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豪门弃夫(穿越重生)——风悬

时间:2019-09-06 09:17:01  作者:风悬

    《穿成豪门弃夫》作者:风悬

  文案:
  何遇穿进一本刚看完的小说里,成为文里头因为对主角受死缠烂打,所以被主角受的追求者们联手整废的反派男配。
  这个男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靠的不是他自己本身,而是他有名无实的豪门老公。
  他被整废的开端就是从他被离婚开始。
  何遇刚一穿过来面对的就是一纸离婚协议,而在上一刻,原身已经开开心心的把名字签完了。
  何遇:……
  ——
  何遇离婚后,主角受和他的追求者们突然发现,何遇还、还挺可爱的想……?
  ——
  1:何遇VS顾俨,外表禁欲受VS脾气非常不好被迫禁欲暴躁大佬攻
  2:会复婚
  3:1V1,HE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遇,顾俨 ┃ 配角:一群摩拳擦掌的情敌,原主角受 ┃ 其它:
 
 
第1章 
  何遇是个大三学生,正忙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每天都很忙很累,晚上躲被窝里看的小黄文是他目前唯一的消遣。
  这天晚上他在某个**站金榜上点开了一本标了nph的连载文,作者文笔好,剧情流畅,人设讨喜,可是,说好的h呢?
  那么多优质男配,还有一个死缠烂打,囚/禁和下药都干过了的反派男配,偏偏一点肉都没有?
  不止是何遇不满,其他读者也曾多次抗议,最后的结果就是……
  作者弃坑了。
  何遇掉进了一个坑里,他看着评论区被作者置顶的那段话,熬夜刷文的头更疼了。
  【此文已坑,永生不填,爱看不看,致敬某个在追我文的大大!对,我知道你在追我文,你这个让我掉坑十年还得意洋洋宣布弃文的渣作者!呵呵,来啊,互相伤害啊!】
  何遇:……
  这、他只想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何遇有点难受,但是还是照着习惯给了朵代表满意的小红花和打赏红包,然后决定下次选文不能这么仓促了。
  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二十,今天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所以放纵了一点,不过这会儿也该睡了。
  何遇把手机丢到一边,几秒钟的时间就睡了过去。
  睡醒时,他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了眼。
  这一睁眼,让他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没醒。
  首先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张透着沉重感的红木长桌,桌面上有一张白色为底的纸,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十分显眼。
  然后就是长桌对面坐着的男人。男人的气势就像这红木桌子,煊赫的气势中透着沉而稳重之感。
  他的样貌俊美出众,剑眉之下是一双寒潭一般的眸子,平静,却让人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他身上穿着妥帖的西装,领带上方的脖颈线条很优雅漂亮,明显凸起的喉结透出丝丝难以描述的性感。
  只消一眼,何遇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他的菜。
  但是他现在更在意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面对着一个他之前保证没见过的男人。
  还不待何遇出声,就见对面的男人张了嘴,用低沉磁性的男声不疾不徐的对他道:“何遇,记住你的选择,以后你和顾家再没有关系了,也不要再去见老爷子。”
  “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滚了。”
  男人话落,有两个保镖打扮的人虎视眈眈地看着何遇,对他道:“走吧,何先生。”
