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还春(近代现代)——匿名青花鱼

时间:2019-08-28 12:47:41  作者:匿名青花鱼

   《还春》作者:匿名青花鱼

 
  文案:曾经校园暴力我的人,后来都爱上了我。
  三攻一受,攻都不是好人。
  1.作者纯新人,练笔之作,无逻辑无三观,
  文笔小白又矫揉造作,
  2.主角很惨,还是个直男,有喜欢女孩子情节
  3.校园暴力很恶心的!不要模仿!本文纯属虚构!
  4.如有不适及时打住,不要恶心自己,
 
 
第1章 
  “你……你就是齐琛的一条狗!”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你们敢动我一根寒毛,我会告诉老师的!”
  “放过我吧,我不敢了!唔啊啊啊!”
  被人按在空教室冰冷地板的瘦弱少年,眼眶发红,歇斯底里的大吼,试图用告状这种手段让他们退让。
  可是他计划错了。
  把他死按在地板的人,眼神冷戾,扬手随意的就扇了他一巴掌,他们这种人练体育的力气极大,随便一巴掌就把人打得头晕脑胀。
  那人拽住他的头发,逼他抬起了头。
  杨寸被这一巴掌打得脑袋一片空白,脸上火辣辣的痛,头皮又被扯得生疼,他勉强睁开眼睛,只看到离他两米处坐在板凳的少年。
  穿着三中特有的蓝白运动服校服,眼睛稍有些圆,但透彻的像湾清泉,带着少许纯真,再加上比同年龄白净的肤色,就像学校里女生喜欢的那种小奶狗。
  他俩手放在腿上,背脊挺直,就像乖乖学生认真听课的样子端坐在凳上,虽然安静,但是凭空又透出一股冷漠味。
  杨寸一看到他,立马尖声大喊起来:“林哥!林哥我求求你放过我!”他立马用力挣脱旁边的人,连滚带爬的过去抱住少年的腿,脸上哭得稀里哗啦的,“林哥,你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纠缠姜郁的!我是,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放过我!”
  少年安静的看向他,等他语无伦次的发泄完后,才慢慢说道:“你当时是想对她施暴吗?”
  “是,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只是脑袋抽风,事后我也十分痛苦内疚……”
  杨寸说着说着就两眼泪汪汪,他从高中一来就开始喜欢姜郁,但因为姜郁有男朋友,就忍住没去接触,好不容易看到她一人时,就想去和她说说话,谁知道被她嫌弃厌恶的眼神和不屑的话给刺激了,失手打了她。
  这事也被后赶来的女生发现了,本来事情也不是很大,认真道歉赔礼就好了。但姜郁是齐琛小弟的女朋友。齐琛这人在学校里一直是煞神的存在,谁都让他三分,要是惹着他,定要你在三中生不如死。
  齐琛这人又及其护短,打他小弟的女朋友,和打他脸有什么区别?
  这不,随口一提,他就被提溜在这接受暴打。
  不过庆幸的是,眼前这位,也是齐琛重视的小弟。
  杨寸扯着少年衣摆,低声下气,带着嘶哑的声音说:“林哥求求你了,你知道的我要是落到琛哥手里,肯定会死了半条命。林哥,你知道的你懂的,求求你了……放我一马……”
  杨寸被拖进教室里,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好不狼狈。
  林岁春偏头看了会儿窗外,是毛毛细雨,他又低下头凝视着杨寸满脸泪痕痛哭的样子,半会儿,才说:“你走吧。”
  他声音很是好听,掺杂着属于少年人的磁性,平时说话时温柔似水的,就跟讲情话似的。
  杨寸听到欣喜若狂的道谢,然后跛着脚快步走出教室,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几个少年都愤愤不平的,“林哥他就是看你人软好说话!干嘛放过他!我们还没听琛哥的狠狠地收拾他呢!”
  “操,看他那狗腿样,恶心死了!还感对姜郁出手,真是嫌命长了!”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骂的痛快,林岁春站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他又看了下窗外的雨,更大了,下得哗啦哗啦作响,说:“我先走了,等琛哥问起,就说我放了他。”
  “哦哦好的,林哥路上小心 !”
  林岁春走出教室,虚虚关住门,就听到教室里传来压低的声音,“林岁春为什么放过他?估计是从那傻/逼身上,看着自己的影子了呗!”
  “什么意思?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林岁春以前也被琛哥收拾过,还整整收拾了一年!要不是琛哥不知道抽哪门子风突然对他好了起来,他还指不定在哪个角落任人宰割呢……”
  林岁春垂下眼帘,站在门外静静的听着,等他们兴致勃勃换了个话题,才踏步离开了这。
  现在大家都去吃晚饭了,等着待会儿的晚自习,所以教学楼里几乎没什么人。
  林岁春回到自己高三七班的教室,到了自己最后一排的位置,从靠窗的座位上抽出了一把雨伞。
  他又抬头看看了旁边的座位――那是齐琛的位置,上面摆着一个精致的长条形礼盒,估计是哪个爱慕者送的,林岁春扫了一眼,就拿着伞走了出去。
  他没有上晚自习,吃完饭就坐在宿舍里,他是一个人住的宿舍,所以宿舍很冷清空荡。从摆着废书柜子底下抽出一本五三,拿起签字笔写了起来。
  等到还有半个小时放晚自习,他把五三放在原来的位置,关了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外面的雨声。
  淅淅沥沥,很是好听。
  等到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听到宿舍门开了又关的声音,他睁开眼刚要起来,就被一个炽热的身躯压在了上来,那人一边亲吻他的下巴,一边用问:“岁岁,晚自习怎么没来?”
  熟悉的声音。
  林岁春没有回答,宿舍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他就睁着眼睛,感受到那人抚摸他的身体,摸到他下面,随便揉搓了两下,内里便起了湿意,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插入那温软之处,扣挖起来。很快,就有淫液渗了出来。
  “唔!”
  他的身体,早就在这一年内被调教的越发下贱敏感了。
  林岁春被他扳开大腿,性/器长驱直入,撞的又狠又深。
  “啊……”林岁春轻轻痛呼一声,他伸出手环住了身上人,绷紧了身体,眼角微微发红,他放软了声音说:“琛哥,轻点……”
 
