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丑游戏(玄幻灵异)——漆野

时间:2019-09-06 09:14:56  作者:漆野

 《小丑游戏》作者:漆野

文案:
一场全球性的游戏爆发,适者生存,不适者死亡。
小丑的疯狂,将颠灭世界。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昇肖洛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9102年5月23日下午三时,九兴市中央一级监控大楼警用陆地停车场上,一群统一黑色防弹制服、头戴盔帽、双手环握M108式重型狙击|枪的国防战警统一列阵,严阵以待。
  天空阴沉,但战警们手中的狙击|枪通身泛着漆黑冷调的肃杀光芒,在他们身后,是由国防部耗费巨资,采用全景特制防空防弹的钢化玻璃建造的一级监控大楼。
  整个九兴市的海、陆、空,武警、战警、特警都被调出去驻守各个重要市道、街道,在九兴市的各个角落,平时民众根本没有机会瞧上一眼的96A式主战坦克、武爆10武装直升机、轰7K轰炸机、歼09战斗机等等各式武器,全都不要钱似的安静立在街道市角。
  如果不是满街的漆黑还散发着一股股汽油味的汽车遗骸、被轰炸得滩成一堆堆的断楼残道,以及满地的鲜红尸骸血骨,人们甚至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实战演习。
  嗯,被放到市民街道上的实战演习。
  即便是这样,伤痕累累的九兴市依然没有逃过命运的劫难。
  就像世界上众多其他的城市一样,每天都有人突然消失。
  也许是正在和你闲聊的朋友,也许是没事又爱与你磕叨的父母亲人,也许是学校里的老师同学,又或许是路上陌不相识的路人……
  在下一个你看不到的街角,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开始还只是一小部分人,有人到警局去报案,警方只当作往常的某些人口失踪案件处理,或许过几天就能找到了。
  这一小撮的人口,在世界各地的各个角落悄无声息的失踪消逝,就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与他们最亲的亲人或许会痛哭流涕,抱着贴有失踪者照片的寻人启事满大街寻人。但也有人消逝了,就真的消逝了,没有任何人会为他哭泣。
  也许这就是人情的冷漠罢。
  但这真的就只是少部分人而已,在世界的各个地方悄然上演着,根本激不起一点浪花。
  9102年5月23日下午三时四十二分零三秒。
  一双干净洁白、款式简洁的运动鞋出现在九兴市中央一级监控大楼前的一片废墟之上。
  顺着这双白净到无瑕的鞋面之上,是一对骨节突出、白皙纤细的脚踝,这对脚踝的骨形、肤色,无一例外的好看。
  再往上,是一双长到令人发指的纤瘦长腿,黑色的西装裤完美包裹着两条长腿,长裤笔挺一路蔓延直下,直到快到脚踝处微微收拢,更加完美的衬出了这双腿的优美弧度来。
  废墟的焦土之上,天空阴暗晦涩,但少年白皙衬衫上微微凸起的喉结饱含禁欲之色,完美的下颚棱角分明却又不显得锐利,干净的白衬衫上面解开两粒扣子,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点同样白皙到透明的胸膛。
  林昇安静地站在这片废墟上,在他面前不足一百米,是一大片黑漆漆的战警列队,他独自一人站立在这方,右手还扶着一个与这气氛格格不入的银色行李箱。
  望着对面黑压压的一片全副武装,林昇眼神空荡地把视线转向他的四面八方。
  楼林疮痍,焦土遍野,一大堆一大堆的建筑、车辆、公共设施,全都蒙上了一片焦黑,斑驳地混杂在一起。
  只有他来时的公路,除了地上零星的几个巨大坑洞和一道道焦黑外,其余还算完整。
  道路依旧宽阔,只是宽阔到令人内心茫然而又空荡。
  无所适从。
  “咔沙沙——”
  一道电流的声音突兀响起,打破这荒芜的宁静,林昇扶了扶鼻梁上银色的眼镜,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转向了孤立在停车场与这片废墟之间唯一的一台播报音响。
  电流声持续了好几秒,颤颤巍巍之后,终于冒出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声。
  “尊敬的广大市民,这里是国际中……央广播电台,今日……将继续为您播报不完全存……活人数。根据卫……星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消亡人……数已达十五亿三千六百万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七个百分点,比昨日高出三个百分点,目前全世界平……均存活百分比约为百分之六。我们坚信,只要还有一个人口存活,人类就还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无限可能,请尚存活的民众们找好隐……蔽物,保证自身安全,你们的存在,就是人类的希望。”
  信号非常不稳定,播报广播不时流过沙沙电流声,短暂的播报声有惊无险地结束之后,就是无限的寂静沉默。
  对面一大群的武装战警们依旧昂扬挺拔地站立,就像一棵棵永不倒下的青松,只是即便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林昇也能感受到一种莫大的悲哀与绝望在人群之中蔓延。
  就像一种无形无色无味的气体,在悄然间袭遍全世界,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包裹在致命的绝望中,一点点玩弄。
  多么像世界的嘲讽与愚弄。
  国家总局上校二级军衔副部长赵汪海在播报结束以后,默默抹了一把老泪纵横的眼泪,明明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生生把自己熬出了一嘴的胡子,端正的模样生生被拉老了十岁,看上去活像死了儿子的老父亲。
  但事实相反,他是失去了老父亲的儿子。
  赵汪海母亲去得早,是父亲一手把他带大的,为了抚养自己,爱抽烟的父亲硬是横起一把心肠借了烟,就是因为他小时候曾经抱怨过二手烟影响到了自己。
  可是在几个月以前,他的父亲,也即是最早的一批消失的受害者,在有一次他下班回家以后,就再也不见了。
  如果早知道父亲有一天会突然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不见,他当初就不会一昧只顾自己的让父亲戒烟,就算知道抽烟有害身体,他也一定会买最好的香烟孝敬他父亲,那也不至于像如今这样让自己每天活在后悔与自责中。
  赵汪海越想越伤心,最后又一次在陆平的眼前,从他那身神气昂扬的军服怀里一把掏出了他那张不知道擦了多少回眼泪鼻涕的手帕,默默地一醒鼻涕,然后又就着那张擦满鼻涕的手帕往自己那张颓丧的脸上擦去不停涌动的眼泪。
  陆平嫌恶地移开眼,一双性冷淡的单眼皮即便在听到广播以后也没有丝毫的起伏。但即便是再性冷淡,被身侧一把鼻涕一边泪哭得跟狗一样的赵汪海一弄,也实在是不耐烦。
  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人竟然也能和自己平起平坐,拥有一样等级的军衔。
  
