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近代现代)——宫槐知玉

时间:2019-09-05 07:32:18  作者:宫槐知玉

   书名: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作者:作者:宫槐知玉
  文案:
  沈家有个世代相传的木场。五年前,沈父遭人算计木场易主沈家没落。五年后,沈墨游走于各大流派间,翻云覆雨,机关算尽,只为复仇与收复木场重振家风。
  直到有天,他发现死对头怀孕了,孩子好像还是他的?
  戚云舒: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沈墨:[黑人问号脸.jpg]
  →生子、受宠攻,强强,打脸、爽文
  →甜宠苏苏苏文,甜度upup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墨、戚云舒 ┃ 配角:【预备坑:《妻乃裙下之王》甜宠苏文/强强/专栏可见】 ┃ 其它:
  ==================
 
 
第1章 五年前那个沈家
  “你这当真要去?”虎背熊腰络腮胡的男人神色间满是与他外貌截然不符的不安犹豫。
  镇外,郁郁葱葱的木场旁,碎石小道的尽头,几间小屋稀松坐落,不大的篱笆院中两个男人隔着一道篱笆正在说话。
  虎背熊腰的男人对面站着的是一个比他稍矮些身形修长匀称的年轻男人。男人姓沈名墨,他五官端正,虽不能让人一眼惊艳,但他身上那份不俗的气质却足以让人移不开眼。
  特别是那双眼,迎着朝阳而站的他整个人都被镀善玉成光晕,但唯独那双眼却依旧冷静尖锐,仿佛只与他对视便会被他看透。
  “嗯,我已经决定了。”沈墨微颔首,不容拒绝。
  对面虎背熊腰的男人见状张了张嘴,终没再劝,而是问道:“那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知道地方自己去就好。”沈墨拒绝。
  虎背熊腰的男人与他不同,他是附近木场里的伐木工,木场最近正是伐木季忙着伐木,可由不得他请假误了工。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一些,就算不成也别太在意,毕竟……”男人后面的话并未说出口,沈墨却懂。
  又与他说了几句后,沈墨回了身后的小屋,拿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出门去。
  沈家原本有个世代相传的木场,就是旁边山里那木场,但就在五年前,当时当家的沈父在赌木时招人算计一招错满盘皆输,把连同沈家木场院子在内的所有东西都输了出去。
  木场易主,沈家没落,最后还是在沈父昔日老友的接济下沈家才有了这么个小屋安身。
  那之后,沈父一蹶不振,第二年便病逝,随后沈墨母父也随之病倒,撑了三年终还是撒手而去,只余下沈墨一人。
  偏沈墨也没能熬过来,从小便娇生惯养的他在家中惨遭巨变双亲皆病逝后,承受不住打击,没多久就选择了结束生命。
  如今的沈墨已非昔日的沈墨,一朝醒来再世为人的他与原本的沈墨性格截然不同,性格沉着冷静也更为聪明,外人虽察觉,但都道他是经历巨变所以性格变化,并未多疑。
  就连这次沈墨决定去应聘戚家那份木工的活,众人都只稍劝了两句,知晓他自有打算。
  戚家,如今镇上的首富之家,甚至整个木工行业里都是有名有姓的一脉龙头大佬,也是接管沈家木场的人,沈家能落到如今的地步就少不了他戚家一份功劳。
  沈墨进了镇,顺着街道一直走,很快便在尽头处看到一座青砖碧瓦的大宅院。他并未进宅,而是拐了个弯向着宅院一旁另一处门庭若市的小作坊走去。
  戚家在木工行业越做越大,人手自然也随之紧缺,半月前戚家放出风声要招人,今日便是应聘的日子。
  沈墨打量完这四处都堆满木材的小作坊后,按照规矩,把自己带来的两样东西按领到的号码放在了临时搭建的木板桌上。
  戚家乃大家,想入戚家作工的不在少数,小小的作坊里硬是塞下了百来个四处赶来的工匠,那临时搭建的木板桌上亦是摆满了物什,小柜子小板凳的让人眼花缭乱。
