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毒奶了影帝后发现我竟是白月光[娱乐圈]——见机行事的剑

时间:2019-08-29 09:33:17  作者:见机行事的剑

   《毒奶了影帝后发现我竟是白月光[娱乐圈]》作者:见机行事的剑

 
  文案一:
  雷浮潮和萧凭合作过多部电影、在地下室同住过、撑同一把伞遭遇过街拍、据传连接戏也是优先考虑一起,积攒了一批CP粉。
  后来他们闹翻,依然有CP粉陷在坑底,泪流满面,爬不出去。
  两人微博删关,几年毫无互动,热圈变成了冷圈。但该冷圈依然有两盏明灯存在。
  明灯A是个不停爆料陈年旧糖的微博小号,不过很奇怪,这小号知道得好像太多了。
  明灯B是个剪遍双方所有角色的剪刀手,高产且甜,不过很奇怪,这个剪刀手似乎掌握着其中几部片子从未对外公布的删减片段。
  直到有一天,大家发现,原来明灯AB分别就是雷浮潮和萧凭两个正主本人。
 
  文案二:
  萧凭,一个黑料缠身的过气毒奶演员。
  他咒谁谁发,夸谁谁翻,文可助粉丝脱团,武可送票房飞升,微博下常年流连着苦等大仙一开尊口的网友。
  据统计,他至少以一己之力奶真了15、6对本来没希望成真的CP,包括3对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拉郎。
  他惟一没奶中的就是他自己和雷浮潮。
  直到他反复将“我和雷浮潮不是真的”这句话念叨了十几遍后……
  还是没奶中。
  但雷浮潮终于听见了。
  雷总监告诉他:“别奶了,这事我来办比较快。”
  狂剪自己CP,十项全能闷骚病弱前影帝攻X披马甲嗑自己CP,心机小甜甜天才演员受。
  主攻雷浮潮攻,攻受都不傲娇,有误会。实际互宠,相看两无言的时候也互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雷浮潮,萧凭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来了。.
  刷新出来了。
  雷浮潮从下午五点钟一直等到晚上八点钟,微博博主“想你的夜”终于出现了。一如既往,她先发了一条微博做出预告。
  @想你的夜:“终于下课啦!和平时一样,等一下会放三条冷门旧糖的爆料,嘿嘿。今天不算太累,而且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所以额外奉送一条萧凭的路边采访。让大家久等了!”
  刷出这条微博以后,雷浮潮又按了一次F5刷新键,看到@想你的夜这条微博底下的评论区里很快涌入了一大群嗑CP难民。
  有上来直接土拨鼠尖叫的:“啊啊啊啊啊啊爆料!啊啊啊啊我死了!我现场表演一个泪如雨下!!”
  有冷静询问博主旧糖库容量的:“夜夜,你到底还有多少存货啊,不能一次多放点,让我们开心开心吗?其实刀子也可以!玻璃渣也可以!”
  这条评论想你的夜回复了,口气很无奈:“刀子不可以,玻璃渣不可以,我萌的是全甜HE(精神胜利.jpg)!小姐姐,你也知道,雷萧已经BE绝交了啊,一口气放出来以后我们的日子怎么过?不过实话说,存货也真的是不多了1551。”
  于是也有人日经感慨:“不科学啊,当初那么真那么甜,怎么还是会老死不相往来呢?唉,RPS每天要我狗命。”
  想你的夜又回复她道:“别说和解了,雷哥干脆连戏都不演了,何苦呢……”
  对方爆哭附和:“就是啊,到底有什么梁子,多大的坎,什么时候会有知情人出来透露透露?X10X年了我还在为我当年误入的CP猛男落泪。”
  雷浮潮喝了一口热茶,看了看表,也投身加入了评论大军。
  @凭风破浪会有时:“QaQ夜夜,今天心情很不好,求多发糖。”
  想你的夜很快就回复了他。
  @想你的夜:“好的太太!我是吃着太太剪的糖长大的,这就追加几条!”
  和“想你的夜”地位差不多,“凭风破浪会有时”这个账号,实际上是该CP圈有名的剪刀手,嗑雷萧CP嗑得久嗑得多的人,几乎都认识它。像“想你的夜”这种从好几年前就开始兢兢业业每日整理更新CP糖梗的专营博主,更不例外。
  这两个账号,就是演员雷浮潮X演员萧凭此CP圈的续命明灯,五年以来,产出不辍,任凭两位正主如何对面扭头,逼走多少CP粉,他们俩永不气馁脱坑。
  是的,其中那个剪刀手“凭风破浪会有时”就是雷浮潮本人。
  他嗑他自己。
  不过因为心虚和难免担心万一掉马的后果,雷浮潮选择把它伪装成了一个女号。.提防暴露,连说话的口吻也调整过了。
  目前所有人都认为凭风破浪的皮下是个妹子。
  想你的夜回复完那一条“加码”,层中呼啦跟来一大堆同样等待续命的CP粉排队“感谢太太~”、“感谢破浪小姐姐!”,雷浮潮便没有回复了,安静地等着想你的夜放料。
  等待途中,他还打了盘游戏,放下手机时,料总算是正式刷出来了。
  想你的夜很给他面子,尽管说着“存货已经不多了”,这时候还是一口气把原计划要放的货乘了一倍,连发了七条微博。
  CP粉眼中的糖常常很散碎,迫不得已时,双方多看彼此一眼都可能算成是糖,但雷浮潮和他们一样,根本不介意。
  有糖吃就行了。
  想你的夜这七条微博中,前六条都是一些对话体似的东西,更甚者有些干脆是采用双引号加第一人称的格式发布的,乍看起来仿佛当事人自己在追忆叙述往事。
  譬如说今晚的第一条:“大约是在认识的第二年吧,有一天晚上我跟雷浮潮一起用光了出租房里备的所有洗发水,半夜里匆匆出门去买,结果被风一吹,回来时我特别精神、睡不着了,雷哥虽然很困,但硬是陪我醒了一宿聊了一宿,哈哈。”
  或者第三条:“萧凭:‘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已经不喜欢蓝色了,现在喜欢黑色。偏偏那天是他生日,害得我赶紧玩命抽出时间去换了一套黑衣服,差点放他鸽子。’主持人:‘(大笑)有这么重要吗?’萧凭:‘应该有的,我希望这种日子他留意去看的每一样东西都特别顺他的意,尤其是我。’”
