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代嫁有风险,二次需谨慎(古代架空)——青茶木

时间:2019-08-30 09:59:54  作者:青茶木

   《代嫁有风险,二次需谨慎》作者:青茶木

 
  文案:骂人贼溜受 VS 打人贼溜攻
  安戈有一个诨名——小夜叉
  他仗着自己一身的豹子胆,一面帮小姑娘代嫁,一面“拿”东西养家,结果有一次......没跑脱......
  “你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也是我的小夜叉。”
  食用指南:1、攻受先婚后爱(虽然婚约是攻争取来的)
  2、攻有位白月光(虽然很快就移情别恋爱小受了)
  3、前期甜爽酷炫,后期主CP仍旧甜蜜,副CP虐心,请谨慎食用
  4、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食用此文必看!!!作者本人是个无脑沙雕,食用过程被剧情苏到雷到,请看在作者已经没脑子的情况下放TA一条生路!
  不!许!骂!人!谁骂人谁就是小辣鸡!迟早被做成辣子鸡!哼!
  此文定位轻快甜向,杰克苏玛丽苏还小白,希望看这本书的人每天都一万个开心~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戈,方羿 ┃ 配角:封若书,霍邦,江仲远,云舒君,茯苓 ┃ 其它:逆袭,轻松,搞笑,小白
 
