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达亚】止息之月(亚尔斯兰战记同人)——豆腐炒山楂片

时间:2019-09-04 08:49:50  作者:豆腐炒山楂片

   《【达亚】 止息之月》作者:豆腐炒山楂片

 
 
序之章
  从北方吹来的凉风驱散了盘旋在王都叶克巴达那上空的滞重云层,彻底带走了夏末最后一丝燥热的气息。
  此时,是帕尔斯历叁二二年,九月二十九日。
  王太子亚尔斯兰的登基典礼就在今天。
  清晨,万骑长达龙早早起床准备,他透过窗看向碧蓝如洗、高远无云的天空,不由得感叹这可真是适宜集会的好天气。
  内廷司的侍从早在几天前就给他送来了仪式当天要穿的礼服,黑发青年看着这一件绣着华丽纹样的黑袍配披风、苦恼地直挠头——对于常年只穿战甲的武将,这样的装束确实没办法轻易习惯。
  王宫的议事厅里,达龙环顾着空荡荡的房间,万万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进宫的人,本以为总有那么几个会比他来得更早,但这群家伙怎么偏偏在最关键的今天都睡懒觉呢?
  正当他百无聊赖之际,传话的侍者突然走了进来。
  “达龙大人,王太子殿下传唤您。”
  黑发青年不知为何犹豫了片刻,然后站起身跟着侍从来到了太子的寝殿。
  寝殿之中,王太子亚尔斯兰正对着镜子佩戴耳饰。
  那是一对和他曈色相配的群青蓝宝石,就连丝毫不谙饰品门道的达龙也觉得为殿下挑选这副耳饰的人实在是眼光独到。
  亚尔斯兰身穿点缀着金银丝线的藏蓝色长袍,颈上佩戴着镶嵌各色宝石和珍珠的项圈,看起来神采奕奕。
  但在达龙心目中,无论是多么灿烂耀眼的宝石,都无法和眼前这位英俊少年的夺目程度相媲美。
  亚尔斯兰回身看了看身材高挑健硕的黑发青年,微微一笑,然后对侍女说道:“你退下吧,我和达龙卿有话要谈。”
  达龙缓缓走到亚尔斯兰身后,拾起侍女搁在一边的白色外袍,温柔地帮助少年穿戴整齐,然后低头在他的肩膀上落下一个吻。
  银发少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在镜中的映像:“让威名远扬的万骑长大人服侍我穿衣,还真是抱歉呐。”
  达龙笑了,但他环抱少年的臂膀却箍得更紧了些。
  “殿下,准备好了吗?您马上就要成为统领帕尔斯全境的王,您将在后人的传颂中流芳百世。”
  “流芳百世……我并不指望。”亚尔斯兰眼含笑意,“只要达龙你愿意相信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国王,就足够了。”
  “我相信。”达龙抬起手托起了少年线条精致的下颌,越过少年的肩膀看着镜中人的眼,“这至高无上的王座和殿下高洁纯白的灵魂,就请您交由我来守护吧。”
  黑衣骑松开双手,退后两步、单膝着地跪下身躯,许下他最郑重的诺言。
  “臣此生别无他求,唯愿侍奉在您身侧,直到心脏停止跳动。”
 
