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佛系魔主(玄幻灵异)——巴山夜雨

时间:2019-09-06 09:14:19  作者:巴山夜雨

 =================

书名:佛系魔主
作者:巴山夜雨
 
备注:
     攻受互宠,全程撒糖。
 
  忠犬小凤凰X佛系大魔王
 
  古卿的主魂沉睡太久,他的七魄已经自主经营了。
 
  作者恋爱脑,所以……故事里除了谈恋爱什么也没有……捂脸。
 
剧情版:
 
  “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宫澈一把抓住乐铭放在他脸上的手,眼眸黯得如同无底的深渊。
 
    “……”什么情况?就在乐铭疑惑迷茫时,宫澈扶着他的手突然收紧,将他整个人圈进怀中,低头含住那让他期待许久的唇。
 
   乐铭的脑中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口中传来莲子羹的甜味,才想到要去推拒,可他浑身抖的厉害,连挣了两个都没挣开。
 
  此时宫澈的舌已经攻城略地,侵占了他所有的感官,乐铭被惊得手脚冰凉。宫澈像是不满意这样的掠夺,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伸手扯开了他腰带上的暗扣。
 
  “阿澈……”感觉到宫澈身体上的反应,乐铭脑中犹如台风过境,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他他他,他对他这么好,难道是想……这是就是传说中的,我把你当哥们你却想睡我,现场版?
 
  在线捉虫ing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铭(古卿)、宫澈 ┃ 配角:雨泽、火灵焰、岳珩等。 ┃ 其它:
==================
 
