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张三李四(古代架空)——也无缘

时间:2019-09-01 15:21:44  作者:也无缘

 《张三李四》作者:也无缘

 
文案:
孟小宁抬起了头看向了孟小安身边的那个男人:“这个人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
 
孟小安便也看向了孟小宁身边:“你身边的这个人我也不曾见过。”
 
孟小宁一愣:“我身边有什么人你是见过的?”
 
孟小安顿了顿,而后冷笑道:“管家我还是见过的。”
 
孟小宁怕被孟小安无休无止的纠缠下去,只好主动介绍道:“这位是张三大侠,”他顿了顿,又道,“那你身边的这位……”孟小安旁边的男人身量极高,几乎高出孟小安一个头。
 
“李四。”孟小安面不改色。
 
李四的脸色一滞,半晌,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在下李四。”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小宁、孟小安 ┃ 配角:张思勉、李成珏、顾青云、吕田 ┃ 其它:双子
 
 
  ☆、张三(一)
 
  孟小宁半夜惊醒。
  他脖子上凉的厉害,低了眼正巧能看见那里架着一把匕首,在月色下泛着冰冷的光。
  “大、大侠,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孟小宁感觉到脖颈有一丝丝的痛感,而后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流淌了出来,被那液体流淌过的地方都痒得厉害,他知道自己破了皮,只好颤抖着声音向他讨饶:“您、您要钱吗?我有!您要多少?”
  那黑衣男人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眼里满是阴骘,他背对着月色冷笑了一声。
  孟小宁原本就在不断地颤抖,脖子上那一道就是被他自己抖出来的,如今更是抖得好像筛糠,他磕磕绊绊的说道:“难、难道……大侠不是为了钱?”
  那黑衣人挑了挑眉毛,心下暗道这人倒也不算太笨。
  孟小宁见他没有反驳,犹豫了一会儿小声嘀咕:“难道是为了劫色?”
  那黑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只三条腿的□□。
  孟小宁浑然不觉,仍是自顾自接道:“可我实在没有断袖之癖……若是你长得好看,那也不是不行……”
  那人冷笑了一声,又晃了晃手上的匕首,压低了声音道:“看来你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孟小宁立刻便又拼命的颤抖起来,一边压抑着哭腔一边小声道:“好、好吧……就算你长得不好看……我、我也可以的!”
  黑衣人一时无话,沉默了半晌才道:“他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
  孟小宁这才知道自己的麻烦到底是从何而来,他犹豫了一会儿,小声道:“他又做什么啦?”
  那黑衣人又是一声冷笑:“黄河决堤,整个沧州损失良田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灾民易子而食,你可知晓?”
  他虽是问句,但句句都带上了质问的口气,孟小宁小声道:“知、知晓……”
  三七镇地处苏杭,与这次受灾的沧州相去甚远,但他也听说了不少沧州的传闻,三天前有一户灾民拖家带口的来投奔孟府隔壁的小宅子,听说实在是无处可去,他曾在人群里远远的看了一眼,那几个灾民面黄肌瘦,眼中满是焦虑和不安。
  那人似乎是愤怒到了极致,手中的匕首“哐当”的掉在了地上,他直接上手掐住了孟小宁的脖子,孟小宁的脖颈上还有一道伤,如今被他牵扯得疼痛异常,他却是连喊都喊不出口来,他又不是孟小安,莫说是最简单的江湖把式,就是让他绕着三七镇跑上两圈他都是跑不动的。
  “他、做什么了……”孟小宁的喉咙被人掐住,说话也变得有些艰难。
  那人道:“朝廷的赈灾粮!灾民的救命粮!他竟然派了魔教三个堂主,带着三百教众,硬生生的将那十车赈灾粮拦在了半路,也不放行,也不劫走,只口口声声要朝廷交出买路钱,如今那赈灾粮在路上已经被拦了四五天了,天气潮湿,很快就会霉变,百姓何辜!”
  孟小宁这才知道孟小安做了什么好事,那人说话说得激动,手上的动作竟然松开了些,他连忙见缝插针道:“你也说了他们是魔教,既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想发国难财也是正常的。”
  那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魔教行事乖张,但我从未想过他竟然会做这样不仁不义的事情!”
  孟小宁看着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有些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他犹豫了许久才道:“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只是普通的商贩,他和你一样能够在墙上飞来飞去,开门都只需要挥一掌,我骑马都赶不上你们的速度……我也只是个百姓,我又有何辜?”