  众人吵吵闹闹了一会儿后,几个看着像是管事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开始挨着查看审核桌上那些东西。
  一群五个人,一路看下来,偶尔问上一句,偶尔让身后跟着的人记上一笔,速度时快时慢。
  沈墨来得晚,排到了后面。那群人看到沈墨这来的时候,已是约莫小半个时辰后。
  小半个时辰不停歇地走动和审核,上百个物什小件看下来,早就让五个人都已有些疲了,脸上也流露出些许掩饰不住的失落,看到后面速度也越发快了起来。
  特别是在看到后面等着审核的人已经所剩不多后,几人甚至有了几分草草了事的敷衍,直到走在前面的人来到沈墨面前后。
  “这是你做的?”那人停下脚步,看着沈墨把自己带来的两样小东西打开又合上,两只眼睛都随之亮了起来。
  来审核的五人都是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老工匠,入行最少都已十余年,木匠手里头的活没见过几万也见过几千样,唯独此刻沈墨展示的东西,他们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嗯。”沈墨点头,他由着两眼放光兴奋不已的五人把他带来的两件小东西拿在手里把玩。
  沈墨带来的两样东西一个是瞎掰凳,一个是将军案,一个打开来是凳子,一个打开来是桌子。
  两样东西从中心工艺来讲其实都是一种结构,都是用一块木头在不进行切割断开的情况下内凿打磨的产物,只是外形不同,做出来的实物与用途也不同。
  同样的手法也还能做出许多其它不同的东西,瞎掰凳和将军案只是最常见的。
  来之前沈墨也想过做其它小物什,但最终还是选定了这,因为这东西看上去简单,事实上却考究到了工匠的所有基本功,用来应征展示实力再适合不过。
  几人不愧都是老工匠,没片刻就明白了其中精妙,议论几句后竟也能说出个大概来,只是看着沈墨的眼神,也越发的惊叹与兴奋起来。
  “这东西能留给我们吗?”为首的工匠问道。
  沈墨眉头微挑,有些意外,“可以。”
  见沈墨同意,几人立刻拿了东西往门外走去,似乎准备再回去研究研究。
  跟随在几人身后一直拿着笔记录的人见状连忙追了上去,片刻后,就在屋内已经吵翻天时,他又跑了回来。
  再次回来,他让众人都散了,回去等结果,稍晚些时候最迟三天内会有人通知。
  这意料之外地走向让来应征的工匠们都吵嚷起来。沈墨并未久留,观望了一会儿后便离去。
  沈墨走得爽快,却不知他走之后作坊这边却闹翻了天。
  几个老工匠还未审核完所有的东西就走了,剩下的人不满意,吵吵嚷嚷个没完。
  被审核过的那些人也都有些慌了,戚家这次招人的名额一共才一个,就如今这情况来看,花落谁家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
  作坊里闹腾,闹腾到隔壁戚家大院都听见了动静,戚家管家都闻声寻过来。
  戚家管家已年过四十,身形不算壮硕,自小就一直在戚家做事,心思通透是个做事的人。
  作坊吵闹不休,那管家立刻便过去查看情况,生怕扰了院子里正休息的主,戚家如今的当家戚云舒。
  他本是不想扰了戚云舒休息,可自作坊回来时,戚云舒却已被吵醒起了床,正在洗漱。
  屋内,戚云舒修长的手臂穿过衣袖穿上外衣,管家见状,连忙上前帮忙把他那一头如墨的青丝拨弄出来。
  戚云舒虽已接手戚家七年有余但本身年纪却并不大,只因他乃是经商奇才,胆大心细少年有为,将将十几已为戚家家主。
  戚家原本还没有如今的规模,是他接手后才慢慢成了如今的一方龙头。
  外人都只知道戚云舒是经商奇才一手好算计,却不知道戚云舒还有着一张不输给他经商才能的好看的脸。
  他那随意垂下的青丝前是一张俊雅冷艳的脸,鼻翼挺秀,薄唇微红如点朱砂,一双黑眸冷峻孤傲,整个人就如同水中月林中孤狼,只可望不可触碰。
  “出什么事了?”戚云舒坐下,让管家帮他绾发。
  “是作坊那边闹了起来,前些日子作坊缺人,便起了告示招人,今日来了不少人……”管家徐徐道来,连带着把沈墨的事也一并说了。他做事全面,沈墨的事早已经去打听。
  闻言,戚云舒冷冷撩起睫毛,一双眸看了过去,漆黑的眸底疑虑凝起,“沈家?”