  ☆、第1章
 
  
  乐铭微微睁开双眼,眼神迷茫混沌,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直到四处漏风的柴房灌进一股凉气,神智才略微清醒了一点。他身上罩着一件看不出原色的衣衫,因损坏得严重已经不能很好的起到蔽体的作用,露出胸口大片脏污的肌肤,形容很是狼狈。
  柴房长年不见阳光,虽然空气还算流通,但气味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乐铭久居于此,早就闻不到这股味道了,他趴在稻草铺就的“床”上,许久不肯动一下。
  都说人死之后要过奈何桥,喝忘川水,不会再留前一世的记忆。可他的经历却略有不同,呃……这么说好像有点谦虚。他的魂魄如同无根的浮萍,在这世上飘来荡去,别人的一生有七八十年好活,他的一生不过十来年的光景。
  他觉得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他的人生这样“丰富多彩”。在XXX年的时候,他做过边关大将军,战功赫赫、名垂青史,奈何……英年早逝;在1XXX年的时候他中过举,做过皇商,是江南有名的商业巨贾,奈何……英年早逝;在2XXX年的时候他考过重点大学,做过偶像明星,粉丝千万,奈何……英年早逝。
  为了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修过佛问过道,拜过仙门名士,也都没办法改变最后的结果。后来他就想,难道他命中犯贱,受不起世间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他决定去要饭,一系列阴差阳错之后差点当上丐帮帮主,然后……英年早逝。
  好吧!死着死着也就死习惯了,当他的魂魄再次离体,被一股巨力吸到这位秦乐铭公子身上时,已经一丁点的不适都感觉不到了。他驾轻就熟地接管这具身体,如同扮演一个角色,毕竟是做过演员的人,他自认演技还不错。
  乐铭觉得吧!即然自己占了人家的身体,就得努力补偿人家的父母,除了本就是孤儿的那一世要过饭,他都努力成为一个父母为之骄傲的人,这一世仍然如此。他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扮演得入木三分,可就当他溶入这个身份之后,渐渐发现他的母亲不是想像中的母亲,父亲也不是想象中的父亲。
  说实话,除了他愿意,还是第一次混这么惨,难道这一世能活得久一点?那什么,这么活着好像也没啥意义……
  “这都已经日上三竿了,怎么还睡啊?”柴房的门被仆从粗暴地踢开,秦家大小姐秦仪锦眉头微蹙地打量着里面的情形。
  这间四处漏风的屋子原是秦府的一处柴房,自两年前她同父异母的大哥秦乐铭被关进来之后,整个院子都下了极其厉害的禁制,没有父亲的令牌任何人不能随意出入。平日里那有一顿没一顿的粗食,也只是顺着一个小小的豁口送进来。
  秦仪锦唇角含笑,除了初时蹙了蹙眉,连个嫌弃的神情都没外露,就那样端庄、优雅地立在柴房外,“快起来收拾一下,祖父要见你。”
  乐铭眼角一跳,随即懒懒地翻了个身,变成背对着秦仪锦,用身体表现出他的不合作。
  “大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秦仪锦见乐铭不起身,含笑挑眉,“可你也不想想,因为你母亲的存在,我和娘、弟弟在外十几年,饱受他人的嘲讽与白眼,就连秦仪镜那个贱人,都敢在背后议论我是奸生子,我怎么能不恨你们?你别怪我这些年这样对你,我也是情难自禁罢了。”
  “……”乐铭一直觉得自己对女生很有耐心,尤其是漂亮女生,就算哪个仗着自己好看耍性子、闹脾气,他也多是陪着笑脸哄着、宠着。可他这个妹妹,漂亮是真漂亮,不愧是仙门世家子弟,长年吸取天地灵气,人长得钟灵毓秀、甜美可人,只是这性子真是一言难尽……
  这次乐铭不仅没起身,还换了个躺得更舒服的姿势,秦仪锦也不恼,继续道:“你当年得了安平的喜欢,在众世家子弟中脱颖而出,被誉为瑞锦第一公子。那时我是见过你的,当真是丰神俊朗、举世无双,你怎么能被关在柴房里受这样的折辱?”秦仪锦示意丫环将衣服放在乐铭面前,“与其人不人,狗不狗的活着,不如死的尊严些,大哥认为呢?再说祖父的意思谁敢不从,你自己不肯,我唤人来帮你?”
  乐铭缓缓叹息一声,像是被逼无奈一般慢腾腾地起身,见秦仪锦没有离开的意思,伸手开始脱裤子……
  秦仪锦淡然转身,慢步往外行去,“你说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难怪世人都道妖精惯会以媚色惑人,公的母的都一样。”秦仪锦与身边的丫环轻声说话,声音轻灵悦耳,虽然话意侮辱性极强,语调仍旧是那样优雅,不高不低刚好传进乐铭的耳中。
  “脸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一个杂种而已,大小姐喊他一声大哥,可真是抬举他,他连手都残了还能有什么用处,不过像狗一样整日被关在柴房里,等着主人施舍些吃食。”丫环是跟在秦仪锦身边日久,自然知道这位大小姐表面上端着,实际里恨极了千池夫人与他的儿子,自然不遗余力的嘲讽。
  “胡说什么?”秦仪锦淡淡地呵斥,看向丫环的眸中却带着三分笑意。
  丫环的胆子更大,各种讽刺技能全开,说的话自然比秦仪锦难听得多。乐铭换好衣服,默默跟在主仆二人身后,暗暗感叹这小丫环的词汇量真大,能说出那么多让他觉得新鲜的词句。
  秦仪锦突然回过头,见乐铭要笑不笑的样子,冷冷地道:“秦叔说他这两年精神不太好了,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倒是不假。”
  “……”再这么过下去他的确要疯了,可是小姐姐你病得比我严重好吗?
  乐铭近乎贪婪地呼吸着柴房外的新鲜空气,慢吞吞地跟在秦仪锦身后四处打量,母亲喜欢的紫藤被换成大片大片的垂丝海棠,她的居处也已经和从前完全两个样子。不,应该说她存在过的痕迹都已被刻意抹去。秦乐铭的眸眯了眯,痴情一片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也不知道她后不后悔?
  乐铭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这具身体情况很不好,一直高烧不退。一次他在烧得晕乎乎中醒来,就见一个极美的美人守在他的榻旁落泪。她一边用冰凉的帕子给他擦脸,一边喃喃:“是不是很难受,母亲也不知你得了什么病,连你祖父都束手无策,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同你父亲商量好了,再过几日不见好转,我们就去疾风古都求风家给你看看,要是风家也不成……”美女的眼泪落得更急,“我只得……”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了停,神色都暗淡了几分,没有再往下说,而是转开了话题。
  乐铭那时的身体很弱,意识恢复了短暂的一会儿又陷入昏睡,但他心中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温暖。那位秦乐铭公子大概在他到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去投胎了,他占了人家的身体,就不能再让他的母亲伤心难过了。
  待乐铭的身体渐渐好转,溶入新的生活后发现,自己的这次“投胎”人品爆棚。他们秦家是瑞锦帝国三大世家之一,以炼丹名闻天下,就是瑞锦皇族对他们家都得礼让三分,他爹是秦家家主秦谦,只要秦家不倒台,他这一世十来年的荣华富贵是跑不掉的,所以他决定开始享受自己短暂的人生。
  母亲对他的要求是很高的,每日里功法、阵法、剑法的学下来,一点都不轻松,但成熟的灵魂让这一切变得并不困难,渐渐的,瑞锦第一公子的名声就传开了。他不是年少气盛的年纪,对第一公子之称并不感冒,但见父亲高兴,他心里也是欢喜的,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父亲。”秦仪锦的声音将乐铭拉回现实,他茫然抬头对上秦谦那双温和的眼眸。
  由于前世的种种经历,乐铭知道自己在这世上的时间并不会太长,自然也不会对这里的人事投入太多的感情,他本着演好一个角色的心里对待千池与秦谦,只是时间久了难免入戏深些。
  就像眼前这个男人,他曾经给了他如山的父爱与无边的宠溺,让他在明知不会长久,却依然全心回报,真真正正地把他当成父亲敬重,可他亲手将他捧上天际,却又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给了他致命的打击。原来他对他的好是要还的,而且是连本带利的还。
  乐铭微微垂下眼,避开了秦谦的目光。他紧握成拳的右手传来隐隐地刺痛,提醒他两年前那个雨夜里,秦谦如何用屠魔剑直指他与母亲……
  “嗯。”秦谦应了一声,并没有多看这个被他圈禁了两年之久的儿子一眼,率先进入秦家老家主居住的“篱园”。
  秦仪锦见秦谦神色冷漠,眼底有笑意溢出,纵使已经努力克制情绪,但到底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忍不住微微仰起下颚得意之色尽显。她仪态优雅地跟在秦谦身后,感觉乐铭没有跟上来,停下脚步回首微笑相侯,当真是倾国倾城的绝色。
  乐铭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种种快步跟了上去。
  
