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天琴座不眠(穿越重生)——忆梅下西洲

时间:2019-08-29 09:30:00  作者:忆梅下西洲

   《天琴座不眠》作者:忆梅下西洲

 
  文案:这江山和美人迟早都是他的
  单纯莽撞的地球大学生重生成天琴座共和国最年轻的执政官游竞,遇到了心狠手黑身世成谜的秘书长耶戈尔。
  天琴座,战火方歇的天琴座,银河边岸的乌托邦,当蛰伏多年的危机终于浮出水面,渐生情愫的二人重新走向对立。
  是否名字中有一个游字,就注定此生无论在哪里,都会流离沉浮,百年无依?
  当加冕的新皇踏入牢笼再次走到耶戈尔面前:”你我最终还是成为一样的人。”
  ——虽然我才是血脉为证的共和国土著,但老实说,天琴座更像是你的故乡。这片星海对我而言,冰冷到毫无灵魂。
  ——那你的灵魂在哪里,游竞?
  ——在你的血液里。
  作品标签:星际科幻,年下,相爱相杀,强强对抗。
 
 
第一章 
  天琴座共和国是一条狭长的星带,其一端往银河系内部延展,直到距地球只有25.3光年的距离的织女星,因此这颗耀眼到少有匹敌的大恒星又被天琴座公民誉为“权杖之星”,在民间信仰中又被称作“女神的冠冕”。而其另一端漫延到银河系的边缘,甚至包括为数不少的系外行星。
  首都星奥菲斯,正位于这条带子的中央,慢条斯理地把整个共和国打成一个大蝴蝶结——也就是说,这颗平平无奇的、左拥右抱着两颗小卫星的、重力大概是1.07个g的行星,作为这个灿烂文明的滥觞之处,长久地控制着天琴座的经济发展和民生百态,并毫无疑问地、受之无愧地成为了天琴座的政治中心。
  是的,这他妈还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
  旅行团里常有一种很蠢的游客,直到坐在机场的摆渡车上,甚至站在巨大的地标建筑物前,才不疾不徐地翻开当地的旅游指南,边看边啧啧称奇:“哦,原来是这样啊。”
  作为资深驴友,游竞很讨厌在旅行的时候碰到这样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小哥哥小姐姐,而现在,他迫切地渴望在天琴座幅员辽阔的国土上存在这么一份详细的天琴小百科。很难因此就说游竞是个双标狗,毕竟很少有背包客因为在打篮球时被隔壁系的孙子使劲撞了一下,就直接弹射到了两千光年以外的某个尚未和地球建交的星际共和国。
  这不愁人嘛,如果在太阳系内,游竞还能想想辙,洞察者号刚上火星去不久呢,在月球上就更好了,他只要坚持一个月不饿死就能等来伟大祖国的嫦娥五号,好歹能留下两句遗言什么的,第一个登上外星球的中国人,就算死相很难看也是为国争光了。
  天琴座?就算他现在扛着引力波大喇叭朝全宇宙广播:“妈妈,我不是故意离家出走的!”难道亲爱的母星人们会像救援一只困在大树上的小猫咪一样把他从天琴座捞回太阳系?在一千年以后?那时候游竞都凉透了吧。
  不要,他才不要便宜了哪一个正好在他发射信号的时候值班的天体物理研究中心的幸运鬼。
  他大字型躺在床上,透过特种材质的天花板,两颗笼罩着灰白光芒的卫星交错着划过淡紫色的暮霭。
  游竞伸出一只手,细腻如水的睡衣松松地堆在他的手臂关节,露出贲张有力的小臂屈伸肌,这可不是每天翘马原课打打篮球冲外语系妹子勾勾手就能练出来的肌肉。
  游竞比了一个射击的姿势,冲着天外影影绰绰的卫星尤丽黛,手腕处的肌肉猛然一跳动——
  这是一个武人,曾经天琴座最年轻的少将,游竞。
  没错,游竞是这具身体的名字,谢天谢地哦这是个乌发深眸麦色皮肤的东方(或者说地球东方)长相的哥们,如果是个金发碧眼肤白如雪36E的长腿洋妞,游竞估计已经羞愧地埋胸而死了。
