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她想姬我(GL百合)——洛阳bibi

时间:2019-08-28 12:46:47  作者:洛阳bibi

   《她想姬我》作者:洛阳bibi

 
  文案:◆谢绝扒榜/优秀人民教师x单亲小二代
  ◆年下/年龄差九岁/慢热/轻松
  ◆日更/V后防盗72小时
  ◆微博名同笔名
  舒靓在早很多年前的时候,曾经代替生病的前n任女友,给一批复读的艺术生上过一周的写生课。
  年轻又放浪的她,随手就渣了一颗天真懵懂的心。
  临走之前,她真情实感——
  舒靓:其实我得了很严重的病。
  舒靓:如果我能手术成功,我就回来找你。
  小天真泪眼婆娑。
  舒靓开开心心的走了,很快就遗忘了这件事,并且和前n任女友分手。
  过了很久,小天真终于鼓起勇气询问自己的写生老师,舒靓的手术成功了没有。
  没想到得到的回答却是:她阿,死了。
  小天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多年以后,舒靓接到了一个新项目,甲乙双方准备签合同。
  可是附加条款上却多了一句加粗放大的黑体字:甲方为舒靓女士额外购买十年重疾保险。
  搭档:甲方爸爸说,怕你做项目做着做着就得绝症死了..
  舒靓:?
  -
  舒靓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自己随手调戏过的小姑娘在过了这么多年以后..
  竟然几经辗转找上门——回来姬她了!
  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注:师生关系存续期间保持纯洁的师生情
  推文安排一下吗:
  《女配她总是在吃醋[快穿]》by慕君瑶,系统欢乐沙雕文,好这口的快上!!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靓(jìng)、宋真 ┃ 配角: ┃ 其它:沙雕
 