 
第1章 冒牌新娘(一)
  “就三文钱,不能再多了。”
  微胖的少年有模有样地环着胸,瞥了眼竹筒里活蹦乱跳的蛐蛐儿,端着不可一世的桀骜。他身上穿的虽不是权贵显宦家的丝绸,却也是上好南织棉布,尤其是小小年纪便长出来的圆肚皮,想来平日肉吃得不少,且家境优渥。
  “什么?!”
  对面的少年眼睛一横,厉声斥道。他一手拿竹筒,一手指着那胖公子,脸上糊满了泥巴,看不清容貌,反倒衬得一双眼睛格外凌厉,又道:
  “胖墩儿,你敢再说一遍?”
  他往前迈了一步,清瘦的身形看上去十分干练,但衣裳却破得像蜘蛛网,唯二的补丁针脚杂乱,由此可见,他并不是一个缝纫的能手。
  “你,你说我什么?”那胖公子最听不得人家说他胖,气得一跳。
  “我,我爹可是德高望重的许夫子,你这山野匹夫,怎可不分尊卑,我——”
  “——分你个头!”
  少年丝毫没顾及悬殊的身份,没待他说完便吼了回去,人家说话都是之乎者也,他都是劈头盖脸一阵骂:
  “小爷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买东西就得花钱,不买就滚,天王老子来了也翻不去这个理儿!”
  那胖公子的气焰被他的数落压去一头,声音弱了三分,找了个迂回的缘由,道:
  “你这蛐蛐儿本就不算好,有人买就不错了,要落到他人手里,三文钱都不愿出。”
  “不算好?”
  少年眼眸一虚,啪的扣上竹筒盖子,道:“那行,你既然看不上,我便去卖给你家管事的儿子,看你们明儿个斗蛐蛐儿,是你赢还是他赢。”
  胖公子一听慌了,忙拉住他,“别!你站住!”
  “撒开!”少年挣开对方的手,凌厉的眸子剜他一记眼刀。
  胖公子浑身一凛,想了想,商量道:“那这样好了,我加价,五文,五文总该够了吧?”
  “五文?”
  少年讶异,瞪圆了眼睛,“咱们之前可是说好的二十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威胁的声音宛如被烈火包裹的干柴,噼里啪啦,活泼且气势十足。
  胖公子急得跺脚,“你,你怎能欺负人?”
  少年眼珠子一瞪,将褴褛的袖子挽了挽,运势就要动手,“新鲜了,你买东西不给钱,倒成我欺负你了?”
  “你,你!”胖公子脸上的肉一横,失了对峙的耐性,哼道,“左右我就带了五文钱,你爱要不要。”
  少年浑然不怕,往前一迈,露出一股子狠戾,“好啊,你拿不出来,我就只好去问你老爹许夫子要了。他可是出了名的严父,不知道发现你背着他斗蛐蛐儿,会抽你几顿戒尺啊?”
  胖公子被吓得脸色泛青,佯凶道:“你,你敢!”
  少年狠狠一瞪,喝道:“你看我敢不敢!老子我连县太爷的房瓦都掀过,还怕你这毛没长齐的胖墩儿?”
  他把“胖墩儿”咬得尤其重。
  “你,我......我......”
  胖公子指指少年,又指指自己,来来去去好几回,终于还是妥协,掏出钱袋,“二十文就二十文,这点子小钱都计较,活该你穷一辈子!”
  少年眉眼一弯,扬了扬竹筒,里头的蛐蛐儿应景叫了两声。
  “可别,要是我哪日发达了,一定得回来关照关照你呢!”
  他那“关照”二字咬得十分清楚,听上去有股意味深长的意思。
  胖公子拿了竹筒,用力一哼,气冲冲走了。
  少年嘴角一勾,喃喃自语道:“小爷我可是出了名的‘小夜叉’,想讹我?等下辈子喽!”
  语罢,便潇洒转身,大摇大摆朝城外走去。夕阳已斜,橙红的余辉恰好洒了满城,将欢快的身影拉得老长。
  这少年,便是这篇故事的主角了。他的名字里只有一个“安”,城里城外,关系近的,都叫他“小安哥”,关系浅的,都叫他“小夜叉”。
  他没有亲故,还在襁褓里时便被扔在了山间,恰被一个好心樵夫捡到,免了被野狼叼去的命。
  樵夫心好,将他捡回去养着,自己光脚也要给他买鞋子。樵夫总在嘴里念叨:
  “这孩子来头大,是天上掉下来的凤凰,暂时落到平阳没处安身,我得好生养着,不能让凤凰遭罪。”
  他逢人便这样说,每次砍了柴卖给县城私塾里的夫子,夫子都纠正他:“落难到平阳的是老虎,是大虫,不是凤凰。”
  但樵夫偏执,无论夫子纠正多少回他就是不改。夫子说到后来便也不说了,由那个苦穷了一辈子的樵夫自己钻牛角尖。
  樵夫砍了一辈子柴,心善,但命不长,小安十二岁时他便撒手人寰。彼时起,小安就一个人过活。
  小安气力小,扛不动大捆的柴火,继承不了父业。于是开始另谋生路,比如县城里的公子时兴斗蛐蛐儿,他就帮忙去捉,有时候碰上大方的公子,赢了之后还会给他两个赏钱。今日这个胖公子无疑是最抠的一个,不过事实证明,小安不怕别人讹他,因为人前人后,都只有他讹别人的份儿。
  他大字不识一个,之乎者也的说辞更是念不明白。人家出口成章,他出口成脏。要谁跟他讲道理,他能把你说到排泔水的池水沟子里去。
  他只明白一件事——
  他不是老爹口中的“凤凰”,是“夜叉”。
  乡间的小径蜿蜒曲折,颜色还未加深的稗草已经长到小腿,走过时总会在裤腿扫过沙沙的声响。
  “小安哥,你会去当和尚吗?”秀儿背着一筐鹅儿草,仰着头问。
  小安咬着一根狗尾巴草,大摇大摆走在田垄上,惊愕道:“你听谁放的屁?老子以后是要讨媳妇儿的,谁要去当秃驴?”
  “但是,阿爹说了,没钱的男人都要去当和尚。”
  小安横了他一眼,“你阿爹说的话能有几句真的?当秃驴都什么好?又不能吃肉又不能讨媳妇儿,闷都得把我闷死!”
  秀儿笑弯了眼睛,拽住他的胳膊,“那你娶秀儿吧!好不好?”
  小安啧了一声,“不娶不娶。”
  秀儿脸上顿时笑意全无,“为什么?”
  “娶个媳妇儿回家天天管着,烦死了!”他挠了挠头发,觉得有些发痒,琢磨去哪儿偷几片皂角,到河里洗一洗。
  “你,你刚刚才说想娶媳妇,还因为想娶媳妇,所以才不想当和尚的。”
  小安前言不搭后语被逮个正着,眼珠子滴溜溜直转,想到一个圆回去的说法:“唉你这人怎么这么爱钻牛角尖?我现在不想讨还不行了?”
  秀儿又笑了,道:“那秀儿等,等小安哥想娶的那一天,秀儿就嫁给你!”
  小安从脚边的小溪里捧了两口水喝,“可别,你现在是嫁人的好时候,赶紧找个好人家才是正事。”
  “小安哥是不喜欢秀儿吗?”秀儿跟着他蹲下,揪着膝盖上的麻布衣料,神色颇为紧张,“那,那,那你可知道——”
  情窦初开的少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表露心意,便被一声妇人的叫唤打断:
  “——秀儿!秀儿——”
  小安源着声音一望,仿佛找到了救世主,“哟,你娘来喊你回去吃饭了,赶紧跟她回去。”
  妇人跌跌撞撞跑到二人面前,神色慌张,眼睛里已经装了泪水,“秀儿,这可如何是好啊!”
  秀儿一愣,抓住她的手问:“怎么了娘?你怎么哭了?别急别急,出什么事都有秀儿在,你慢慢说。”
  妇人用粗糙的手背抹去眼泪,道:“你爹,你爹他......”
  “阿爹又喝醉酒打人了?”
  “不是!”妇人的眼泪又唰地落下,痛心疾首,“你爹他把你卖给了县太爷作小妾,明日花轿就要来接人了!要不是今日媒婆来送嫁衣跟聘礼,我们到现在还被瞒在鼓里啊!”
  “什麻?!”小安惊得变了声,“那老王八都六十了还要讨小妾?”
  小安嫌记名字麻烦,喜欢给不同的人取外号。县太爷走路总是驼着背,又为老不尊,德不配位,小安便叫他“老王八”。
  秀儿听后,绝望得几乎快晕过去,“阿爹怎么可以这样狠心!我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妇人声泪俱下,“县太爷已经娶了十七个小妾,你要真嫁过去怎可能会有好日子过?这门亲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可是你爹他......他铁了心把你嫁过去,那县太爷给的十两定金,他全都在赌场败完了!”
  秀儿也急哭了,“这,这可如何是好?”她转而拉着小安的袖子,“小安哥,我该怎么办呀!我不要嫁给县太爷!你法子向来多,求求你,快给想个办法吧!”
  穷人家的女儿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学不了诗文考不了功名,这辈子图的就是嫁一个好人家,要是夫家好,自然是男耕女织,万千的甜蜜。要是夫家不好,妻妾成群三心二意,那便是羊羔子入了虎穴,这辈子就完了。
  小安瘪嘴,眉毛一抬,“再筹十两,把钱退回去不就成了?”
  妇人一听更着急,“可是咱们家所有的钱,不是被她爹买酒就是去逛赌坊,即便是砸锅卖铁,也不可能一晚上筹出十两啊!”
  秀儿着急不已,“小安哥,你有银子吗?”
  小安掏了掏腰包,倒出仅剩的一个铜板,摊在掌心伸过去,“喏,就一文。”
  方才卖蛐蛐儿的钱他都花了,这个铜板还是前几日攒下来的。
  秀儿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拽着小安的裤腿,哭得声嘶力竭:
  “小安哥,你救救我!我不想嫁给县太爷!救救我!救救我呀——”
  一阵风吹过,将溪边的青草压弯了几分,窸窸窣窣朝一边倒。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签约之后的
  第一篇文,请大家多多支持呀^ω^
  ps:此文定位是小白欢脱,如果有逻辑硬伤,不阔以较真哦~~~
  谁要是较真,我就,就……也反驳不了你(ー_ー)!!……………
 
