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春秋一晌(近代现代)——暗夜提灯

时间:2019-08-29 09:30:55  作者:暗夜提灯

 《春秋一晌》作者:暗夜提灯

文案:
这是谢春秋喜欢谭茗的第八年,整整八年,抗日战争都该胜利了,可是谢春秋还是没能捂热谭茗这块冷石头。
可就当谢春秋准备放弃时,那个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态度却变得有些奇怪……
1v1,互换视角,伪渣贱,小虐怡情无雷点,双洁可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春秋,谭茗 ┃ 配角:吴倩倩,钱小多 ┃ 其它:
 
  ☆、发乎情(一)
 
  这是谢春秋喜欢谭茗的第八年,整整八年,抗日战争都该胜利了,可是谢春秋还是没能捂热谭茗这块冷石头。
  说不累可能吗?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两年,谢春秋在谭茗身上耗掉的几乎是他全部的青春。
  这事要从谢春秋初中时期开始说。那时的谢春秋又矮又胖,衣着品味很土气,戴着大大的□□眼镜,性格孤僻内向,整日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发呆。班里的同学都不怎么待见他。
  相比之下,跟他同班的谭茗可就太耀眼了:影后跟著名导演的独生子,从小锦衣玉食,万众瞩目,备受追捧,长得帅气还成绩好,阳光开朗,周围从来不缺朋友。
  不受关注的谢春秋乐得偏安一隅,每天只是静静地在座位上暗搓搓盯着谭茗看,放在心里暗暗喜欢。
  谭茗数学竞赛在市里得了奖,一高兴,决定用奖金请了全班同学一起吃披萨庆祝。这种事情不用谭茗自己亲口说,自会有人帮他宣传。一传十,十传几十,于是那天中午放学后,谭茗班上的同学放学都没回家,叫了外卖在班里吃。而这些人中,却不包括与人群格格不入,被贴上“孤僻”“怪咖”等标签的谢春秋。
  “怎么少了一个?”
  发饮料的时候谭茗发现点了数买的饮料多了一罐。
  “哦,就那个叫谢春秋的胖子啊,放学的时候我见他背书包回家了。”
  谭茗的朋友解释道。谭茗想了想,似乎在脑内搜索了一圈这号人物,又问“那你怎么不跟他说我中午请客的事儿?”
  “嗐,大家都知道的事他肯定也知道,他不愿意来呗,别管他了。”
  谭茗的朋友对谢春秋的印象很不好,总觉得那人又胖又阴沉,乐得不跟他一块儿吃。
  “哟,饮料多了啊?那给小雪吧,我看小雪饮料也快完了。”
  这会儿谭茗另一个朋友刚好过来,伸手就想拿走饮料去借花献佛送给班花喝。哪知道谭茗竟然眼疾手快地把饮料拿走了,说“想卖人情就卖自己的。”
  当天下午,谢春秋到达课室,看谭茗往自己这边走来的时候,他吓得眼镜都快掉了,垂着头不敢乱看。
  “中午我请客,你没来,我就给你留了罐饮料。”
  少年谭茗的嗓音非常温润好听,谢春秋近距离听着,都快痴了。
  没等谢春秋给出反应,谭茗已经把饮料放在谢春秋的课桌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谢春秋晕乎乎的,只觉得脑内多巴胺分泌过剩,整个人都要负荷不过来了。只远远还听见课室后排坐在谭茗旁边的同学还在咋咋呼呼地说“我说什么来着,那胖子根本不会领你的情,你这是何必……”
  谢春秋更喜欢谭茗了。在他看来,谭茗是与众不同的。跟所有看不起他,厌恶他的人都不一样。
  只要跟谭茗相处在同一个空间里,他的视线就会不受控制地落在谭茗身上。甚至更出格的是,他开始用手机偷拍谭茗。然后在每晚入睡前前,一一把照片都看一遍,越是看越是沉迷。
  自以为能把这段暗恋藏在心里一辈子的谢春秋万万没想到,这段不为人知的单相思会曝光得那么早。
  一日上完学校设立的课外的书法课,刚回到教室就被几个同学按住压在课桌上。
  谢春秋惊魂未定,就看见教室讲台上,学校里有名的恶霸石千正拿着他的书包,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掏出来展示。
  “你干什么?还给我!”
  谢春秋一惊,死命挣扎。眼角还瞥见谭茗坐在座位上正冷眼旁观着。