 
第2章 
  意识在受到强烈的快感时变得开始模糊,林岁春熟练的夹紧了他的腰,齐琛一边发狠的亲吻着他,一边在他身体里冲撞发泄。
  林岁春抱紧他,眼睛却茫然的盯着窗口,那里是雨声传来的声音。
  “齐琛,怎么又欺负新同学了?”
  带着眼睛顶着啤酒肚的教师一脸谄笑的问。不知道的人听着那语气,还以为他在问哪位领导吃没吃饭,而不是带着受害人来讨个公道。
  办公室里坐在饮水机旁边的是位长得黑瘦巴巴的少年,他垂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少年的样子看起就惨兮兮的。
  额前缠着纱布,露出来到脸和胳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有伤痕,他看起来还没发育,小小的一团待在角落里可怜极了。
  染着一头栗毛,坐在真皮座椅上拿着手机在滑动的高大少年,闻言嗤笑了一声,他把手机随手甩在办公桌上,盯着那畏畏缩缩的人说道:“我说呢?林岁春,你还长能耐了啊?还学会告状了,我看你是一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吧?”
  林岁春抬头看了他一眼,只瞧到他耳朵上反光的耳钉十分刺眼,锋利的像要贯穿他的身体,令人他又低下头,两手紧握着。
  齐琛站起身大步朝他走了过去,老师心里升起股不好的预感。
  齐琛家里有钱有势,算得上是上层圈子的太子爷,校中再嚣张跋扈的富二代学生在他面前都要示好。
  更何况他脾气爆,又是打架的一把好手,早把三中里外的刺头收拾了干净,连校外的混混都要忌惮他几分。
  众所周知,惹到他的人,从来没有过好下场。
  他接手到齐琛在的班级,就被校内领导好好指点了一番,只要不出人命就由着他。
  可是,这个学生。
  林岁春。
  是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被收录的,做为班主任他是知道的,他家境很不好,父母早亡,只剩下年迈的奶奶,每年的奖学金和助学金就是他最重要的经济来源。而且他人很乖,虽然瘦瘦小小的,但是上课会积极回答问题,学习很认真。
  这样的学生,自然是很讨人喜欢的。
  班主任几乎是下意识的冲上去用身躯拦着齐琛,
  他好声劝道:“齐琛齐琛啊,有什么恩怨不能好好谈一谈?大家都是同学一场别闹出什么不愉快的……”
  话还没说完,齐琛冰冷的眼神就扫向他:“滚。”
  老师挪挪嘴唇,还没说出什么,齐琛就一把推开他,大步走到林岁春面前,拽住林岁春的衣领,迫使他抬起头,“想让我受到该有的惩罚?别异想天开了!你就算告到校长那也没有用!你要想在学校里好好度过这三年,就给我安分点,要不然,”
  他话音一顿,琥珀色的眸子不带一点感情的看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会让你永远读不成书!”
  林岁春眼眶湿润,怯弱的把目光转放在老师身上,老师皱起眉,但他没有任何动作。齐琛硬拽着林岁春出去,老师还处在两难境界,正想着办法解决,就听到走廊外清脆的巴掌声和重物落地的声响。
  那一场场画面就如破碎的镜子,忽地完全裂开,林岁春一睁开眼看到了光,天亮了。
  他微微动了动,想去找下手机,就发现下面还被塞得满满的,一动就忍不住发出呻吟,齐琛闭着眼睛下意识的把他搂在怀里。
  林岁春偏过头看他,齐琛长得着实不错,五官轮廓较深,有点混血的味道,他安静的时候就像油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俊美无比。
  不过再好看,这一两年也看腻了。
  林岁春用力推了推他,齐琛揉揉眼睛,问:“几点了?”
  他也知道林岁春不会回答,一手在床铺摸索了一下,拿出扫了一眼,“七点了。”
  齐琛把手机随手一扔,凑过去吻他,他的吻一如既往的强势,就如他的作风,肆意霸道。
  林岁春垂着眸,齐琛顶了顶腰,开始轻咬着他的锁骨。林岁春闭上眼,齐琛的性/器一晚都埋在他身体内,全身敏感得不行,他微微一动,就觉得快感吞噬着他的理智。
  宿舍的床被撞到微微摇晃。
  齐琛撞的又狠又深,那肉/穴里不仅湿润而且紧咬着他的性/器,齐琛爽到都忍不住发红了眼,干得更加狠。
  林岁春脸上带着红潮,用手背遮住自己的脸,忍不住才会吐出几声呻吟。
  被肏了大半个小时,林岁春才感到一股凉液射在他身体里,塞得肚子微胀,有些白浊顺着大腿跟流了下来。林岁春抓紧齐琛的手,昂起头吐出小声娇气的呻吟,自己也断断续续的射了出来。
  齐琛退了出来,轻车熟路的从旁边的空床铺拿出条干毛巾递给林岁春。
  林岁春攥紧毛巾,全身都在快感的余味里颤抖,他现在俩腿大开,里面的肉/穴又红又媚还有精/液流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龌龊事。
  现在是大白天,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林岁春还是感到难堪极了,就好像自己被肏的样子已经公之于众了。
  齐琛把手指塞进他的肉/穴里,一插就插到了敏感点,林岁春长长的“啊”了一声,一手拽住他的手拔出来,林岁春红着眼睛,艰难的说:“琛哥,不要了……”
  齐琛慢悠悠的把精/液摸在林岁春的脸上,凝视了一会儿,凑过去亲吻他的唇角,轻唤了一声:“岁岁。”
 
