是这本书的男主,他自带金手指,是这个世界的天选之子,他从小被家里人抛弃,后来发迹后便带着女主逐渐将自己的家族产业打造成新一代的商业帝国,甚至将豪泽集团当他的劲敌打压,直至最后将其整垮。
  靳涵对这样的剧情不做评述,不管书中的男二号泽轻言本人如何,有没有怪癖,靳涵都对他没有什么恶感,因为他至少没有害过人,不论是女主毁掉了他们的婚约,还是刘媛媛卷款跑路后事迹败露,泽轻言事后都没有追究,反而在男女主有困难的时候还顺手拉了他们一把,可男主呢,可谓是恩将仇报,令靳涵觉得不齿。
  当然也有可能是作者没那个心思在配角身上花过多笔墨,一切都是为了服务剧情,让男女主一路爽下去就对了,别的都不重要。
  干完一天的活,靳涵回到宿舍里。
  他现在和D姐住在一个小公寓里,D姐睡主卧,另一间小储物室里空出来搭了张小床,是给刘媛媛睡的,虽然条件很简陋,但刘媛媛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自从D姐把她捡回家以后,她就完全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
  “媛媛,”D姐先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明天陪姐去商场里买点东西吧,你的生日是不是快要到了?”
  看见她只穿着一件睡衣的样子,靳涵连忙闭上眼睛。
  D姐忽然拿起抱枕在他的头上砸了一下说:“想什么呢,都是女的你闭什么眼?到时候让D姐给你挑几件好看的衣服,我发现你最近品味真是越来越奇特了啊,今天居然穿着红衬衫绿裤子去上班,你咋不改行去唱戏呢?跟个红毛鹦鹉似的,出去别跟人说你认识我。”
  “……”靳涵缓缓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那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D姐举起抱枕又想打他。
  靳涵一边躲一边心说,不至于吧,他今天出门的时候还觉得那个搭配挺好看的,整体效果令人惊艳,简直艳压整个“大黄金”……果然女孩的世界真难懂啊!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书里刘媛媛就是在19岁生日的时候碰到了女主郑新雪,并和她签订了合约,替他代嫁给泽轻言。
  靳涵之前看过刘媛媛的身份证,她确实就快要满19岁了。
  看来他马上就要碰到女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继续努力,么么哒。
 
  ☆、chapter 2
 
  第二天,靳涵和D姐起了个早,去了“大黄金”附近的一家商场。
  这商场一共有好几层,底层的东西比较便宜,卖的是杂货,再往上几层是奢侈品专柜,富人和穷人都爱来逛。
  靳涵和D姐是不可能去楼上的,在楼下逛逛就差不多了。
  D姐本来还惦记着先给靳涵买衣服,但她一看到化妆品柜台就走不动道了,一直在彩妆专柜盯着那几支口红在挑来挑去,靳涵则像个陪女人出来逛街的家属,在等候区四处顾看。
  结果在楼梯拐角处,他一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一个女孩撞上了。
  那女孩穿一身浅色长裙,杏眼红唇,长发松松束起,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
  虽然不是特别明艳的长相,却偏偏像是自带了鹤立鸡群的气质,只往那儿一站,就把周围的光亮都吸引了过去。
  靳涵自不例外,眼睛黏在她身上简直就快要挪不开。
  因为冲力,对方手里的小包没拿稳掉了出来,也许是拉链没拉好,“哗啦”一声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靳涵回过神来,忙蹲下身去帮她捡,没发现那女孩也在直直地盯着他看。
  将那些零碎的东西和一张身份证捡起来塞回到她的包里,靳涵将东西交还到她的手上,对她笑了一下道:“看看东西有没有少。”
  “哦,没有,”女孩伸手接过那个小包,撩拨了下头发,对靳涵道,“抱歉,撞了你,是我该说对不起才是。”
  “没关系。”
  靳涵点了点头便转身就走了,只留那女孩却还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看。
  身后陪同她的管家上来问她道:“小姐,您怎么了?”
  郑新雪回过神来,对他道:“没什么,我们上楼去吧。”
  她今天有一个重要的约会,就是和她中学时期暗恋的人约了一起吃饭。
  他们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
  他叫司臣。
  那时候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司臣阳光帅气,是学校的校草。
  唯一遗憾的就是他的家世不太好,和郑新雪家这种名门望族配不上。
  不过郑新雪不介意,她与司臣接触了一段时间,就被他的细心和对她的那种无微不至的照顾所感动,两个人暧昧了很久,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就能在一起。
  却没想到高三那年司臣忽然不声不响地转学走了,也没告诉她去了哪里。
  郑新雪消沉了一段时间,直到两个月前,郑新雪才又遇到了他。
  司臣依旧是那么帅气,据说还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是个医生。
  郑新雪不想再去追究他多年前为什么忽然不告而别,虽然多年过去,她已有婚约在身,但只要司臣跟她表白,她就愿意冲破一切障碍和他在一起。
  靳涵回到柜台,发现D姐居然还在游移不定,就问她道:“姐你到底好了没有。”
  D姐拿了两支口红递给他看:“你觉得是这个落叶红的好看,还是这个豆沙色对的好看?”
  靳涵盯着这两支口红,沉吟了半晌,问D姐说:“这两支颜色有什么不一样?”
  D姐又想打他了。
  在她的手伸起来以前,靳涵机智地道:“姐我……想上个厕所。”
  说完他飞快地溜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