 
第1章 2019.5.7
  舒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对门那一间常年空置下来的公寓,忽然之间也有了动静。好像是被什么人买了下来,然后又开始了里里外外重新的装修。
  她曾经在下楼的时候瞄过一眼楼上扔下来的装修材料包装,好家伙,还都不是什么便宜货色。她粗略估计了一下,如果一整间公寓都用这么高档的装修材料,那么装修花下来的钱可能要比买下这间公寓的钱还要多。
  原本多了一个新邻居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舒靓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对面的户主好像是个年轻女人,舒靓曾在最开始的时候看到对方和装修公司的人在客厅里交涉。公寓的防盗门大开着,可是她也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堪堪瞄到了一个背影,再多的..也就没有了。
  当时本来想着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什么的,可是因为学校有急事,所以就搁置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嫌麻烦,要上前交涉一下的。”
  她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很自然的往后倒,有些颓然的靠在沙发上,身体以一种很舒服的姿势陷入了柔软的懒人沙发里。
  这时候才开始有些后悔刚开始没有上去和对方打招呼,以至于现在想找人都找不到。
  她手里握着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百事可乐,开汽水的声音在空荡的客厅里应声而起,握着钢罐整个手掌上都能感觉到冰冷的凉意,这点点凉意顺着掌心蔓延开来,也算是将她心中那一点点躁意给压了下去。
  舒靓抬起头‘咕隆’喝了一口手里的可乐,然后才长长舒出一口气。
  汽水喝进嘴里仿佛还能听见一颗一颗的小气泡在口中冒气的声音,屋子里开足了冷气,茶几上摆着刚刚切好的西瓜,能在炎热的九月喝上一口冰可乐,这对于舒靓来说是一种享受。
  “唉..”她又叹了一口气。
  老人常和她说不要叹气,多叹一口气会少活三秒钟,可是这么不一会的功夫,她的寿命已经少了几十秒了。
  舒靓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家中奶奶的教导..没事,叹什么气嘛!
  可是外头的声音吵得她头都要炸了。
  这是连加冰的可乐也无法安抚住的躁意。
  装修机械的声音以及敲打声透过厚实的防盗门钻了进来,偶尔还能从阳台上传来一两声男人的声音,这样的苦恼已经困扰她太久了——虽然才一个星期左右,但是舒靓却感觉自己每天都是度日如年。
  可偏偏人家装修都是按规程办事,朝九晚五,完全按照工作时间装修,就算是舒靓想要做一回小人去举报都找不到地举报。
  说人家又没有深夜扰民,正常装修也不让就有点过分了吧?
  她仰着脖子往嘴里送完了易拉罐里最后一滴可乐,然后双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终于拎起自己的包,准备逃离这个把人的魂都吵没了的鬼地方。
  防盗门打开之后对面传来的声音更加刺耳。
  “哎,贴砖的时候注意点,老板要求有点高..”
  对面的防盗门根本就没关,只是虚掩着,男人浑厚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
  装修队伍在里头忙得不亦乐乎,舒靓在门口停了一会,恨恨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门牌号——4031。
  她将这个数字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这一位还不曾露过面的邻居已经被她划入了‘狗都嫌’的行列之中。
  舒靓今年32岁,算是正式步入了长辈们口中的大龄剩女之列。
  身边的人都在为她着急,可是她本人的态度却是很随意,一点也不着急,甚至也没有流露出一点想要恋爱的念头。
  研究生毕业,现在的职业是东大土木院的人民教师。
  舒靓时常给自己一个这样的定位:她就是一个辛勤的园丁,每天都在兢兢业业的哺育着这些渴望知识的学生们。
  她每天在做的事情,都是非常伟大的事情,她为祖国未来的发展做出来巨大的贡献。
  好吧,这些都是她瞎掰的。
  为的就是催眠自己能够继续把这一份‘神圣’的职业做下去,她总得给自己找点使命感吧——纵使她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舒靓开着自己的小大众驶进了东大的校园,路上有零零散散的学生们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她脚下轻轻带了带刹车,放缓了车速,道路两旁略过一张张年轻而又青涩的脸。
  这时候离她上课的时间还有那么许久。
  于是她决定先去土木楼的科研办公室里蹭杯咖啡来喝,虽然她自己的办公室就在科研办公室的楼下。
  闲了一个暑假的她,再次踏进这座土木楼的时候竟然有一种主动走进牢房的感觉..虽然这个形容真的很不恰当,但是舒靓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东大的土木楼是院部的老师们自己设计完成的,建的非常的大气宏伟,当然..她也有参与,所以比起学校内的其它建筑,这栋教学楼会显得更加的特别一些。
  当然,它也代表着土木院的脸面。
  舒靓在科研办公室磨蹭了好一会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从包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教案,准备再细细的看一遍,以方便待会给学生更顺畅的讲课。顺便摸出了一副平光金边眼镜戴上,这样整个人的气质在戴上了眼镜之后显得斯文柔和了不少,也多了几分文人的气息。
  这副眼镜是舒靓买来专门工作的时候用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成熟和稳重——更加像是一个老师。
  当然,如果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她本身的美貌掩盖了她的才华,所以需要另外的道具来压一压她的气质。
  许佳经常说她这种叫做:斯文败类。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她终于开始慢腾腾的挪动自己的身子,朝着一楼的阶梯教室走过去。
  手里还捧着个保温杯,这是她刚刚冲泡好的——保温杯里泡枸杞。
  在学校里当老师当得生活节奏都慢了不少,老师果然就是个非常适合养老的职业,舒靓在心里这样想着。
  提前十分钟抵达教室是舒靓的习惯,她要开电脑准备教学用的ppt,做好上课前的准备。虽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个职业,但是工作还是工作,基本的职业道德让她一丝不苟。
  很多学生比她来得早,阶梯教室大得很,两个小班合在一起上课,来得晚的人只能坐在后排。
  因为教育部新发行的规定,所以现在即使是教室够大,但是最多也只允许坐六十个人左右,再多就会影响教学质量了。
  所以这样站在讲台上往下面看过去,后排部分基本上是空荡荡的。
  大学嘛,有爱学习的那一批人自然也会有不爱学习的人。
  一直到外头走廊上的上课铃响了之后,还有人陆陆续续的踩点进教室——舒靓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对于这种行为很不喜欢。
  可是早一秒钟晚一秒钟的,她也懒得去较真说些什么。
  课堂教学还是正常开始,她忽略那些从后门走进来的人..只要不是迟到太久,一般也都听之任之了。
  她手里握着激光笔站在讲台上,一面给学生们讲解着ppt上的内容,一面思考着要例举怎样的实例才能让学生们更加通俗易懂。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除了舒靓讲课的声音再有的就是沙沙的翻书声,偶尔会传来一两声的附和声,师生之间的交流停留在最浅层次的阶段。
  忽然一声突兀的‘吱呀’从教室后方传来,吸引了部分人回头往后看。
  可能是因为这个阶梯教室地处一楼环境有些潮湿,所以门与门框的连接处已经有部分开始生锈不太灵活,推门得时候就会发出刺耳的响声。
  舒靓抬眼望去,刚好和推门而入的这个人对上了眼。
  虽然两个人之间隔了十多排的位子,对方衣着打扮带着一点轻熟风,这在大学的校园中很常见。她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这人手上拿着的那本教材正是她现在教的这门。
  长得倒是很好看。
  宋真没想到自己悄悄的推门而入会发出这么大的动静,算是一个不太和谐的小插曲。
  看到教室里正在上着课,于是很安静的找了一个角落里的位子坐下,然后摊开书本,撑着脑袋开始听讲台上的人讲课。只是与其他学生不同的是,她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片刻之后才又归于平静。
  课堂并没有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插曲而被打扰。
  但是舒靓却对这个迟到了大半节课的学生上心了,她的余光时不时的会扫到那个角落里。
  当她又再次朝着这人坐的方位看过去的时候——宋真正捏着自己的手机在回复着什么消息,书本安静的摊在一旁仿佛像是一个摆设,签字笔中规中矩的摆在书本中间的夹缝之中。
  舒靓看到这样的一幕,忽然感觉自己身为教师的尊严受到了挑衅。
  上课迟到而且还大摇大摆的玩手机。
  东大的学生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这样想着,她轻轻按了一下手中的激光笔,屏幕上的ppt刚好停留在案例分析的这一张。
  “下面看一道案例分析,这道题我们请一位同学来讲一下。”温婉的声音在教室内回荡着,舒靓感觉自己自从当了老师之后整个人说话都威严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感觉站在讲台上的自己,和离开讲台的自己完全是两个人。
  她抬起眸子装模作样的往讲台下方扫了一眼,即使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舒靓抿着嘴唇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让我来看看,这一次要挑选哪一个幸运儿呢?”
  有不少学生已经反应迅速的低下了头——学生时代的默契,老师说要点人回答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能与之对视,不然的话很大概率你就是那个幸运儿。
  而宋真这时候还拧着眉头看着手机,似乎是手机那边遇到了什么难缠的事情。她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从讲台上射过来的激光红点,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直到舒靓一步一步的从讲台上走了下来,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
  一下子就撞进了舒靓那一双饱含着丝丝愠怒之色的眸子。
  “这位幸运儿,起来分析一下这道案例题。”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大吉,我又卷土重来了hh!
  谢谢大家还在看我的文。
 