 
第一章 起之章
  01
  帕尔斯历叁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亚尔斯兰作为举国瞩目的储君降生于世。
  这一天,王都城内处处可闻欢声笑语,人们都在祈祷这位新生的王子能为王国带来更多的福祉。
  达龙还记得,时年十三岁的自己跟着任职大将军的叔父巴夫利斯前往王宫参加盛大的祝贺仪式,不论是市井百姓还是达官贵人,无一不沉浸在喜悦中。
  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牵着王妃泰巴美奈的手站在高高的观览台上接受众臣的祝福,王妃那不可方物的美貌令人感到双目刺痛。
  彼时的达龙虽然还是心智未熟的少年,但他知道王妃脸上的表情绝非喜悦。
  浮现在她那倾城容颜之上的,是一种掺杂着轻微悲痛与愤恨的冷漠。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包括国王身边的近卫、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王子的真面目。
  王都内流言四起,有人说王子出生就已夭亡,有人说王子是得了小儿热病死了,更有甚者说王妃泰巴美奈是迷人心智的妖女、生下的王子是魔物而被国王秘密处死。
  大约是因为关于王妃的传闻入了国王的耳,最终是宰相对外宣布,说亚尔斯兰王子生后即被送出宫外秘密抚养,为的是避免来自邻国的暗杀者。
  正值青年的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武功高强、为人果决,在他的统治之下,帕尔斯国富兵强,屡战屡胜,乃是大陆公路上的一方霸主,确实,新生的王子很容易成为周边国家造反者的靶标。
  渐渐地,人们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了。
  很多时候,达龙甚至忘了这个国家还有王子的存在。
  直到帕尔斯历叁一七年,十一岁的亚尔斯兰作为王太子被召回宫中。
  在此之前,达龙作为千骑长被国王委以重托护送使臣前往东方的绢之国,在他返回帕尔斯之后不久就升职成为王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万骑长。
  他跪在后排,偷偷抬眼打量着这位突然出现的王太子。
  大殿之上,面对诸位文臣武将,小小少年的眼神懵懂而清澈,似乎还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巍峨伟岸又富丽堂皇的宫殿中接受众人的跪拜。
  少年有着美丽的群青色眼睛和银色卷发,面容姣好似女孩。
  他与黑发黑瞳、孔武有力的国王并不相似。
  但若联想到王妃那惊为天人的容姿,那么王太子拥有这样的外表也并非无迹可寻。
  达龙在心中默默许愿,期望这位少年能够在没有战乱纷争的境遇之下成长为合格的王位继承人。
  只是当时的达龙并不知道,他的希冀很快就会落空。
  安德拉寇拉斯三世指派大将军巴夫利斯教导王太子的剑术,因此达龙有时会从叔父的嘴里听到一些关于王太子的消息。
  “亚尔斯兰殿下可算得上是一位明事理的好孩子,就是好奇心太重啦,大概是和平民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巴夫利斯捋着胡子对达龙说道,“我相信殿下日后一定会成为一位好的君主,只是……”
  “什么?”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
  为了掩饰不自然的谈话,巴夫利斯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还把自己呛得直咳嗽。
  02
  达龙真正开始了解亚尔斯兰,是在第一次亚特罗帕提尼平原会战之后。
  那场惨烈的战役,直到多年以后还时常被人们提起,那仿佛是一场冗长的、永不完结的噩梦,是刺在每个帕尔斯人心中的伤疤
  诡异的迷雾之下,帕尔斯士兵的尸体堆积如山,灰黑的硝烟飘散不去,凄厉的呐喊声不绝于耳。
  王都叶克巴达那失守在即,国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不知去向,绝望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这恐怕是帕尔斯建国以来最大的惨败。
  万幸的是,达龙在鲁西达尼亚兵的枪尖下救下了亚尔斯兰。
  十四岁的少年惊魂甫定,纯净如初雪的脸上沾着干涸的血迹,他执着宝剑的手在微微地发抖。
  那双群青色的眼睛不再清澈,现在,其中映射的是士兵的鲜血、死亡的恐惧和国土丢失的耻辱。
  两人骑马前往巴休尔山寻找那尔撒斯的途中,亚尔斯兰一语不发。
  达龙用余光瞟着表情阴郁的少年,内心不可避免地发出了叹息。
  初次征战就遭遇巨大而又不可挽回的战败,身后是帕尔斯叛军和鲁西达尼亚蛮族的追兵,前方是无法预知的艰难险阻……上天为何给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安排了如此残酷的命运?
  达龙十四岁的时候虽然已经上过战场杀过人,但是永远都不会有国破家亡、收复王都的重担压在身上。
  而眼前这个看起来脆弱不堪的小王子,真的能够——
  “达龙,谢谢你。”
  亚尔斯兰突然发声,吓了达龙一跳。
  “殿下为何谢臣?”
  “谢谢你于乱军之中救出我,还要谢谢你愿意支持我这个没用的王太子。”
  “殿下何出此言?您千万不能灰心,现在您身上担负着整个帕尔斯王国的未来啊!”
  “我哪里说错了呢?”亚尔斯兰脸上是嘲讽的苦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能守护,不要说是一国的王太子,哪怕只是作为儿子也是失格啊。”
  “呐,达龙,这样弱小的我,真的可以完成复国大业么?”
  达龙想起刚愎自用的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又想起分别前叔父巴夫利斯对自己的谆谆嘱托……
  此时此刻,他愿意相信少年会翻开帕尔斯历史新的一页。
  黑衣骑士展露出真诚的笑颜:“当然可以,臣以祖上世代光荣之名起誓,将倾尽毕生所能护殿下周全。”
  03
  在他们两人抵达巴休尔山与那尔撒斯汇合之后,亚尔斯兰终于能够睡个安稳觉了。
  从惊心动魄的战场上逃出生天,只在朝夕之间,命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骇人变化,恐怕这位王太子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早已筋疲力尽了。
  亚尔斯兰很快就入睡了,但达龙却久久不能平静。
  有太多蹊跷的事情正在发生,其中有些古怪即使是智慧过人的那尔撒斯也不能解释。
  就算鲁西达尼亚的军队有那瘆人的怪雾相助,也不至于让帕尔斯蒙受如此屈辱的失败,这场令人匪夷所思的战役,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在黑暗中酝酿。
  但现在的他们却无法参破,真令人心焦。
  是夜,下弦之月高悬天空,夜色澄明、繁星璀璨,巴休尔山脉周边的森林随着风声簌簌作响,一切都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难以想象远方的亚特罗帕提尼平原是怎样一副血流成河、战火绵延的惨状。
  对亚尔斯兰放心不下的达龙悄悄推开客房的门,透过门缝看向熟睡的银发少年。
  睡梦中的少年表情安详而松弛,他翻了个身、蜷起身体,似乎还呓语了几句。
  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啊。
  达龙心中涌起了复杂的情感。
  所谓任重而道远,用在此时的殿下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天下间有多少十四岁少年、会像殿下一样肩负这样沉重的使命呢?
  长途跋涉的疲惫终于侵袭了青年万骑长的思绪,他闭上眼,沉沉地睡去。
  梦中的人们家国平安,快乐无忧。
  TBC
 