  完了!谢春秋在心里绝望地哀嚎一声。可是更加可怕的还在后头等着他。
  “别挣扎了,劲爆的刚刚都已经看过了,哈哈哈”石千把谢春秋的手机拿在手里。笑嘻嘻地说”没想到你这肥猪还是个基佬啊?喜欢谭茗?哈哈哈真够变态的。”
  谢春秋的脸顿时白了一片,像是活生生地挨了当头一棍一样,眼冒金星。
  “哎哟,这还偷拍上了,很不道德啊。”石千将手机转向讲台下,把谢春秋手机相册里的照片一张张地展示。果然清一色全是谭茗的照片,有上体育课打篮球的,有上音乐课弹钢琴的,有跟同学笑着聊天的……
  谢春秋羞愤得恨不得立刻死去。教室里还是班上半数以上的同学,这时候就跟看怪物一样地看着谢春秋,眼里都透着恶心。
  “呸,就你这样的人……你妄想!不要脸!”有个女生愤愤地叫嚷起来。
  “就是,恶心变态,人丑还要作怪,活该!”
  “没错,你要是真有愧疚之心你就得去死!”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口的话越来越恶毒。但是站在”道义“那一边的他们说的大义凛然,并没有觉得有任何过分之处。
  班花兼班长的杜小雪也好像气得忍无可忍,一向在众人眼中温温柔柔从没说过狠话的她不假辞色地说“谢春秋同学,你做这样的事对得起谭茗吗?”
  一句话把谢春秋砸得更懵了,他恨不得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来,一切还如当初。
  “别说了。”
  作为本次事件的受害者谭茗突然发了话,所有人果然都依言没再嚷嚷。谭茗长腿一迈走上讲台,伸手说“给我。”
  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石千二话不说就把书包跟手机都交到谭茗手里。
  看谭茗走过来,按住谢春秋的那两个同学也都松了钳制。
  谭茗把东西放在谢春秋面前,对他说“还给你,至于你的心意……我只能说,很抱歉,我回应不了。”
  被当面羞辱跟拒绝谢春秋一连请了一周的假,没有人知道原因。
  本打算看热闹的人热闹没看成,心里都有点失望。
  好在,话题主角谢春秋并没有叫他们失望太久。一周过后,谢春秋回来了,而且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高调追求谭茗,弄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
  谢春秋跟屁虫一样的,每天都跟在谭茗身后。
  谭茗要去接水的时候,谢春秋会把温度适宜的水放在他的桌面上;
  谭茗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谢春秋会早早地给他占好靠窗的位置,等谭茗一群人到了的时候再换到别的位置上去吃自己的;
  早上不管谭茗多早到达教室,都会看到谢春秋放在他课桌上的福记元面包,哪怕那家店离学校足有三公里;
  谭茗打篮球的时候,谢春秋每次都会给他备好毛巾跟水;
  谭茗换下来的脏球服不等他回来收拾,就被谢春秋带回去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在谭茗下次打球之前放回谭茗的储物柜;
  下雨的时候不管谭茗有没有带伞,谢春秋都会把自己的伞放到谭茗的书桌里……
  谭茗的朋友半开玩笑半是羡慕说:”谭茗,你这是多了个免费佣人啊!“
  谭茗闻言心生不悦,他不是一个喜欢糟践别人的人,也看不惯别人糟践自己。
  谭茗寻了个空跟谢春秋坦白说“别在我身上花心思,我不值得,而且我也不会对你起意,到头来你会发现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平时老实又软脾气的谢春秋却唯独在这件事上不易妥协,他说
  “我妈妈说……你有拒绝我的权利,我也有追求你的权利。我只想对你好而已,你不必有心理负担。”
  见他这么不知好歹,谭茗便隐隐动了怒,心想“既然你非不自爱往我身边贴,那就随你的便。”便将打心底里冒了头的那丁点心疼也给决绝地抹了去,自此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谢春秋倒贴式的免费服务。
 