  何遇很懵逼,却还是没有贸然的说什么,在情势的逼迫下,他顺从的跟着高大的保镖出了门。
  到了门口时他回头看了男人一眼,视线触及到那只轮椅,神情顿时僵硬了下来,眼中则满是茫然。
  何遇?离婚协议书?坐轮椅的男人?
  这不是《娱乐圈之最强上位攻略(nph)》里头的元素吗?
  何遇,是文里头那个反派男配的名字,但是恰好他也叫何遇,所以一开始男人这么叫他时他没觉得哪里不对,甚至看到那份离婚协议书时,他也没太在意。
  强烈的某种预示感让他回头看了男人一眼,在看到那只轮椅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所有的元素都串联在了一起,然后得到了某个结果。
  他,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穿进了那本书里,变成了那个反派男配‘何遇’。
  何遇心中惶然,他出了顾家,环视着周遭依旧陌生的环境,正在无措时,脑海中突然涌现了部分记忆。
  ·
  因着那突然多出来的记忆,何遇拉着行李箱成功找到了原身租的房子。
  其实原身为了这一天可已经计划了很长的时间,他的东西原身早就从顾家搬出来了,这只行李箱装的是最后的一些物件。
  坐在空旷的客厅,何遇回想起原身的作死史,重重地吐了口气。
  ‘何遇’从小和顾家顾俨定了婚约,‘何遇’的父母没的早,爷爷也走了之后,他就住到了顾家,年纪一到就和顾俨扯了证,说起来也就是去年的事情。
  而一年时间不到,他就用很不光彩的姿态和顾俨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何遇’呢他心理上是个攻,和顾俨本来就性格不和,彼此关系其实挺生疏,在身体上更是完全不能契合,结了婚也和没结一样。
  两人相敬如宾,各不干扰,也恪守着婚内的规矩。直到‘何遇’再次遇见了主角受,也就是他在学校时期就喜欢和仰慕着的男神季青临,轻易就重燃了爱火的他开始一次次的主动接近季青临。
  季青临在娱乐圈混,他就利用顾俨和顾老爷子给的资源和钱去支持季青临,追求得明目张胆,季青临拒绝他,他就死缠烂打,季青临油盐不进,他就给季青临下药准备生米煮成熟饭。
  因为下药这事儿,何遇总算是犯了众怒,让季青临的几个优质追求者无法继续容忍,一合计,就把何遇的事情捅到了顾老爷子那里。
  因为这个,顾老爷子直接气进了医院,到现在都还没能出院。
  也因为事情闹大,又把顾老爷子气病,顾俨再不能容他,提出了离婚,而这也是‘何遇’想要的。
  ‘何遇’在发现自己深爱季青临之后,已经觉得这婚姻是一种拖累。就这样,他毫不拖泥带水的就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
  这时‘何遇’这个恋爱脑半点没想过,他离了顾家,他靠什么抵抗住那几个情敌的打击?
  顾家是G城顶级豪门之一,顾俨虽然身上有疾却极有能力,也极有声望,有顾家和顾俨做靠山,‘何遇’当然是可以要风得风要雨,谁要动他都得掂量掂量。
  而他被顾家赶出来之后,他就什么都不是了,揉圆搓扁,都变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
  其中概念,远不是‘何遇’所想的,钱他可以自己赚的那般简单。
  因为‘何遇’的骚操作,对他一向大方的顾俨别说股份,连钱都一分没给他,没回收之前给他的东西已经是看在了顾老爷子和何爷爷的面子上。
  ‘何遇’的爷爷以前和顾老爷子是过命交情,还对顾家有过大恩,这是‘何遇’以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身份嫁进顾家,并且能得众多优待的根本原因。
  也就是说,如今何遇手上只剩下了顾老爷子给的一些钱和公司股份。
  原本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只是那些股份已经被原身卖出去了,钱也早被他挥霍得不剩多少,导致他现在其实穷的很。
  偏原身之前租的还是个挺大的房子,租金贵到坚持不了几个月就会连房租都给不起。
  此时,他一方面有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一方面外头还有一群对他摩拳擦掌的情敌。这正是原身作完之后要去送死的转折点,而他就在这个时候被强行塞了过来。
  现在婚也离了,靠山也没了,钱也没了,情敌和主角受也得罪完了,接下来就是他倒霉的时候了。
  何遇:……
  非酋到失声。
 
