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他从镜中来(近代现代)——朝圣言

时间:2019-08-28 12:48:07  作者:朝圣言

   书名:他从镜中来

  作者:朝圣言
  文案
  方自明在某一天,突然进入了镜子的世界。
  他可以在所有镜子之间穿梭,可以透过镜子,观察世界上的各个角落,却唯独不能从镜子的世界中重新走出来。
  他被困在了如牢笼般的镜像世界中。
  直到有一天,方自明跨入一间充满水蒸气的房间,看见了正侧身对着他冲澡的唐煜。
  方自明捂住脸:“哇,真是好大一只鸟啊。”
  他话音刚落,浴室中的镜面一阵动荡,方自明不由自主跌出镜子,就这么突兀的闯进了这间并不宽敞的浴室中。
  唐煜:“……”靠,有变态!!!
  方自明:“……”等等,现在装成厉鬼还来得及吗?
  ——————
  1.本文逻辑死,所有东西都是我瞎编的,BUG可能满天飞,还请见谅。
  2.这篇文偏向玄幻类剧情类小说,攻受感情线可能慢热,望见谅。
  3.更新时间为2月下旬,吃了好久不好意思_(:з」∠)_
  4.想到了再添。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异能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自明 ┃ 配角:唐煜 ┃ 其它:
  ==================
 
 
第1章 
  2018年4月26日,晚上22时45分。
  芬兰,波尔沃群岛,南岛灯塔。
  二十几名穿着制服的军人驻守在灯塔四周,离灯塔不远处的几栋房屋都黑着灯,似乎并没有人活动。
  这座被大海包围的岩石小岛,此时只有灯塔二楼的几扇窗户向外透出暗黄色灯光,证明塔中的人仍在忙碌。
  一只叫不出名字的灰白色海鸟被灯光吸引,在夜空中扑腾着,无声落在灯塔西侧一处窗台的边角上。
  然而,还未停稳,它那豆大的黑色眼珠便猛地一缩,海鸟的双翅呼啦一下完全展开,弓起背脊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
  “呖——!”
  “呖——呖——!”
  仿佛感受到塔内某种未知的威胁,海鸟用利爪在窗沿上留下几道深深的划痕,炸着羽毛重新飞上了天。它尖声鸣叫着,在夜空中奋力展翅,飞快地逃离了这座寂静的小岛。
  灯塔二楼,有人从窗边挪开脚步,朝坐在屋子一角的某位军官走过去。
  “长官,是只鸟。”他微微弯腰,低声道:“没有危险。”
  那军官看上去大概有四十来岁,他闻言点点头,一双鹰隼般的眸子仍眨也不眨的看向房间正中央,被六七名白大褂包围着的简易手术台。
  此时,手术台上正躺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白种人,他身上被套了件深色束缚服,双目紧闭,似是仍在沉睡。
  几名医生在他头部和身体要害处贴满了电线和胶片,病床旁摆着几台用途不明的仪器,一部分医生在忙碌的记录着数据,另一些则围在“病人”头部,正试图取出镶嵌在他喉咙中的一块儿奇怪晶体。
  中年军官透过人群,能看见“病人”脖子上那处拳头大的突起,冰蓝色的“石头”就埋在他的喉管里。它有一大半都深深扎在他的皮肤下面,只有大概一厘米还暴露在空气中,并且随着“病人”的呼吸频率,一上一下的缓缓颤动着。
