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赤G】让他坠落(名侦探柯南同人)——鼠尾草

时间:2019-08-31 08:52:24  作者:鼠尾草

   《(名侦探柯南同人)【赤G】让他坠落》作者:鼠尾草

 
  Summary:
  Gin又一次站在这个天台上眺望夜晚的东京。
  而赤井突然发现自己向前走了一步,并伸出一只手,来预防,来保护。
  然后他停下来,觉得愚蠢。
  Gin并没有靠近天台的任何一个边缘,他没有任何危险。
  那赤井为什么感到Gin有坠落的危险?
 
 
第一章 
  “你来送我?”
  “这样比较安全。”
  “我以为我的态度足够诚意?”
  “所以我只送到这里。”
  Gin嘴角耷拉着露出一个笑容,看了看面前的监狱大门,耸肩道:“允许我留着短发?”金色短发堪堪搭在颈后,前额柔软的垂着几缕发丝。
  “你可以感谢我,也可以要求换成板寸。”赤井点上一只烟,心不在焉的叼着。
  “我选择跟你道别,探员。”Gin后退几步回过身子,任由几名看押人员把自己带进去。
  赤井看着他的身影没入那深不见底的地狱后,才神色郁郁地离去。
  朱蒂干练地拿着一打文件走过来:“新的活儿,秀一。”她把文件递到赤井面前,镜片后的蓝眼睛笑意盈盈。
  赤井接过,漫不经心的翻着看了几页,一件无足轻重的案件,他淡淡道:“詹姆斯有制定对Gin的沟通计划了吗?”他的措辞十分讲究。
  “詹姆斯?”朱蒂诧异的看着他,“他没告诉你吗?”
  “什么?”赤井疑惑。他的余光又捕捉到了稍选些之外一个西装革履的身影,职业,同类,但陌生。“那个人是谁?”
  “谁?”朱蒂好奇的看过去,身影已经离开了视野,于是她只好又回到刚才的话题,“詹姆斯回美国了——上面的调令。有新的上司会来…怎么,你们还没见过面吗?”
  赤井皱眉:“那组织呢?Gin现在在日本最严格的监狱,Vermouth自愿做污点证人,很多事情要做,结果突然把詹姆斯调走?”他拿起那叠文件,“这是让我也远离组织的案件吗?”
  朱蒂担忧的看着他。
  “我会和詹姆斯谈谈。”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夜晚。Gin走进餐厅时这么想。
  他不常进监狱。起码不是作为犯人进监狱。
  这个监狱并不寻常。它不是全日本最好的,而是最严格的,社会需要它来关住那些穷凶极恶的人。
  Gin客气的拒绝了卖相一言难尽的意大利面和蔬菜汤,最后选择了一颗橘子。看在这是他在监狱的第一顿晚餐的份上,他决定对自己好一点——
  当他不想吃什么的时候,就不吃。
  他悠闲的剥橘子,酸甜的芳香让他觉得舒适一些。比如,缓解些许那数道目光钉在背后的灼烧感。
  夜晚虽然会漫长,但可能并不长到能够让他吃完一颗橘子。
  争吵声开始得突兀,随之而来的是殴打,求饶,与咒骂。是和他同一批进来这里的倒霉鬼。Gin想,还有一半橘子。
  他的身体直觉快过脑子,几乎是在起身闪开的瞬间,经历了痛殴的可怜人被整个扔进Gin前一秒坐着的位子。
  “Pretty face,你找好自己的主人了吗?”始作俑者踱着深不可测的步伐,慢慢走近Gin,嘴角因为神经质而扯起一个令人胆寒的笑容。一个充满血腥气与暴戾的男人。
  Gin连身形都没有动一下,他只是轻轻蹙眉,这甚至让他的神情带着点儿无辜。他深知自己成了整个餐厅的节目,大家都等着看自己如何变成无法挣扎的猎物。
  “我以为,在这儿应该不兴主人之类的游戏?”
  男人果然一副被冒犯的样子,他冷笑道:“那我就负责教你…如何取悦你的主人。”
  然后Gin听到了起哄的声音。
  人生中从未有过的体验让他觉得十分新鲜。Gin终于把手里的另一半橘子放回桌子,轻飘飘道:“希望我们的课程不会引来太多狱警。”