  那人似乎没想到孟小宁这样能说会道,他皱了眉头盯着孟小宁看了许久,而后才缓缓开口:“我听说无安在进入魔教之前被人称作是神童,上晓天文下知地理,三岁识千字五岁能背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考了童生,若非是魔教老教主发现了他骨骼清奇,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如今早已高中状元,荣登庙堂了。”
  孟小宁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那人又接着说道:“但他一母同胞的胞弟却不是,说是孟小宁身体极差,不仅练不了武,就算多走几步路都会喘个不停,而且愚钝异常,三岁才会开口说话,第一个字竟然是‘饿’,与无安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孟小宁无暇去想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自己的“童年趣事”,想来是孟小安孜孜不倦宣传的功劳。
  “可我看你似乎处变不惊,虽然脉象无力不会武功,却也不像是传闻中那样草包的孟小宁?”那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孟小宁只好讪讪道:“还不许我长大了么?”
  那人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无安最爱宣扬自己的胞弟一无是处,自然不会去说孟小宁的好话,孟小宁也未必如同传言般的不堪,不过是孟小安珠玉在前,才让他看上去比原来的样子更加逊色了一点。
  “那、那你来找我是为什么?”孟小宁见自己能够和这个人搭上话了,稍稍松懈了一点,往床榻里面挪了挪,与面前的人尽量拉扯开了距离:“又不是我干的。”
  那人道:“你既是孟无安一母同胞的胞弟,想来他不会对你无动于衷吧?”
  孟小宁张了张嘴,显然不知道面前的人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来的,他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然后才小声道:“既然你对我和我哥这么清楚,想必应该也知道,他自七岁被带去魔教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实在是少得可怜,尤其是成年之后,大抵两三年也才只见一次。”
  那人皱了眉头,略一沉思,而后便咧开了嘴笑了一声:“看来普通的不能吸引孟无安的注意。”
  孟小宁的心头一跳。
  果不其然,那人接道:“那不如我砍了你的一只手寄给他吧?”
  孟小宁干咳了两声:“我们成年之后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想必他是看不出来那是谁的手的。”
  那人笑道:“不需要他看出来,我可以直接告诉他。”
  孟小宁仰头看他,脸上满是不解:“既然你直接告诉他,为何非要用我的手?”
  那人一噎,复又说道:“如果不是你的手!他如何能够乖乖就范!”
  “乖乖就范?”孟小宁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心下暗道这人傻得天真,若是孟小宁的一只手能让江湖上的人人闻风色变的大魔头孟无安乖乖就范,那他就算是蜈蚣也早就被砍光手脚了,这么想着,他便觉得身上一阵恶寒:“反正他看不出来,是你告诉他的,你随便找个谁的手不就行了吗?”
  那人便又瞪圆了眼睛看他,好像他从三条腿的□□变成了四条腿的人。
  “或许,你也可以用普通的一点的办法?”孟小宁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什么普通的办法?”那人竟然也接了他的话。
  这是一个好兆头,孟小宁告诉自己,至少要能够和自己的敌人用语言交流才好:“比如,把一个完整的我带到他的面前,至少这张脸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那男人似乎在盘算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他原本就没有想过要真的砍掉孟小宁的手脚,只不过被孟小宁东拉西扯的说得心情烦躁,这才说出这些胁迫的话。真要算起来,孟小宁也的确算得上是无辜,他既不是江湖中人又不是朝堂官员,在这小镇上开了几家小铺子,攒下来了些许家底罢了。
  “倒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孟小宁见自己似乎已经和他达成了共识,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他斜靠在榻边,脖颈上的那道血痕本就不深,如今已经结了痂不再渗出血水来,但在月色下显得尤为渗人,好似这人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回来的厉鬼一般。
  那人顿了顿,而后道:“张三。”
  孟小宁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对方这个名字实在敷衍的可怕。
  张三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道:“明日一早我来接你,你可以收拾点东西……别想乱跑,你说了,骑马也不如我跑得快。”
  孟小宁便目瞪口呆的看着人大摇大摆的从窗户又翻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不填的作者又开新坑了
如果、如果看的小可爱愿意留下你们的评论,我应该可以坚持下去的!【握拳】
 
  ☆、张三(二)
 
