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综武侠]天命青书(综同人)——若叶紫樱

时间:2019-09-01 15:19:34  作者:若叶紫樱

   《[综武侠]天命青书》作者:若叶紫樱

  文案:一场阴谋陷阱,让高高在上的青书尊者陷入围攻形神俱伤,危急时刻为师兄所救,脱出修真界前往尘世疗伤避祸。
  然而明明是来修养的,却接二连三遇到麻烦缠身,凡人……都是这么闲的吗?
  尤其是某人。
  “你我所持之道不同,不若就此别过。”
  “可青书,我道在心,心在你处。”
  焉能别过?
  1V1综武侠,主受,CP城主,苏爽无虐甜甜甜!
  内容标签: 武侠 灵魂转换 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青书 ┃ 配角:叶孤城 ┃ 其它:综武侠,修真者穿越宋青书
 
 
第1章 
  天命大世界,大陆极北。
  此处已是临近修真界与暝湮魔渊边界,入目的景色愈发荒芜广漠,百里不见人烟。
  却说这日,这素来杳无人踪的极北之地天空中竟接连闪过了数道流光,正是有修仙者驾着飞行法器破空而过。
  “萧河道友,不能再让那青书尊者往前逃了。”
  疾穿于云间的飞舟之上,枯斋道人单手拈须,眉心有些微蹙。
  “再往前就是落雁峰了。”
  落雁峰峰顶布有传送法阵,只需一块上品灵石,任何人皆可通过法阵自由进行传送,今日若是让那青书尊者通过传送阵走脱,他们之前做下的种种皆将前功尽弃不说,更是极有可能因事情败露,而遭到青书尊者师门不计成本的报复。
  这让冒了天大的风险加入此次围杀青书尊者行动的枯斋道人如何能不心急?
  “道友莫急。”
  被称作萧河,做中年文士打扮的修士闻得同伴之言却是自信一笑,示意围在他身边的众人去看前面那道正被他们紧追不舍的剑光:
  “诸位道友且看。托墓老的福,那青书尊者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他话音刚落,那本来如流星追月般飞遁向前的剑光猛地一滞,接着,竟像失线的风筝一般,径直从高空坠落了下去!
  舟上众人见状纷纷面露喜色,那飞舟也紧随着剑光直飞向下。
  离得近了,越发能看清地面上仗剑而立的那道白色身影。
  多日以来连番不断的追袭已然让他不复曾经的朗朗风华,然而即便是残破了法袍凌乱了发冠,这白衣青年模样的修士却依然丝毫不显狼狈。
  飞舟甫一接近,他便抬眼冷冷望来,那一双凤目寒如星月,直看得人心底发颤。
  率先下了飞舟的萧河见状抚须一笑。
  “青书道友,如今你保命手段尽出,身上所带的符箓与秘宝,恐怕也已将耗尽。且不说你为墓老那法门所伤,真元调动迟缓,实力已然折损了大半,便是你未曾受伤,萧某与诸位道友联手,也未尝奈何不了道友你。”
  迎着青书尊者冰冷的目光,萧河笑容儒雅,好言好语地相劝。
  “是以依萧某之见,道友何不放弃那无谓的抵抗,也为自己留个最后的体面?”
  这话说的诛心!
  然而青书尊者面上的表情却分毫未变。
  “要么战,要么死,废话一堆。”
  此言一出,萧河尚未有所反应,围拢在他身边的众修士便先怒了!
  “萧前辈!还和他废话什么!诸位道友联手,让这天才也尝尝落败的滋味儿!”
  “木小子这话有理。萧道友,既然青书尊者这般不识好歹,道友也不必再费心苦劝,大家凭实力说话便是。”
  “极是!极是!”
  众人纷纷道。
  宋青书冷眼看着他们做出这一副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凭实力说话?
  若不是他被偷袭身负重伤,真元力流转凝滞,这些人也配在他面前提什么实力?
  而提到偷袭……
  宋青书眸光微冷。
  萧河……萧河!
  他与萧河相识近四百年,彼此引为挚友,此次受萧河相请,助他一探上古大能遗府。
  却不想探遗府是假,萧河率人围杀他才是真!
  宋青书自问与萧河之间相交坦坦荡荡,四百年间,从未生出龃龉。
  若非今日萧河先是引得他的注意使墓老人在背后偷袭,后又趁他重伤之际率众修士穷追不舍,势要取他性命,宋青书当真还不知道,对方竟对自己恨到了如此地步!
  他强压下喉头几欲喷出的一口腥甜。
  人群中央的萧河也恰在此时稍一抬手,压下身周众修士异口同声的请愿。
  “我与青书道友相交于微末,四百年间,道友待我如何,萧某心中有数。今日陷道友于危难,故非萧某心中所愿,然墓老以转生盘为赠,道友也知对我这一介散修,那物不啻另一条性命,故而道友……还是安心上路吧。”
  言罢,对早已跃跃欲试的一众修士再不拘束,萧河后退丈余,表明自己虽不会对宋青书出手,然也不会阻拦其他人的立场。
  以枯斋道人为首的众人见状,不由得齐齐面露喜色。
  ——萧河这是摆明不会与他们争功了。
  既如此,谁能拿下青书尊者,换得墨老人承诺的那份谢礼,可就各凭本事了。
  摒下心中陡然升起的欲念,众人默契地分散开来,将宋青书围在了当中。
  宋青书冷冷一笑。
  萧河此前所言不虚,他身上的符箓秘宝等物,的确在抵御追击的过程中被散了个干干净净。
  真元运转不灵,难以驾驭本命法宝,术法神通也是施展不出。
  可即便如此。
  他宋青书便会坐以待毙么?
  萧河与他召集的这群乌合之众,未免也太看轻了他!
  宋青书敛目掩去眸中思绪。
  小心翼翼向他围拢而来的众人见他伫立不动,皆以为他已是强弩之末,连最后挣扎反抗的力量也无,不由纷纷喜上眉梢。