 
  ☆、第 2 章
 
  陆平扶了扶自己腰间的手|枪,朝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前走去。
  一个男人背对着陆平站在落地窗前,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停车场上的一众战警,也能看见前方连绵起伏的废墟。
  “上校,今天九兴存活率又比昨天下降了三个百分点。”
  陆平犹豫了一下,语气稍微收敛了一点。
  “这恐怕是最后一批人了。”
  陈疏远慢慢转过身来,黑色的军装完美勾勒出他的身材,宽阔的左肩上是五颗耀眼的徽章,这是代表军人的至高荣耀。
  修长的双腿包裹在一双皮靴中,随着陈疏远的转身,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声响来。
  陆平感觉面前的男人一如既往地带给自己一种强大的威压,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与生俱来的气场,在加上这位上校将近一米九几的身高,使陆平不自觉就低下头摆出了臣服的姿态。
  陈疏远是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在小丑事件发生以后,他被上级调来这里负责看守与调配战警与武器等资源。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有本事,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上校军衔,虽然这其中与他显赫的家世离不开关系,但是仅凭在这末世下的重大危机下,有了陈疏远的带领与指导,九兴市的战警才能守卫住监控大楼,没有让R·赫森的阴谋得逞。
  “上校,停车场前面好像有一个人!”
  即便是哭唧唧的死样,赵汪海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分,在看到前方有一个人影的时候,还是及时汇报。
  陈疏远俊朗的眉毛轻轻一挑,似是有些出乎意料。毕竟在这末世来临的时刻,幸存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就算有,也早就找个地方躲藏起来,谁会这样大咧咧的敢来军队的地盘?
  仅仅思考了两秒,上位者决策果断的性质就体现了出来。
  “去问问干什么的。”陈疏远毫不在意的下达命令,一边走向巨大落地窗前的衣架伸手拿过自己同样色系的黑色风衣。
  “今天是差不多时最后一天了,R·赫森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今天也许不会来了,去下面看看吧,让大家都把武器准备好,也许今天,所有人就要去他的地盘了。”
  帅气利落地穿上黑色风衣,及膝的黑色风衣给陈疏远本就淡漠的面容添加了一抹高贵坚毅,把他周身那种与神俱来的高贵诠释的淋漓尽致。
  陆平和赵汪海两人铿锵立正,原地响亮地答了声“是!”,便恭敬跟在上校身后,准备下去进行每日的视察。
  几位军官跟在陈疏远身后乘坐电梯从十八楼来到一楼,陆平迅速派遣一个位守在电梯旁的年轻战警低声耳语了几句后,小战警眼神敬畏地看了一眼他们的上校,便一路小跑跑向了停车场外的林昇。
  而陈疏远几人径直走向监控大楼前被充当临时校验场的地上停车场,从始至终,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场外孤零零一个人站立的少年。
  小战警一路跑近了才发现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竟然是格外的精致,漆黑的头发稍显凌乱地碎在额前,一张西欧般的脸格外立体深邃,一副精致低调的银色眼镜架在眼前这少年异常高挺的鼻梁上,一双眼窝深陷的双眼即便掩藏在银框眼镜下,也能瞧出那琥珀色的光泽在少年眼中缓缓流动着。
  简直就像从西欧童话里走出来的高贵王子。
  一时间小战警紧张地握了握别在腰间的狙击|枪,语气结巴地生硬道:“你是干什么的?”
  本以为这么精致美丽的少年很有距离感,让小战警没有想到的是,少年的双眼一开始似有一层薄雾,总是茫然而有些涣散,但是在看过来的那一瞬间,却不是想象中的冰冷,相反的,少年在开口的一瞬间,就好像被沐浴在阳光之下的美丽雕像,给人一种只可观赏不可亵渎的神圣与温暖的感觉。