  赤井接到监狱紧急来电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十二分,而这距离他真正睡下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在十一月下旬的半夜冷着一张脸爬出被窝,沉默地穿上大衣,即将出门时,又回到卧室拿上一个小巧轻便的急救盒。
  负责人面色不善的交代了几句情况:“这才第一天。赤井先生,管好你的人。”
  “我会的。现在带我去看他。”
  赤井走进接待室,看到了Gin嘴角和眉骨上的血痂和裂口。他转头对负责人道:“我的人也受伤了。”
  负责人的白眼掷地有声:“而我方必须要承担他造成的五个人的医药费,我必须告诉你,那不便宜。”
  赤井这才露出他把Gin送到监狱后的第一个微笑:“那我只好替他…向你们道歉了。现在我想单独跟他谈谈。”
  “注意时间。”负责人言简意赅,随后就给二人留出了充足的空间。
  “你就一刻也不会让我清闲是吧?”赤井走过去,从急救盒中拿出一条创可贴,附在受伤的眉骨上。
  “而你一定要我变得滑稽?”Gin不太满意创可贴。
  赤井回到他的位子上,和金发男人面对面。“说说,你是如何在监狱里树立权威的?”
  Gin摊手:“有人要给我上一堂‘如何在监狱生存’的课,我很想拒绝,但他恳切又真诚。我就同意了。”
  “于是你把人送进了医院?”
  “我向来听课认真。”
  赤井因为这幽默感而挑眉。
  但有人突然打破了这个奇妙的氛围。门被毫不犹豫地推开。
  “我以为我说过单独谈谈?”赤井歪头看向门口,接着他的眼神变得深究。西装革履,职业,同类,陌生——那个白天在他余光中停留仅几秒的身影。
  那人同样气定神闲:“是的,赤井君。但作为你的上司,我有资格看看你们的小秘密。”他友好地向赤井伸出手,“阿诺·莫雷尔斯。久仰你的大名。”
  赤井没让那只手等太久,他握上去,嘴上说的却不是那么回事:“当我们彼此介绍完后,也许您可以回家休息,已经很晚了。”
  “可你的专属犯人搞出的动静让我睡意全无。”阿诺毫不介意赤井的不客气。
  “如果是詹姆斯,他会放心让我单独处理的。”赤井站起身,与他平视。
  阿诺道:“我不是詹姆斯,我是他的继任者。”
  “那您更应该像詹姆斯学习一点东西,他是个优秀的管理者。”
  “看起来你真的迫不及待和他……”阿诺的视线在Gin脸上的创可贴巡视一圈,“单独谈谈了。”他见好就收,“很高兴和你共事,王牌探员。”说着抬脚便走。
  手搭上门把的一刻,他又十分刻意的走回去,故意弯下腰看着Gin,道:“也很高兴认识你,Gin。”然后直起身,真的离开,并用心关上门。
  Gin若有所思道:“职场危机,嗯?”
  赤井整理着大衣也准备离开:“不要再惹是生非。”
  “为什么不再多问问我?也许你可以给你的新上司拿个新成绩,‘从Gin的嘴里套出大新闻’,你会得到赏识的。”Gin舒展着四肢,道,“为了我们的旧交情,我愿意为了你的业绩保留一些机密。”
  “我会先问问Vermouth。”赤井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让一个热衷秘密的女人遭受24小时监视,会被讨厌的。”
  “那我只能祝你们早日习惯。”
  他走出几步,又道:“我想过很多让你伏法的方案,针对每一个细节和突发事件的后备计划填满三个文件柜,凭着我对你的了解。只是不包括这个。”他看向Gin,“你自己过来的,好像其他终于知错悔改的犯人。”
  “可能你对我了解的不够?”
  “可能我只是对给你下命令的组织BOSS了解不够。”他说着,打开门就此离开。
  TBC
 