  ……
  想你的夜似乎本质上是萧凭粉,对萧凭视角的信息掌握得更多,据说这些边边角角根本没人听过的糖都是她从各种不知名小访谈里抠出来的,大部分连雷浮潮都没见过。
  但这些事情本身,雷浮潮尚且回忆得起来,事到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萧凭那时的心理活动,他不禁叹了口气。
  覆水难收。
  多说无益。
  评论区蹲等发粮的CP粉们已经飞快地嗑得神志不清了,统一是一边喊着好甜好甜,一边暴风哭泣。
  沉思一下,雷浮潮决定也回几句什么,显得合群一点。
  因此,@凭风破浪会有时:“啊我死了,神仙CP!”
  同一时间,想你的夜发完了今晚要发的所有内容,掉回头来询问凭风破浪会有时:“怎么啦?破浪太太你心情为什么不好?”
  雷浮潮一口气叹到最末,打字回她:“QaQ没事,工作上的一点小麻烦罢了。”想了想又问:“倒不如聊聊你今天下了什么大决定?”
  想你的夜一反常态,显得心情不错。要知道,平时每天发完这些旧料之后,她自己也是一派意难平的。雷浮潮实在好奇,就问了一句。
  想你的夜答复得很快:“终于下定决心要去追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人啦!!”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喜事。
  雷浮潮认真恭喜鼓励了她几句,迟疑半晌,没点开第七条微博上传的萧凭路边访谈视频,就松开了握鼠标的手。
  烟盒里的烟只剩一根了。
  还是留下来一条,回来再看吧。
  这么一打算,雷浮潮放开电脑,起身披了件衣服,准备出门。
  外头正在下雨,S市的冬天雪不多,冬雨入了夜可够要人命的。为了防备这鬼天气,雷浮潮仔仔细细穿了好几件厚衣服,系上围巾戴上皮手套,才肯动身迈步下楼。
  走出单元门,他撑开伞拿一只手举着,另外一只手熟练地择烟点火,偏头吐了口烟气,观察风向。
  四周黑夜茫茫,公寓楼下头离单元门最近的那盏小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一整排光柱中,惟独它不亮。
  雷浮潮没有一下子观察出今天的风向来,倒是一眼看见了那盏不亮了的路灯灯柱底下蹲着一个没打伞的人。
  挺惨,看着都冷。不过既然不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连躲也不躲一下雨,他也不好贸然置喙。
  雷浮潮顾自抽了两口烟,准备走过那个人。
  就在擦肩而过的瞬间,那个不躲雨不打伞的神经病忽然开口了,叫住他道:“雷哥。”
  这道声音很耳熟。
  雷浮潮在现实生活中暌违它已久了,但在网络上还是天天会听见的。
  雷浮潮一下子怔住了,猛然回头。
  然后果然看见了萧凭。
  “雷哥,好久不见。”萧凭说。
  四五年不见,萧凭好像瘦了一点,眼睛还是很亮,在这样的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最初他就是凭借这双眼睛被一位名导在马路上选中的。
  表情嘛,与当初一样可怜兮兮,像只新近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
  定了定神,雷浮潮看准萧凭其实穿了一身黑羽绒服,不过论挡雨那是远远不够的。
  很明显地,他们两个之间确实有梁子,有绕不过去的坎,连粉丝都猜得出来。
  可鬼使神差,大概是因为刚刚嗑过想你的夜发布出来的采访言论的缘故,雷浮潮不禁着眼看了看萧凭身上那件黑羽绒服。
  他记得萧凭喜欢的所有颜色都是浅色,尤其在冬天——过去他总嫌冬天闷冷,更是习惯在这种时节穿颜色浅亮的衣服鼓动心情。
  两个人相对沉默了片刻,雷浮潮到底是眉头一皱,把伞往萧凭头上让了让,语气生疏地问:“怎么回事?你干吗在这淋雨?”
  “你住这?”萧凭反问,说着抬头仰望了一眼公寓楼,“我不知道,我本来是想来这里求一个朋友帮忙的。”
  雷浮潮:“……”
  雷浮潮直觉没什么好事发生,重复问了一遍:“怎么回事?”
  萧凭埋下头,用胳膊抱住了膝盖,声音闷闷地透过冬夜的冷空气传过来:“我彻底没钱了,房东把我赶出来了,雨伞也用坏了。”
  ……一把雨伞,便宜的才十块钱。
  这画面,似曾相识。
  不是错觉,没错,十一年前他也是这么捡到离家出走投身娱乐圈的萧凭的。
  雷浮潮登时眼前一黑,再仔细观察萧凭,看来萧凭没撒谎,他背上背着一个运动包,右手边其实搁着一个滚轮大行李箱,手背上全是雨珠,皮肤冻得发红。
  “怎么不上楼去找你的朋友?”雷浮潮深吸了一口气,状若无意地说。
  “我在等他从超市回来接我,就约在这里,”萧凭一如既往,态度乖乖的,“等半个多小时了。”
  听到前半句雷浮潮刚打算把雨伞留给他,自己赶紧转身离开,听到后半句,不得不又站住了。
  行吧,看来也一如既往地傻。
  “没准他在超市里出事死了,”雷浮潮淡淡说道,“你报个警,跟我上楼吧。”
  没办法。原来重来一次,他照样没法放着萧凭不管。
  萧凭当然不会傻到真的报警了,听他这么说,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眼神,表情更可怜了。
  “谢谢雷哥。”萧凭站起身来,衣服上聚集的雨水啪嗒嗒掉了一片,“我,我再发条消息问问他。”
  要命,现在雷浮潮觉得他单纯得变本加厉了,心里一揪,又狠狠抽了几口瘸子烟,踩灭了。
  萧凭不碰烟,这事当初还是他管的,他不同意萧凭抽烟害身体。
  他重新打量了萧凭一遍,萧凭一脸严肃,正啪啪打字。打的内容似乎很简短,眨眼就结束了,那么应该是谴责。这点让雷浮潮有点欣慰。
  他当然没看到,萧凭手机页面上的消息是——@想你的夜回复@凭风破浪会有时:“我得手啦!”只看到萧凭神态落寞,挺高的个子,人一委屈活像只兔子似的。
  “走吧。”雷浮潮说。
  “好。”萧凭细声答应。
 
