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一觉醒来发身边睡着竹马的白月光(近代现代)——村花花花花

时间:2019-09-06 09:16:20  作者:村花花花花

   《一觉醒来发身边睡着竹马的白月光》作者:村花花花花

 
  文案:高亮排雷:①有骨科情节!
  ②受傻憨憨!有心理问题,心理年龄不大但是要我讲俺也不清楚
  ③文笔一般,沙雕风,轻松无虐
  大噶好,我要上学了,以后更新时间按微博的哈(我是渣咸鱼,开太多本了)
  天然渣又软又怂“直男”受x不怀好意的攻们(1v4)
  我跟周狗情同手足
  那是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我就把他绿了
  自此我走上了十八弯的山路
  我对漂亮哥哥硬不起来。
    ……真香。
 
 
  1、
  我跟周迟书认识了十几年,情同手足,是可以内裤同穿的友谊。
  不要误会,是分开穿。
  可是有一天,我一觉醒来,身边睡着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白月光,新追上的男朋友。
  ......
  死到临头,坐在床边,我点了一根烟,想,怎么死才能不损我的帅气。
  2、
  这件事情要从昨天说起。
  周迟书抱的美人归,我们这些做兄弟的自然要做东好好为他庆贺。
  他带着美人来了,美人是真美,看得我晃了晃神,然后他就对我笑了一下。
  “云狗,口水流出来了!”
  周迟书小气,居然脸黑了,我心中悲凉,我的老天爷啊,十几年的兄弟,居然敌不过一个美人。
  但是即使他不仁,我也不能不义。
  周迟书每次到包厢都喜欢坐角落,以往他身边坐的都是我,可是我今天特别识相懂事地让给了美人。
  啧,我真是一个天上难寻地上难找的天使兄弟,周狗你没有必要谢我,都是兄弟应该做的。
  然而周狗不仅没谢我,反而脸更黑了,一晚上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唉,男人啊。
  3、
  我一伤心,酒就喝多了,一个不知道谁带来的小模特坐到了我身边。
  我看了看,胸真大,我喜欢,嘿嘿嘿。
  小模特心思很明确地灌我的酒,我对胸大的美人的酒一向来者不拒,喝得头脑晕晕,就和小模特蹭在了一起。
  迷糊之中看到周迟书走了,经过还撞了我一下。
  左臂都麻了,可是我被欺压惯了敢怒不敢言,只得埋在大胸姐姐的宽厚的胸怀里找安慰。
  然后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了,第二天醒来,物是人非【少年憔悴】。
  我明明找的是胸大身软的漂亮姐姐,为什么床上躺着的是胸平有肌肉鸡/巴掏出来比我还大的漂亮哥哥。
  更重要的是,呜呜呜,妈妈,宝宝屁股疼。
  4、
  “醒了啊。”
  一只胳膊突然搂住了我的腰,我一懵就倒到软软的床上,正对上了一双美眸。
  “小美人,哥哥好像以前见过你。”
  我一个愣神,往日撩漂亮姐姐的话脱口而出。
  “噗嗤。”
  小美人笑了,我萎了,因为我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卿本佳人!奈何为男!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聪明的我打算倒打一耙,义正言辞。只要锅甩得快,责任就追不上我。
  “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我兄弟这么爱你,你对得起他吗!啊!我虽然又帅又有钱几把又大又温柔又善良......”
  我数自己的优点数的热泪盈眶,越发觉得像我这么优秀的人不该死,该留下来造福万千大胸(重点)漂亮姐姐。
  可是我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小美人正把玩着我软趴趴的小兄弟,语气有些轻佻。
  “大、几、把?”
  ???喂,你他妈什么意思,你这样子老子分分钟打你哦。
  估计是我脸色太黑,他怕了,嗯,对,他怕了!
  然后他掀开被子,让我看到了他正在沉睡的大兄弟。
  日夜变色,我好像......没有发育完全。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你怎么这么大?你开挂?”
  5、
  有人要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很简单,我披上衣服跑出去了。
  不是我怂!
  我皇城小霸王从来不怂!
  原因很简单......老子硬了......
  我应辛谁啊?劈里啪啦螺旋直钢铁直男,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有胸的漂亮姐姐,可是我居然被一个男玩硬了,还是一个刚操过我的,最好的哥们的白月光。
  我差点手起刀落把仰头昂威的小兄弟切了好吗!
