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杯影藏身

时间:2019-09-05 07:40:30  作者:杯影藏身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作者:杯影藏身

 
  文案:本文又名《我以为我穿到了修真种田文,其实是复仇少年漫》
  桃花落的天才弟子宋凝清本来以为自己的随身法宝是个日记本,只能记录过去发生过的事。
  某日在迎来自己的小师弟萧恒后,宋凝清爱他护他,把这只悲情小胖崽努力奶大。本以为这一世就这样,修行,除妖,看着师弟成亲生子,也就是幸福快乐的一生了。
  可这本日记本,在萧恒父亲死后,呈现了第一则预言:萧磊云之子萧恒,三百年后,成灭世妖邪。
  剑尊宋凝清,灭之。
  宋凝清把那几行字从头数到尾,再从尾数到头,发现确实没看错。
  宋凝清当机立断!烧!这破书立刻就烧!
  《天机观想》:住手——这不是预言!这是主线剧情!你注定和那清冷高傲的魔尊萧恒相杀至死!
  老父亲·宋凝清·感觉疲惫:清冷?高傲?你说的是小时候动不动就发脾气,耍赖,不许我跟别人玩,长大以后动不动就壁咚,求亲,还想哔————的熊孩子吗?
  阅读指南:1、架空修仙,升级随意,心境一到自然境界提升。
  2、中魔位面,有妖怪却并没有神仙。斩妖除魔还是得靠咱自己人啊!
  3、非全部甜宠养成,有会成长的熊孩子出没,有修罗场,最喜欢师兄了!
  喜欢请按个爪爪吧~><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凝清 ┃ 配角:萧恒 ┃ 其它:穿书,养成,甜文,万人迷,苏受,萌,老父亲的疲惫你懂么
 
  作品简评:桃花落的天才弟子宋凝清本来以为自己的随身法宝是个日记本,只能记录过去发生过的事。在迎来自己的小师弟萧恒后,宋凝清爱他护他,把这只悲情小胖崽努力奶大。可这本日记本,在萧恒父亲死后,呈现了第一则预言:“萧磊云之子萧恒,三百年后,成灭世妖邪。剑尊宋凝清,灭之。”迷迷糊糊的宋凝清想了想,把书烧了。
  这是一本穿书文,讲述了迷迷糊糊的炮灰师兄养大气运之子的故事。本文节奏明快,设定新颖,语言幽默诙谐,文笔细腻温柔。作者善于塑造人物群像,并以天马行空的想象,紧张悬疑的剧情,丰沛的人物情感,构筑了一个真实可信的充满侠气、仙气的桃源世界。
 