 
第2章 
  一模一样的人十一年前雷浮潮也捡过一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的关系稍微有点不一样了。----更新快,无防盗上.-*--
  这五年中雷浮潮搬过家,现在这个地址的这间房子,萧凭确实没曾来过。但他清楚雷浮潮绝大多数的细节习惯,尽管整体的布置已经改变了,还是能够如鱼得水。
  比如他清楚鞋柜中第几排拖鞋是待客用的那几双拖鞋。
  四双待客拖鞋大多是男式、暗色,只有一双是男式、黄色。萧凭最喜欢黄色,顺手选了这双。旁边换鞋的雷浮潮可能是毕竟一度和他生活过很多年,下意识没觉得他的轻车熟路有什么不妥。
  “去洗个澡,退退寒气。”雷浮潮只说,口气已经和缓了。
  萧凭心里一紧。
  他熟悉雷浮潮,知道雷浮潮其实不管在外怎么表现,骨子里是个心高气傲,不生气万事好说、生起气来脾气不小的男人。原本他的才能和履历也足够他傲的。
  他不怎么希望雷浮潮在还生他气的情况下对他态度“好转”,但又被催促一眼之后,只好先听话钻进浴室洗澡去了。
  浴室也是陌生的浴室,但萧凭拉开洗手台下方抽屉的第三格,轻轻松松从里面找到了可以装手机的防水袋和备用牙刷,又拉开最后一格,找到了一条备用毛巾。
  等等,不对劲。
  备用牙刷和备用毛巾的颜色都是柠檬黄的。
  萧凭微微一愣,跟着微微一乐。
  这可就很不对劲了。
  ·
  烟没买成,雷浮潮独自坐回电脑前晃了晃鼠标。电脑页面还停留在他出门之前察看的微博页面上,想你的夜一口气给他发了好几条消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