 
第二章 承之章
  01
  生于太平盛世的人们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亡国易如反掌,复国却难于登天。
  看起来永无止境的战役和接连不断的攻城守地,让王太子麾下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些微的厌烦了。
  但是亚尔斯兰的表现却超出达龙的预料。
  达龙本以为文弱的殿下会滥施仁心——这正是战场上的大忌。
  可是少年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犹豫和踌躇,反而在杀伐决断间很快适应了全军统帅的角色,与此同时,他的武艺也在奇斯瓦特和达龙两人的教导之下日渐精进。
  即使在与银假面交手之后,亚尔斯兰仍然没有产生明显的动摇,让达龙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若说亚特罗帕提尼会战之前的殿下对自己王太子的身份并没有充分的认知,那么现在勤奋上进、知人善任的他可以算得上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储君了。
  变化出现在辛德拉战役之后。
  “殿下恐怕并不是安德拉寇拉斯王的亲生儿子。”
  某个夜晚,那尔撒斯屏退旁人,低声对达龙说道。
  猝不及防听了这番话,达龙惊得碰洒了手边的葡萄酒。
  暗红的酒液浸染了地毯,但他们两人谁都没顾及去扶起杯子。
  “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这其中的种种……我想,即使是你这样愚钝的人,应该多少也发现了吧?”
  达龙就这样平白无故地遭受了羞辱,但他却完全没心思和好友斗嘴。
  他回想其叔父巴夫利斯曾经数次对自己欲言又止,还有老将巴夫曼在辛德拉战役之前的一系列反常举动——
  “达龙,你要对着剑发誓、效忠于亚尔斯兰殿下个人!”
  他那英勇殉国的叔父巴夫利斯曾经如是说。
  “不要杀他!”老将巴夫曼在培沙华尔城墙上疾奔的身影闯入脑海,“杀了他,帕尔斯的王统便会断绝!”
  再向前回溯,记忆的碎片逐渐拼凑成令人难以消化的真相。
  国王和王妃对殿下的冷漠态度,就连达龙他们这些常年在外领兵的武将都能够察觉到。
  安德拉寇拉斯三世鲜少对殿下表示关心,王妃泰巴美奈对殿下也从来只有流于表面地问候。
  如果说国王是因为政务繁忙所以才忽视,那么王妃作为母亲对殿下不理不睬、置若罔闻的态度就让人感到很稀奇了。
  虽说殿下从小没有养在他们夫妇身旁所以难免有些生疏,但退一万步,王太子也是继承了皇家血统的储君,为何会遭此冷遇呢?
  莫非,正是在这血统上面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焦躁的神色渐渐布满了黑发青年剑眉星目的英俊脸庞。
  “达龙,你认为殿下作为储君如何呢?”
  “我认为殿下的气度和器量都足以称为一个合格的储君,将来想必也是大有作为!”达龙语气激烈,“就算殿下没有——”
  “你小声一点!”
  达龙这才小心翼翼地压低嗓门:“就算殿下没有继承皇家血统又如何?你看看那个银假面,我姑且称他一声王子吧,这位性情乖戾的王子难道就比殿下更适合成为帕尔斯的君主么?”
  “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眼界,”那尔撒斯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殿下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想,他大概已经瞥到了真相的一隅。”
  “达龙啊,如果殿下产生了动摇,至少你我二人一定要稳住。”
  达龙皱起眉头。
  他早就决定要一生追随殿下,而那尔撒斯一贯闲云野鹤,王统是否纯粹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可是其他人呢?其他人也会像他们二人这般死心塌地效忠于这位王太子吗?
  两人对视,相顾无言。
  神啊,为什么要让心地善良的殿下承受这样的事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