  而他叫什么,是谁,都不重要了。反正他也回不去了,他也想掐住自己脖子上的一小块肥肉,温柔旋转三百六十度,然后于疼痛中醒来在他的宿舍狗窝里,或者在洋溢着芬芳扑鼻的消毒水和纱布味道的校医院急诊室。但是不行,眼泪都疼出来了但是不行。
  接着他试图在墙壁上撞晕自己,那银色的墙壁竟然随着他的冲撞灵活地凹了进去,他起身之后又自动恢复了笔直的模样,游竞都想夸它了,如果他当初在球场上有这身手也不至于被一头撞到天琴座。
  最后他站在落地窗面前,思索着要不要大头朝下,一发入魂。直到大恒星落下地平线,狄俄尼索斯和尤丽黛相对着升起,他默默地转过了身,怎么活着不是活着呢。
  天琴座的女神之冠冕是每个中国人自小耳熟能详的织女星,一个明亮,美丽的仙女。它在苍穹之北顶,据说会是下一任的北极星。因此从奥菲斯到织女星到地球,在数光年量级的偏差之中,可以连出一道璀璨的直线。
  不知道他妈抬眼看天的时候,能不能想到,她最最英俊的儿子就在头顶两千多光年的地方,寂寞地看着另一个日落,另一个月升。
  游竞突然从床上跳起来,话说回来他这算重生吧,身体都换了!当初撞他那狗比负刑事责任了没有啊?
  虽然游竞已经不是地球籍了,但是中国的刑法还是以心肺死亡作为人口消灭的依据的,和灵魂还存在不存在没有关系!
  “小竞,你在做什么?”一个冷冽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
  “大……大哥?!”游竞立刻僵硬,转头看去。
  他哥游铮长身玉立,抱臂站在床尾,认真地审视着他。
  鉴于游竞那点天琴座幼儿园水平的地理知识和社会常识,全是从游铮嘴里露出来的,他此刻看这位大哥好像看到了加百列大天使一样。
  游铮是个人如其声的严峻男子,而向来紧绷的表情更衬出他刀锋一般出众的样貌。实则他们兄弟俩颇有相似之处,但冒牌游竞每次看到游铮作为根正苗红游家继承人高傲的样子,都深切觉得自己吊儿郎当配不上这副容貌,虽然游竞的脸,和原本的他一模一样。
  “你伤全好了?” 游铮皱眉问道。
  游铮作了个手势,隐藏在银色墙壁之内的衣柜随之而开,自行推到游竞眼前。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本来受伤就是个借口。我知道把你从河岸基地紧急召回来,你有怨气。但不能再拖了,耶戈尔已经派人来催三五次了,就职典礼这个月一定会举行。”
  他拎出一套常服,轻轻地放在游竞怀里:“父亲要见你,别惹他生气。”
  游竞硬着头皮说:“好。”
  游竞看着搭在自己手臂上的衣服,第一千一万遍庆幸,这个国家的贵族推崇一种所谓“古典”的生活方式,不然他若是连个衣服都不会穿,早就被当成夺舍妖人枭首示众了。
  是的,没听错,这个嚣张地打着共和国旗号的国家,还有贵族这种在地球上早已被历史车轮碾过来碾过去、反复凌虐、名头或许尚在实质灰都不剩的东西。游竞苦苦逼逼地当了小四分之一辈子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终于也有一日姓赵,啊不,姓游了。
  游氏,是天琴座七贵族世家之一,这个贵族对于国家而言牛逼到什么程度,游竞到现在都不想提。
  但是游铮,很不识趣地提了,他少有地露出一个戏谑的笑:“我先去军部上班了,未来的执政官大人。”
  七贵族世家组成的元老会一致推选出的顶级精英,曾经银河西岸的天琴座守将,未来共和国至高无上的执政官,游·其实是个西贝货·今年大学还没毕业·竞捂住了脸。
  如果把天琴座搞灭亡了,能被载入史册吗?他是指,地球史册。
 