  中年军官专注地看了好半天,直到其中一位白大褂走过来,递给他一沓文件:“雅格伊长官,这是守塔人泰普·克罗格的检查报告。还有这一份,根据蓝色晶体的初步化验报告,我们有理由相信,泰普脖子上的晶体,确实来自于六天前坠落的,NWA1125的一枚碎片。”
  雅格伊接过文件,但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那张病床上。
  军官狐疑的问:“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那块儿石头露在外面的部分……似乎越来越少了?”
  白大褂微微一顿,坦言道:“您没有看错。事实上,它现在仍然在与泰普进行着某种奇妙的融合,而且按照目前的速度来看,最多只需要26个小时,那枚晶体就会完全融进泰普的脖子里。”
  雅格伊喃喃道:“真是无法想象。”
  白大褂:“我们不确定这一现象最终会使泰普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就目前而言,他的各项身体指标都没有问题。”
  “而且,您别忘了,我们是从什么地方将他救上来的。”他顿了顿,复又缓慢地说:“任何一个正常人,在海水中浸泡六天,身体数据都不可能像克罗格先生这样。说真的,他现在的身体健康得可怕,如果他现在醒过来,说不定一拳就能打死一头棕熊。”
  雅格伊收回视线,低头去看那份检查报告。
  【姓名:泰普·克罗格】
  【国籍:芬兰】
  【职业:南岛灯塔守塔人】
  【…………】
  【事件简述:
  2018年4月22日,XX旅游团导游在登陆南岛后,发现泰普失踪,随后报案。
  …………
  4月24日,警方搜寻未果,正式宣布泰普失踪。
  …………
  4月26日,泰普出现在芬兰湾某区域海面(坐标北纬XX.XX度,东经YY.YY度),被打捞上岸时仍未死亡,且脖子上嵌有一块儿蓝色晶体(附图)。】
  【备注:
  1、泰普·克罗格脖子中的蓝色晶体,极有可能是4月20日,降临地球的陨石(编号NWA1125)在空中分解后,散落的的某块碎片。
  2、泰普·克罗格的身体正在发生某种不可知的变化,他的基因数列有微小波动,初步判断这是某种进化前兆,详细情况需要更多时间进行临床观察。
  3、晶体已“扎根”在泰普身体里,除非将泰普的脖子切断后强行取出,否则无法将二者彻底分离。研究员一致认为,此时并非摘取晶体的最佳时间。
  …………】
  雅格伊看到这里,摩挲着手中的纸页,抬头对自己的助理道:“替我接通部长和总理的私人专线,这件事必须尽快汇报给几位阁下。”
  说完,他又转向白大褂,口中慢慢道:“NWA1125……艾桑,20号的那枚陨石,最后到底分裂出了多少碎片?其他的碎片莫非也是这种情况?”
  白大褂垂着眼,将眸子里的兴奋尽数遮掩起来,声音还是如之前一般平静无波:“这不在我的学术研究范围内,我大概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解释。”
  雅格伊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他盯着守塔人脖子上的晶体,喃喃着说:“它真的,只是一枚普通的陨石吗?”
  “我不知道。”艾桑勾起嘴角,微不可查的笑了笑:“所以,我们需要研究它。”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抱歉迟了好久,跪求么么哒_(:з」∠)_
 