 
第一章 小师弟
  宋凝清是白老祖在外游历时带回的,他看见路边一个两岁孩童坐在树墩下咿呀咿呀地背诗,模样玉雪可爱。白老祖一时爱得不行,就领着孩童回村,寻到那孩童的父母讨了来做徒弟。
  “这孩子叫什么啊?”白老祖问。
  “宋凝清。”宋凝清的娘揉着通红的眼睛回答。
  之后白老祖让宋凝清给爹娘磕了头,就带着宋凝清走了。一路上白老祖抱着宋凝清逗弄,宋凝清也不哭不闹,只知呆呆看着这个白胡子老爷爷。
  白老祖这才反省,因为长得好,也没好好摸摸根骨,不会脑子有点问题吧。可摸摸头,扫了扫神识,又是个通了窍的样子。
  直到晚上宋凝清哭着喊爹娘,白老祖才知道这孩子是反应慢。
  “等你再大些,带你回去看爹娘好不好?”白老祖哄他。
  宋凝清伸着肥手擦擦眼泪,点头应了。
  “你不要骗我哦。”
  白老祖被噎得说不出话,不服输地说:“那你自己走回去嘛。”
  等回到桃花落,见到那么多师兄弟们,甜点心也顿顿有得吃,宋凝清才终于相信白老祖不是拐子。他像白老祖预想的那样是个潜力股,小时可爱,大了也长得秀美温文,嘴角天生带笑,一表人才。
  因为天资好,白老祖总是紧着他念经修炼,成效也很显著。
  宋凝清刚满十五,已结了丹。
  只是长久不与人交际,宋凝清和其他师兄弟比,显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大伙说的笑话,他永远最后一个明白。流行的话本没看过,对姑娘没有向往之情,也不会弹琴吹箫之类的风雅事。画画只会画肥肥的小山雀,雪中红梅图能分得清是梅花不是血就很不错了。
  哎呀呀,宋师弟还没开窍呢。
  年长的师兄们,也就放弃了要和宋凝清做知心好友的打算。
  白老祖敲敲宋凝清的脑袋,喜忧参半,觉得徒弟现在一根筋的也好,又怕他突然有了牵挂,坏了修行。
  而这牵挂很快便来了。
  白老祖晨起时,闻到风中有血腥之气。一只白尾灵雀落在他肩头,张嘴便是人言。
  “百川君怕是不行了,他那八岁的小儿子,您可愿接来照拂?”
  白老祖原地踱步,踱到那只灵雀都飞到树上啄了几只虫子吃了,他才拍手点头。
  “我不照顾,还有谁敢接手?”
  灵雀又道:“因是百川君三千岁那年才得的老来子,因此特别宠爱。据说已被宠得无法无天了。”
  “噫——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白老祖有点嫌弃。
  “来不及了。”
  灵雀呼啦啦一声,欢快地飞走了。
  于是在宋凝清十八岁这年,来了个小师弟。
  小师弟萧恒八岁,长得比当年宋凝清还秀气,白白嫩嫩的皮肤,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清凌凌的矜贵凤目,小嘴嫩红,眉间一道赤色仙印,大抵仙界的仙童就是这个长相。
  宋凝清第一眼看见萧恒时,就像看到小时候的自己。
  这孩子独自来这,一定吓坏了,我得照顾他。宋凝清想。
  他第一次开口说要照顾小师弟,白老祖和一众师兄弟都吓了一下跳。
  “你会教功法吗?”
  “能懂得带师弟回家吗?”
  “分得清师弟和熊的区别吗?”
  各路质疑井喷而出。
  宋凝清也头一次反应及时,一一答了。
  “会。”
  “懂。”
  “分得清。”
  白老祖拍板,行。
  萧恒是白老祖的好友百川君·萧磊云之子。
  好友将要渡劫,却被人坏了气运,三月后若能突破飞升自是万事大吉,如有不测,也只能请白老祖照拂幼子。白老祖应了,既为全朋友之义,也因修真界子嗣存续艰难,能帮便帮罢。
  宋凝清走到萧恒面前,有些忐忑地伸出手:“师兄牵着你吧?”
  萧恒看着宋凝清,那张仙童似的小脸上的表情依然古井无波,只是嘴里却说出了挺讨人厌的话。
  “蹲下来背我。”
  拽个屁啊死小孩。围观的师兄们纷纷摇头。
  “好啊,”宋凝清完全不在意,他觉得这孩子果然很需要人陪伴,他笑眯眯地蹲下身,还转头朝萧恒招招手,“来。”
  萧恒看着宋凝清微笑的侧脸,突然低下头,一声不吭地越过他往前走。
  宋凝清急急追上去,掂着萧恒的小肥屁股一把将萧恒抓到背上。
  “别乱跑,师兄在这。”
  萧恒愣了一下,抓住宋凝清披散在身后的长发,宋凝清的头发又长又黑,发质柔滑,触手摸上去像摸到一匹上好的丝缎。萧恒捏了捏手里的头发,猛地往下一拉。
  “背高点。”萧恒说。
  “哎。”宋凝清应道。
  白老祖看着宋凝清越走越远,挥袖让围观的都散了。
  萧恒是个特别难搞的小孩,吃饭挑食,睡觉踢被,见人就哼,踹动物,拔花草,他好像巴不得被人赶出去,尽做些恼人的事。
  宋凝清一天要收到三十次投诉,全是萧恒又捣乱了。
  “呀……我教教他吧。”宋凝清颇伤脑筋。
  他去找萧恒的时候,萧恒正在拿石头砸荷塘里的鱼,桃花落里池塘多,大部分都养着观赏用的灵鱼,大家赏景的时候也会喂食,偶尔坐在池塘边念念功法,灵鱼都会凑过来听一听,亲亲众人垂落水面的衣角,从水底带点灵植上来交个束脩。
  看得久了,也觉得亲切。现在这些身姿优美的银鱼,被一块接一块的石头砸得遍体鳞伤,缩到它们平时觉得最安全的荷叶下,也安不了身。萧恒转头看见宋凝清来了,手里扛着的石头往旁边地上一扔,扭头就走。
  宋凝清拉住萧恒,萧恒戾气十足的甩开。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我要回家。”
  “那我就带你回去。”宋凝清干脆道。
  萧恒看着宋凝清温柔的笑容,一口气噎在喉咙吐不出来,要是能回去,他早就自己回去了。
  萧恒往前走两步,被宋凝清勾着衣领拉回去,又走又拉,萧恒气呼呼地转头,宋凝清一把抱起他。
  “到底走不走?”宋凝清有点烦恼。
  “不走!不走!”萧恒抬手就要打人。
  宋凝清一把攥住萧恒的手,说着“再不乖就真的要打手心了”。随后宋凝清又把萧恒抱得紧紧,笑了笑:“和我回屋,今天可不能再淘气了。”
  宋凝清笑眯眯的模样,在萧恒眼中看起来很蠢。他的怒气就像打在棉花上,怪没趣的。
  之后宋凝清打坐一晚,萧恒也打坐一晚,早上起来的时候,也乖乖洗脸刷牙,不打猫也不砸鱼了,只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望着南方发呆。
  宋凝清也不烦他,每天准点给他讲心经,演术法,喂他吃甜点心,直到三月后,萧恒才第一次在夜里躺下睡了。
  睡觉的时候还十分嫌弃地牵着宋凝清的衣角。宋凝清抱着萧恒,给他轻轻唱起了歌。
  萧恒举起肥手生气地猛推宋凝清的脸:“这就多余了!”
  宋凝清连说是多余是多余。
  等晚上萧恒睡着,宋凝清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本书。
  封面上写着《天机观想》。
  这本书自动翻页,在第十八页停住了。原本雪白的书页上,渐渐显露出几行字。
  【花序年六月初七,萧磊云之子萧恒,拜师桃花落。】
  作者有话要说:萧恒趁宋凝清没注意,自己偷偷写日记。
  这个师兄,好笨!老子一点也不喜欢他!
  ……
  ……
  看他可怜!就一点点喜欢吧!
  ——————
  这里也更新一下,欢迎关注微博:杯杯杯里放呱呱
 