  这还不是最狗血的,要不是我刚出门就碰到了黑脸周狗,我觉得我还能狗三年。
  6、
  “应辛,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他这么正经地叫我名字,我不止小弟弟软了,腿都特么软了好吗?
  周迟书小时候软懦懦的,跟在我后面叫辛哥哥。
  哦吼,大点就变态了,张口闭口称应狗。
  叫我全名的,只有两次。
  一次是我背着他和一个龟孙飙车,断了腿,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他一来看我,见面第一句话,不是你好你好,是——应辛你特么怎么没死?
  嘤,人言否?委屈jpq.
  还有一次就是现在了。
  7、
  怂话不多说,我想逃。
  我冲他笑得诚恳又温柔,暗地里希望美人能隔着一扇门知道现在的状况不要出来,然后一步步往门口挪。
  可是今天,老天爷一碧如洗的蓝蓝肚皮上为我特意写了一个字——死!
  “哥哥~跑这么快干嘛?”
  一时间,气氛极为尴尬。
  可怜又无辜的我,身后是刚睡过的美人,面前是美人的现男朋友。
  美人的现任男朋友说:“你们睡过了?”
  美人说:“当然,哥哥对我的技术可满意了。”
  【摸下巴】美人现任男朋友的脸色现在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一个出差的丈夫回家发现开门的是一个裸男!
  天呐!
  而这个裸男身材外貌本钱都远甚于他!
  更重要的是!噔噔噔!这位独一无二的绝顶裸男还是他共患难同享福的好兄弟!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啧啧,真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专业小应为诸位激情解说。
  我正自导自演,顶着一张怨夫绿脸的周迟书抓着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哥哥,有时间再约啊?”
  美人在后面不知死活地喊着。
  我正在心里为我的前途担忧,只默默地回答:不约不约,哥哥只跟漂亮姐姐约。
  8、
  周迟书将我胡塞进他的车里。
  看着他新买的车,我的心痒痒的:“行啊周狗,我跟我哥要钱我哥说买你个几把,没想到你小子说买就买了,你咋这有钱!”
  周迟书习惯了什么都要刺我一句:“我到公司上班你去酒吧泡妞,你有个屁资格问这句话。”
  没等我兴致勃勃接着往下讲,周迟书脸猛得拉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用了好大一股劲关上门,还在一旁不要钱地发散寒气。
  我识趣闭嘴,只在心里嘀咕。
  车多贵啊,有气冲我发不行嘛!年纪不大脾气大!
  周迟书目视前方,语气冷森森的:“你怎么想的?”
  “啥玩意?”
  我是真不明白,怎么想车?还是跟他的白月光滚床单呀?咋不说清楚呀?
  你不说我咋知道你问什么,咋知道怎么回答你啊。
  我在心里着急。
  周迟书向我射来杀人的眼神,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老子问你怎么想的跟余嘉禧上床?你特么不是说你对男的硬不起来吗?这就是你特么的硬不起来?你骗傻子呢,你特么是不是知道......”
  9、
  我立马乖巧坐姿,竖起耳朵凑过去,准备听小秘密。
  .......
  ???
  我脖子都酸了你沉默你妈呢!
  说呀!我该知道什么!你倒是说呀!
  说话说一半没性生活哦!
  我正捶胸顿足,心痒难耐。
  “下去!”
  我怀疑我听错了。
  暴躁老哥耐心重复:“你没有听错,老子叫你滚下去!”
  下一秒,眼前忽变,我屁股一痛就被一脚被了下去,还吃了一脸的车尾气。
  我捂着屁股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撕心裂肺地大喊:“周狗你特么给老子记住!老子也是有脾气的!你以后别想让老子帮你泡妞!”
  谁还没有点脾气了,我不敢当你面发还真当我不敢背地逼逼吗!
  嗯?等等,这是不是说我睡了他白月光的事情算过去了?
  哎哟,不错哦,美滋滋。
  我心情畅快起来。
  “快乐的池塘里面,有只小青蛙,它跳起舞来,就像被王子附体了......”
  咦,有电话诶,林秘书。
  妈妈咪呀,我哥回来了。
  “是的少爷,应总看上去心情不大好,麻烦您尽快回来。”
  10、
  我开自己的小超跑回去了。
  刚在车库停好车就看见了李秘书,我十分热情地迎过去:“李秘书,天气这么好,你不在我家坐久一点吗?”