  ☆、发乎情(二)
 
  谢春秋对谭茗鞍前马后地服务了一年,就在大家以为升中后就不得不各奔东西的时候,却不料谢春秋偷偷地打听到了谭茗的志愿,整张志愿表跟谭茗的一模一样。
  班上的同学知道这回事后都在笑话谢春秋不要脸,然而谢春秋只是冷漠地看了那人一眼便默不作声地继续做题了,好像压根不把别人的评价当回事。
  谢春秋成绩原本只属中下游,为了跟谭茗读同一所高中他显然是花了力气的。在一片喝倒彩声中,最后还是以高出录取分数线一分的优势跟成绩向来是年级第一的谭茗进入同一所高中。
  得知消息,几乎半个学校的学生都沉浸在了“男神要被继续骚扰了”的沉痛悲哀中。校内贴吧更是置顶了名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恶心同性恋企图玷污男神”一贴,宣称谢春秋一日不放弃,帖子永挂城门不撤顶。可惜,对于不逛贴吧的谢春秋来说,这种事情根本无关痛痒。
  虽说是在同一所高中,但分班的时候谢春秋跟谭茗却没能分在同一班。谭茗读的是优等班,谢春秋则是读普通班。
  起初,还有一些不知情的人愿意跟谢春秋一块玩的,渐渐的,发现谢春秋对什么事都不上心,而且一有空就往优等班跑。这么一段时间后也就不怎么带他一块玩了。
  像初中一样,谢春秋每天小媳妇儿一样地跟在谭茗身后,每天定时送早餐,定时去他寝室收走他的脏衣服回去洗,占食堂座位,占图书馆座位,帮他做值日,存钱给他买各个节日,生日的礼物……
  照着谢春秋这么个殷勤法,谭茗身边的朋友哪怕是瞎子也都看出来怎么回事了,看了谭茗冷石头一样不为所动的态度也跟着轻视谢春秋。更有看不下去的当着谢春秋的面就说要给谭茗介绍女朋友。
  谢春秋并不是谭茗的谁,谭茗交不交朋友,交什么样子的朋友他都没有权力管。闻言只在站在一旁,默默假装木头人。
  谭茗拒绝了,他说“不用,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人知道谢春秋知道谭茗有喜欢的人后伤不伤心,但是他还是每天每天,一天不落地跟在谭茗后面。于是也就没人在乎他伤不伤心了,他们只更觉得谢春秋不要脸。
  有段时间,学校要办校庆活动的时候谭茗跟朋友组了个舞团跳街舞。谢春秋想去看他们排练,走到礼堂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你来干什么,不许进去。”
  说话的人是谭茗的好友之一,谢春秋很眼熟他。
  “我来送水的。”
  谢春秋晃了晃手里的饮料,那是谭茗最喜欢那个牌子的汽水。
  “送完就走,绝对不会打扰你们。”
  “用不着你送,刚才校花吴倩倩已经送水进去了。话说你知道吴倩倩吧?那可是有钱有势有才华的大美女,你再瞧瞧你自己,你觉得你跟她能有可比性?”
  谭茗的朋友数落起谢春秋来可谓不遗余力。
  谢春秋闻言沉默了一下,依旧不死心。厚厚的眼镜片下的眼睛只黯淡了一下又抬起来说
  “我就是进去送个水,又没想跟谁比什么。”
  那朋友说不过,气呼呼地说
  “我就是不忍心你自取其辱而已,你非要这样也行,去吧去吧。”
  谭茗的那个朋友给谢春秋开了门让了道。
  谢春秋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校服才走进礼堂。也不知道是排练结束了还是中场休息,谭茗一行人都坐在舞台下的观众席上休息。坐在谭茗旁边的女生长得很可爱,长长的头发垂到腰侧,五官秀美,在人群中很是显眼,然而谢春秋的眼里却始终只有谭茗一个人。
  谢春秋走进去的时候,礼堂里的所有人都望向他,小声窃窃私语,间或有一两个“脸皮厚”“可怕”“丢人”的字眼飘到谢春秋耳中。
  谢春秋抿了唇,低头疾走,径直走向谭茗,把汽水递过去。小心又讨好地说
  “这水,给你。”
  谭茗向来不拒绝谢春秋带来的任何便利,这次却没有马上接过汽水,他说
  “倩倩给我带了水了。”
  谢春秋是做好心理准备进来的,听完,脸上也没有失落的表情。只是慢慢地放下手,把汽水放到旁边空着的座位上说“那下次渴了再喝。”
  东西带了,人也见了,谢春秋准备走的,却看见那个吴倩倩在谭茗旁边站了起来。
  “你就是谢春秋吧?久仰久仰。”
  说完,吴倩倩还主动向谢春秋伸出了手。
  谢春秋不觉得这个陌生的女生对自己会怀有好意,看着她细长洁白的手指呆了呆犹豫着要不要回握。
  只是还没等谢春秋考虑清楚,谭茗便生硬地拽开吴倩倩的手说“他孤僻,不太好相与。”
  谢春秋觉得自己刀枪不入的心突然一震,好像有了裂痕。
  “别这么说,我倒是觉得谢同学肯定是个好相与的人呢。”
  吴倩倩笑眯眯的,看不出是真心的还是讽刺。
  谢春秋心里难受,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干巴巴回道“我先走了”就出了礼堂。
  这是吴倩倩这个人名第一次跟谭茗挂钩。此后不出几日,谭校草跟吴校花成功交往的消息不胫而走,跟谢春秋恬不知耻追着谭茗跑的传闻一样脍炙人口。
  而谢春秋对谭茗的执着一如既往,哪怕是谭茗的身边多了一个叫做吴倩倩的漂亮女孩。
  谢春秋给谭茗带早饭的时候,吴倩倩也在旁边。她撩起耳边细碎的发丝,笑得十分甜美“谢同学怎么只给谭茗准备呀,下次也给我准备一份行不行,我给你报销。”
  以往听到的难听的话多了去了,却少有谢春秋此时这般难受,他艰难道
  “不行。我只给谭茗买。”
  奇怪的事吴倩倩闻言没有生气,居然还笑眯眯地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