 
第二章 
  审讯的宇宙定律是不由分说先打一顿,Gin很开心自己不用获得这份殊荣。
  他被丢进监狱一个星期后,才在某天清晨得到了传唤审讯。虽然Gin自认为十分配合,但似乎审讯人员不这么觉得。
  这是审讯的第四天。双方都很有耐心。
  朱蒂随手翻了翻前几日的审讯资料,道:“既然你不配合,那我们重新开始。”
  Gin耸肩,搭在桌子上的双手乖巧的拷着。
  “为什么自首?”
  “组织希望能割掉一些负担,这样离开日本东山再起会更加容易。”
  “为什么你没有跟着一起走?”
  “我没有被允许。”
  “那你也可以逃跑,自己一个人。以我对你的了解,这并不难。”
  “听起来好像你们并不开心我自首?”
  “疑点太多,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不要转移话题,你一定知道组织幕后老板的去向。”
  同样的问题被问了四天。
  Gin歪头挑眉:“我不知道。”他的表情很细致,是精心练习过的,即便是朱蒂也觉得Gin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组织BOSS的真正去向,但就是那种“精心练习”的状态让她不肯掉以轻心。
  朱蒂道:“我可以不停的问你这个问题。”
  “你是没别的事情可做吗?”Gin的态度轻松,甚至友好。
  朱蒂看样子也不生气,她整理着资料,看上去是打算从另一个角度聊天。
  然后门被推开。
  “辛苦了,朱蒂。”阿诺走进来,脸上挂着奇妙的微笑——不如说阿诺本身就有着奇妙的气质。
  “没什么,长官。”朱蒂礼貌回应。她不清楚这个新任长官突然到访的目的。
  Gin眨眨眼睛,他的余光看到了旁边的玻璃,他知道大概每次审讯赤井秀一都会在那扇玻璃后面,能看得见自己,自己却看不到玻璃后面的人。
  阿诺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证物袋,轻声说:“我得到了一些东西…有些困惑,于是来找Gin,寻求一些建议。”
  现在朱蒂的表情也有些困惑。
  证物袋里装着一枚子弹。子弹很特别,上面刻着繁杂的花纹,非常具有个人特征。
  “是你的吗?Gin。”阿诺带着手套拿出子弹,凑到Gin面前。
  Gin爽快承认:“我的。”
  “上面的花纹,你刻的吗?还是组织里批量生产,高层人员都用这个?”阿诺在手心里玩儿着那颗子弹,莫名看着有些神经质,“我能理解,你们可能需要一些标志物来表现与众不同……”
  Gin打断他:“我说了这是我的。”
  “好手艺。”阿诺称赞道。又问,“两年前的圣诞节,你去过帝丹高中附近吗?”
  “有街道摄像头。”
  “摄像头整修,正好没有那几天的记录。”阿诺把子弹放回证物袋,语气带着引诱,“也许你记不起来,我帮帮你。两年前的圣诞节夜晚,你来到帝丹高中附近,也许是心情不好,或者找乐子,你选中一个年轻人,然后‘砰’!你开枪了。枪法很准,正中眉心,现场什么痕迹都没有,只有一颗子弹。”
  他提起那个证物带,左右晃了晃。
  朱蒂并不记得Gin的罪行里还有这么一条,她不明白阿诺·莫雷尔斯的意图。看起来就像真有什么比组织到底跑哪去了更重要的问题。
  Gin看着阿诺的表情就好像阿诺正在七窍流血,他调整了一下坐姿,道:“我没有记录死在我手里的人的癖好,但我目前并没有在街上随便选中一个人给他一枪的习惯。”
  “也许,你该好好想想?现场有一枚子弹刻着独属于你的花纹,它怎么会在那里然后穿透了某个人的脑子?”阿诺不紧不慢问道。
  Gin真的闭上了嘴。他当然没有印象在随便哪个地方随便选一个人进行开枪训练,也不认为这种子弹全世界还有第二家。罪行多了也就不算多,阿诺没有理由让他再多一个毫无意义的罪状。
  “我给你时间,但时间不会太多。”阿诺凑近他,堂而皇之闯入了Gin的安全距离。
  Gin几乎闻到了他身上湿冷的气息。
  然后他站起身,又想起什么的说:“当然,组织去向也很重要,你最好一起交代给我。下次审讯,我会认真和你谈谈。”
  朱蒂皱着眉:“两年前的圣诞夜?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赤井煮好咖啡倒出一杯,递过去:“这不重要。昨晚我和詹姆斯通了话。”
  朱蒂眼睛亮起来,喝了一大口咖啡,烫得两眼通红,还坚持不懈的瞪着赤井,等他下一句。
  “詹姆斯在美国受到了监视,虽然是形式上的监视,但这说明了一些问题。”
  “监视?詹姆斯长官在日本的主要工作就是铲除组织这条线。”
  “所以,有两个方向。一是组织的问题,二是FBI内部的问题。詹姆斯让我们不要再插手组织的事,到此为止。”
  朱蒂沉默好一会儿,像是终于把脑子里断开的线搭上:“我们不被信任?”
  “只是在组织的问题上,我们不被信任。”赤井善意的纠正了她的说法。
  朱蒂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受伤。
  赤井有点想安慰她,舌头在口腔跳了跳,还是没出声。如果是来自FBI内部的不信任,那问题只能出在做过卧底的自己。
  他本以为Gin和Vermouth的自投罗网是组织布下的烟雾弹,而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在向不可知的未来脱轨,事情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