  “你好,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林昇的语气透露着一股连他自己都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温暖,只是此刻他内心茫然又有些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战警瞪大眼睛回头看了看停车场上正在巡查的上校,又回过头来左右望了望两边他已经看了几个月的场景,颇为惊讶地对这个说话异常温暖的少年惊叫道:“发生了什么?!兄弟,这都世界末日了!你说怎么了?这当然是炮弹打的了。”
  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偏偏就这么智障了呢。
  果然老天爷还是公平的,感谢爸爸给了他脑子!
  本来以为自己的表现已经足以说明一切的小战警兀自观察眼前这个帅气的少年,禁不住想起了还在巡查的上校,突然发觉一直以来崇拜的上校好像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实在是上校总是过于冷漠,加上在一众帅哥云集的战营里总是最拔尖的那一个,好多女战警都偷偷喜欢上校。但上校有时候又有点过于……高傲了点。
  想到这,小战警忍不住又偷偷打量了林昇几眼,越看,只觉得越加顺眼。
  果然好看的人都有让人情不自禁喜欢的资本。
  然而,林昇此刻的眼神却是有些怪异,虽然他白皙到透明的容颜看上去依然那么淡漠而温润,但他琥珀色的双瞳却是暗了暗。
  小战警见他这副模样,不知怎的就是觉得莫名有些可怜,又看少年的身姿看起来是在是过于单薄,至少比起自己来说,是在显得过于纤瘦。
  “你不会真不知道吧?那你知道R·赫森吗?”小战警瞧了瞧林昇的神色,见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依旧充满着茫然,心下不敢置信,忍不住又补充道:“R·赫森!就是那个导致全世界人口急剧消亡的小丑王Rowe·Hewson,中文名叫罗威·赫森的小丑王啊!”
  林昇脑海里似快速闪过某种画面,但闪过的画面实在是太快,他依旧什么印象也没有,只是继续茫然地盯着眼前抓狂的小战警。
  就在小战警准备继续说话的时候,陆平一贯阴鸷的声音突然响起。
  “018,问出来了吗!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被称作018的小战警浑身一个机灵朝陆平那边看去,就见到陆部长站在一脸冷漠疏离的上校身后,这位上校安静地立在一辆99A式坦克旁边,几位平时战营里颐指气使的大佬都噤声小心围绕在上校身后。
  看到上校的那一刻,018立马回首以一个标准挺拔的军姿敬了个军礼大声喊道:“报告上校,这个人应该只是个平民,他看起来好像还没有理解现在这个末日时代,甚至不知道R·赫森。”
  几个重要首领本来丝毫没有把视线放在这边,只是在听到小战警后面的话时,都不约而同转过来看向了林昇。
  就连一只侧着脸表情冷酷淡漠疏离的陈疏远也转过了头,嘴角轻易就扬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连小丑王都不知道,这样的人在这末世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然而,陈疏远在看到少年那张即便低调掩藏在银色眼镜下,也依旧高调得过分的脸时,嘴角牵起的那抹弧度很快就变得僵硬不自然起来。
  
 
  ☆、第 3 章
 
  即便对面那个少年只是一个平民,但是即便在这样全球陷入末日危机的环境下,好看的人依然会惹来别人的关注,哪怕现在这个受关注的人一贯是陈疏远本人。
  陈疏远家中几辈为官,世袭官位,到了他父亲那一辈的时候,家中已经是掌权一方的重要军官世家,父亲掌握北方大半军政要务,而他也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在家中权利的掌控与自身的努力下坐到了上校的位置。
  只是很可惜,他这上校的位置还没坐两年,R·赫森就出来霍乱世界,制造世界级的全球恐怖危机。
  陈疏远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高傲的,但这高傲不是平白滋生的,这是在一切都有基础保障的前提下衍生出的,独属于他们这种天之骄子的高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