 
第二章 养崽崽
  宋凝清什么时候有的这本书,已不太记得。
  好像是他某天修行时,听到扑通一声,那本书就从头上掉了下来。
  看着封面写的是《天机观想》,打开一看,里边写的是:
  【三叶年九月初三,宋凝清,两岁,入桃花落。】
  【升龙年七月初二,宋凝清,三岁,学引气入体。】
  【素风年五月十五,宋凝清,四岁,习斩风剑法。】
  ……
  呀!这本书怎么知道我那时候在做什么?
  宋凝清当时还小,看到这个突然掉出来的东西,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兴奋。小孩有了什么新鲜事物,第一反应是向人炫耀,宋凝清也不例外。
  宋凝清捧着书啪嗒啪嗒跑去找白老祖,谁知刚跑到白老祖面前,那本书就凭空消失了。
  白老祖还以为宋凝清肚子饿了,笑呵呵地把桌上的点心分给他吃。
  “我不饿啊。”宋凝清捧着点心,一脸困惑。
  “我觉得你饿就是饿了。”
  白老祖不罗嗦,给宋凝清塞了一肚子点心,直到宋凝清肚子圆鼓鼓,他才反应过来要说什么。
  “有本书!扑通!嗨呀!这样掉下来!”
  宋凝清挺着小肚子表演一遍,白老祖依然笑眯眯地,拿着桌上的一杯酒水。
  食指和拇指合起,在酒杯里沾了酒,往空中弹指两次,先敬天,再敬地,随后沾着酒水的食指点在宋凝清额头上。
  “让我瞧瞧,是好东西咱就收下,坏东西……师父就烧了它。”
  随后宋凝清只觉神识中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窜来窜去,随后又缓缓撤了出去。
  白老祖摸摸下巴的胡子,难得有些困惑。
  “好像……就是个没什么用的东西。”
  “昂?”
  宋凝清看着师父拿出一本脏脏破破的本子,往桌上一摊,随手打开一页。
  【青卯年,老子在村口白捡一徒弟,哎哟哟好乖哦!】
  “呐,这就是日记,记载以前发生过的事。”
  宋凝清下巴磕在石桌上,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你那本书,跟这东西差不多,我还以为天降机缘,给了你什么厉害的法宝呢。这个,这个书嘛,大概……是为了让你不忘事吧。”
  白老祖勉强解释,宋凝清却依然高高兴兴。
  “好的呀!”
  “修士一人只能有一件法宝!有了这本日记本,就没别的了哦!”白老祖提醒。
  “好的呀!”
  宋凝清这一好,就好到了十八岁。他已是金丹,手中有剑,有这本不让他忘事的书,一切尽够了。
  这本《天机观想》,如今又记载了萧恒的事,是除了宋凝清外,唯二记载在书上的人。想来……是因为萧恒跟他离得近吧,宋凝清这么想。
  宋凝清成就金丹后,已有段时间不用休眠,于是晚上便能边看经书,边看着萧恒,以防他踢被子掉床底下。
  第二日萧恒醒来,宋凝清已在桌上放了一碗滚烫的粟米粥,一木碗白豆浆,一碟切好的油条,和宋凝清自己腌制的酱瓜。
  萧恒摸上一旁的脸盆,里边的水还是温热的。他自己洗了脸,漱了口,嫌弃地擦了那盒的香膏,免得宋凝清担心他被风吹裂了脸。
  你才裂脸呢!萧恒气呼呼地坐在凳子上,吃起早饭。粥熬得软糯入口,豆浆醇香,油条酥脆,酱瓜也鲜爽入味。
  一不留神……又全吃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