  眼见包围圈越来越小,宋青书却仍是毫无动静,便是枯斋道人这样生性谨慎的修士,也忍不住面露一丝得色。
  然而就在此时!
  宋青书忽地抬眼,对正对他的枯斋道人微微一笑……
  “不好!”
  枯斋道人直觉不妥,待看清宋青书眼中淡淡的诮意,方觉出他的打算——
  “诸位道友小心!他要……”
  ——自爆!
  “轰!”的一声巨响!枯斋道人未尽的话语被一片爆裂的轰鸣声与伴之而起的刺目白光整个吞没。
  等到鸣声渐止光芒尽消,方圆数十里山地丘陵竟被生生夷为了平地!
  而在这片新生的空地中央,四处散落着损毁的护身法宝残片,然而它们的主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连一根发丝也再找不见……
  北地沁骨的寒风静静吹拂,数息之后,便是残余的那几许雾气,也静静消散而去,不留一丝痕迹。
  便在此时,一道剑光忽地从天而降,落地后现出身形,乃是一名青衣修士。
  他环目四望,目光在扫过空地中央时,忽而一凝——
  “青书!”
  悲呼一声,他身形微闪,便来到了宋青书自爆前所站之处。
  就见这青衣修士俯下身,小心翼翼地从半焦的黑土中捡起了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乌金令牌。
  那令牌光泽黯淡,牌身布满细碎的裂纹,仿佛随时都可能碎裂崩坏。
  然而它又被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膜所包裹,在青衣修士将之拾起后,光膜轻轻颤动,似乎在对他做着回应。
  青衣修士——宋青书同门师兄祝云岚眼睫微颤,一股温和的灵力从他掌心涌起,耐心细致地将令牌一点点包容其中。
  片刻过后,将灵力尽数吸收的光膜颤了几颤,从令牌上缓缓剥离而出。
  在它彻底脱离的瞬间,那珍贵的乌金令牌竟应声而碎!
  然而祝云岚此刻的心绪却全不在那珍贵无比的令牌之上。
  “青书?小师弟?”
  他轻声唤道。
  脱离令牌以后团成一个光球的那层光膜颤了颤,显然并不适应自己此时的姿态。
  不过听闻师兄微带哽意的唤声,还是又颤了几颤,这才艰难地发出一声回应:“师兄……”
  祝云岚闻声脸上神情似哭似笑:“青书!你怎可如此鲁莽!”
  竟是自爆了!
  “你可曾想过若你形神俱灭,从此殒落世间,师父出关后得知此事会如何?我会如何?众位师叔师伯祖师同门们又会如何?”
  祝云岚语气渐厉。
  宋青书呐呐无言。
  祝云岚见他说不出话来,知他虽为本门真传弟子命牌所护,得以在自爆时保住元神不致殒落,然而终究元神受损肉身崩毁,已是伤及了根本,这会儿便连与人交流也有些困难,心中不由又是怜惜又是恼怒。
  险些……他就再也见不到这个自小最疼爱的小师弟了。
  “罢了罢了。你就是这样宁折不弯的性子,我骂你作甚。”
  他摇头苦笑。
  “你如今元神受创神魂不稳,须得立时找具肉身温养才行,依你的性子,必是不愿做那夺舍之事吧?”
  光球上下晃动。
  祝云岚见状笑骂:“老实点!小心晃得神魂散了,到时看你去哪里哭!”
  光球闻言立刻乖乖停住,飘在空中静静不动。
  祝云岚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闭目沉思片刻。
  “咦?”
  忽而面露惊疑,他睁眼望向安静飘在眼前的光球:“青书,与你有缘的这肉身,竟是应在了下方的一处小千世界!”
  光球小幅摇晃。
  祝云岚见状先是反对似的微微蹙眉,继而又似是想开了什么,莞尔一笑:
  “也罢,就依你。”
  况且,这修真界……也该重新整饬一番了。
  这时候放青书下往小千世界,或许比留他在本方世界更令人放心。
  多余的嘱咐也无需多说,祝云岚只将自己身上带着的储物手环摘下,令光球青书将之裹好,便长剑出鞘随手一划——
  一道剑光缭绕的大门立时显现在了一人一球面前。
  “青书,保重。待此间事了,师兄便接你回来。”
  “或者……待青书你修为重回化神,自开了这斩剑门自己回来。”
  光球青书晃动两下,似对祝云岚作别,随即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斩剑门中。
  祝云岚脸上的笑容随着斩剑仙门的关闭渐渐散去。
  “出来吧。”
  他忽地开口。
  伴着他的话音,一道身影慢慢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浮现了出来……
  其俨然便是萧河!
  与此同时。
  对此一无所知的宋青书甫一穿过斩剑仙门,便感到一阵巨大的拉力,将他从空中猛然向下拽去——
  元国境内,武当山。
  “不好!这小娘子怕是难产了!”
  “热水!剪刀!快!”
  “小娘子可千万撑住,已经能看见孩子的脚了!”
  ……
  ……
  ……
  一阵混乱中,宋青书再度找回有手有脚的感觉。
  然而还来不及欣喜,他便发现自己似乎又陷入了另一个麻烦当中……
  “糟了!这娃娃被脐带缠住了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说好的新坑!尝试了新题材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呢~\(≧▽≦)/~
  日更,每天中午12点不见不散
  以及新坑第一章惯例求个作收,爱我的大大请亲亲我=3=
  专栏地址——
 