 
第2章 
  2018年4月19日,晚上23时48分。
  华国H省,阳平市远郊,宝云山露营区。
  此时已经临近午夜,方自明开了一罐啤酒,转头递给身旁的好友:“老蒋,你有多久没摸过镜头了,组装的手法看着生疏很多啊。”
  “谢了。”老蒋接过来喝了一口,趁机向他大吐苦水:“我们那小公司,最近接了好几个项目,下面员工天天忙得跟孙子似的,哪还有时间捣鼓这些兴趣爱好。”
  方自明干脆将他赶到一边,自己亲自上前,借着露营灯的光芒,帮他将相机飞快的组装好,随手调试了几下,这才将相机放在已经搭好的三脚架上。
  老蒋吹了声口哨,将空掉的啤酒罐捏扁,找了个塑料袋往里面一扔:“还有十分钟不到,啊啊啊,我已经开始兴奋起来啦!”
  在他身后不远处,还有十来位背包客正架着相机调试镜头,这些来自阳平市的摄影爱好者们,正在为拍摄几分钟后的天琴座流星雨,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
  同为业余摄影爱好者,方自明与这些人也有一些半生不熟的交情,这群人手中动作不停,互相还在小声的聊着天,没过多久,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开始了!”
  方自明跟着人们一同抬起头,正看到天边有数道星芒拖着银边,在如幕布般的夜空中快速划下一道弧线,转瞬间便又不见了。
  山顶上的人群发出阵阵惊叹,当然,他们也没忘记来此的目的,摄影师们迅速停止交谈,将注意力重新投注在自己的镜头中。
  方自明起初还在摆弄自己的相机,然而没过多久,他眉毛渐渐拧了起来,一边将脸从相机旁挪开,仰头看向天上的某处。
  “卧槽!”他身边的老蒋失声叫出来:“是我的幻觉吗,流星雨里面好像混进了奇怪的东西?那个火球,哎卧槽那是陨石吗?老方,你看见了吗,天上好像有一颗陨石掉下来了啊啊啊——”
  方自明被震得险些将相机摔在地上,他一巴掌拍在老蒋背后:“别叫了,我他妈早看见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果然引起摄影师们的一阵骚动,有人兴奋地大叫起来,方自明下意识拿起相机,一边调试焦距,一边将镜头对准天空。
  夜空中,正有一团“烈火”,自天外直直坠下!
  头顶厚重的云层被轻易穿透,在方自明的手机画面中,那团火球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在高空滑行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毫无征兆的炸裂开来,而后分解成几团体积较小的火球,如腾焰飞芒,向着不同的方向飞速坠落。
  几秒后,这场发生在天空中的爆炸所制造的声波,堪堪抵达宝云山。
  轰——!!!
  方自明顾不得去捡掉在脚边的相机,青年瞪大了眼,眸子里渐渐倒映出一抹奇异的光芒。
  “那火焰……怎么好像是蓝色的?”他盯着夜空中的蓝光,口中无意识的低声喃喃。
  那声音掩盖在周围的喊叫声之下,没几个人听见,老蒋在人群中拽住方自明:“这里不安全,咱们快走!”
  方自明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那团光芒已经落至宝云山,一头撞入这位年轻人的胸膛之中!
  方自明:“唔!什……什么……”
  青年周身猛地一震,被那力道推倒在地。他右手撑着地面,掌心碰触到某个冰凉的物件,便转过头向下看了一眼。
  那是一只小巧的折叠双面镜,大概是某位美女摄影师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此时折叠镜已经被摔得四分五裂,方自明的手掌撑在上面,立刻感觉到尖锐的刺痛感自掌心传来。
  大概流血了。
  胸口仿佛被一团火反复灼烧着,那炽烈的痛感越来越明显,他慢慢伸出另一只手,往自己的左胸处摸去,一边看着地面,喃喃道:“镜……镜子……?”
  “老方!卧槽,哪儿来的光……老方,我特么看不见你,老方你摔哪儿去了?”
  好友惊骇地叫声犹在耳边,方自明心脏重重跳动了几下,他甩了甩头,按在胸膛上的左手摸到了某样坚硬的、仿佛石头一般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念头刚浮现在脑海中,还未来得及思索,他便再也支撑不住,任凭意识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4月20日,凌晨00:03。
  笼罩在宝云山的强光一直持续了将近三分钟,老蒋闭着眼四处摸索,捣鼓了半天也没摸到人,这时好不容易能睁眼了,他赶忙拧开手电:“老方!老方你还好吗?哎卧槽,这到底什么情况……”
  露营区中一片狼藉,却已经没有了老蒋熟悉的那道身影。
  老蒋从地上捡起一部相机,半晌,他茫然四顾:“……老方?”
  一直到太阳升起来,他都没再看见自己的好友。
  一天后,阳平市某公安局受理了这起看起来略显离奇的失踪案件,经过一周的搜索救援,警方判定本市方姓青年在宝云山中因失足导致坠崖身亡,但尸体仍然下落不明。
  而在某些人的刻意导向下,这起坠崖案的风声并没有在阳平市以外的地方扩散,知道事件始末的人寥寥无几,甚至连一些与方自明关系尚可的朋友和兄弟,都只知道这位年轻人突然离开了阳平市,至于到底去了哪里,那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八天后,在另一个奇诡的空间中。
  已经被警方判定死亡的青年,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
  ××××××××××××
  脚下的地板有些滑,稍不留神便能让行走在上面的人跌个跟头,方自明晃了晃脑袋,慢慢摸索着坐起身。
  他迟疑片刻,许久后探出食指,在地上随手抹了个圆。指腹下的触感光滑又冰凉,与一般常见的地面似乎大相径庭,青年便又忍不住将指头竖起,在地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
  ——嗒,嗒。
  声音略显清脆,不似地砖那般沉闷,且还带着一些回音。
  这里没有光,方自明一时间拿不准自己身在何处,他侧耳听了听周围的声音,心下猜测自己大概是在某个没有人的、空旷的建筑物之类的地方。
  反正肯定已经不在宝云山上了。
  “我记得,我刚才是被陨石爆炸后的碎片砸中了。”他收回检查地面的手,复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奇怪,怎么一点伤口也没有。”
  在昏迷之前,他明明曾经在自己的胸膛上,摸到过某种石头一样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有事的话会在首页或微博请假。剧情就是图个乐子,都是不合逻辑的脑洞,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较真哇!(~ ̄▽ ̄)~
  么么哒!
 
 
第3章 
  方自明摸了半天,发现连上衣都没破,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