 
第2章 2019.5.8
  宋真不明白为什么这双眼睛的主人会有愠怒的情绪在其中,而且看这样子,好像这一份气似乎是对自己撒的。她的眼神之中有些许疑惑,虽然不解,但也还是很配合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才堪堪放下手中捏着的手机。
  可是手机刚刚碰到桌面就开嗡嗡作响,屏幕上弹出一条又一条的消息,显然是有人找。
  气氛开始莫名的尴尬和沉重,这几声响过于大声,几乎是整个教室内的人都听见了。宋真本人也因为这样刺耳的声音而皱了皱眉,她觉得..幸运儿这个词放在她身上还真的不是很合适。
  尴尬归尴尬,但是还是抬起眸子正视着眼前的人。
  心中..忽然莫名的有些紧张和心虚起来。
  这个人,会认出她来吗?
  “看我脸上是没有答案的,看PPT。”舒靓抬手往上扶了扶自己的假眼镜,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出一股老教师的风范。
  就连口中说出来的话也很‘老师’。
  她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有些眼熟。
  但是却没有往深了去想,因为她手下教的班有好几个,既然是她带的学生那么眼熟也是正常的。更何况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还长得很不错..她对于长得不错的女孩子一般都很有印象。
  宋真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在舒靓开口的下一瞬就归位了,同时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失望。宋真不知道该要如何形容自己心中此刻的情绪。
  她想,这样的感觉,大概就像是你翻山越岭走了很远去找一件丢失的东西,这件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结果找到了之后人家告诉你,这件东西的所有人并不是你。
  舒靓早就不记得她这号人了,即使是面对着面也认不出来,这是一件多么残酷而又真实的事情。
  教室里静悄悄的,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全班乃至舒靓本人都在安静的等待着她开口回答,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老师的故意刁难。
  宋真强自按耐下了心中即将喷涌而出的情绪,依着舒靓的话将视线从对方的脸上缓缓的移至黑板正中央的PPT上面。‘案例分析’四个字用黑体加粗放大了,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宋真粗粗看了个大概心中便有了答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