  张三第二天到了孟小宁的房间时便发现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床榻上一片冰凉,显然是人已经走了有好一会儿了,他挑了挑眉毛,眼里一闪而过了一瞬杀气,但很快被他自己压抑了下去,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他从墙上跳了出去,很自然的混进了那些早起的农民和脚夫之中,走了两步他才突然觉得不对。
  他又往回走了几步,绕去了街转角孟府的大门口,果不其然,便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灰色身影团在门口的一只镇宅石狮旁,怀里揣着一个小包袱。
  孟小宁又是被人弄醒的,毕竟昨天来的张三是武林高手——其实也不算,但是以他的武功想弄死十个孟小宁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张三一走他便开始敲锣打鼓的收拾起了东西。三七镇不是什么大地方,孟府虽称得上是府,却也委实不是什么大世族,家里正儿八经的主人现在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常住苏杭的孟小宁,一个是三四年回来一趟的孟小安。
  因此府里也只留了最基本的人手,一个管家、两个丫头、两个小厮、一个厨娘、五个家丁。
  在孟小宁半夜三更不睡觉上上下下折腾的鸡飞狗跳的时候,他这些忠心耿耿的仆役才知道,原来天一亮孟小宁就要远赴沧州。
  沧州现下正是最乱最吓人的时候,只有人从沧州逃出来的,从未听说什么黎民百姓往沧州里挤的。
  老管家是孟爷爷留下来的人了,自小看着孟小宁长大,急得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后来听说孟小宁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威胁去的,他便也没了法子。管家人不错,做事也认真,但是若说什么江湖、说什么武林的,他也插不上话。
  去沧州死掉,总比在自己家里就死掉好,至少能多活一个多月。
  张三用脚尖踹了踹孟小宁的屁股,孟小宁本就睡的不踏实,这石像又冷又硬,实在不是什么打盹的好地方。
  他一个机灵站了起来,头便撞到了那石狮子上,发出了“哐当”的声音。张三的脸色变了变,作为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他从没有想过有人可以愚蠢成这副模样——就好像是一只猪。
  他这么想,于是便也这么说出口了:“猪。”
  孟小宁很是委屈,那一下撞得太狠,他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头顶鼓起了好大一个包。但是他是万万不敢反驳张三的话的,毕竟人在屋檐下,只能他低头了。孟小宁抱着自己的小包袱,脚尖在地上点啊点啊,就是不肯挪步。
  “你若是想拖时间,大可直接说出来。”张三冷哼了一声,实在是瞧不上孟小宁这副贪生怕死的模样。
  未曾想孟小宁直接开口道:“我是想拖时间。”
  张三张大了嘴巴,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他暗道,孟小宁真的不算贪生怕死,应该说是非常的不怕死。
  “救人如救火。”张三冷笑:“你既然这么想拖时间,那我可以用一些不寻常的办法去刺激无安。”
  孟小宁正想问什么叫不寻常,而后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张三掐着他脖子时候讨论的关于他身体部位的事情,默默地闭上了嘴巴,他抱着自己的包袱,小小声的说道:“我、我不拖了,我们走吧……”
  张三从没见过这样“能屈能伸”的人,他下了结论:孟小宁还是怕死的,只是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
  苏杭自古便是鱼米之乡,也极少有什么天灾人祸,张三从沧州一路赶来,也不得不承认,在苏杭这短短的两天,他已经快要忘记了沧州那个人间地狱,但他只要一回想起来,便觉得浑身体寒——同样是平民百姓,苏杭还是歌舞升平,沧州已是生灵涂炭了。
  “我走不动了。”孟小宁小声抱怨了一句,他自幼体弱没有习武的天赋,小时候是个有名的药罐子,三天小病五天大病的,长大了身体倒是恢复到了普通书生的水平,只是和孟小安或是张三这样的江湖人士比起来实在差的太远。
  孟小宁名下有两处布庄一处当铺一个客栈,都是赚钱的生意,家里人疼宠他,自幼便没有吃过什么苦,如今张三带着他赶路,若非实在走不动了,他也不敢对张三抱怨这些。
  张三来时太急,跑死了一匹马,如今要回去自然是没有马骑了,就是要骑也得到了驿站再说,三七镇太小,也没有店家做马匹生意的。
  他当做没有听到,只是走得稍慢了一些。
  孟小宁怕他的武功,也不敢再抱怨,抱着自己的小包袱亦步亦趋的跟着张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