  “是,就是五年前那个沈家。”管家顿了顿,又道:“那之后沈当家就一病不起,不到三年就病逝了,沈当家一倒,沈墨他母父也跟着病倒,如今沈家就只剩沈墨一人了。”
  听管家这么一说,戚云舒倒是想了起来,沈家是有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儿子。他们之前曾见过,但时间已久,那人长相他都已经记不得,只隐约记得有这么个人。
  当年他一手算计断送沈家百年基业,沈家木场改名换姓,带给戚家的可不只是锦上添花这么点利益,甚至戚家能有如今的程度都可以说是多亏了有那木场的存在。
  那件事带给戚家的是莫大的好处,但对于沈家来说,却几乎等同于灭顶之灾。
  他当初虽说并未赶尽杀绝,但也绝未心慈手软,沈墨父亲与母父病逝之事虽非他有意为之,但也与他脱不了关系。
  正是因此,戚云舒才有些惊讶,沈家的人居然会来他戚家应聘木匠谋生?这倒是稀奇。
  “工匠头子那边怎么说?”戚云舒眼帘微垂。
  “这一批来的人里头似乎就看中了他。其余的本事都差着一大节,怕是难用上。”
  “那就他吧。”戚云舒道,对此事他不甚在意,古往今来素来能者居之,若那沈家之子当真有这本事。
  “是,那就老奴让他们通知下去了。”
 
 
第2章 你放开我[抓虫]
  镇上作坊吵闹不休,沈墨倒是一点不心急,从镇上离开后他径直回了家。
  离开小镇,顺着木场运输木材的大道向东走半炷香时间,再拐个弯儿走上一段,便能看见几间稀零坐落的已有些年岁的老屋。
  到家,沈墨才进篱笆院旁边就传来一阵叫喊,沈墨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清瘦个子略有些娇小的男人正向着这边走来。
  “我听说你去戚家那边找事做了?”男人看向沈墨的眼神充满担忧。
  他个子本就有些小,来到沈墨面前后更显秀气,声音比起沈墨来也更为清脆些,少了几分沈墨声音的磁性沙哑。
  他姓钟名希,就住在沈家隔壁,是早上那虎背熊腰络腮胡男人家的,按这个世界的说法,就是早上那络腮胡子的侍。
  双儿若只看外貌几乎与男人无异,但骨架身形却要稍小些,少有能长得高高壮壮的。除此之外,双儿五官轮廓也更为清秀,声音也要清脆些。
  双儿嫁人,便称侍,妻妾侍,双儿嫁人后侍的地位比起妾来却还要低得多。
  只因为双儿虽然有生育的能力,但是受孕几率却远不如女子,且生出来的也多是双儿。
  再加上双儿数量不少,身段平板不如女子娇媚,还有着男人的那玩意儿,不招人喜欢,偏还不如男人有力气能务工做事赚钱养家。种种加起来,也就导致双儿地位越发的低贱。
  双儿不许入仕,不许经商,甚至读书识字都是大户人家才能做的事情。在这世上能娶到女子是福气,但双儿却是几乎是个男人就能取上。
  双儿贱娶贱嫁,娘家能给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算不错,夫家娶个双儿花不了多少钱,穷些的说不定还能捞点陪嫁多个劳力。
  络腮胡子家,平时络腮胡子在木场里伐木赚钱养家,钟希负责家中所有家务事,还要顾着地里,忙时也去木场帮忙做点能做得动的赚钱。
  对此,沈墨不予评论。
  这个世界本就如此,在那络腮胡子看来在外人看来,甚至在钟希自己看来,这一切就该是如此。
  况且即使是如此,络腮胡子待钟希也已经算是不错,至少没打没饿着,好些人家根本不允许双儿上桌。
  在这,双儿命比草贱,打死了自己家的双儿甚至都不用偿命,有些地方甚至还能买卖双儿。
  除此之外,这世界与沈墨之前所在的世界也还有许多不同之处,沈墨所知道的那些历史这里都不曾存在,各种技术的发展也不尽相同。
  就拿木匠工艺来说,便与沈墨所知的相差甚远。
  在这里,木业依旧是建筑与日常工艺的主流,但在这里,建筑日常家具却多是用各式铁钉与木胶拼接黏贴制成。
  要说便捷,那倒是当真要比沈墨所知的方便快捷得多,但要真比工艺手艺那就差远了,根本没什么可比性。
  沈墨之前拿去应聘的那瞎掰凳与将军案,放在这里能让人眼前一亮叹声精妙,但若放在沈墨所知的世界,却只不过是古人学艺时练手的玩意儿。
  思及木匠的事,沈墨想到戚家与沈家那些事,思绪转了一圈,才又回到钟希身上。
  “是去了。”沈墨答。
  戚家和沈家的事情众所周知,钟希听说沈墨去戚家那边谋职,看向沈墨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担忧与不安。
  “那怎么样?戚家怎么说?”
  “应该成了。”沈墨道。
  这并非他自大。撇去沈家和戚家的那些事不提,单从今天会场其他人拿出来的物什来看,那职位沈墨就势在必得。
  这结果在沈墨决定拿出瞎掰凳和将军案时就已经在他预料之内,事情顺利发展,沈墨也没心思去沾沾自喜,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
  沈墨准备拿回木场。那木场原本就属于沈家,况且他也确实需要一份产业或者一笔钱。
  沈家落没后,沈父与沈墨的母父就相继病倒,几年下来早把这本就已经所剩不多的家磨耗得一贫如洗,以至于他如今是寸步难行,甚至就连之前制作瞎掰凳和将军案的工具都买不起,还是向络腮胡子借的。
  对于沈墨的自信,钟希一直面露不安,络腮胡子傍晚下工回来从钟希口中听说这事后,亦是如此。
  直到沈墨在两人拐弯抹角的宽慰中,如期等来了戚家来通知的人,两人才总算是收起了脸上的不安,转而一脸惊讶地看着沈墨。
  知道事成,络腮胡子立刻来了劲,他拉着沈墨不让走,硬是要去庆祝一番。
  沈墨推辞两句没推掉,也就跟着他一起向着镇上走去。
  络腮胡子家就在沈家隔壁,两家院子挨着院子,站在自家院里对方客厅都一览无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