 
第2章 冒牌新娘(二)
  县太爷本名徐重德,老牛吃嫩草是出了名的。他娶小妾,是城里不怎么稀奇的事情,几乎每年都有新娘子哭哭啼啼被花轿抬进县府。久而久之的,看客也都看习惯了,只不过茶前饭后,又多了个谈资罢了。
  当然,即便是习惯了,也还是得装出一副喜气洋洋的精神气,去登门道贺,趁此走走关系。故而每次婚宴,县府总是“人满为患”。
  徐重德虽说为人好色,一把年纪总想着娶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但他出手阔绰,给媒婆轿夫的打赏都还不错。故而,总有人乐此不疲地替他找寻下一个小妾。
  秀儿一早便被抬进县府,端端正正坐在喜床边上,盖头遮得严实,不敢动弹分毫。正午刚过,徐重德招呼过一群闲客,多喝了几杯酒。酒水浇得他**中烧,便在下人搀扶下,跌跌撞撞推开洞房的门。
  媒婆挥着手帕便过来了,一边扭着腰杆一边低声提醒:“大人,这吉时还没到,照规矩说,还不能圆房。”
  徐重德一张脸红得跟猴屁股无异,扯开嘴笑了笑,后沉下脸盯着媒婆,严肃道:“在永安县,本官就是规矩!”
  媒婆知道说错了话,连忙赔笑道:“是,大人说的是。那,那老身这就退下。”
  几个下人急忙忙退下,媒婆见那徐重德**熏心的样子,知道房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叫守门的丫头也一并下去,“洞房花烛,待会儿你们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进去。不然打搅了大人的美事,有你们受的!”
  两个丫头连连点头,“多谢婆婆提醒!”
  房中,徐重德驮着背,歪歪倒倒朝秀儿走去。在她腿边缓缓蹲下,拉起她交叠放在小腹前的手,一面细细揉搓,一面色眯眯道:“哎哟秀儿啊,你嫁给本官,那可是你祖上烧高香修来的福气啊!你放心,你到府上来,本官一定给你吃好的,穿好的,半点儿委屈也不让你受。”
  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肉麻话,见秀儿并不反抗,只是脊背挺直地坐着。不像往常那些女子,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寻死觅活。
  心中大喜,两手逐渐不安分,顺着秀儿的手腕开始往上抚摸,掀开衣袖,看到小臂上指头大小的守宫砂,更是欢快不已。
  “秀儿啊!本官就知道你是清清白白的黄花闺女,别怕啊,本官待会儿肯定轻......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