 
第二章 
  游家作为天琴座最老牌的贵族之一,其宅邸堪称气势惊人。
  主宅是一座由奥菲斯特有的深黑色岩石砌成的高耸的圆锥形城堡,环形的楼宇拱卫一周,在四方设有瞭望台,在尤丽黛和狄俄尼索斯的直线照射下,仿佛一列惨白的巨人。
  从远处看,整座宅第正如同一颗即将出膛的子弹。
  虽然依靠火药急速燃烧产生的高压作为推动力的热武器,早已经因为差劲的散热效率和奥菲斯星球的高重力加速度对射击误差的影响被淘汰了,但正因为如此,这世界上仅存的一枚子弹,不动声色地表明游氏天琴座军武第一世家的身份。
  以上解说感谢某次在落地窗,或者说落地天花板前突发慨叹的游铮哥哥。
  重点是枪!哪个男人不喜欢枪,何况这里的枪听上去就那么高级!
  终于游竞有一次忍不住,扒着他哥的肩膀问他:“那我枪呢?”
  游铮退开一步,冷冷地瞥他:“给你一把凯哈克4.05?我是脑子被病毒感染了,想让你轰平整个奥菲斯吗?”
  游竞的居所位于辅楼的最高一层,这里也住着其他的游家年轻一代。
  而主楼的顶端是他便宜老爹,游不殊的地盘。那个曾担任军部总司令四十年的男人,日常就是在游家的巅峰之处闭门不出,看似无所作为按兵不动,实际上游家的一丝一毫动向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如同一只……盘踞在网中央的大蜘蛛。
  这只大蜘蛛鬓已星星,胡茬看上去颇有些扎手,但还能从他坚硬的面庞中看出游家二兄弟的锋芒毕露。他穿着面料柔韧的藏青色的长袍,左胸前绣着花瓣妖娆的天琴座国花七弦。
  这种长袍在奥菲斯是文士的象征。虽然游不殊的确出身贵族,教养优越,但他手上沾过的人命一定比他认识的字还多,所以他穿上这件的意思大概是,“老子不做大哥好多年?”
  说实话,游竞有一点点被雷到。
  大哥,不是,老爹从书桌后站起来,步伐稳健地走到游竞面前,然后猛得一记肘击袭向游竞的腹部,趁游竞下意识侧身的时候,马步在地上划过半周闪身到游竞背后,飞起一脚踹倒了他。
  就在游竞几乎以为游不殊读懂了他内心吐槽所以略施惩戒的时候,游不殊大马金刀地往地上一蹲,朝还在痛得呲牙的游竞咧嘴一笑:“小混蛋退步啦?”
  退步你个头啊,游竞遵纪守法,兢兢业业二十年!上一次聚众打群架的时候还被辅导员逼着在学院办公室写了一下午的三万字悔过书,正常人谁会被自己老爹突然袭击!
  当然,游家不正常,正常人做不出把自己还没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结婚年龄的小儿子送去当国家元首的事。
  这次,游不殊仿佛真的读懂了他的想法,伸出手把小儿子一把从长毛地毯上提溜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胸脯:“离开军队也好,你在河岸基地太能闯祸了。执政院的耶戈尔虽然是个卑鄙的臭虫,但在他那里吃吃瘪,总比被一发激光炮轰成星尘好得多。咱们家有一个你哥哥继承军队的职务就足够了。”
  这个逻辑,不太对啊,一般的套路不是“你哥哥继承家业就够了你作为官二代可以花天酒地放飞自我一生浪荡不羁爱自由了”吗,为什么到游竞这就变成“把你送去执政院当执政官被那个很讨厌的耶戈尔好好教训教训。”
  “怎么不说话?”游不殊奇怪地望着他。
  游竞不敢多说,多说容易露馅。
  “为什么不是游铮?”从年龄,从成就,从心智,从相貌,不行这一条划掉,游铮显然各方面都比他合适的多。
  游不殊突然静默了,过了半晌,他长叹一声:“阿铮太认真了……”
  还有半句话,他没有当着小儿子的面说。认真的人,在执政院,最不容易活得长久。
  游竞一瞬间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因为元老会的人觉得小屁孩好糊弄,所以选了他而不是那个一本正经的大哥?这是什么匪夷所思的腐朽政治?
  OK吧,古有木兰替父从军,今有游竞为国,啊不,为哥接盘。
  游竞厚颜无耻提要求:“那把我的枪还给我,可以吧?我回来之后还没摸过枪呢!”实际上是从来没摸过。冒牌游竞人生中唯一一次碰到枪还是大学军训的时候,训练基地使用的是老式半自动步枪,一个人五发子弹打下去,没意思透顶。
  游不殊大骂:“混小子,那可是我送你的枪。”他一挥手,书桌的抽屉应声而开,游不殊将指尖按在半透明的触摸面板上,一把银色的雕花手枪缓缓升上来。
  游竞拿过枪,好奇地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端详。游不殊冷哼一声:“放心!没有你的掌纹识别,谁也没能打开过凯哈克4.05。”
  以武器的更新换代速度,这把枪本来不足以传世。但是当天琴座结束了轰轰烈烈的百年对外战争之后,高能粒子武器就因为对人体基因的伤害太过残忍引起了群体性的抗议,很快政府就停止了对粒子武器的研发经费投入。
  原本以优越的集束性能和强劲的中子流攻击而作为军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银色死神凯哈克系列终止于4.04。
  而刚刚研发出来的4.05还没正式投产就被紧急叫停,至此只一把样品,落在风头正劲的青年元帅游不殊手中,又作为生日礼物,被当年只有六岁的游竞惊喜地瞪大眼睛,用肉乎乎的小手接过。
  人人都说游不殊是个武疯子,把天琴座最恐怖的枪支送给一个小孩子。
  但对于游竞来说,它是最熟悉亲切的伙伴,熟悉到即使身体换了一个灵魂,他摩挲着枪管上温柔的缠枝雕花,仿佛仍然能听到它鸣响的声音。
  呃,忘记了枪支发射时的声响是由于子弹超音速引起的音爆,所以凯哈克4.05作为一把中子流细管武器,应该,没有枪声吧。
  真的好想射击啊,不知道奥菲斯哪里有靶场可以让他试试!
  游不殊目送小儿子欢天喜地地出门去了,一束荧蓝色的光默无声息地打下来,绕地三匝,旋转着上升,最终成了一个如梦似幻的人形。
  那个人形开口,声音带着电流一般冷漠的质感:“你知道元老院想要的是个傀儡吧?”
  游不殊抬眼看他,电流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只是说,游竞太能惹事了。”
  游不殊冷哼一声:“耶戈尔收拾他,易如反掌。他们不是要傀儡吗,我就给他们一个横冲直撞的小愣头青。让他们头疼去!”
  电流摇摇头,叹息道:“你不要老是和他们对着干。”
  “作为一个人工智能,你管得太多了。”
  对方也不生气,还是笑眯眯的:“是啊,某人连一个身体都不肯给我。”
  游不殊皱着眉看他:“这张脸不适合再出现了。”
  满屋子飘落的游光一转,人形倏尔不见,只留下电流质感的小小抱怨声:“可是你又不肯换一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