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送进狼窝了怎么办(玄幻灵异)——今夜无眠

时间:2019-08-29 09:32:26  作者:今夜无眠

   《被送进狼窝了怎么办》作者:今夜无眠

  简介:
  真孤狼王攻×真小土狗受
  狼王争霸,前任狼王坠落神坛,受伤惨重郁郁寡欢。
  动物饲养员们:
  “这狼王离开了狼群滴水不进,拒绝治疗,这样下去根本是死路一条,要不把它送回狼群去?”
  “它腹背肌肉严重撕伤,后腿都快被咬断了,送回狼群岂不是死的更快,不行不行。”
  “我看这狼王主要是精神问题,要不给它找个伴?”
  “我看行,母狼太凶残了,先送条狗试试。”
  ……
  ……
  被迫送进狼窝的小土狗:妈呀,真狼,要狗命了!
 
 
第1章 被送进狼窝了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1
  我是只纯种中华田园犬,祖上三代都没染指过宠物狗的那种纯。
  以当今人类的审美,我长相平平甚至有点丑,我不是小白也不是小黑,我有一身灰毛,看起来有些晦气。
  我的身世有些惨,我的兄弟姐妹和我,刚断奶就被前主人丢进了一条小沟沟里,沟里没水但还是很脏,我严重怀疑我以前是条白狗,沟里待久了才变成灰的。
  谁不想拥有一身雪白漂亮的毛发呢。
  后来,我进了宠物救济所,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领养的人千千万,却没有人看上我,其实我很乖,只是不大好看。
  我也想有一个主人,一个不会丢弃我的主人。
  万万没想到,我竟有美梦成真的一天。
  我的主人,是一个很阔气的男人,他一下子就领走了十几条品种不同的狗,其中还包括我这只中华田园犬。
  想想以后不愁吃穿、主人疼爱、有狗作伴的日子,还真是有些小激动呢。
  主人给我梳理毛发,主人真好。
  主人给我好吃的狗粮,主人真好。
  主人给我做各项检查,主人真好。
  主人把我送进了狼窝,主人真……嗯???
  ……
  卧槽,真狼!卧槽,要狗命了!
  ……
  ……
  饲养员观察日志1
  饲养员a:“这法子能行吗,这已经是送进去的第十三只狗了, 你们看给小土狗怕的,这狗还是在笼子里,要是真放到狼面前,还不得吓尿了。”
  饲养员b:“前面有几只笼子里就尿了,这只算胆大的了。”
  饲养员a:“你们看这狼的眼神,不屑中透露着凶残,这不是送伴,是送口粮啊!”
  饲养员d:“这狼要真愿意吃,我们也不算白折腾。”
  饲养员abc:“……”你可真是个狼人!
  ……
  饲养员c:“不过,听说狼的领地意识是很强的,前面几只刚送进去狼就露出獠牙从喉咙里发出低吼声,这只在笼子里呆了这么久,狼却只是眼神凶狠了些,并没有要扑上去的意思。”
  饲养员a:“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饲养员c:“而且,我发现前面送进去的都是母狗,这只领回来的时候登记错了,其实是只公的。”
  饲养员abd:“……”你观察的可真仔细。
  饲养员c:“所以我大胆猜测,孤狼王需要的可能不是异性的温暖,而是兄弟情。”
  饲养员abd:“……”你特么可真是个鬼才!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2
  我不知道被“主人”丢进狼窝多久了,只知道太阳都快落山了。
  我狗生第一次觉得笼子是如此美好的事物,“主人”把我连笼子一起放在了狼的面前,对,是面前!