 
第3章 
  林岁春全身酸软,连抬起手臂都费力,只好被齐琛扶起,半坐起身脑袋靠在墙上张开腿,看齐琛两指扣挖他敏感的穴肉,撑开条缝让精/液流出来,再用湿毛巾一角蛮横的插进去擦他羞处。
  林岁春像是在观看一幕戏剧,脸上是极淡的表情,只是眼角的艳气红和脸庞上的潮红,让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几分。
  齐琛身上还是干干净净,一点污迹也没,收拾完后,他就坐到床边的凳子,拿起手机玩,林岁春就缩在被窝里睡觉。
  在他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齐琛戳戳他的肩膀,说:“岁岁,我走了,你要是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林岁春睫毛颤了颤,没有睁开双眼。
  齐琛立在床边半会儿,才走出宿舍,轻手关上门。
  林岁春睁开眼,他侧了侧头,就望到不知道被他扔在哪里的手机正在枕头边,价格是他将近半年的生活费。
  他的家庭情况不允许他买任何电子产品,更何况是手机。那是在他被强迫的半个月后,他们给的,是随时随地方便叫他过来挨操的工具,也是他所恐惧的深渊。
  林岁春睡了一天,睡得并不安稳。
  他在做梦,噩梦。
  那一个个场景宛如梦魇,在每个深夜纠缠着他的四肢,让他一次又一次目睹自己的无能与遭受的屈辱。
  跪在水桶边,被人用手死死按到水桶里,整个脑袋都被浸入水中,冰冷的水如蛇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耳鼻。
  他尽力挣扎也毫无用处,知道快踹不过气,他才被拉了出来。他跪坐在地上,用力的呼吸,眼前模是朦胧又模糊的,只能清楚的感受到眼睛里不受控制的掉下眼泪。
  耳边是那些人的肆意的嘲笑与羞辱,好似在玩刺激的游戏,肆无忌惮的欺凌他人为乐。
  梦是零碎的,但足够能把人撕碎。
  扔在垃圾桶里撕得粉碎的书本,寝室里被砸乱摧残的一切和总是缺胳膊少腿的桌椅。老师躲闪的回避的视线,同学们的无视排斥和孤立。
  还有生活费拿来买药看身上的伤后,只能饥肠辘辘等着教室里无人后,偷偷摸摸的蹲在饮水机旁边灌了一大瓶水,来缓解饥饿。
  等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求人借钱,去食堂买剩下的冰凉的食物硬塞进嘴里,痛哭又悲哀的场景。
  当然更多的是,他被欺辱的各种场面。身上总是伤疤血痕,那群人好像就是在发泄,把打人当作消遣,他有时候会被挨上长达半个小时的拳打脚踢,苟延残喘的把自己缩在一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