  李秘书估计是不知道天气好跟在我家做客久一点有什么关系,神情三分怪异,七分同情:“少爷快一些上去吧,我先走了,您自求多福。”
  我屁股一痛,想到李秘书家做客。
  李秘书温柔又坚定地拒绝了我这个不成熟的小想法。
  王妈帮我开的门,表情/欲言又止,讲话吞吞吐吐,我......我到最后也没憋出过什么来。
  每次我一惹祸回家王妈就这模样,话越少说明我惹的祸越大,我大哥越生气。
  我心里一咯噔,这一句话不说的意思,很危险啊。
  我脚麻在当场,先把头探了进去,我大哥不在沙发上。
  王妈好心提醒:“大少爷在你房间。”
  我开始怀念暴躁老哥了,他为什么不打我一顿?
  只有在我住院时我大哥才是最善解人意的。
  连生理活动都能面不改色地帮我完成,真是十佳好大哥。
  11、
  我观察的时间太久了,王妈许是烦躁了,一点点将我拉了进去,关上了我的逃生之门,言语可亲:“小少爷,你快上去吧,拖得越久,大少爷揍得越狠。”
  我觉得她言之有理,可是当我推开那扇地狱之门的时候,求生欲让我想拔腿就跑。
  “带上门,过来。”
  轻柔低沉,听不出情绪的语气让我没有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我关上门,磨磨蹭蹭地过去,巴不得能跪在地上用爬的姿势以彰显我深重的内疚。
  “快点。”
  声音低了一度。
  我不受控制的大步走过去。
  房间没有开灯,连窗帘都拉上了,我只能隐隐约约地看清眼前人。
  浓眉、星目、薄唇,气质冰冷。
  我委委屈屈地趴到他的大腿上,没出息的哽咽:“呜呜呜,大哥轻一点,我好大一人了。”
  我能感觉到大哥宽厚的大掌抚摸着我的臀/部,然后解开我的腰带,脱下了我的裤子。
  房间凉飕飕的,连我袒露出来的屁股蛋也凉飕飕的,心里又委屈又紧张。
  习惯性抱住他的腰,将鼻涕泡蹭到他纯黑的西装上。
  12、
  接着,我哥按住了我的腰,从身后缓缓抽出了一根小扁条。
  说起来,我跟它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感情不次于周迟书。
  谈起这个,我就要跟大家伙好好说道说道。
  小扁条约有我哥食指宽,有一个成年男子手臂这么长,一抽到人身上,那感觉,怎一个酸爽了的。
  在我第一次惹祸——五岁剥周迟书裤子比小唧唧,把人惹哭,它就陪伴着我,一直到现在。
  “啪、啪、啪......”
  我哥抽起来速度不快,像是要给我一个缓冲期,每次都要在半空中顿一下。
  屁股又痛又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抱着大哥的腰开始痛哭:“呜呜呜......哥哥,我好痛啊......呜呜呜.....你疼疼我,不要打了好不好......呜呜呜......”
  可是大哥冷酷如冰,打起来毫不手软,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不知道打了多久,我的屁股早就没有直觉了,眼泪都哭干了,将头靠在他的侧腰小声抽泣。
  13、
  在我打第一声哭嗝的时候,他总算是停了下来。
  他摩挲着我的脸:“屁股痛吗?”
  我撇开脸不让他摸,打的时候一点不留情,现在来装什么!讨厌鬼!
  大哥“啧”了一声,口气听起来不是很好:“不痛你不长记性啊,我一不在你就耐不住,宝宝,是不是大哥平日太纵着你了,让你不知道我的底线?”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我的沉默没有让大哥退缩,他将我抱在怀里,一手锢着我的腰,一手托着我的腿,刚好使屁股悬空,然后把我带去了卫生间。
  等身的大镜子照出了我们两个人。
  他衣衫整齐,随时能出去开会,我下/身赤裸,只穿着一条被自己蹭的皱巴巴的衬衫。
  emmmmm,突然有些害羞。
  脸红jpq.
  大哥用嘴唇蹭着我的脸,格外亲昵:“宝宝居然还知道害羞?”
  我向来喜欢他的亲昵,这次也就不躲他了,只哼了一声,以表不满,然后十分硬气地吩咐:“照什么镜子啊,快给我上药,不然我不理你了!”
  14、
  大哥不搭理我了,他看着镜子,表情严肃地将我转了个身,让我面对他,屁股朝着镜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