  是笼子,护我安全保我狗命!我一辈子也不要离开它!
  我在这一隅之地和狼对视着,抗衡着,我也许可能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我要维护我们狗的尊严!
  好吧,我又吹牛批了,我其实只瞄了狼一眼就缩在笼子角落瑟瑟发抖,我怕的要死,狗命都快没了还要啥狗脸。
  我抖啊抖,抖啊抖,身体被铁笼子压出来好几条印子,我回头一看,还挺密的,灰毛都压乱了。
  咦,我看看印子,看看笼子,这笼子怪密的啊,再偷偷瞄一眼敌人粗壮的前爪,卧槽,伸不进来啊,那我怕个屁哦!
  我不抖了,试着往前挪一挪。
  狼假寐的眼睁开了。
  再挪一挪。
  狼的眼神凶狠起来,带着警告。
  再小小的挪一挪。
  狼喉咙里发出低吼,前掌微动,脊背微弓,耳朵平平的伸出来。
  卧槽,惹不起惹不起,我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不动了,嘴里还“呜呜”两声。
  狼哥,我错了,你可千万别扑过来。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3
  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主人”来了,他给了我一碗狗粮,又给了狼一盆兔肉,却并没有带我走的意思。
  我也不敢“汪汪”叫他,狼哥还在呢。
  我小声呜咽了两下,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善心大发救我狗命。
  他摸摸我的头又揉揉我的脖子,说……我也不知道他说了啥,反正他摸完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不,他回头看了狼哥一眼,没看我。
  “主人”,呜呜呜……
  我很伤心,很害怕,很沮丧,肚子很饿,狗粮很香,算了先填饱肚子吧。
  我很小声的吃着,怕惊扰了狼哥,余光瞄了狼哥一眼,果然盯着我呢。
  狼哥兔肉都不吃只盯着我,呜呜呜,狼哥肯定觉得狗肉比兔肉好吃。
  吃完了狗粮,没吃饱,“主人”肯定是宠物狗喂多了不了解我们中华田园犬的饭量。
  我看着空了的碗,恹恹的趴着,闻到了兔肉香。
  狼哥看我吃完了就闭上了眼,好像并没有动兔肉的意思。
  熟的兔肉,狼哥可能不爱吃,可是我爱啊!
  我悄咪咪的伸出灰色小爪子,兔肉近在爪前。
  我慢慢贴上笼子边缘,竭尽全力伸长前爪,终于摸到了兔肉。
  在拨过来之前抬头瞄了狼哥一眼。
  妈耶,狼哥正看着我呢!眼神犀利而玩味。
  狼哥那一眼,吓得我魂都没了,拿出毕生的勇气和智慧,我把盆往狼哥面前推了推,一脸狗腿,又“呜呜”两声以表忠心。
  狼哥眯了眯眼,还没等我表演完狗腿,就露出獠牙一个猛子向我的爪子扑去,我后知后觉的拼命后撤,抱着我劫后余生的爪子在笼子里转着圈“嗷嗷”叫着。
  完了,爪子废了,爪子废了!
  还没等我转完“嗷”完,就听见狼哥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哼?带着鄙夷和嘲笑。
  我抱着爪子缩回角落里,伸出舌头舔了舔,不疼,好像只是掉了几根毛。
  那我刚刚叫成那样岂不是很丢脸……
  我缩着尾巴,蜷着耳朵,小心翼翼的看狼哥。
  狼哥叼了块兔肉咽了,好像不太满意,又把盆拨远了。
  呜呜呜,这回敢伸爪子也够不着了。
  作者有话说:
  孤狼王和小娇妻的日常,大概只有几万字,喜欢就点个收藏吧?(?^o^?)?(真狼真狗不变人,注意避雷)
 