 
  ☆、第2章
 
  篱园位于龙首山的最高处,常年飘着药草的香气,十来个小童子各自忙碌,往来穿梭间井井有条,脚步轻快、灵敏,见到秦谦等人皆停驻问候,神色从容淡定,一派仙家弟子风范。
  自秦谦接管秦家家主之位,秦云珏甚少再管家中事务,只求炼丹之术上能再有进益。前日里欧阳诚前来拜访,提了一些陈年旧事,倒让他不得不提起精力把家里的事安排一下,免得因些过往之事闹得家宅不宁。
  秦谦进入篱园正堂的时候,秦云珏与二儿子秦谚已经喝了一杯茶,见他进来没给什么好脸色,茶都没给喝一口,就摒退了服侍的人,“我让仪锦那丫头把他带过来,人到了吗?”
  秦谦脸色也不太好看,但仍恭谨作礼,“父亲,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嗯。”秦云珏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将一个小瓷瓶递给他,“好歹有你一半的血脉,你自己动手吧!”
  秦谦沉默了一瞬,方才接过秦云珏手中的瓷瓶。
  “大哥若是为难,我可以代劳。”秦谚与秦谦年纪相仿,样貌也有五分的相似,两人性情却完全相反,一个温和随意,一个冷峻严谨,这话由秦谚口中说出来,平白带上两分肃杀之气,让秦谦狠狠地蹙了蹙眉。
  “父亲说的对,好歹有我一半血脉,不劳他人之手。”秦谦冷冷回应。
  秦云珏叹息一声,要是当年不让长子去“云涛神阁”,他就不会遇见千池那妖女,哪还有后来这许多事情……
  两年前,秦家出了件极丢颜面的事,欧阳家的家主欧阳诚无意中发现,名动帝都的千池夫人竟是蛇妖变化的人身。瑞锦帝国是个极重血脉传承的国家,帝国三大世家之一的秦家竟让一只妖进了门,还成为当家家主夫人,这无疑是件能轰动整个大陆的丑闻。
  更让人好笑的是这只妖为秦家主生的儿子,被奉为瑞锦第一公子,眼见着就要与瑞锦皇帝陛下的胞妹安平公主议亲了。皇帝陛下、秦家老家主都被这个事实震惊得目瞪口呆,只觉好像被人打了好几个大耳刮子,脸上火辣辣的烧。
  皇帝陛下暗中向秦家施压,要求秦家处死千池和她的孩子,秦家老家主也觉得颜面扫地,必须用妖族的血来洗去他们家的耻辱。两人的意见倒是统一,可就在秦家向已经被软禁的千池夫人下杀手的时候,龙首山突然出现十余名黑衣术士,也不知他们是人是妖个个身手高超,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将千池救出了帝都。
  “仪锦,带他进来。”
  秦云珏威严的声音传出正堂,秦仪锦静静看向乐铭等着他动作,乐铭在她闪烁的目光下抖了抖鸡皮疙瘩,大步往堂内走去。
  其实,不怪他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有看法,实在是他们的相处模式太特别,自乐铭被关入柴房之后,唯有秦仪锦来看过他。也不知她如何在秦谦那里得到禁制令牌,反正每个月都得来个一次两次,有的时候并不进来,只站在外面用极度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整滴跟私会小情人似的。
  更多的时候她会带一条火红色的鞭子,然后跟右手已残又没有武器的他过过招,结果可想而知。打骂他都忍了,只有一次秦仪锦当面辱骂他的母亲,他生平第一次打女人,一巴掌乎她脸上,终于看见那张优雅的脸不再优雅是什么样。
  后来,他被秦家的仆从按在地上任秦仪锦虐打,甚至在他脸上划下好几条见骨的伤痕,可过几天之后他的脸仍旧完好如初,连个疤痕都见不着,那时他才真正体会到这一世的他的确不同,当时心情很复杂……
  乐铭如同之前无数次前来拜见祖父一般躬身作礼,之后问候二叔秦谚,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举手投足风仪出众如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