 
第2章 选秀节目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何遇为自己的遭遇怅然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何遇你怎么还不回来?给你最多半个小时,要不然出了事儿你就自己兜着吧!”对方噼里啪啦说了几句话就挂了,也根本不管何遇有没有听清楚,那股子不耐烦溢于言表。
  何遇茫然的听着挂断的嘟嘟声,然后重新的复习了一遍原身近期的记忆。
  原来,原身为了能更好的接近季青临,毅然放弃了原本的豪门太太生活,跟随者季青临的脚步一起进了娱乐圈,签了他所在的公司。
  他不是科班出身,又想快一点出道火起来能有和季青临合作的机会。正好这时公司投资了一档选秀类的节目,他被负责人选中,然后跟着公司里其他几个练习生一起组了个团。
  如今就是那个选秀节目的录制期间,如果不是顾俨让他回来签离婚协议,他现在应该就在封闭式录制这档节目。
  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管理他们团的暂时经纪人吴亮,能请假成功是因为吴亮拿了钱给原身争取到了一点时间,现在则是在催促他赶紧回去继续进行录制。
  书里原身虽然算得上是一个反派,可是书里像他这样的反派多了去了,他分到的戏份也就是比普通炮灰多一点点而已,自然不能把他的生平介绍的多仔细。而他继承的原身记忆也是在今天之前的,在一番大冲击之下,何遇哪里还能想起这么个‘小事情’?
  现在想起来了,何遇更觉得嘴里发苦。
  果然,非酋的脸,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他一个学设计的大学生,平时很忙,忙到电视剧都不看,娱乐八卦都不关注。突然之间,命运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不仅成了另外一个人,还要他替那个人去当明星。
  倒不是他尊重原身的愿望非要去娱乐圈里混,只是因为违约费很贵,何遇现在给不起。
  何遇看了眼时间,原本只请了四个小时的假,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现在打车回去勉强能赶到。
  何遇深呼了一口气,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喝完找了个口罩戴上就出了门。
  突然的穿越,突然的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哪怕有原身的记忆做支撑,他心中依旧感到万分的茫然。只是生活依旧要继续,他只能硬着头皮过下去。
  车上,何遇用手机搜了一下关于这档选秀节目的消息。
  这档选秀节目叫做《全民偶像》,打着的噱头是无剧本养成类真人秀,由于铺天盖地的宣传和一张张鲜嫩帅气的面孔,这档节目一经播出就大火。
  如今这档节目的进度已经进行到一半了,过几天就是三十进十五的公演淘汰赛,网上也已经播出了好几期视频,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何遇去微博随便看了一眼,大概了解了一下观众对原身的印象——长得好,性格傲,业务能力差。
  唱的不好跳的不行,性格还很傲慢,在一堆练习生里头别说朋友,塑料兄弟都没有一个,这妥妥就是人嫌狗嫌早早炮灰的人设。
  偏偏他长得太好,哪怕是在一群高颜值的男生群体里头也能脱颖而出,几期节目下来他的颜粉脑残粉疯涨,完全不输于其他几家热门股。
  也因此,节目组当然要留住他,消费他,为了能保证让他晋级不惜黑箱把他往实力高的队里塞。
  这样一来,何遇就真的是人嫌狗嫌了,被他蹭过的热门选手的粉丝们都恨他恨得眼睛发红,群情激奋之下把何遇骂上了几次热搜。
  何遇退出微博页面,看完那些网友和媒体数落他的话之后,他不仅不难过,反倒还松了口气。
  既然他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形象,那他表现得再差也不会让人奇怪,如果因此失去了出道的机会,公司也只是冷着他,或者干脆和他解约而已。
  不说何遇不了解娱乐圈,对娱乐圈没有向往,就看娱乐圈是季青临和他追求者们的主场,何遇也不能指望在这里混好。
  干脆当条咸鱼,早早退出来为好。
  到时候天高任鸟飞,何必在一个泥潭里挣扎呢?
  …………
  一栋高耸的大厦外,一个梳着背头,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一脸焦急的在门口张望着,在看到何遇之后,他连忙迎了上去,倒是没有像电话里那样不客气,甚至还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对何遇道:“你及时赶回来了就好,走吧,待会儿的彩排可不能迟到。”
  说着他就直接拽着何遇大步的往里头走。
  走进了大门,吴亮放开了何遇,脸上灿烂的笑容淡了下来。
  电梯里,吴亮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被臃肿身材撑得变形的衣服,对何遇道:“公司为了让你晋级投入了非常多,五个人里头一定有你一个位置,但是也不能懈怠,不要出什么意外辜负我和公司的一片苦心。”
  等了一会儿吴亮没听见人吱声,转头看向身后身材高挑的青年。他见青年摆出一贯高傲矜贵的神态,神情冷淡,一脸油盐不进的模样,吴亮很不高兴,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又提点道:“你这段时间进步很大,继续保持。对了,你粉丝说喜欢你化浓妆,你这次公演的造型可以走妖媚风,现在的粉丝都吃这一套。”
  浓妆?妖媚风?
  何遇疑惑的问:“真的吗?”
  吴亮声音陡然抬高:“我当经纪人也有七八年了,也带出过好几个小鲜肉了,还能唬你?”
  说着,吴亮又一副敦敦教诲的模样对何遇道:“记住我说的话,要当好一个偶像,你要记住一点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必须要迎合粉丝的喜好。你粉丝喜欢你什么样,你就给他们看什么样哄着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电梯门开了,吴亮没有接着往里走。
  看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何遇眉头微皱,心中生出了几分警惕。
  这个经纪人,有些不对劲。
  何遇来到练习生的宿舍,距彩排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不到,其他人早早过去练习了。
  他这会儿也不急着敢过去,拿上衣服进了浴室。
  洗完澡,他抹开镜片上的白雾。
  被抹开水雾的镜片不一会儿又朦胧了起来,但是已经足以让何遇看清楚这具身体的模样了,接着第一反应就是低头,不放心的再次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下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