 
第2章 狼落平阳
  饲养员观察日志2
  监视器旁
  饲养员a:“我的天我是不是眼花了,昨天这小土狗吃完了狗粮还想碰狼食,这是不是只傻狗?”
  饲养员b:“被发现了还知道往前推推,可见它不是傻而是憨过头了。”
  饲养员a:“这小狗看着不大,怎么这么能吃。前面那几只看着狗粮都不敢动,这家伙倒好,呼哧呼哧分分钟吃完了,还惦记着狼食?”
  饲养员c: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问为什么昨天兔肉是熟的?平常都是生的啊。这狼王平时生肉都不吃,熟的怎么会……咦?它怎么吃了……
  饲养员a:“我是不是瞎了,绝食十几天全靠营养剂撑着的狼王是不是吃兔肉了?”
  饲养员b:“狼王可能是护食,毕竟只吃了一口。但这肉……怎么是熟的?”
  饲养员d:“我煮的。”
  饲养员a:“为什么要煮?”
  饲养员d:“狗爱吃。”
  饲养员abc:“……”果然是个狼人。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4
  作为一只狗,一只家犬,早晨醒来却发现一只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这种恐惧,谁能理解?
  此刻的我,不但恐惧,还想尿尿。
  但是,一只优秀的家犬是不会轻易尿在笼子里的!
  我可以憋!
  呜呜呜,我憋不住了。
  狼哥,您能不能别看着我了。您不是喜欢假寐吗,这会儿能不能寐一下?
  在狼哥面前露那什么,我怕断子绝孙,呜呜。
  我急的团团转并在心中呼叫我那杀千刀的“主人”。
  真憋不住了啊……
  我偷偷瞄了狼哥一眼,狼哥兴致缺缺好像并没有把卑微的我放进眼里。
  我找到尿垫,悄悄背过身,不敢骄傲的抬腿,眼睛一闭,屈辱的蹲下了屁股。
  丢脸总比丢命强。
  狼王兴致缺缺的眼里闪过一抹异色,挑了挑几乎看不见的眉毛。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5
  解决完生理需求,我又回头看了狼哥一眼,狼哥在假寐,果然没把卑微的我放在眼里。
  暂时保住狗脸的我乐呵呵的找了块干净的地方趴下,趁狼哥睡觉,偷偷打量他。
  狼哥长得可真是的高大威猛啊,狼哥虽然一直卧着,但从那健壮的四肢、厚实的背肌就可以看出这一定是一匹厉害的狼。
  狼哥的毛发也很漂亮,全身多为棕黄色,体背及体侧长毛尖多为黑色,额部耳廓及背中央毛色较暗,腹部及四肢内侧呈灰白色。
  原来不是只有通身雪白才是漂亮的。
  我低头看了看灰不溜秋的自己,算了,还是看狼哥吧。
  ……
  还没等我看够,我那杀千刀的“主人”来了。
  他提着把抢,向我走来。
  不是吧,这是要杀了我喂狼?
  我有些傻眼,还没想好是示弱还是拼死一搏,眼前便窜出一道黑影。
  带着嘶吼与不甘,狼哥扑向了“主人”。
  然后,枪响了。
  我眼睁睁看着狼哥从半空摔落,倒在地上没了声响。
  ……
  “主人”才是真狼人!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6:
  狼哥都倒了,我更是不敢嚣张,夹着尾巴、伏下-身子、低头朝“主人”呜呜叫着,眼里都是讨好与服从。
  “主人”只看了我一眼,就收回目光走到狼哥面前蹲下,从身后的人手里接过一个箱子,开始摆弄一动不动的狼哥。
  “主人”拿出一管药剂注射-进了狼哥身体里,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营养剂。
  拔掉空了的针管,“主人”和另一个人一起将狼哥翻了个身,露出雪白……不是,伤害累累的腹部!
  狼哥那一肚子撕裂的伤口看的我心惊胆战。
  大块大块的皮肉连同毛发一同消失,只留下一片快要腐烂的伤口。
  处理完腹部,“主人”又小心挪动狼哥的后腿,后腿跟靠近腹部的地方又是一片糜烂的伤口,好像是肌肉被咬掉了一块。
  我想不明白,刚刚狼哥是怎么用那个血肉模糊的腹部发力,又如何用那个肌肉都不健全的后腿腾空去扑向“主人”的。
  狼哥才是真狼!
  我瞪圆了眼睛,趴在笼子里呆呆的看着,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后背一阵发凉。
  如果狼哥身上没有伤,那我的爪子还能完好无损的收回来吗?
  ……
  ……
  小土狗的悲惨生活7
  “主人”又走了,临走前和另一个人一起把狼哥搬回了老地方——我的面前,然后给我的笼子开了锁。
  开!了!锁!
  what?
  做啥子?
  要我狗命吗!
  别这么拐弯抹角,给我也来一枪好不好?
  我哆哆嗦嗦的伸出前爪把敞开的笼门拉上了,假装并没有那把锁。
  天知地知我知“主人”知,狼哥不……
  我抬头对上了狼哥视线……狼哥也知……
  爪子一抖,门又开了。
  我靠,狼哥咋跟没事狼一样,不是中枪了吗,这目光咋还炯炯有神的?
  我当时还不知道有一种枪叫麻醉枪。
  在狼哥凶狠目光的恐吓下,我颤颤巍巍的从笼子里挪了出来。
  听说狼最喜欢被拥戴和臣服,狼哥可能觉得我在笼子里表达臣服,态度不够端正。
  我努力克制住颤抖,“心甘情愿”的趴在狼哥面前,“呜呜”叫了两声,又用满含钦佩与敬爱的目光看向它。
  狼哥眼神更加凶狠了,还带着点嫌弃?
  一定是我看错了。
  我灰头灰脑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狼哥的左爪。
  狼哥眼神有些乱,眉头蹙了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