 
第2章 
  宋青书闻言顿觉恍然。
  难怪他方一穿过斩剑门就被拉进了这具身体里,原来是身体主人的魂魄已然不复存在。
  想来便是如外面那人所说,原身被脐带缠住颈子,时间久了呼吸不畅,故而尚未降生,便已失了性命。
  现在身体的主人换成了宋青书。
  可脐带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它还牢牢缠在宋青书颈间,并且有越勒越紧的态势。
  所幸宋青书并非真正的婴儿。
  尽管婴儿手脚绵软无力,勾住脐带将之从颈间绕开,却是勉强能够做到的。
  宋青书挥动着软绵绵的婴儿手臂,试了几次,便成功将脐带解了开去。
  这脐带一解,产房里顿时传出了稳婆惊喜的呼声:“哎呦!似是解开了!小娘子快再使把力,很快你便能见到你这孩儿了!”
  接下来“自己”是如何出生的宋青书事后不愿再多做回想,总之,半个时辰以后,他已被裹在柔软干净的小被子里,放在母亲身边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这辈子的父母。
  刚经历过一场九死一生生产的女子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透出一股浓浓的憔悴。
  可她注视着宋青书的眼神却是柔软而温和的,带着满腔的怜惜爱意。
  坐在她床边的男子身着道装,脸上的神情冲淡恬和,看向女子和宋青书的目光里满是庆幸喜悦,爱重之意溢于言表。
  这对宋青书而言是十分新奇的体验,因他自小无父无母,被师尊玄灵老祖抚养长大,从未知晓拥有父母,是种怎样的感觉。
  “看,这便是我们的孩儿了。”
  手指轻触宋青书脸颊,脸色苍白的女子嘴角带上温柔的笑意。
  “师父可是已经替他取好名了?”
  男子含笑颔首,“‘青书长命箓,紫水芙蓉衣。’——便叫他青书可好?宋青书。”
  女子笑意盈盈:“师父取的名字自然是极好的。日后你便叫青书了,知道了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